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未婚夫

文 / 雪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什么意思?你们尽力了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无能为力了?”上官燕一阵悲怆掠过心头,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小姐,你别激动,我们是尽力了,但是凭着我门医院的能力真的是无能为力了。不过你别太着急,我们已经从龙城县请了最好的中医。你男朋友我们已经注射了强心剂,也许还能撑一会,请你不要急躁。”那医生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上官燕六神无主,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想去王建的病房探望一下,却被拒绝了,顾不得自己身体不舒服,坐在重症室门口的排椅上呆坐着。

    就在上官燕坐如针毡的时候,楼梯过道里突然间一阵喧哗,接着一群人簇拥着走过来。

    “龙城治疗蛇伤的专家请来了啊。”

    急忙站起来迎了上来去。

    “爷爷——————?!”上官燕惊呆了。人群簇拥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上官老者。

    “上官燕?!你,是上官燕?”上官老者不敢确认面前这个女孩。声音像极了,但是脸型又有些诧异。面色惨白,嘴唇似乎肿大了很多。

    “爷爷,是我。我和王建进山找冰蟾血酥结果遇见了半步颠蝮蛇,他被蛇咬了,我为他吸毒才落得这个后果。”上官燕看见自己的爷爷来了,委屈的扑在他的怀里抽泣起来。

    上官老者只听说有人中了蛇毒,西医已经救治不了,火速把他接了过来,想不到中毒的竟然是王建和自己的孙女。不由得心内胆寒,觉得担子更加沉重了。

    “上官燕,还是先去看王建吧。”上官老者把上官燕从怀里轻轻地推了出来,时间紧迫。来不得半点的迟疑。

    护士早已经把王建在的重症监护室打开,几个主治医师和上官老者和还有上官燕走了进来。

    王建躺在床上,双眸紧闭,脸色青绿,汗渍已经干透,给人的感觉像是将死之人无疑。

    伸手试一下,气息尚存,只是细若游丝。再摸一下脉搏,更是低沉缓慢,仿佛来自那千里之外远远地深处一般。

    “后退————。”上官老者双眉紧聚,接着把自己的中医包裹拿了过来。迅速的从里面捏出一把银针。

    众人见状,迅速后退。唯恐妨碍老爷子针灸。

    刷刷——————。

    劳宫,阳陵泉,合谷,三阳交,至阳,神门,尺泽七大穴位瞬间分别刺入七根银针。但是这并没有结束,它让众人把王建扶着坐了起来,自己则盘腿坐在他的身后,双眸微合,双掌发功抵住他的后背,一阵金光闪耀,白色的气流笼罩了王建和上官老者。

    “修真者!”旁边一位老医生不由自主的小声惊呼道。

    丹田真气从王建的后身缓缓的输送到他全身的各个经络脉搏。七大穴位有上官老者的七根银针镇守官位,整个身体的活力开始慢慢地升腾起来。

    旁边的那些主治医生更是瞠目结舌,这种境况只有在那些电影里看过,想不到现实中确实存在。特别是上官燕,看着爷爷和王建的头顶到处升腾着气流,更加为华夏国中医拍案叫绝。

    “上官老爷子果然是高人。”

    “是呀!渡劫期是道家气功的最高境界。”

    “该着这小伙子命不该绝。”

    “咕————。”王建身体一阵抖动,接着一口暗血喷薄而出,一股血腥的臭味蔓延开来。

    上官老者这才收势,撤身从床上走了下来,接着把所有的银针收了。众人七手八脚的把王建放倒在床上。早有护士端着清水过来把王建身上的污渍洗掉。上官老者稍微休息一下,接着把手指搭在王建的内关穴位上,神色严肃。众人更是像晒壳的乌龟一样把脖子伸的长长的以待究竟。

    二分钟过后,上官老者把两个手指拿了下来,脸上神情更加凝重了。

    “爷爷,王建怎么样?”上官燕忍不住问道。

    “不敢保证,蛇毒太深,生死五五比例吧。”上官老者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他知道王建是难得的医学天才,要不是这小子体内残存的一丝雷电真元护住了心脉,此时早已经尸体冰凉。他要是英年早逝,那将是华夏国医学界的损失。加上两个人是忘年交的好友,所以,他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救活。

    “薛医生,能找几个捕蛇高手不?”

    “上官老先生——————?”薛医生有些不解。

    “咱得主动,现在他能够恢复的比例只有百分之五十,我想咱去抓一只半步颠蝮蛇,用他的蛇胆以毒攻毒,他就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活过来。”

    “什么?半步颠蝮蛇?!爷爷,死的蛇算不算?”闻言,上官燕惊喜道。

    “只要是不腐烂就行,蛇皮密封性很好,只要是不腐烂的话,它的蛇胆就是新鲜的。”爷爷的话还没说完,上官燕已经闪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把那个装蛇的袋子提了上来。

    打开袋子,大家都愣住了。这条蝮蛇也太大了吧。好在已经死了,要是不死的话估计没有人敢近前。它的威力在当地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上官老者蹲下身,看着这条死蛇,陷入沉思;“这个王建果然是不同凡响,一根银针结束一条两米长的蛇,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根针穿过蛇的七寸,并且直接穿过蛇的脊柱,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

    伸手捏住那根银针,轻轻一拨,竟然没有拔下来,果然不出所料。这根银针直接穿过它的颈骨,破髓而出,才一针致命的。这不但考验下针的准度,更重要的是功力。可见王建确实是下针高手,而且还是内家功力的高手,这让上官老者大感意外,在他的眼里,王建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却想不到他的内力这么深厚。

    “爷爷,能用吗?”上官燕看着爷爷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能用。”老爷子说完,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一把古式手术刀,接着把那条死蛇的颈部捏住,手腕一抖,银针处便被割了一个小口,刀一旋,颈部便环出一道刀痕。接着用手一拉,嗤啦一下,蛇皮和肉瞬间就分离开来。

    老爷子手术刀一挑,那黑绿色的蛇胆便落进烧杯里。把手里的蛇往薛医生手里一送;“蛇皮蛇头留着,肉煲汤,给这小子补补。”

    上官老者把烧杯里的蛇胆轻晃了一下,接着找来温水冲洗,最后换成白酒浸泡。等到王建输完液,再去看烧杯的样子时,里面蛇胆已经不见,完全变成墨绿色的汁液。

    接着找来酒精灯,对着烧杯烘烤,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带有酒精的异香,众人皆惊,这种烘烤蛇胆的做法还是第一次见,所有的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只烧杯。

    又过了十多分钟,酒精蒸发完毕,在烧杯里留下些。黑色的粉末。上官老者小心翼翼的把那蛇胆的粉末倒进一个瓷碗里,然后又倒进半碗得得温水,搅拌过后。再次变成半碗墨绿色的汁液。

    老爷子把那墨绿色的液汁一分为二,一多一少。把少的那一碗递给上官燕;“上官燕,趁热把它喝了。”又把另一碗递给薛医生;“你们把他的牙关撬开,给他灌下去。这下应该没有大问题了。”

    众人急忙根据老爷子的吩咐去做了。

    上官燕把爷爷调制的药汁喝了,除了苦涩以外也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喝下去以后,就感觉肚子里火辣辣的,仿佛一股热流弥漫全身,全身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身体顿时轻松了不少。

    “上官老先生,咱去办公室喝茶吧,院长在等你呐。”薛医生说道。

    “不必了,我在这里观察一下他的病情。”上官老者正色道。接着又说道;“给我孙女安排个房间,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老先生您不要误会,我们医院已经给女孙安排了房间,只是她担心她未婚夫的安危,所以才坐在外面的排椅上等的。”二百五的医生以为上官老者怪罪医院照顾不周的,急忙抢着说道。

    上官老者听到‘未婚夫’这三个字,一阵疑云飘过脸颊,疑惑的扭头去看上官燕。上官燕当事也是情急之下为了签字才说了这样的话。所以羞得脸通红,周围人多,不便解释,匆匆的逃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院长刚才很忙,现在闲暇下来,听说龙城济世堂的上官老者老先生被请来了,那得亲自接见一下。要是能把这个病人从死神那里拉回来,这也是医院的光荣。派人请他不过来,只好亲自来到王建的重病监护室。

    “上官老先生,刚才很忙。没能过来看您,特来请您去我的办公室一坐。”这院长姓孙,以前曾经跟上官老者在一次全国的学术交流会上见过面,作为老乡,自然是认识的。

    “客气,客气。我本想去你的办公室拜访,可是惦记他的病情。所以就没有过去。”上官老者双手抱拳,和蔼客气的说道。

    “哦!听说了,这是女孙的未婚夫是吧,一个表人才啊!”孙院长寒暄着凑过去看王建。“咦!我好想在哪里见过他?!”

    “是吗?应该认识的。”上官老者捻须微笑道。

    “是的,面熟。只是不知道在哪里见过的?”

    “呵呵!我来告诉你吧,他就是龙城半路劫道,开棺救人的王建。你应该在电视上看过他的报道的。”

    “啊————!如此神医竟然在我们医院受诊,真是我们医院的荣幸啊!”迟疑一下,孙院长惊叹道。 ( 风流乡村医生 http://www.xscun.com/0/5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