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神奇的中医

文 / 雪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送走叶珊珊,王建回到家里,看着自己的房间里还亮着灯,知道上官燕还没有睡,就干咳了一声,示意她自己回来了。

    “王建,王建————。”他的咳嗽声未尽,房间里便传出上官燕低沉而焦虑的喊声。

    王建刚喝了一点酒,晕乎乎的,同时胆子也大了许多,若是平时,这个时候进入女孩的房间还是有所顾虑的。

    “笃笃————。”王建还是客气的敲门。

    “别敲门了,快进来吧。”上官燕迫不及待的说道。

    王建喝了酒,思维跟着张扬起来,这丫头咋回事,这么迫切?!推门进去,只见上官燕穿这个黑色的吊带睡衣坐在床上,双腿紧紧的并拢着,脸色绯红。

    “咋了?!”王建忍不住看了一眼她那雪白的臂膊,在黑色睡衣的衬托之下,白皙可人,充满了诱/惑力。

    “快,快扶我出去。”上官燕看见王建,就跟看见她亲哥一样,手扶着床榻,就从床上滑了下来。

    王建急忙上前扶住,“你,你要干什么?”

    “晕!你说我干什么呀?你这一去就是三四个小时,我不去洗手间啊,我总不能让你老爸老妈扶我去吧。”说完,不忘狠狠的挖一眼王建。

    王建摇头无语,伸出搀住两只手她的两只臂膊,废了九二麻子虎之力才把她扶进洗手间,其实这丫头一点都不重,要是抱过去的话秒秒钟的事,只是王建怕有赚人家便宜的嫌疑。所以还是坚持把她扶过去。

    月色朦胧,王建坐在大青石上,等着洗手间里的上官燕,隐隐能听见那溪水淙淙的声音,突然想起小丽,又从小丽联系到上官燕。不知道这女孩还是不是处/女?想着想着,禁不住摇头苦笑,看来这是喝醉了,自己怎么会去想这些事情。自己这么俗的人么?!

    回到房间,上官燕如释重负,盘腿坐在床上。王建正要离开,却发现药壶还在一边。“泡脚了没?”

    “没!阿姨把盆和药壶都拿过来了,只是我没有泡。”上官燕咬着嘴唇说道。

    “哦?!为什么不泡脚。这药是活血化瘀的,今天晚上好好地泡一泡,估计明天就会好多。”王建对这祖传的方子还是比较自信的。

    “我不敢动弯不下腰,而且我的脚一遇见水我就上上厕所。”上官燕的话并非笑话,条件反射而已。

    王建吧唧一下嘴巴,觉得很是无语,用手试了试药壶,都已经凉了。端出去在火炉上加热,然后把药汤倒进盆里。

    “大小姐,把脚伸进来,还等什么?”王建心里只有一个意念,快些把这丫头的脚伤治好,立马让她打道回府。

    “嘿嘿!王建,干嘛对我这么好?是不是看上我了?”上官燕看着蹲在地上为自己泡脚的王建,心里隐隐有些感动。这个男孩,平凡质朴,却心思缜密。从他搀扶自己去洗手间的动作可以看出,尽量的不去接触自己的身体。可见他为人还是很正派的。这种男孩子,现在市面上真的是很少了。

    “大姐!咱能不这么自恋不?我是医生,你受了伤,而且是和我一起受伤的,我这是给你治疗。知道不?”王建手里捏着上官燕那柔软细腻的脚掌,心里微微有些痒,但是还是强抑着内心的冲动说道。

    “晕!我还以为你喜欢上我了你,感情我只是你的病人啊?!”上官燕被王建按摩的舒服,看着他专注的样子,继续开玩笑道。

    “切——————。”

    “好了,不开玩笑了,今天晚上干什么去了?听阿姨说你被叶珊珊给带走了,是不是约会了?”上官燕闲得无聊,找话题说道。

    “晕!你的大脑里成天都在想什么?闲的无聊是吧?!”

    “这么小气?不就是问问嘛,不过叶珊珊这丫头确实长得漂亮,而且出身显赫,县长的公主,你要是娶了她的话,呵呵,你就是咱县的驸马爷了。”

    听了他的话,王建心里浮现出叶珊珊的身影,这女孩确实不错,漂亮理性,事业心强,善解人意。要不这么出众,感情/人家是县长的女儿呀。想想也有道理,平常人家的孩子,怎么会这么容易进入电视台,还担任要职。

    正在胡思乱想,他那手机就几里哇啦的响了。

    “王建哥哥,你到家了吗?”王建接了电话,一个甜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你是?”王建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但是声音确实又有些熟稔。

    “晕啊!刚分手就不记得我了,我是小丽。夜黑路遥,人家担心你吗?到家了没有?”

    王建这才恍然大悟,竟然把这主给忘了了,急忙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一时间没有听出来。我已经到家了。”

    “嘿嘿,木事木事,你只要到家我就放心了,没事的时候来找我玩呀?!”那边的声音甜蜜温婉。

    “嗯!嗯!我会的。”

    “好了,亲爱的王建哥哥,谢谢你呀,是你解开了我的心结,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活的那么累了。。。。。。。。好了,不跟你聊了,这么晚了你快些休息吧。免得白天出诊没有精神。”末了,小丽关切的说道。

    “好的,你也休息吧————。”王建客气的说道。

    “嗯哪,王建哥哥,吻一个。嗯哪——————。”

    接着电话就挂了。

    挂了电话,才发现上官燕一脸夸张的神情看着自己,王建才想起自己的手机太漏音。晕,所有的话都被她一字不漏的听到了。

    “没,没什么的?小女孩,小女孩。”王建不自觉的尴尬起来。

    “呵呵,我什么也没说啊?小女孩就小女孩呗,看你紧张的样子,半夜三更的,小女孩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很正常啊。”上官燕话语做酸的跟浇汁的青梅似的。她连自己都没有弄明白,干嘛吃着不相干的醋,不就是一个乡村小医生吗!

    “晕!她是叶珊珊的表妹,身体不适,我过去给她看了看。什么事情也没有的。”王建嗫嚅解释,没有缘由,心里慌慌的想解释。

    “算了!跟我解释什么?我——————。”上官燕本想说‘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但是觉得有些不妥,就中途打住。自己确实不是他什么人。

    “好了,早些休息吧。”王建把上官燕的脚从水里轻轻地拿了出来,用毛巾擦干净,然后轻轻地把她扶上/床,然后端着盆走了出去。

    “切!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小医生吗?本小姐才不稀罕。”上官燕望着王建的背影,吐了一下舌头。

    躺在床上,抬头看到窗外那半圆的淡淡云层中的月亮,上官燕没有一丝睡意,王建的身影老实在她的脑海里乱晃。真晕,自己该不会是喜欢他了?!不可能,怎么可能呢?!等脚伤好了,立即回去。自己可是京都医学系的学生,男朋友不求多富贵,起码是高大帅气。不能甘于平庸。

    王建把地上晾晒的草药又翻晒了一遍,然后躺在老枣树下的凉席子上。石头带着白天的余温,旁边烬着驱蚊的艾草,惬意而舒适。

    他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晚上睡前都把白天出诊的情况梳理一遍。想到宋二家媳妇的时候,不由得为她感到悲哀,幸亏救得及时,否则的话就真的是没得救了。偷/情是一个概念,无知又是一个概念,因为偷/情和无知而上吊就是悲剧。收了王喜贵的钱,该给人家治病的,尽管他并没有病。想个好的办法,让他离开宋二家的,还人家一份安静。人家老公在外面打工容易吗?!后院起火是男人的一大悲哀。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感觉脸上一只苍蝇在游走,睁眼的时候,惊奇的发现上官燕的那张脸在自己的面前,一只狗尾巴草在脸颊上游动;“懒猪!该起床了————。”

    王建打个呵欠坐起来,“咦!你怎么出来了?脚好些了?”下意识的低头去看,脚踝处竟然就好了,肿的老高的脚踝完好如初。

    “我也觉得奇怪呢?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给我用的什么药?一个晚上就好了。”上官燕活动一下脚,虽然隐隐的有些麻涩,但是已经基本不妨碍走了。

    王建也有几分疑惑,要说这爷爷留下来的方子确实管用,可是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好了!王建,中午我就回家了啊,不在这里妨碍你行医了。嘿嘿,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上官燕双手托着下巴,眨巴着一对大眼睛看着王建。

    “想你?为什么啊。给我个理由先?”王建确实找不出想她的理由。

    “切!迂腐,榆木疙瘩,不解风情——————。”上官燕说完,也不再打理王建,自己稀里哗啦的洗刷去了。

    王建也很快洗刷完毕,再看上官燕时,正在揽镜自照,也不去管她,推出那辆老永久,直奔二麻子家而来。

    还没进二麻子家的院子,就听见他家的院子里传出一阵噪杂喧嚣的声音。 ( 风流乡村医生 http://www.xscun.com/0/5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