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满怀心事

文 / 雪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杜文波大早刚到科室不久就领到他的导师交付给他的一个重要任务,那就是带一位急诊进来的患者到1搂的放射科检查,这种事对在医院干免费苦力的实习医生来说,早就司空见怪了,既然上面吩咐下来,那就听从乖乖的去吧。

    很幸运,这个患者虽然一脸痛苦,但还能行走,不似那些平*患者,一个检查下来,要抬上抬下的,麻烦得很。现在这个任务轻松得很,杜文波很乐意接受,他早就巴不得找个机会逃避每天早上来来回回重复的交班了。

    带路而已嘛,杜文波打个响指,那个患者便听从的跟着他进了电梯,向一楼前进。

    杜文波轻松的吹着口哨,当到一楼时,电梯一打开,杜文波看到阚莉一人在那等电梯,他连忙止住了很不文雅的口哨声,讨好的向阚莉问好道:“阚大嫂好……不,不,阚医师早!”

    “嗯。”阚莉点了下头便走进了电梯内。

    “好象……”杜文波望着渐渐合上的电梯,挠挠头不知所云。

    当阚莉走进办公室时,每天必例行的交班已经开始了,她抬头望了墙上的挂钟,分针已转到一刻的位置了,那就说明她已经晚了15分钟,阚莉不敢正视众人望向她的目光,低头向她的办公桌走去,经过李建秋身边时,怕是打扰到交班吧,她小声的说道:“李老,对不起,我迟到了。”

    “先坐着吧。”李建秋手一挥,继续聆听交班的情况。

    蓝亦晨本就坐在阚莉的办公椅上,当阚莉走到她身边时,她臀部一挪,让出了一半的位置,阚莉点点头就坐了上去,就这样,两个大屁股共用一张小椅子。

    这样的情况在每天的交班经常见到,交班时,护士、医生还有一堆实习医生,有时还有一些实习护士也进来聆听交班情况,办公室里准备的椅子沙发根本没法子坐这么多人,是女子的还好,一般都有男士让座什么的,男子就惨了,有的可就站着交班呢,如果交个大班得花上半把钟头的,那有得受了,站得脚酸手麻……

    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也就是像阚莉及蓝亦晨这样的了,两人共坐一张椅子,在办公室里,除了主任及几个老年医生外,基本上都是学生与老师共用,谁叫办公室的沙发都被护士们占完了。

    每天都例行的这个交班,听多了还真的有点烦,程序过程都基本一样,病人也不外那么几个病,罕见的病历基本没有,如果不是规矩,想必每个医生都不愿意每天都来次交班吧。

    交班完毕就是出三基训练题了,实习生经过一个月的适应时间,也像其他医生一样主动答题了,就是想偷懒的学生,也得装个样子拿笔写写,反正主任李建秋又不是一个个的看完那个答题,为了不影响到上班时间,李建秋一般只看答完最快的那几位的答案,偷懒的人慢一点,那就不用担心了。

    自从王建暂时离开内科后,内科又恢复了以前的简练,答题似乎也没王建写得那样的详细,想必那些医生也心里有数,写出大体答案就得,写多了也就是那个意思,能偷懒的时候谁不会偷懒下。

    交班已结束一段时间了,其他的医生也都去探看他们的病人了,只有阚莉一个人还在办公室里心不在焉的望着她的工作站,既不查看工作站里的病历也不去探看病人。

    蓝亦晨今天一见阚莉,女人的第六感就感觉阚莉今天与以往不太一样了,具体是什么不同,她也说不出来,就好象有什么心事般,不似以往那样的洒脱,而且刚才三基训练时,阚莉根本没动手,从一开始,她的心就不在交班上,现在阚莉又坐在那里发呆,阚莉到底怎么了,这个问题一直在蓝亦晨脑海烦扰呢,既然想不出来,那干脆问她好了。她在阚莉后面轻轻的叫了几声:“莉姐,莉姐……”

    见阚莉不应自己,蓝亦晨伸手拍了拍阚莉的肩膀,再叫道:“莉姐……”

    “啊,什么事?”阚莉回过神,奇怪的看着蓝亦晨。

    “你在想什么?我们不病人么?”蓝亦晨道。

    “没什么,就去,就去。”阚莉掩饰住有点慌张的神色,像被人看破心事般的不自在地站了起来,头先走出了办公室。

    “没事?”蓝亦晨狐疑的歪着头想了下,但最后她还是放弃了,蓝亦晨去年暑假也是到这里见习,从而认识阚莉的,到现在也有两年了,若论关系,说现在她们两个师生关系,还不如说她们是姐妹为好,阚莉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两人开始巡视她们所管的病人,从一开始,阚莉好象神游太虚般,问完第一个她们的病人后,又问隔*的那号患者,那患者倒也很好相处,有问必答,这也许的美女的效应吧。

    一般症状问完,阚莉吩咐蓝亦晨需要做什么对症下药,需要做什么检查的,然后嘱咐患者注意休息后就走了出来,蓝亦晨莫名其妙站在一边,来来回回翻了几遍她的工作记录本,确定这个患者不是她们所管的患者,拿着笔不知道要不要记录那个患者的症状及阚莉所要开的医嘱……

    接着阚莉踏步想走进隔壁的病房,今天莉姐怎心不在焉的?蓝亦晨赶前一步,拉了下阚莉一下,提醒道:“这个房没我们的病人。”

    阚莉哦的一声,抓了抓自己的头,又顾自向前走去。

    “这个房也没有!”

    “这个房的25*及26*是我们的病人……”

    “这里的44*也是我们的!”

    ……

    巡视完归属自己所管的患者,阚莉又回到办公室里,办公室里早有一些医生已巡视回来了,各自在做他们的工作或者在教那些实习生,阚莉搬了张椅子坐在她办公桌旁,指着电脑前的椅子对蓝亦晨道:“小飞不在,你来开医嘱吧!”

    “哦。”蓝亦晨心里也乱七八糟的,坐在本该属阚莉专椅上,对着刚才记录的医嘱照本宣科打上了电脑,对开医嘱,写病历这样的事,她去年早都熟透了,难不到她的。

    “小阚,怎今天看起来没啥精神啊。”闲人主任李建秋坐在李建秋坐在阚莉对面,点上了一根烟,似有所思的道。

    “我昨天没睡好。”阚莉不敢对视李建秋的眼睛,脸有点红的道。

    “没休息好?”李建秋上上下下看了阚莉一遍,突然想到了什么般,似笑非笑的道:“是不是想我们小飞了呀,放心,他也不过出去几天,下周二就回来了。”

    “李老,别乱说,我哪有……”阚莉心虚,越不敢看向李建秋。

    “还说不是,你看,脸都红了……”李建秋哈哈的笑道。

    “你别老不正经的了,我说没有就没有。”阚莉脸红都像一个红苹果了,反抗的话苍白无力。

    “哈哈,你要是相思成灾,可以向我请假回去休息哦,我还可以随时批你几天假日的哦。”侃侃别的医生,好象是李建秋的乐趣,也只有这个才能调剂下医院里枯燥的生活。

    “不和你老说了。”似被人知道心事般恼羞成怒,阚莉像一个害羞的小女儿般把脸转向了另一边。

    莉姐是想那个**?他有什么好的,不过是个没胆子的色狼罢了,长得又不帅……蓝亦晨听了李建秋的话,再联想阚莉今天不正常的表现,好象李建秋说得也有点道理,她才来这里没几天,就听过王建与阚莉不少的谣言了,本来她还不相信的,不过现在想想,好象是真的了……

    得找个时间问问莉姐,蓝亦晨暗下决心忖道。

    一天下来,也就是重复着看看病人,写写病历,开开医嘱,要不就坐在办公室里聊聊天,以往聊天中也难少阚大美女掺合其中的,但今天不同,阚莉总是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的,问东答西,弄得那些八卦者远离以前这个善谈的美女,有她参与他们的八卦阵地反而觉得不自在,破坏了他们八卦的心情。

    莉姐肯定有问题,总是拿着手机翻来覆去的看个不停,接了个新病人,开医嘱时还出了一个低级的错误,要不是自己在旁提醒她,估计她就将错就错的开了,这不能不让蓝亦晨的疑心越来越重,坚决了打探个究竟的决心。

    直到下午下班后,除了值班医生外,其他人都走光了,蓝亦晨亦想离开时,见阚莉还呆在办公室,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按什么。

    肯定又像中午那样忘记下班时间了,这个玄机一定在手机里!蓝亦晨忖道,好奇心使她轻手蹑脚的走过去,轻轻的探出头,注意力集中于一点,盯向阚莉手机的屏幕。

    屏幕上显示的电话薄上的一个名字,蓝亦晨心中一震,失神了一下,眼睛不相信看着阚莉手机屏幕上的两个字,肯定视觉问题,蓝亦晨揉揉了眼睛,再仔细瞄去,还是那两个字。

    真的是他!那个**有什么好的,莉姐这么漂亮的人怎么会看上他,而且两人的年纪又不对,莉姐怎么能这样……

    我不相信!一定得问清楚这事,蓝亦晨从背后拍了下阚莉,叫道:“莉姐。”

    “啊,干什么?”阚莉一下蹦了起来,慌乱的收起手机,不自在的看着蓝亦晨。

    蓝亦晨心有所悟,她还是正经道:“已经下班了。”

    阚莉道:“哦,那你先回去吧,今天不是我们值班。”

    蓝亦晨欲言又止,瞧了一眼在办公室里电脑玩游戏的值班医生,突然笑了下道:“我回去也没什么事做,还没去过莉姐家呢,不如去坐坐。”

    阚莉恢复正常,脱下白大褂走进了洗手间挂好,出来时看到蓝亦晨还在等她,笑了下道:“怎么突然想去姐姐家呢,就姐姐一个人住,里面也没什么的。”

    “我想去混顿饭吃不可以吗?”蓝亦晨调皮的道。

    “这你就不用想了,姐姐从来不自己做饭的,等下去医院里饭堂吃,你还去不去。”阚莉侃笑道。

    蓝亦晨一听要到饭堂吃饭,一想起等下真的和阚莉一起吃她看起来像猪食般的食物,肚子不由一阵翻滚,脸上似乎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尤在犹豫不语。

    温室里的孩子都没吃过什么苦,一看现在蓝亦晨的表情就知道了,等下要是真的去吃,还不知道她怎么下咽,阚莉拍了蓝亦晨一下,笑道:“呵呵,你外公家可能都等你吃饭了,别让他们等急了。”

    蓝亦晨表情变化了一阵,她明白阚莉的意思,为了弄清楚阚莉是不是和王建好上了,也为了表示自己不像其他温室里的孩子,一样可以和平凡人生活一样,她囔囔道:“……不,我去你那,怎么不去……”

    “那走吧,到时候别叫难吃。”阚莉笑了下,带头向外走去。

    蓝亦晨亦跟在后头,套出她那支小巧玲珑的手机,嘟嘟的拨打起来,边说道:“我打电话告诉外公不回去吃饭了……”

    蓝亦晨几句话就搞定了她外公,看来院长大人还是满疼爱这个千金大的,挂上电话,蓝亦晨敞开和阚莉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直至经过医院饭堂时,见阚莉不停留继续向前走,蓝亦晨奇怪的问道:“不是要去饭堂吃饭么,怎么不进去?”

    阚莉只顾着向前走,回道:“先回宿舍冲个凉,外面真是热死了。”

    “哦,那就先上莉姐家看看……”

    当蓝亦晨走进阚莉的房间时,她打量了一阵,也奇道:“你一个人住这么个空旷的地方?”

    “嗯,你随便,我先去冲个凉……”阚莉随口应了一声。

    蓝亦晨见着房间里的有两个卧室,突然道:“房子这么大,莉姐一个人住太孤单了,以后我来跟莉姐住好了!外公家人多,挤都挤死了。”

    阚莉已行至卧室门口,正准备打开门进去,突听到蓝亦晨这么一句话,她顿了下来,接口道:“不行!”

    “为什么?难道晚上还有人来?”蓝亦晨紧张的问道,答案似乎要出来了。

    阚莉许久才道:“我一个人住惯了,再说,你外公会放心你住外面么。”

    就差一点点,蓝亦晨恼道:“我在学校还不是一样住校,我这不也和你一起住么?”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外公会不放心的。”阚莉口硬的道,但此时她心思似乎已不知飞哪去了,要是让蓝亦晨进来住,到时肯定有人不依了。

    蓝亦晨亦不放过机会,她好象赖上了这里般道:“不管,我回去跟外公说,外公肯定同意的。”

    阚莉笑了笑,进了她自己的小屋,她也塌实了不少,打开卧室的衣柜拿出一条浴巾,见蓝亦晨也跟着她进了房间,她犹豫了下,蓝亦晨也是女孩,没什么顾虑吧,当着蓝亦晨的面脱下军装,里面只剩下一条薄薄的女士**,然后披上浴巾。

    蓝亦晨呆了下,等阚莉披上了浴巾,转身在看着她时,她连忙笑了下,羡慕的道:“莉姐的身材真好!”

    阚莉楞了下,蓝亦晨的话又让她想起昨晚也是在这个房间男人说的那句话,心里一片温暖,学着男人那有点贱贱的笑容,道:“是么,你的也不错啊,要不要一起冲……”

    蓝亦晨抓了抓*前的衣领,望着阚莉,结结巴巴的道:“不,不用了,我习惯在睡前冲凉!”

    “那你随便吧,我先去冲个凉。”昨日被王建那一提,这里何尝不是荒落而逃,昨晚这房间的发生的点点滴滴回返在阚莉的脑海里,是那样的甜蜜,是那么的幸福,不经意的露出了笑容。

    蓝亦晨对着浴室大喊道:“快点哦。”

    “嗯。”不一会,浴室就传来哗哗的水声,那肯定是阚莉已开始了。

    蓝亦晨独自一人无聊的在外面闲瞄着,仔细看完阚莉的大厅,家具虽不豪华但*齐全实用,也没什么特殊的,这种普通家常摆设的也**蓝亦晨的法眼,比起她家,这些不过是小巫罢了。

    再打开那个紧闭的卧室,蓝亦晨进房里转了几圈,里面空荡荡的就是有一张*,*上什么都没有,应该很久没人睡过了,她感到一点满意,想道:就这间,我住这里好了,这样还可以摆脱外公一天唠唠叨叨的,两全其美。

    这里摆上一张书桌,这里是化妆台,衣柜就放在这里好了,然后墙上再贴上……等等,刚才莉姐那间卧室里挂的那幅画有点眼熟的,都怪刚才被莉姐吸引住了没注意看,是什么来着。

    蓝亦晨打了个响指,走进阚莉的卧室,眼睛直扫向墙上那幅画,好美!想不到莉姐会如此美……蓝亦晨赞叹了声,她嫌傍晚了房里不够亮,打**子的灯光,走到画前面慢慢的抚着画面,一边赞叹着。

    当看到画角那行草字,她一样看不懂是什么字,想来这画是某人送给阚莉的,画面里的人就是阚莉,俯抓住女主人公工作时那瞬间的美感,而且似乎画里还注入对女主人公情意绵绵的爱意,要是有人也送自己这么一幅画,自己肯定喜欢得不得了……

    不对,莉姐一向都是独来独往的,没听她说有什么追求者,但这幅画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真是他?

    王建两个字浮在蓝亦晨的脑海里,她连忙甩甩头,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一个思想龌龊的**而已,怎么可能画出如此美的画……

    就是他了,你别忘了科里的人都全在称赞他的天才,而且还写得一手好字,这画画对他来说没什么……

    不可能的……

    “莉姐,你卧室那幅画是谁画的?”

    浴室传来阚莉的声音:“小飞画的,怎么了?”

    “没什么,很漂亮……”真的是他,那就不用问了,科里的流言就是真的了,发觉自己的反抗越来越无力,蓝亦晨脸上一片发白。 ( 风流乡村医生 http://www.xscun.com/0/5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