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救死扶伤

文 / 雪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王建回到宿舍时,还没到医院下班的时间,他随手把杨艳燕给他的名片往桌上一丢,人便冲进了浴室唰啦啦的冲了起来,刚才的大吃可把他吃出了一身汗。

    昨晚自己真的搞出大动作了,竟然记者都来采访他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自己救活徐天强的,杨艳燕是随便打发走了,但明天怎么跟医生们解释呢,照着采访时的那种说法,别的是从事医疗事业的医生们了,就是连自己也不相信徐天强现在还活得好好的,难道这功夫真的有这么神奇,还是别想这么多了,顺其自然吧,路走到尽头自然直。

    其实杨艳燕来武警医院并不是专程来采访王建的,而是来采访4*家属与医院的纠纷这事的,碰巧王建在当晚救活徐天强,徐菲菲由悲转喜,大喊大叫弄出了大动静,才引来各路人马的主意,一打听便知这个死而复活的事情了,这样4号的家属可不干了,凭什么3号可以活自己的亲人就死,采访时忍不住抱怨了几句,精明的杨艳燕便知这事可是个大题材,医死病人是司空见怪了,常有的事,引不起什么大砰动,但死后再救活的事可就少见了,此新闻一出,何患还无收视率。

    武警方面,杨艳燕采访4号家属的事情是绝口不谈,大到领导小到护士一致曰:不知道,就是知道的也说不是一件医疗事故,病人是患病抢救无效死亡的,但对徐天强的问题,领导可就来精神了,侃侃而谈,吹嘘着那是武警医院医生努力抢救的结果,却不知,当时徐天强已经被医生宣布死亡半个小时了。

    王建当然不知道这些事情了,当时他还在病*上熟睡着呢,把身上的杂碎冲了个干净,王建眼看下班时间就到了,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呢,当然不用说,首先得给兄弟们买饭去,人是铁饭是钢,下班了唯一要做的得先补补点能量吧。

    不过不是去饭堂打,而是去刚才他吃的那个餐馆打馄饨,发现这么个好东西当然要和兄弟们分享下了。

    妈吖,快活不下去了,预算永远是个废话,前面的路是不能预测的哟。王建才把馄饨给打回来,翻开自己的皮夹看了又看,把里面的东西全部给倒了出来,数了又数,终于发现了个大问题,快没钱了,如果他没记错,他银行里就剩下4个数字外加两点--10:58元,这下还怎么活呀,他可不像各个实习生一样,有父有母的,只要口袋一瘪了便打电话回家,理由为xxx,两分钟后银行便会多增几位数字的……

    一个字,是‘钱’!两个字,是‘钞票’!三个字,是‘人民币’!生活可的离不开这东西的,没批这玩意生活将不是生活了,没了它,就不能上车,不能上车就见不着宝贝了,就是没了它,移动通信也会把这个手机给停掉……

    得想个办法弄点哗啦啦的钞票来填补这个空瘪着皮夹呀,王建把皮夹收了回去,才刚叹了一声,便看见老幺陈康诗下班回来了,看见陈康诗,王建脑里好象记得自己有什么话要问陈康诗的,却一时想不起来了。

    陈康诗走进宿舍的第一时间是先看饭打好了没,见着王建已打好不需要他的时候,才对着王建道:“老大,你回来了。”

    怎么个老幺今天竟是主动跟他说话了,不过他正心烦着呢,王建有点没好气的说道:“我也住在这个宿舍的,不回来这里还能去哪,真是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没事了吗?”陈康诗说道。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有事的吗?”王建**精神,摆了比较有型的姿势。

    陈康诗摇摇头道:“不像。”

    “那你还问……”王建突然两手无力的垂下,垂头丧气的说道:“不过还真的有点事……”

    陈康诗一怔,仔细的看了王建几眼才说道:“你的身子还没好?那怎么回来了。”

    “什么身子?”王建疑惑着看着陈康诗。

    陈康诗道:“昨天你不是在医院上面晕倒了吗?今天早上我们还去看你了呢,那时你还没醒呢,刚刚我又去了下,医生说你出去吃饭了。”

    “我身子没事,不过现在身上缺了点这个东西。”王建对着陈康诗,拇指和食指合在一起相互搓了搓。

    “不是吧,你的钱也被偷了?”陈康诗大叫了起来。

    “谁的钱被偷了?说来听听!”传说中的北海三浪也下班回来的,说话的是老四杜文波,只见他刚踏进宿舍,便大呼小叫的喊了起来。

    陈康诗答道:“老大说他的钱被偷了。”

    “啊,大新闻,先记下来,加上老大这桩,昨日医院被盗事件总共两起,风湿科丢失一个手机及六百现金,呃,老大,你丢了多少?”杜文波掏出资料本,边说边记着。

    什么丢钱,丢手机的,唬得王建一楞一楞的,他反问道:“我什么时候丢过东西了?”

    “老幺刚说的呀!”杜文波指指王建又指了指陈康诗。

    “刚才你明明说今天醒来后身上缺了钱的,你忘记了呀,老大你真的没问题吧。”陈康诗边说边*着王建。

    苏情看着王建,手*着下颌有模有样介有其事的说道:“难道老大昨晚发功过度,内分泌声调,神经错乱,导致语无伦次了?”

    杜文波也道:“一定是这样的了,为了美女,老大什么都可能做出来的。”

    王建脑子转了几下,终于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不由暗叹这个老幺的联想也够丰富的了,给苏情和杜文波这两个有点风就起浪家伙抓着乱说了一通,王建拍开三人*在他身上的手,道:“铐,我是说我身上的钱快花光了,又不是被偷了,真是的,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运功过度的,有没有告诉别人?”

    “没有,没老大的批准,怎敢告诉别人。”

    王建松了口气,问道:“那就好,那你们怎么知道我是运功过度的?”

    “那还用问,我们去看你的时候,你那的表情就像上次跟救老二那时的一样,这么明显的事,我们怎么会不知道!”杜文波得意洋洋的说道。

    苏情不屑的对杜文波说道:“去,你会知道才怪,明明是盗老幺的话。”接着媚笑的靠近王建,搂着王建的肩膀道:“老大,跟我说说,这武功真的能让死人复活,快教几手,明儿我也上去露两手,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分内的事情……”

    杜文波道:“得了,什么救死扶伤,想用来把马子就直说,不过,老大就是老大,死人都能复活,还是教教我吧,我以后决定用它来献身于医疗事业中!”

    苏情踢开杜文波,说道:“别装清高了,谁不知道你今天见了徐菲菲就流口水,是想用来献身于女人吧!”

    杜文波爬了起来,跟着苏情对打了起来,边喊道:“铐,敢踢我,你不也一样流口水,连鼻涕也流了呢……”

    “我那是感冒了才流的……”

    “我还是嘴角抽筋才流着呢……”

    “我……”

    “我……”

    王建看着在他*上拳来脚往的苏情和杜文波,说道:“你们两个还闹,我去外面给你们打了好东西,再不吃的话,老三和老五就消灭完了哟。”

    两人一听王建说到好东西,不约而同的停下手来,杜文波问道:“什么好东西?有大嫂煮的好吃吗?”

    苏情也道:“就是,吃了大嫂煮的,搞得我回来看到那些猪食就想吐,不吃不吃。”

    王建笑道:“你们看老三他们吃相不就知道了!比我宝贝煮的差不到哪去的。”

    苏情回头看到何世强和陈康诗狼吞虎咽的样子,也动容道:“看起来真的好象很好吃的样子?”

    王建道:“那当然,我今天可是吃了足足四大碗……”

    “那还等什么,冲!”

    苏情和杜文波很默契的冲了过去,各抢了一碗在手,先试一口再说,吃了之后就不得了了,四人开始在桌上为食物大打出手,犹如昨日在刘佳欣那里也一样,打狗筷,金蛇缠丝手……所会的武功都给使了出来,霹雳扒拉的响个不停。

    “喂,别光顾着吃,我现在缺钱,你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弄到钱的。”王建对着几个人道。

    苏情百忙空出嘴来,含糊不清的道:“工作!”

    铐,工作还要先试用几个月呢,等哪到工资时黄花菜都凉了,王建道:“有没有快一点可以弄道钱的?”

    陈康诗道:“临时工,当天拿钱。”

    临时工能拿几个钱,还是不行,王建又道:“有没有再快一点,钱又多一点的。”

    “*银行!最快的了,又有钱……”杜文波把碗里的汤一饮而尽,拍拍肚子道。

    苏情同时搞定碗里的馄饨,赞成道:“好主意!”

    速度真快,王建才这么眨了下眼,桌上的馄饨全被这四人一扫而光了,王建道:“吃饱了就快点给我想个正经点,快点!”

    苏情道:“谁说吃饱了,这么点东西还不够我塞牙缝呢,还有没有,拿出来……”

    王建两手一摊,道:“就这么多了,没了,想吃就快给我想个点子,我带你们去那个店吃。”

    “还想什么,我才吃个三分饱,快点出发,你缺多少钱,我这里有……”杜文波掏出一张绿卡丢给王建。

    只有何世强和陈康诗没说话,他们两个偷偷先吃了,王建打的馄饨大半落入了他们两个的肚子,大概没撑着也差不多了吧。

    王建把卡丢还给杜文波,道:“铐,拿张卡给我是什么意思,我要的是一份有稳定收入的路径!”

    杜文波一怔,道:“收入也就是钱了,里面就是钱了,当我先借给你好了,等你有钱了再还我得了。”

    苏情道:“就是,老四有的是钱,拿点出来对他没什么。”

    王建摇摇头道:“不行,我想是时候开始自己弄点钱了,你们有什么好主意。”

    杜文波舔了舔嘴角,道:“点子是有,至少也要等我们吃饱了再说吧。”

    苏情道:“老大,快点带我们去,好久没进点浑味了……”

    陈康诗也道:“边走边说嘛,我还想吃一点。”

    王建只好道:“那走吧,那个店就在医院门口……”

    ……

    还是那个小餐馆,王建一日就光顾了三次,而且现在还带着朋友来吃,老板当然热情招待了,这个餐馆似刚开不久,客人不多,2号宿舍的五个人独霸着一张在角落上的桌子,边吃边商议起大事起来。

    杜文波说道:“不如我们合伙开公司吧,据我调查,现在……”

    苏情摇摇头,道:“晕,现在我们还在实习,谁来管理,不行不行,反正我们现在不缺钱,缺钱是只是老大……”

    陈康诗说道:“在医院找个工作,边实习边工作咯,老大这么厉害,医院还会不要他么。”

    王建还是摇摇头,道:“目前还没想过要在医院工作,这个以后再说……”

    苏情道:“就是,老大要在医院工作,至少给个院长什么的还差不多,医生可是吃苦不讨好的活儿,啊,老大,我想到了一个妙计,新鲜又爽,做得好钱又多。”

    “说来听听!”大家很期待苏情这个点子。

    “现在不是流行舞男吗,是最适合老大了,以老大的资本,保证钱财源滚滚来……”苏情说得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敢叫老大去做鸭,小心我向大嫂告状……”

    “铐,不是叫我们出点子的嘛,不喜欢就再想嘛,干吗打我……”

    ……

    说了半天,最后还是没一个好主意,在他们不远的一张桌子上,两个像是中学生的少年边吃边讨论着。

    “你现在多少级了?”

    “60级!你的呢?”

    “比你低,才54级,都是我老妈不给我在家里玩,每次都是跑到网吧打,真是的,这里的网吧性能这么差,卡都卡死了,升级太慢……”

    “我也是差不多了,老爸也不给我用家里的电脑玩游戏,哎,每次也都是跑到网吧玩的,这里就那么个破网吧,不然我早就到**十级了……”

    听到这里,杜文波一拍大腿道:“有了!”

    苏情被吓得差点喷了出来了,不满的道:“谁有了?几个月了!”

    杜文波不理苏情,对着王建道:“我说的是开一间网吧,稳赚,老大,怎么样,这个主意不错吧,两三百台机子,足够你和大嫂们的开销了。”

    “行得通吗?现在哪家没台电脑的,还有什么人上网吧?”苏情疑问道。

    杜文波兴奋的道:“当然行了,你不也看看我们上次去的网吧,要多烂就有多烂,价钱又贵,而且这附近又这么一个网吧,那晚不是很多人没机子用吗,他们都是躲着家里人出来打游戏的,只要我们开一个,机子性能好一些,价钱再便宜一点点,所有人不跑来我们的网吧才怪……赚定了!而且网吧又不需要什么管理,只要有几个网管就搞定,老大只管着收钱就行了。”

    “网吧……两三百台,哪来这么多资金……”王建也心动了,他算了算,确实这个可以赚钱,不过需要几十上百万的资金才能开个网吧。

    杜文波道:“资金我出,老大你当老板就行,挖卡卡,到时候可以免费去打cs了。”

    苏情不屑的道:“去,你要玩还不如自己买台电脑来玩算了,还开什么鸟网吧。”

    根据杜文波所说,方圆附近就一个网吧,而且收费特贵,5元每小时,机子又不好,人却很多,经常爆满。如果这里开个网吧,机子性能好一些的,宣传宣传一下,开始施行什么优惠政策的,或者实行会员制度,会员只收2-3元每小时一样赚翻了。

    回到宿舍,王建考虑了下,这个主意还不错的,网吧其实不用什么管理,只要有几个网管帮忙看看收收钱即可,但资金的问题,很大,算来算去,如果开个小网吧还行,按杜文波所说的,至少要百万以上,一百块他还可以拿出,一百万,见鬼,要是他有这么多钱还用得着想着现在赚钱吗。

    事情敲了敲去,王建虽然不怎愿意,但还是被杜文波定下了,不仅如此,还把2号宿舍的几个人都拉了进去,5个人都是老板,王建也知道,自己是不会拿他们的钱的,他们这么做,其实是变相给自己钱而已。

    不过开个网吧也哪有这么容易,至少要找店面,买机子,弄营业证等登东西,这不是王建所能办到的事情,不过苏情杜文波似有意把事情全揽下了。

    一直没表示什么意见的何世强突然道:“混混,砸场!”

    杜文波毫不在意的说道:“没这么严重的吧,礼拜六那天你们也听到了,那些混混应该不会再来找我们了吧?”

    刚才他们只顾着向钱看了,竟然忘记了这么个严重的环节,王建郑重的说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苏情吼道:“怕什么,我现在这么能打,来一个揍一个,上一对杀一双!”

    “切……”

    王建突然道:“等等,我终于想起来了,我说今天怎么一见到老幺就好象有话要问他呢,原来是这样,老幺你过来……” ( 风流乡村医生 http://www.xscun.com/0/5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