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以多欺少

文 / 雪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夜渐深,派对也接近尾声,因梁秋月还要上大夜班,何世强就在众人的要求下把她送回宿舍,何世强再返回包厢时,只闻得整个包厢里弥漫着浓浓的酒气,苏情及杜文波早已东倒西歪的,分不出东南西北,打着酒嗝拿着酒瓶还在死命的往嘴里灌,地面上一片狼藉,瓜子壳、水果皮,蛋糕残渣、啤酒瓶……应有尽有。

    酒鬼!自己才回去那么一会,酒都被这两人喝光了!何世强暗骂了一声,在包厢里寻了半天才找到一瓶还剩半瓶的酒的瓶子,独自找个地方坐下来,边慢慢喝着边听着王建和两女唱k!

    苏情脚步蹒跚的走到何世强前头,手重重的压在何世强的肩膀上,两眼眯成一条线看了好久,酒气上涌的打着酒嗝向何世强说道:“老四,再来,喝,谁怕你……”

    铐,都喝成连自己都认不出了还要喝!苏情嘴里一股浓烈的酒气喷向何世强,何世强皱了下眉头,推开苏情,走到另一边的陈康诗旁坐下。

    “三哥,你回来了?”陈康诗吐掉嘴里的瓜子壳,说道。

    “恩!”何世强应了一声!

    陈康诗憨笑的道:“二哥和四哥刚才拼酒,喝糊涂了,竟然把三哥认成了四哥!”

    “别走,怕了吧,快点认……输……我就放过你……”苏情又东倒西歪的向何世强走去,一边走一边晃着酒瓶,含齿不清的说道。

    杜文波突然摇摇晃晃的抓住苏情,说道:“谁输了,再来……”

    苏情用他那早已睁不开的眼睛看了杜文波一阵,手一推开杜文波,语不成句地说道:“你是谁,我不跟你喝……我要去找老四喝,小样的,敢找我喝,我要……喝死他……”

    “你认输吧,连我是谁都不认识了,哈哈……”杜文波还未笑完就倒在了包厢里的沙发上。

    一边的王建看得摇摇头,苏情等确实很能喝酒,王建就不行了,喝一点脸马上就红,一杯就倒,可能是体质的关系吧,王建也试过喝,一直以来酒量都没变化,一杯几乎是他的极限,就像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兄弟们喝酒他只能和女孩子一样用饮料来代替干杯,不过还好,要是连他也倒下了,就不知谁来抬他们回去了。

    王建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对着还在唱k的两女道:“小雪收好你的东西,我在外面给你们两个开了个房间,我先送你们过去,回来抬这两个酒鬼回宿舍后再过来找你们,好吗?”

    “嗯!”两女放下话筒,起身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王建送两女出包厢前又吩咐陈康诗道:“老幺,你也收拾下东西,看看别拉下什么东西了,等下我一回来就抬他们回去。”

    宿舍里全是几个大男人睡觉的地方,刘佳欣她们白天进去坐坐是没什么,晚上无论如何王建也不能让她们在里面过夜,不讲原因,反正王建说不行就是不行,所以他在外面的宾馆开了一间双人房,宾馆不是有星级的,但也是附近最好的旅馆之一了,空调电视应有尽有,一个晚上200元,明天12点钟前退房。

    王建把两女送进了房间,然后说道:“你们先呆在这里,我先过去把他们送回宿舍再过来陪你们哦!”

    李雪君不舍的问道:“王建哥哥不在这里睡么?就一个房间……”

    王建笑道:“我等你睡着再走好不好,小雪乖,王建哥哥先过去送你二哥他们回去。”

    李雪君点点头,透着天真的说道:“你快点过来哦,我和欣姐姐等你……”

    “阿建……”刘佳欣看着王建欲言又止,似有什么话想说但又说不出来。

    “呃?”王建看了李雪君一眼,发现她正在自己玩弄她的礼物,便走到刘佳欣身边坐下问道:“宝贝,还有什么事么?”

    刘佳欣亦有些担心的小声说道:“你宿舍的那几位朋友是什么人来的?他们送的礼物都是贵重物品,我们不应该收的,但小雪又……”

    王建笑笑道:“我们一直没过问对方的身份,他们可能是富贵家庭吧,他们送的小雪喜欢就收下吧,我们一起去买的,最贵的也就是几千块钱,老二本来还想送宝石呢,现在改送个水晶,要是真的送了宝石还不把你们吓死……”

    刘佳欣轻声疑道:“他们的礼物我看了,文波的那12张卡片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卡片的做工很精细,铁片做的也没那么重,我想应该是金或者什么做的,上面还镶着12个同样大红色玻璃样的东西,如果那是红宝石,那就不只他说的几百块钱……”

    王建也有怀疑卡片不简单,但杜文波说话都是嘻嘻哈哈的,他都不知道信还是不信为好,他说道:“既然他送了就先收着,那些卡片他本来就有的,到时候我问问他卡片的情况,我先回包厢了……”

    王建和两女暂时告别后,回到包厢时,陈康诗早把包厢清理了下,却见杜文波和何世强两人迷迷糊糊倒在沙发上,嘴里还不停的叫干杯呢!

    王建走到苏情边,拍拍了他的脸,叫道:“要回去了,快起来了,起来!”

    苏情早已喝高,哪知王建在叫他,打着酒嗝,试着推开吵着他干杯的王建,却因手无力,只有继续的叫着来再喝,根本一点神气也没有。

    陈康诗提着几个大塑料袋走过来,道:“老大,没用的,我刚叫过了。”

    王建看看了陈康诗手的东西,什么时候包厢里有怎么东西了,每个人不的空着手来的么,他奇怪的问道:“你手里是什么东西?”

    陈康诗把袋子提高,逐个指着袋子说道:“你不是叫我收拾的么,这些都是吃剩下的东西,这一袋是苹果,这一袋是香蕉……”

    王建挥挥手示意陈康诗不用说了,弯下腰把苏情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拉了苏情站起来道:“哦,行了,你带着吧,老三,走了,一人扛一个!”

    何世强走过来,跟王建一样也把杜文波弄起来,陈康诗在前面开门引路,5人便往宿舍里赶去。

    此时夜还不算晚,10多点钟吧,大街上和往常一样没了几个行人,王建扛着苏情走一步便埋怨一句:“妈的,长得这么重,下次坚决不允许这些酒鬼喝酒了……”

    陈康诗大概被王建的怨念给念得耳朵长茧了,回头说道:“老大,要不要帮忙?”

    “不用,提你的东西,死老二,长得像头猪似的,明天要他给我劳工费……”王建边走边道,速度慢得像蜗牛。

    陈康诗突然停住脚步,小声的叫道:“老大……”

    陈康诗突然停住脚步,王建差点撞上他,王建不满的说道:“干吗,都说不用了,快走别挡路,我还行……”

    陈康诗指了指前面,怯怯的小声说道:“不是呀,前面那几个就是上次的那几个人……”

    一听到陈康诗的话,王建和何世强警惕的停住脚步,抬头向前面看去,果然,前方有5个人叼着香烟,肆无忌惮地大说大笑的,正大摇大摆的向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你有没有认错人?”王建轻声问道。

    陈康诗道:“我认得中间那个黄头发的,上次就是他带头的!”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前几天自己几个人出来就没碰见过,现在倒好,有两个人已烂醉如泥了,竟碰到这些混混了,闹起来自己这边可不好了,扛着两个人想跑那个不可能的了,王建只有再次问道:“确定?”问时,他把目光看向何世强。

    何世强摇摇了肩膀上的杜文波,点了点没说话。

    王建强自镇定的轻声说道:“我们继续走,不要看他们,老幺,走……”

    一步……

    两步……

    三步……

    ……

    那群人越走越进,王建等人就越紧张,虽然在那几个人说笑声很大,但王建还是很清楚的听到自己几个人的加快的心跳声,王建边慢慢的移步边数着脚步。

    当那群人和王建等人擦肩而过,王建借着幽暗的灯光,偷偷把几个人的脸面看了一遍,除了陈康诗所指的那个小黄头年纪和他们差不多,其他人估计都是未成年人,他们看起来像个初中生,一点也不像个混的。

    那群人终于走过去了,王建三人松了口气,那群人可能只是碰巧路过而已,不可能是专门找自己的麻烦的。

    “不能喝就别喝,竟然喝到要人扛着走,真不是男人!”

    “是男人这么会醉成这个样子,我看是两个娘们,哈哈!”

    “哈哈~”

    背后传来那群人肆无忌惮的大笑声!

    “谁,站住,谁说我……唔……”苏情突然醒过来,醉惺惺的叫道。

    王建心里大叫不好,等他掩上苏情的嘴时已经晚了,那群人已经停下脚步,回过身向他们望来,王建心中大骂苏情这个笨蛋,醉得睡了就睡了,醒过来干什么,醒来还大声囔囔的,这不是要害死他们吗!

    “原来还有个娘们还没醉死,过!”

    “要是真的是个娘们,就便宜大哥了,哈哈!”

    “哈哈!”

    眼看这群又往自己这边走来,王建便知道不能这事不能善了,顿时提高警惕,向前移了一步,站在他们面前,同时轻声道:“你们别抬头,不要让他们认出你们了,一看不对劲就先动手为强!”

    小黄头走到王建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王建一阵子,才吊儿郎当的怪声怪气的问道:“谁刚才叫我们站住的!知不知道,这条街晚上我们做主!”

    路边偶尔有几个行人,一看这伙人的行头,纷纷绕道而走。

    王建悄悄的把苏情的嘴巴堵得死死的,生怕苏情又吐出什么惹祸的话来,然后王建赔笑的说道:“这位大哥,我兄弟喝醉了,说错话了,对不起,我们要先走了!”

    王建转身欲走,一个小混混突然喊道:“喝醉了了不起啊,得罪了我大哥就这样想走!”

    王建就知道事情不能这样罢的,单是上次追打自己兄弟的仇就可以让王建想把他们揍一顿,如果现在不是苏情和杜文波两人醉成这样,打起来怕会伤到他们,自己三人会怕这几个看起来还是少年的混混,用得着低声下气的给这些混蛋赔罪,给了面子不要面子,王建一下冷了下来,沉声道:“那你们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嘿嘿,那就看你们的了!”那个小混混吹了口眼,盯着王建后面陈康诗手上的几个袋子,奸笑道。

    如果只是看中那些水果就好办了,王建回头吩咐陈康诗道:“老幺,把那些东西给他们!”

    “是!”陈康诗低着头应了一声,把东西从王建后面递了过去。

    “等等……”几个小混混伸手就接,小黄头突然伸手拦住,绕过王建,开始仔细的打量着陈康诗和何世强几个人半响,突然大叫道:“是你们!”

    “是我们!”见到小黄头认出了自己,陈康诗抬头憨笑了一声。

    王建心中一紧,松开苏情的嘴,两手渐渐握成拳头,一看不对就要动手了,那边的何世强也慢慢的把靠在他身上的杜文波推开,半扶着杜文波做好动手的准备!

    “哈哈,上次你们跑得快,害得我被虎哥骂了一顿,这次我看你们还怎么跑……”小黄头得意的笑了起来。

    “谁这么没公德心,这么晚了还大吵大闹的,影响他人睡觉……”这次说话的不是苏情,反是杜文波,只见他揉着双眼,挣脱何世强扶他的手,两脚不听使唤的东倒西歪的晃动着。

    “公德心,嘿嘿,我这个人很公道的,你们五个人,我们也是五个,别说我们以多欺少……”小黄头闪开了一步,再道:“兄弟们,上!”

    一场混战就此拉开,苏情及杜文波这两个惹祸精被混混揍了几拳几脚后,酒意也醒了一大半,不管三七二十一,也加入了战团,五人对五人,一人一个,苏情和杜文波的醉拳也得了牵制那些混混的作用,2号宿舍的几个人虽得到王建的传功,但那也只是内功而已,对打架啊,招式什么的一点也不懂,和那些混混一样无赖似的打在了一起,还好几个人身手还算敏捷,在混混们也空手的情况下,他们完全占了上风,当然除了了苏情及杜文波以外,这个两个只有被人揍的份,他们的拳头现在也只是给那些混混挠挠痒而已。

    意想不到的是第一个摆平的是老幺陈康诗,他把那个混混搞定之后便过去帮离他最近的苏情,然后就是王建何世强,几个人几乎同时抓住见势不对头想跑的小黄头,狠狠的修理了一顿,打得个小黄头哭爹喊娘的直求饶,小黄头以为找个醉酒的杜文波来过过下*,谁知道他那些兄弟如此不耐打,等到他想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很快,真的很快,也就那么几分钟的时间,全部混混全被他们摆平了,看着那些混混躺上地上**,“铐,打我,竟然敢打我……”苏情一步三晃的过去再每人给了几脚,踢得那些混混满嘴**的,但一想王建等人个个凶神恶煞的,打起来他们完全没招架之力,真不知他们是混混还是自己混混,没几下那些混混就倒下了,再也没一个人敢动一下!

    杜文波也一样专门修理小黄头,人还醉个七八分,但打落水狗还很擅长,直打得小黄头不敢怒也不敢言!

    王建确定自己几个没事后,走过去拉开杜文波,抓起成猪头样的小黄头的衣领,把他抬起来,凶神似的盯着小黄头,沉声道:“是谁叫你们来找我们的麻烦的?”

    小黄头被王建盯得打了个罗嗦,求饶道:“大哥不要打了,没有人叫我们来的,是我瞎了眼,不认识几位大哥,放了我吧!”

    王建脸色一变,看来对那些混混的不能用一般的方法,你对他好一点,他就不知天高地厚,不给他点颜色是不行了,王建扬了扬拳头,道:“没有人?那上次你们几十个人追我兄弟是怎么回事?”

    “那事不关我的事,是有人给了虎哥钱,叫虎哥教训你们一下的,真的不关我的事……”

    王建又问道:“那个给你们钱的人是谁?”

    “不知道,我只见过他一次而已!”

    王建又扬了扬拳头,威胁道:“不知道!那他和你们是怎么联系的,还有,你说的那个虎哥跟他什么关系?”

    “我说,别打我,我说……”小黄头一紧张,把事情都抖了出来,只见他快速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生怕说慢了一句就被眼前这五个人生吞了。

    原来杜文波得到的情报是正确的,这些混混确实是隶属这里一个黑社会团体的外围小弟,总共有三个头目,分别为龙虎豹,他们的老大豹哥为人公道正义,组织这个团体只是为了对抗外面想来吞并这一带地盘的黑帮份子,他们在这一带从不欺老凌弱,也不乱收保护费,靠着开舞厅或者给夜总会看场等各种工作维持生活,但黑社干到豹哥这样的程度还真少见了,他底下的兄弟当然有些人早有不满之心了,没什么油水可捞还叫什么黑社会,但大部分兄弟对豹哥的为人敬畏,所以其他人也稍微安分些,很少惹事生非!

    上次那次,就是三头目虎哥满着他两位哥哥做的,那位少年出手很大方,废话不说先给了5万定金,事成之后再给余款,虎哥当时还犹豫了一阵,看了数目庞大的金钱,再加上王建等人只是外来人,而且只是教训教训下,不闹出人命想必老大豹哥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他,所以就有了上次追苏情等人的那一幕!

    事后,老大豹哥不知从何隧道得知这件事,狠狠的惩罚了那位虎哥,然后叫他把钱退回人家,虎哥心虽有所不甘,但老大放下话了,而且那天晚上他们也没得手,只由乖乖的听老大的话了,可是一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找到当初那位少年,所以事情也就搁下了……

    小黄头也因办事不力被虎哥训了一顿,他怀恨在心,今晚一认出陈康诗5人,又有两个喝醉了,5比3,他哪有会不出手之理,小黄头可打着如意算盘,他自己出了口恶气外,回去找虎哥领功,那5万块不用还给人家,说不定还会收到余款,到时候虎哥一高兴,他也就跟着发达了……

    王建又问道:“你真的没骗我?”

    小黄头摇头道:“没有,没有,我说的全是真的!”

    王建问道:“那你们知道那个人是什么原因要出钱打我们?”

    小黄头答道:“不知道!他没说。”

    什么都不知道,那人的来历有这么神么,王建怀疑的问道:“你们真的没有那少年的联系方法?那你们怎受到余款?”

    小黄头答道:“真的不知道,虎哥说他看那个少年很有诚意,只要事情办成了就能收到余款……”其实小黄头心中却想着,5万买打人一顿已经够多了,哪还会在乎能不能收到余款,那少年不愿意说联系方法,鬼才会去得罪顾主呢。

    杜文波突然插嘴说道:“老大,回去了,我头晕得很……”

    王建抬头看了看杜文波,见他现在还算蛮好的,哪还有刚才那样的死睡,不过看他一直向自己挤着眼角,便意会的放开小黄头,对小黄头道:“你们走吧!”

    小黄头连忙答谢带着那几个少年飞快的离去,头也不回一下。

    “记住别学人家打架,小孩子打什么架,那可是成年人的游戏……”苏情冲着那些混混的背影喊道,见那些混混已走远,独自审视了自己一遍,自言自语的道:“想不到其实我也很能打的……”

    杜文波拉住苏情往回走,边说道:“打个屁,快点回去了,这里可的人家的地盘!”

    王建跟在后面,沉*道:“如果真的如他们所说的,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找我们麻烦了,但是那个出钱的人到底是谁呢……”

    杜文波加快了向前走的脚步,回头道:“老大,要研究也要先回宿舍再说,人家才刚刚被打了,谁知道他会不会马上找人回来找我们的麻烦……”

    陈康诗不解的问道:“那人不是说他们老大不让他们闹事么?”

    “人家说你就信啊,不过据我的资料,他们老大确实是这样的人,不说了,先回宿舍再说……”杜文波轻快的脚步一点也不像刚喝得烂醉如泥的人。

    王建停下脚步道:“现在你们两个醒了,你们先回去吧,那我先过去宝贝那里了。”

    走在最后的苏情差点撞上王建,一看王建衣服紧皱的样子,说道:“不是吧,老大,你要急也用不着这么急吧,才刚打了一架,回去换个衣服再过去也不晚,你这个样子怎跟大嫂解释,说你刚和人家打了一架了吗?”

    “也是,那快点回去吧!”王建看了看自己,道。

    苏情**的看了王建一眼,说道:“等下出来要小心点……”

    王建笑笑道:“放心,有事我马上呼你,你刚才不是很能打吗?”

    “说真的,以前我还没发现自己这么能打,要不是看他们几个还小,我还想再狠狠揍他们一顿呢,老大的功夫真是棒极了……”

    王建无语,说到打架,他们这里几个人没一个比得上老幺,从刚才来看,老幺以前说他只是练过一点家传内功是谦虚了,因为刚才陈康诗放倒两个混混时他们才放倒一个,而且陈康诗出手不像他们那样乱打乱踢,好象很有规律的出手,一出手便中要害,那些混混根本就*不到他的衣角就已经倒下了……

    至于陈康诗为什么这么能打,肯定就是有练过的,回去要好好的请教请教这个不老实的老幺…… ( 风流乡村医生 http://www.xscun.com/0/5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