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炎炎夏日

文 / 雪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夜,丝丝的晚风吹不散白日留下的闷热,宁静的夜晚唯一的醒者知了似乎也耐不住这个燥闷的天气,它们不停的啼叫着,打破了这个宁静的夜晚。

    2号宿舍天花板上的两个吊扇吱吱的转动着,似乎也在抗议让它们这样无止境的运作,给下面那4个赤着胳膊的男人运送微微的气流。

    “靠,快受不了,越吹越热,没法子静下来。”说话的正是南海五狼的老二苏情,如果他身上没有一条遮羞短裤,那他就完全赤**的了,只见他从*上跳起,烦躁的走来走去,活生生是前日王建的情景。

    “这个医院也够小气的了,房里也不安个空调,光这两个吊扇*个屁用,越吹越热……”苏情行至门口,刚拉开紧闭的房门,外面一阵热浪袭来,显得格外燥热,砰的一声他又把门给合上了,“靠,外面还这么热……”

    人的心情也如天气般烦躁,苏情咒骂着这个该死的天气,都晚上了还是那样的闷热,来实习也有两个来月了,别说雨天,就是阴天都没见过,白日烈日暴晒过后的水泥板,到晚上了散发着丝丝热气,热能比房里更甚。

    “办公室里有空调,想吹就上去吹呗!”苏情的暴躁影响了其他人,杜文波收功后呼了一口大气,不紧不慢的道。

    “嗯。”陈康诗也同时收了功,感受着**真气的流动,他缓缓的移到*边,两只脚伸下摆动着,附议了一声。

    另一张*上的何世强也睁开了眼睛,黑亮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直直的盯着前方,也许他对面的那堵墙上有两只蚂蚁在打架,而他已修炼至夜视的程度,能清晰的看到两只蚂蚁的斗架的动作,他要从中领悟到其中的动作精髓,从而自创一套自己酷酷的蚂蚁神功,不然他为何能在这个燥热的天气里还如此聚精会神呢。

    “靠,今天是个八婆值班,要我上去办公室对着她,我不如在这里热死……”苏情不耐烦的吼了一声,他有时间不用上班,何苦要去办公室里受罪呢,如果来了什么急诊病人,说不定还会忙到三更半夜才能回来呢,最重要的他要留在宿舍修炼呢,第五层吖,不知他何年何月才能得尝所望,但这个燥热的天气很严重的影响了他的修炼,他不咒骂这个该死的天气才怪。

    “二哥怎不试试修炼下,我在修炼的时候没觉得热呀,还觉得炼得越来越快……”如果硬从外相来看,此时陈康诗比他们三个斯文多了,至少他身上还挂着一件男士汗衣,并且他确实不像苏情一样满头冒汗的。

    “你真的不觉得热?”苏情行至陈康诗面前,*了*陈康诗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呀?”

    “我没呀,你看看三哥,不也没流汗么。”陈康诗拍掉苏情的手,指了指何世强。

    苏情看了看何世强,又仔细扫了杜文波及陈康诗,发现陈康诗说的不错,顾自道:“是哦,还真奇了,你们两个没事,就我和老四直冒汗……”

    “我一运行第三层心法后就不觉得热了呀,你们也试试看。”陈康诗也不明其因,干脆把自己不觉得热的原因说了出来,希望能帮到苏情两个。

    “什么狗屁第三层,都一个月了第二层还没见底呢。”苏情再仔细看了眼陈康诗,眼里露出羡慕的眼神,既然陈康诗是因为那样才不怕热的,那何世强呢,他不是也这么快到了第三层了吧,苏情转向何世强,用询问的眼神望着他,希望他能给个答案。

    “老三你不是也到了吧?”

    何世强点了点头没说话,他目光一直没改变,眼珠随着点头转动着,还是紧盯着那堵墙,真不知那墙到底有什么东西,难道还真的有两只蚂蚁打架不成。

    “没天理啊,身为一代天才的我怎么还比不过一个呆子和一个木头,老天没眼,难道就不知道我是多么的需要到第五层的吗,现在连个第二都没过……”

    “想必是老大藏私了,只教他们两个,没教我们。”杜文波也凑了过来,随口便下了个定论。

    “不会吧,我对老大那么的忠心耿耿,老大怎能这样对我,伤了我心啊……”苏情表情很夸张,一把眼泪抹着一把鼻涕,如让外人看见肯定无不同情。

    “老大都教你们什么了,都快拿出来!”杜文波凶狠的看着陈康诗,紧扣的拳头传来砰砰指关节暴响。

    “老大教我们时你们也不在么。”陈康诗摊着手,无辜的看着陈康诗。

    “那为什么你们都到第三层了,我们还是第二层,别和我说资质什么的,我不相信这个的……”这第二层还是在王建的帮助下达到的,以后再练进步都好慢,四人都同时开始修炼的,没理由他们快,自己未见任何进步,杜文波渐渐逼近,拳头的声响更大了。

    “心!”何世强突然走下*,经过苏情身边时丢下了一个字。

    “心?什么意思?”苏情望着何世强的背影,突然发觉何世强像极了王建,都有点高深莫测。

    “装什么高深,不玩了……”杜文波手一甩,倒在陈康诗的*上,望着天花板发呆起来。

    陈康诗望了两人一眼,介有其事郑重的讲道:“三哥的意思是说你们练功时不够专心,所以进步不大。”

    杜文波不信,反问道:“谁说的,你们修炼时我哪有拉下,很用心的修炼了嘛。”

    “就是,我一有时间就修炼了,来医院这么久了还未出去玩最喜欢的cs了呢。”苏情也不相信的道。

    陈康诗摇摇头,继续道:“不是说这个,比如说二哥吧,一天到晚只想着他的女神,练起功来不够专心,四哥你呢,除了小秀子外,还喜欢到处打听,收集资料什么的,你们根本没把心思全放在修炼上,所以就没见进步喽。”

    杜文波不服,敲了陈康诗一个响头,道:“说得好象还真有其事似的,可老大不也想着他三位大嫂么,那他还修炼这么快……”

    “老大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老大练的好象和我们不太一样……怎么又打我?”陈康诗*着被杜文波敲过的地方,一脸埋怨委屈。

    “你这么说就是怀疑老大藏私了,难道不该打么!”杜文波理直气壮的道。

    陈康诗郁闷的抚着头上的痛处,忿忿不平的低咕道:“刚才你不是也怀疑么……”

    “怎么又打我!”陈康诗脸上明显很委屈,想发怒却好象又不敢。

    “刚才我是说着玩的,这都看不出来,还要诬赖我,难道不该打么!”杜文波又想再敲一把,但头被陈康诗有先见之明用手挡住了,也只好作罢。

    “你说着玩,那我也不能说着玩么。”对杜文波的无理,陈康诗似乎也习惯了,但每次都被敲响头,这个滋味也不好受,他又不敢反抗,谁叫他是老么呢,只有忿忿不平,用只有他自己才可听见的声音低咕着。

    杜文波虽然没听出陈康诗说些什么,想来应该对他没什么好处的吧,他又举手拳头,指关节弄得呷呷响,威胁道:“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陈康诗用手撑着*,使自己离杜文波远一些,脱离杜文波的攻击范围。

    卫生间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冲水声,想必是何世强这个家伙上大厕冲的吧,这水声把正在思考中的苏情唤醒,他转过身对两人道:“先别闹了,老五说说,老大练的有什么不同!”

    陈康诗已退到了*头,他半身靠在了*头的墙上,歪着头想了下然后对苏情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老大在军训时修炼时候发出一冷一热的真气?”

    “嗯!”苏情点点头道,那事他当然记得,大家那时候还担心王建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呢。

    “那又怎么样?”杜文波似有一点头绪,但又说不出来。

    杜文波解释道:“我们练的只感觉到**缓缓的热气,没有一丝寒气,而且老大给我们的本秘籍,也没提到会出现寒气。”

    何世强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打了个响指道:“两种!”

    “那老大为什么不把另一种也教我们?”杜文波问道。

    “切,你说学就学啊,一种都学不来,还想学两种。”也许想明白了什么,苏情不再唠叨了,回到他的*上,端坐那里发呆着。

    “老大那鸟人,昨天一看那神态就知道肯定是把阚大嫂咯嚓了。”

    “那还用说,今天我一见到阚大嫂就觉得她走路的姿势不对,老大还真勇猛!”

    “第五层真气是我的梦想!”

    “说到老大那真气,要是老大在就好了,叫他专发那寒气,就有免费空调用了!”做人要懂得知足,4人也不再绕这个话题再讨论,杜文波顾自道。

    “空调,空调,网吧里应该有吧,现在才21点,不如去打下cs吧,我已经两个月没碰过了。”苏情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妙主意。

    “对,打cs去,这里这么闷。”杜文波附议道,刚进医院实习的时候还图个新鲜,现在上了一个月的班,也感到单调无聊了。

    “老三呢?”苏情望向何世强。

    “好!”何世强已开始套上衣服了。

    “老五,穿衣服,出发~~”穿好得最快的的杜文波,他拉起陈康诗,顾自道。

    “我很少上网的?”陈康诗怯怯的道。

    “难得出去放松一下,你别扫兴,快穿衣服!”杜文波又举起拳头。

    倍受杜文波压迫过的陈康诗当然知道这个拳头的用处,只好道:“好吧。” ( 风流乡村医生 http://www.xscun.com/0/5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