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惩罚贪官

文 / 雪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回到家,二老屋里灯还亮着,王建一进门,就看见一个长相秀气的中年女人坐在堂屋的椅子上,阿妈正热情的端茶递水,这女人王建认识,正是村里的媒婆月眉婶子。

    王建一进门,月眉婶子就打量着他,笑眯眯的眼睛瞄了瞄,顿时眉开眼笑,“这是王建吧,哎呀!好几年不见都长成大小伙子了,这模样儿真叫一个帅气!”月眉婶子一边喝着阿妈给她泡的茶,一边夸赞着王建。月眉婶子打心眼里觉得这小子有出息,村里能看病的,现在就剩下这小子了,以后全村的老少爷们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指望这小子了,谁家的女儿要是嫁给他,那是真的有福气。

    王建看着这个打扮妖娆的媒婆,心里多少有些不悦,毕竟现在都是新时代了,相亲这种事儿对王建来说已经很老套了,自由恋爱的时代已经到来了,难道父母要上演古时候的包办婚姻。但是事实告诉他,阿妈阿妈这次是真的要给他说一个媳妇,媒婆的出现就已经证明了此事。

    “他婶子呀,芳芳那姑娘咋说的,同意见面吗?”阿妈热心肠的问道,脸上带着期待,阿爸也掐了烟头,盯着月眉婶子,屋子里的气氛顿时有些紧张。王建走到门后的洗手间,洗乐洗手,这是他的老习惯,每次看病回来先洗手。

    手龙头传来哗啦啦的声音,月眉婶子却是大声的笑了起来,“哎呀,王叔啊,你家王建真是好命啊,那个芳芳一听说你儿子是个医生,想也没想就同意见面了,日子就定在后天上午,到时候直接来我家,觉得好,当天就可以定亲啦。”

    “真的啊?”阿妈有些不敢相信。

    “哎呀,菊花嫂子,我这事儿还能骗您吗,您二老就等着好消息吧。时候不早了啊,我先回去啦!”说着,拉开堂屋的门,揣着阿妈的小礼品,月眉婶子得意的哼着小曲儿走了出去,门口的小黑发出几声叫唤,“汪汪——”表示着自己的不满。这狗很通人性的,你要是把东西带回家,它就摇尾巴欢迎,带出去那就死命的咬你!所以,王建赶紧拦住它,吓得月眉婶子头也不回的跑出了王家小院。

    二老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欢欢喜喜的关灯睡觉了。王建也会到了自己的里屋,插上房门,翻开医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自己的身世之谜还没解开,夏雪风雷却当上了护国大师。林晓晓的到来更是打破了往日的平静,让王建想起了初恋的时光。这段时间,自己的几个姨太太也没来过电话。

    只是听卷毛说,她们也都毕业了,分到了不同的单位,好像也有了男朋友。唯一不变的是,杨妮还在等自己,李丹却是上了本科。王建虽然心里郁闷,可是也想得很开,毕竟学生时代的爱情,毕业就会面临着分手,他的女人虽然多,可是这个现实的社会里,是不允许娶那么多老婆的,除非有一天他可以像刘坤一样,当上护国大师,超越法律之外。

    想到这个问题,王建就不再迷茫了,如果真的只能娶一个老婆,那么他就娶杨妮。毕竟,他欠着小妮子的实在太多。如果后天真的要去相亲,那就见见,成不成还不一定呢,只要他不愿意,相必阿爸阿妈也不会为难他的。

    夜晚,静悄悄的,王建做了一个美梦,梦到自己娶了杨妮,李丹跳出来追杀他,林晓晓也追着打他。。。。惊得这小子一身冷汗。默默的运转真元,好久才平复了心境。

    第二天,王建刚起床,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大喝,“王医生在不?”是村长王喜贵的声音。

    “王建,你喜贵叔来找你了,赶紧出来!”阿爸在堂屋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喊道。村里比阿爸年纪大的人都得叫叔,农村这备份是不能乱的。

    “村长,快坐,我去给您倒茶!”阿爸赶紧把沙发收拾出来,让王喜贵坐下,王喜贵一双手背在身后,还是一副老村长的样子,笑眯眯的坐下。

    王建走出来,手里拎着自己的医药箱。“喜贵叔?你有事么?”王建心不在焉的问道,“哪里不舒服?”

    着王喜贵是村里的贪官,每年从村上的煤矿捞不少钱,甚至村里的桩基地,孩子上学,迁户口,五保户补贴,凡是从他手里过得事情,都得雁过拔毛。这几年小日子过得是浮山村最有钱的,光是轿车就三部,还不算房产和别墅。做村长能做到这地步,老百姓是深恶痛绝的,所以,王建不怎么喜欢他。

    王喜贵却没怎么介意,他知道自己的名声,只是听说这小子医术好,来试一试。再说,他那个病,上大医院要是遇见熟人,那得多丢人。

    “这个。。。。你给叔把把脉吧?”说完,伸出了自己的右胳膊,有些不好意思道。王建一看王喜贵这表情,顿时猜到了什么,对于一个医生来说,男女病人最不好意思的就是那方面的事情。王建业不揭穿他,毕竟尊重病人是最起码的医德,搬个凳子坐在王喜贵对面,细心的把起脉来。

    气血充足,脉象正常,除了有些微微的疲劳之外,王建看不出任何的不妥,忽然,王建脑袋一亮,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在鱼塘边看到那惊艳的一幕,还有杨丹丹家媳妇的话语,顿时明白了几分。王建觉得应该教训一下这个不是人的东西,王喜贵这人勾搭了村里不少妇女,坏事干尽。

    王建想了想,放下手,“叔,你是不那玩意儿不行了呀?”王建下意识问道。

    “啊,这个也能摸出来呀。”王喜贵惊讶道。“这病你能看吗?”

    “我得进一步检查一下。”王建故意皱了皱眉头道。

    “怎么检查?”王喜贵问道。

    “就是再看看你那个地方。”王建直接道。

    “这个。。。。。好吧。”王喜贵犹豫了半天,还是答应了。王建便带着王喜贵进入了里屋。

    。。。。。。。半个小时候,王建忧心忡忡的走了出来,“叔,你还是上大医院吧。”

    “这,大侄子,我这病你真的治不了吗?”王喜贵有些害怕,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染上了什么绝症。

    “叔,这病能治世能治,只是。。。”王建有些为难,半句话憋在嘴边。

    “这有啥为难的,一个村的你有话就说。”王喜贵越发的焦急。

    “只是治这病的药特别贵,我这里没有啊。”王建叹气道,似乎有些遗憾。

    “哦,元阿莱士这个事儿啊。”王喜贵顿时回过神来,“这个药需要多少钱?”

    “这个药都是中药,藏红花,麝香,虎骨。。。。都是特别贵的药,一副药就得七八千块钱,这些药咱们镇子上也不一定凑得齐,说不准还得去省城呢。”王建掐指算道。其实王喜贵这病只是房事过多引起的,加上那晚太兴奋,被杨蛋蛋家媳妇一勾引,顿时几秒钟就不行了,说白了就是心理作用。

    “你等着啊,叔这就回家给你拿钱去,大侄子,这病我就信你!”王喜贵哪儿肯去大医院,要是去大医院,他一离开村就会有人说闲话了,再说现在镇医院县医院都有村里的娃娃们实习,甚至村里的亲戚也有在大医院上班的。

    不一会儿,王喜贵便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红红绿绿的一踏票子摆在茶几上,“王医生,这事儿,你要给叔保密,这里是十万块先拿去买药,你先拿走,看好了叔会好好谢谢你的。”

    王建一看着老小子一回家就拿出这么多钱,顿时也不再说什么,他就是想让这老贪官出点儿钱,给那些穷苦百姓做点儿好事,再说二麻子他娘现在也需要钱,村子里没钱上学的孩子多的是,这些钱都是大伙儿的血汗钱,等于是坏给大伙儿,也给这老小子一个教训。

    “好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不多说啥了,我这就把钱打过去,让我省城的朋友帮忙买药!过几天,就给您送过去。”王建终于松了一口气,着老家伙终于上当了,剩下的就是弄一个壮阳的秘方,钱收了,药还是要给的,只是这药却值不了那么多,顶多一二百块钱。

    王喜贵见事情定下来了,他也就起身走了。村里的大小事还得他去忙活,虽然这忙活是有代价的,但是王喜贵干的就是这营生。

    王建拿出两万块钱揣进兜里,直奔二麻子家去,剩下的钱锁进了自己的抽屉,准备存进银行,用的时候再取。二麻子他娘一个人在家,二麻子这些天跟着村里的包工队干活去了,要很晚才回来。王建给二麻子娘扎了针灸,这样可以恢复快一点儿,然后留下钱就走了。

    二麻子被王建的善良感动了,决定自己挣钱养活老娘,就是吃苦受累也要报答王建。王建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举动,彻底改变了一个人。当二麻子回家看到老娘床头的两万块钱时,更是感动的痛哭流涕。

    下午的时间,就是给林老根做治疗,林老根虽然恢复了正常,但是血脉阻塞,需要一段时间的坚持治疗才能稳定,王建教他做华佗的练体术五禽戏,这种方法对身体和四肢的恢复很有好处。 ( 风流乡村医生 http://www.xscun.com/0/5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