第002章 :贱人就是矫情!

文 / 见兰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更新时间:2013-10-31

    “这……这怎么可能?”乔高志茫然不知所措。他向来都是老实本份,从来不跟人结怨,怎么会有人故意来陷害他?

    而且,这对别人有什么好处?他实在无法理解,乔楚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可不可能,李管事心里最清楚。”乔楚低头看着李管事,冷笑道。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李管事忍痛叫嚷,脸色憋得通红。“我警告你,再不放手我就报警抓你们……啊,我的手……我的手快断了。”

    如今受制于人,他还如此嚣张,乔楚忍不住又猛力压了一下,李管事又痛得哇哇大叫。

    乔高志看着乔楚虐人,脸色大变,他想说话却欲言又止,只能干着急。他了解乔楚的为人,一旦做了决定就不易更改,天王老子都没有用。

    “求你放手,你问什么我就答什么?”终于,李管事还是弃械投降,屈服在了乔楚的淫威之下。

    “做人何必这么矫情?真贱。”乔楚冷笑,问道:“我想知道,辞退我父亲到底是你的主意,还是余昭阳的意思?”

    余昭阳是红阳集团的现任董事长,也是乔高志一直以来的雇主。他在华夏业界拥有“汽车大王”的称号,知名全国。

    “是我老板的意思,我只是个传话的罢了。”李管事怕乔楚又下重手,未免吃苦头,赶紧急声回应。

    “你确定?”乔楚问道。

    “我确定。”李管事咬着牙,像小鸡啄米般猛力点头。

    “只是简单的一个问题,早配合多好,何必弄得这么复杂,我最讨厌使用暴力了。”乔楚一脸麻烦的样子,终于松开李管事。

    随后,他抱起双手微笑看着李管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身体得以解放,李管事赶紧揉着疼痛的手臂站起来,胆怯的退了一大步,一脸怒气的看着乔楚,却又不敢大声呵斥,只能干瞪眼。看着乔楚跟没事人似的,他的脸色憋得像茄子一样难看。

    “你还打算留下来吃午饭吗?”乔楚扬了扬手,示意李管事走人,当他转身欲走时,乔楚又道:“对了。走之前,我送你句话,这件事我会追查到底,让我查出是谁做的,我会让他百倍偿还。”

    “你要查就查,关我什么事?”李管事回头看着乔楚,甩手说道。这一刻,他觉得乔楚实在可恨。

    “因为你有嫌疑。”

    “你说什么?”李管事又被惹怒了。

    “怀疑而已,你那么激动干嘛?”乔楚以锐利的眼神盯着他,说道:“还是说,你心里有鬼?”

    养父的雇主余昭阳跟师父有交情,当年将人托付给他照顾,余昭阳真会为这点小事就要辜负故人之托?

    可是,李管事却说是余昭阳的意思,莫非养父发现了他们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才被人暗算?

    事情蹊跷,而李管事的举动最为可疑。

    目前他没有任何证据,不然早就拿人开刀了。

    “诬蔑,这纯粹是诬蔑!小心我告你诽谤。”听到乔楚怀疑自己,李管事勃然大怒,伸手指着乔楚,突然意识到不是对手,又赶紧收了回去,站在原地喝道:“我限你们明天之前搬出这个房子,否侧后果自负。”

    随后,他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当人走到门口,乔高志才恢复过来,下意识的想去送人,却被乔楚给拦了下来。

    两父子来到沙发处坐下,乔楚立即蹲下,撩开乔高志的裤腿查看脚伤,发现他的右小腿间还带着夹板,看来伤得不轻。

    “爸,还疼吗?”乔楚皱了皱眉,抬头看着乔高志,关心的问道。

    “没事的,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乔高志勉强笑着说道。“你看我能走能动的,别瞎操心了。”

    他越是装得跟没事人似的,乔楚心里越是难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突然接连受伤呢?”乔楚起身坐到傍边,问出心中的疑惑。

    “那是半个月前的事了。”乔高志望着客厅上的一副年画,叹息一声,说道:“有天晚上我开车去接小姐,本来一路都好好的,却料不到经过一个路口时,突然有辆货车撞了上来,当时我被撞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在医院里了。”

    说到当时的情形,乔高志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他暗呼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后来,李管事找到我,他怕我留下什么后遗症影响开车,从而导致小姐的安危,便委婉的提出辞退我。当时你大哥就在我傍边,他一听我受伤就要被人辞退,心中愤慨,就说这些事情也应该等到我好了之后再做决定,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可是李管事根本就听不进去,他说这个事情他说了算。后来你大哥就提出代我上班的建议,等到我恢复之后,若是安然无恙就继续在余家工作,李管事考虑了一会便同意了,可是谁想到……”

    说到这里,他已经说不下去。

    乔楚知道,后来大哥也同样受伤入院了。至于工伤养病期间不能辞退员工的律法说,对现实来说,大多时候就是个摆设,许多人依然被无情的抹杀。

    了解大概始末,乔楚心里越发觉得蹊跷,事情不单纯,暗定之后,问道:“大哥伤势如何?你一个人在家,这段时间你们怎么生活呢?”

    乔高志又叹息一声,说道:“本来刚伤的时候余家有派人来照顾我的,可是在他们看到我能下地之后,马上就将人给召了回去……你哥右手臂骨折,头部也撞了一下,不过医生说并无大碍,休养几个月便可恢复。那边有你嫂子照顾着,她偶尔也会回来看望我,真是累着她了。一边要工作,又要抽时间来照顾两个男人,哎……”

    “嫂子?”

    “对了,你没听说过她。”说到这个嫂子,乔高志的眉头终于舒展一些。“他是你大哥半年前认识的,是个不错的姑娘。虽然没有结婚,但我已经认定他是我儿媳妇了。”

    “原来如此。”知道大哥找到对象,乔楚心头也为他高兴。可是想到他要长时间受人照顾,他心头就不怎么好受了。

    “我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反而更担心你。”乔高志突然发愁,担忧的看着乔楚。“你刚才得罪了李管事,我怕他不会经意善罢甘休。”

    “不善罢甘休那个人是我。”乔楚愤愤不平的说道。“以前我不在,现在我回来了,我就不会再让人伤害到我的家人。”

    事情没弄清楚,他怎会就此作罢?

    闻言,乔高志急了,伸手抓住乔楚的手臂,说道:“小楚,事情过去就算了,别去招惹他们,我们得罪不起,大不了搬走。我们去你大哥那边,他在城西租了一套房子,我们几个还不至于没有地方住。”

    “爸,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乔楚笑着安慰道。“我们谁也不用走,更不用搬家,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你真有办法?”乔高志质疑的问道。这么多年的相处,不论是余家或者是和这个房子,他都有种割舍不掉的情感,让他突然离去确实有太多的不舍。

    以前余家人都对他不错,那时李管事也好说话,只是不知道为何最近突然变了。事到如今,就算真能留下来,大家之间的感情还能如初吗?

    “对了,这次回来除了看望我们,你还有什么打算吗?”安静下来之后,乔高志关心起乔楚的事情来。

    说到自己的事,乔楚只是笑笑,说道:“我回来帮故人寻找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女孩。不过,目前先要解决的是你们事情。”

    事情还没有眉毛,他不想和养父说太多,以免涂添麻烦。

    傍晚,乔楚到医院探望大哥乔修文,陪他在医院聊了几个小时,可惜的是没机会见到养父口中说的“嫂子”,听说她加班,无法抽身过来。

    回家时,他在街上顺路买了一些补品,又陪着养父聊到半夜,这才安心入眠。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设定的闹钟就响了。他赶紧起来洗漱,为养父做好早餐,吃完后陪着他运动了一会,这才出门办事。

    十点钟左右,他坐上出租车来到位于仙女路的一幢别墅前停下,这一带是京海富人的居住之地。

    而眼前的别墅便是余家小姐为了方便读书,他父亲余昭阳给他预备的“宿舍”。如此豪华宽敞的房子竟然拿来当宿舍,也不知道是她一个人住,还是跟几个闺蜜好友。

    “富人真奢侈!”乔楚忍不住感慨。

    他站在大铁门前按了几下门铃,几分钟后才有一名阿姨级别的佣人走出来。

    “先生,你找哪位?”女佣人打量了乔楚一番,开口问道。

    “我找李察,李管事。”乔楚礼貌的笑着说道。“我叫乔楚,是乔高志的二儿子,余小姐的新任司机。”

    子替父职,这是他想出来的权宜之计,因为这样较为容易调查事情的真相。何况大哥能做,他为何不能?

    解决问题须从根源入手。要找到家人受伤的原因,自然也得从这里开始,养父所说的只是真相的部分经过,他需要了解全部过程。而接近养父身边的人和事开始调查,真相早晚会水落石出。

    怀疑有人故意伤害他人,这种事情本来应该交给警察来处理的,可是乔楚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处境,倘若凶手真是豪门大富,报警未必有用。

    很多时候,法律是用来保护有钱和有权人的,老百姓是被法律限制的一群人。就算上了法院,搞不好最后原告都会变成被告,他可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靠自己去挖掘真相,寻找出这个可恨的幕后黑手。

    而现在首要做的,就是如何说服李管事,让他得以留下来做这个人人都不待见的司机之职。 ( 风流司机 http://www.xscun.com/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