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紧急抢救

文 / 雪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这个电话只有医院内线才可以打得通的,估计是有什么危重病人了,不然阚莉的也不会这么着急,王建忙问:“出了什么事了?”

    “17*患者哮喘发作,不能呼吸,我得过去看下。”阚莉披上白大褂,急急的向外走去。

    哮喘发作而已,又不是什么大问题,需要这么急吗?既然人来了,王建从洗手间拿了一件白大褂,也不知道是谁的,披上也跟着进了17*的病房,阚莉正对17*的患者检查,香姐与小丽在旁边忙着打针呢,患者*部起伏很厉害,一会渐渐降了下来,两眼一闭,两脚一蹬,**晕迷中。

    怎么还是他?王建奇怪的想到,17*的患者就是阚莉管的病人,患者男,48岁,诊断为急性肺炎、肠胃出血性贫血及风湿性关节炎,住院已有一段时间了,在王建还没到内科前他已经在这里住院了,病情基本控制住了,现在是恢复期间,他基本上都不行西医治疗了,本来要转去风湿科治疗的,因风湿科患者饱满,所以继续留在内科住院治疗关节炎。可没想到他还有哮喘这个病史,加上肺炎,就有点严重了。

    哮喘这个病死亡率在近年可是急速上升的,由于还哮喘病的病因很复杂,发病机制还不明确,而且缺少有效的治疗药物,几乎发病时都很危险,何况17*身上还带有几种病……

    “医生,我爸怎么样?”说话的是患者的儿子,年纪不是很大,20出头吧,一直留在这里照顾他父亲的,王建不知道他叫什么,看他焦急的眼神,想必很紧张他父亲的病情。

    “没事的,先等检查完。”王建象征性的安慰下他,这是王建到内科来学到的,任何时候都不能惊慌,首先要安慰好患者及家属。

    “马上给氧,准备监视器,病人现在呼吸很弱,准备**抢救。”阚莉收回听诊器,有点急的说道,“小飞,你给患者打一张病危通知书,要马上签字。”

    “是!你跟我来。”王建拉了下患者的家属,匆匆走了出去。

    内科一个月的实习也不是白呆的,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王建回到办公室,熟练地打开阚莉的工作站,选中17*的病号,调出“病危通知书”的模版,修改过后,两分钟内打印机就打出了17*的病危通知书。

    拿着通知书,王建对站在他后面的家属说道:“在这里签个名。”

    17*的儿子接过通知书的手略发抖着,通知书其实很简单,不外是说患者得了什么病,现在情况非常危险,必要时医生会给予措施或者有伤害性的抢救,大略浏览了一遍,他颤抖的问道:“我爸很危险么。”

    “不用担心,我们会抢救的。”王建理解家属的心情,他安慰道,一般来说,急性发作且**休克的危重病人到需要抢救时刻,是很少是有生还的,但作为医生,总不能在抢救前说病人没救了吧。

    “先签字吧,就在这里。”王建指了指通知书下方要家属签字的空格。

    “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我爸爸啊。”17*的儿子在通知书上歪歪斜斜的写上他的名字。

    “我们会救的,你放心,名字后面加个括号注名与患者的关系。”

    很快签好了病危通知书,王建把单子夹进了病历夹里,等他回到17*那房间时,17*已被屏风给围住了,王建踏步进了房间,挡住要跟他进病房17*的儿子道:“我们在抢救,你不能进去,在这里等着。”

    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按压声及监视器的声音。

    王建把门锁住,饶过屏风,见17*已经面色发白,四个医生,阚莉及蓝亦晨与两个麻醉科的医师,两个护士,香姐及小丽。病*前虽然拥挤但井然有序。

    阚莉有节奏的给17*按压*部做心脏复苏,边吩咐着,甲泼尼松、盐酸多巴胺、阿托品……按照阚莉的指示,一瓶,两瓶,三瓶……很快就在急救小车台上推成了一座小山。

    “心三联……”

    “呼三联……”

    “气管插管……”

    扑嗤……扑嗤……

    病房门突然打开了,姜誉风尘仆仆赶了过来,还不停的喘着气,想是跑过来的吧。走到*边,姜誉一脸平静的问道:“怎么样?”

    “没见起色!”阚莉有点喘气的道。

    姜誉又问道:“现在是几分钟了。”

    “15分钟!”小丽在旁边记录抢救过程,什么时间开始,什么时候用什么药都是她记着的,只见她答道。

    “用几次三联了?”

    “两次心三联,一次呼三联!”又是小丽答道。

    “再各打一次!”

    “马上!”香姐立刻开始拿药,准备给患者注射。

    “小符去换小阚下来?”姜誉又吩咐道。

    “我?”王建一楞,抢救他是见过几次,不过都不是阚莉的病人,他只在旁边瞧着,几时上过手,现在要他去做按压,不知行不行……

    “快去!”

    阚莉脸上已滴下了汗水,按了这么久肯定是很累的了,王建也不忍,但他实在是不会按压诀窍,现在是抢救,人命关天,他可不好换阚莉下来,现在既然副主任吩咐了,也只有赶鸭子上架了,不知道和书里说得一样不一样,希望没做错吧!王建走进阚莉的身边,轻轻的道:“我来……”

    “两手像我刚才那样,手心贴着*,按这里……对……”阚莉退了下来,王建照着阚莉刚才按的动作按了下来。

    “再大力点,看着监视器,振幅要一样!”姜誉指点道。

    王建赶紧照做,按大力了还真怕把患者的肋骨被按断呢,这么一想,王建稍微放慢了动作,旁边又传来姜誉的指点:“再快一点,对,就是这样!”

    ……

    “停!让开!”

    王建退下后,姜誉拿着电除颤的对患者进行了两次电击,但病人始终不见一丝反应,只是在外力的作用下监视器上能看到些许线条有点波动,姜誉关了电除颤,吩咐王建继续按压,真的好累,王建暗暗道,每一次要保持着同一个频率,力道要均匀,这个按压也不简单啊。

    病房里除了监视器及按压声,就只有王建的**声,一切静悄悄的,仿佛死神已降临,死亡气息笼罩着整个病房,在王建的按压作用下,监视器上能看到比较大的波动。

    “现在几分钟了?”

    “25分钟”

    “小蓝换下小符……”

    王建被蓝亦晨换了下来,戳着有点发麻的双手,叹了一口气,这么一条生命就要去了,真的可怜,想起外面的17*的儿子还在担心自己的父亲,王建又叹了口气,医生不是神,我也想救他的说。

    “现在多少分钟了?”

    “35分钟!”

    “再抢救最后10分钟,如果不行就放弃了,我去跟家属说明一下。”姜誉也叹了口气,走出了病房。

    “他的生命只有10分钟了吗?真是可怜,可我又有什么办法救他呢?办法?有了……”王建眼睛突然一亮,反正他都快死了,自己可不试试,说不定有效呢。

    王建自从小时开始接触老乞丐给的秘籍后,修炼了一身不可思议的气功,飞檐走壁是没有,倒是身体免疫力超强,自小百病不生,连个小感冒都没见过。

    既然真气对自身有用,那对其他人是否也一样呢?

    想到了就要试试,不试怎会知道不行呢,王建走上一步,蓝亦晨按了10分钟,以她一个女孩子,体力也快到极限了,如果不是在抢救病人,王建打死也不会换她下来,让她累死了活该,不过人命一条,现在也不是和她计较的时候,于是伸过手道:“让我来!”

    蓝亦晨确实是累得够呛了,巴不得有人换她下来呢,现在王建自告奋勇,她当然乐意得很,不过从她看王建的表情,比以往多了一份复杂。

    “推最后一次呼三联!”阚莉吩咐道。

    王建学什么都很快上手,经过刚才10多分钟是实践,现在按压起来得心应手,借着按压时手接触患者的*部,悄悄运起自己特有的真气,缓慢地一丝丝从患者的心*部透入。

    王建的真气一开始**17*的**就受到不同常人的阻挡,特别是经过心肺部时,似乎有停滞不前的趁势,17*身体生机大部分已绝,血液循环几乎停止了,王建给他边按压边用真气缓慢疏通里面的血管,促使他的血液循环,或许还能还回一点生机。

    虽然只是输出一丝真气,这些真气对王建**的真气来说也就九牛一毫,但这次与平时王建给2号宿舍的几人疏通经脉不一样,其危险性更大,再2号宿舍,有几个人看守着不怕别人打扰,且年轻人脉象不似17*那样的难以疏通,要是发生什么,真气反噬发生什么的话,在这个时候可没人能帮他了。

    10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姜誉又走进病房看着面无血色的17*,,道:“小飞,不用按了,记下时间!”

    还有一点点,再给我一点点时间,王建着急了,只要还有一点时间他就可以完成17*心肺区的循环,这紧要关头他又不能开口说话,用企求的眼光看着姜誉,复杂的眼光带着不甘心。

    从王建的眼中,姜誉看到了曾经年轻的他,与现在王建一样是实习医生的他,第一次参加抢救他也何尝不是这样呢,但徒劳无功,何必呢,姜誉暗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这时17*的儿子冲进了病房,抱着17*的脚痛哭起来,一直喊着爸爸……

    其沙哑的声音让人听了都要同情落泪……

    望了17*苍白的脸庞,又看了17*痛苦的儿子,蓝亦晨亦是不忍心见到这样的场面,第一个率先离开病房了。

    “小飞,停下吧!”阚莉转过身子,似乎也不愿意看见又一个生病从她身边远去。

    时间刚好!阚莉说话时,王建正好疏通了17*的心肺区血脉,虽然只疏通了心肺区,但愿有效吧,王建暗暗的松了口气,手慢慢的离开了17*的心尖部,虽然只有10多分钟,但他实在是很累累,比给2号宿舍每个人疏通经脉的时候还累……

    “他有心跳了!”王建两眼一直盯着监视器的,直到他放手后,监视器的波动还一直在跳动着,波动虽然没有他按压的时候那么大,但还可明显看见病人确实是有呼吸了能力了。两臂伸直擦了下脸上不住下滴的汗水,王建兴奋的喊道。

    “继续按压!”随着王建的喊声,姜誉也看见了监视器线条上的波动,也兴奋的挽起袖口,准备亲自上阵了。

    有效,果然有效,王建舒了口气,他站得比姜誉接近17*多了,赶紧抢在姜誉前第一个上前继续给17*按压,他相信,只要他再继续给17*输气,17*还是有复醒的机会的。

    “病人现在还有机会,你先出去吧!”姜誉拍拍17*的儿子,半扶着他出了病房。

    ……

    十分钟后,在姜誉指示下,撤了气管插管,给予高浓度输氧吸入,从心肺区打通后,王建给17*输进真气加快了许多,一点一滴,源源不断的从王建手中传向17*,17*的面色也渐渐有了起色,原先苍白的面孔升起了一丝气色。

    “好!停!”姜誉手一挥,眼睛紧盯着*边的监视器。

    停止按压后,监视器还正常的跳动时,大家都松了口气,相互看着对方,彼此露出意会的微笑。

    一直以来为什么要学医,学医又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更好修炼武功?学医学知识是为了泡妞?不是,都不是,此时此刻,王建终于明白学医是为了什么,望着只有一点生命气息的17*,王建内心最真挚的笑容第一次浮上他的脸上,这是他第一次从死神手中抢过来的第一条生命啊,其内心真正的心情只有参加抢救的人才可以明了……

    监视器跳动的声音还在响着,终于没事了,王建绷紧的心身一下子松了下来,脚下突然打了个蹒跚,整个人顺势向边倒去,手本能搭上了旁边阚莉的肩膀,才不至于让他摔倒。

    阚莉反应扶助了王建,感到肩膀传来的重大压力,阚莉紧张的问道:“小飞,怎么了!”

    看见阚莉比刚才听到病人病危时还紧张的表情,王建内心百感交集,掩饰道:“站久了,脚有点麻了!”

    阚莉上上下下看了王建一便,最后停在他的脸上,道:“可是,你的脸好苍白……”

    王建勉强的笑了笑,道:“没事的,可能刚才太紧张了。”他当然不能说实话了,说他因为真气消耗过度导致身体现在极度虚弱吧。其实王建脸色哪有阚莉说得好苍白,算是有一点吧,也不能说苍白。

    姜誉看了王建一眼,关心的问道:“小飞,没事吧!”

    “没事!”

    姜誉行医多年,观人脸色的经验还是有一点的,他可以看出王建现在身子虚弱导致脸色有点苍白,他以为是因为刚才抢救劳累所致的,至于这样的抢救王建为什么会这样,想大概王建是第一次,或许是王建的体质关系,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原因。

    “小飞,先回办公室休息吧!”

    姜誉肃肃了表情,道:“继续监测,记录病人的病情变化!”

    “是!”香姐应道。

    “病人现在基本稳定下来了,具体还需要观察才能确定!”病房门口,姜誉拍着17*儿子的肩膀。

    “多谢医生,多谢医生……”17*的儿子不停的鞠躬。

    “别吵到病人,让他好好休息……” ( 风流乡村医生 http://www.xscun.com/0/5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