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华丽战场

文 / 雪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敲了下门,得到里面的首肯,王建推开医生办公室门而进,这是王建来到美国之后第一次进医生办公室,办公室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简单,跟他实习的南海武警医院没什么两样,如果说区别,也就是办公室面积大一点,环境好一些,除此之外,王建隐约感觉到这里跟南海武警医院还有一点区别,也许是因为办公室里的医生关系吧,王建进来时除了威廉医生,没有一个人抬头看向他,都顾自忙着自己的活儿。

    “小飞,这边……”看到王建进来,威廉医生向着他招手。

    “威廉医生,找我还有什么事吗?”王建走到威廉医生旁边,很自然的直接坐在威廉医生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小飞,这次叫你来主要是给你讲解下手术的事情及要你签手术同意书的问题。”外国的生活习俗毕竟还是不一样的,人看起来都很随便,就像王建自然的坐下来,威廉医生一点也不在意王建的动作,继续说道。

    “嗯。”王建点头表示了解。

    其实王建跟威廉医生接触不多的,威廉医生年纪看起来好象三十多岁,又好象已经到了古稀之年了,晕忽忽,外国人特别是很会保养的人,从外貌是很难分辨出他的真实年纪的,王建可没这个闲情去了解这些八卦,不过既然威廉医生能混到全球权威这个称号,怎么说也得有大把年纪了吧,不然就实在对不起那些苦苦研究几十年的老医生们了。

    威廉医生这样叫王建,王建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人家是老前辈了,叫自己小的也应该,何况对方可是出了名的权威专家,这样亲切叫自己,说明人家素质也高得很,不管对方是如何出色,王建还是没和对方套什么近乎,他是来治疗的,他是患者,对方是他的主治医生,对于王建来说,威廉医生和他的关系仅仅只是医生及患者的关系而已,他要做的只是配合对方就行,其他的何必去操心呢,自己的事还忙不完呢。

    威廉医生把一份资料推到王建面前,示意王建先看一下,王建不客气的拿起来一瞧,郁闷了,一排排的豆芽,要是王建还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领悟力,估计这些豆芽别想发芽了。很简单嘛,是一份手术知情书而已。

    “小飞,你也是学医的,应该了解无论什么手术都具有的危险性,我再给你说下,这个手术非常的危险,成功的机率是非常的小的,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威廉医生慢悠悠的说道,好象这事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似的。

    “嗯。”上次不是说过了吗,怎么还要说呢,真是个负责的医生啊,王建一目十行的把那份手术知情书看完,除了是英文写的外,内容几乎和武警医院的手术同意书差不多,这种东西王建没看过百份也有几十份了,也不用解释这么清楚了吧,说什么也是个权威的专家,不会坑他的说,王建想都不想随手拿起桌面上的一支笔,在最尾那页签上了他的大名,再看看那份资料,这样感觉舒服多了,至少纸上还有几个汉字……

    话来王建要是非常爱好医学的话,他可不管下面要做手术不做,此时和威廉医生等知名医生交流肯定是有意想不到的好处,但王建心不在此处,只想着无论如何,他肯定完好无缺的回到南海市,那是他和兄弟们早约好的,此生他还没毁约过。如今再次从威廉医生口中得知手术的严重性,当然,这是威廉医生照实说的,一个好的医生是不会隐瞒患者的,就是他不说,王建也了解到这个严重性。

    具体手术时间已经定下来了,手术前护士会叫王建上手术室的,告辞了威廉医生,王建回到病房,从病房的探视窗口看见艾丽丝一个人在病房里看杂志,迟疑了一会才推门而进。

    “王建酷哥,你回来了吖,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等你好久了?”还没等到王建进房,艾丽丝机关枪般的嘴开始喷了出来。

    “美丽的艾丽丝,怎你还在这里?”面对艾丽丝,王建强提精神笑着问道。

    “我在这里等我们王建酷哥回来吖,怎么样了,威廉医生找你有什么事吗”艾丽丝放下手中的杂志,走到王建旁边问道。

    “没什么事,威廉医生叫我做点术前准备罢了。”王建微笑着随口答道,好象一点也不关心这个事似的,当然,手术前的准备是理所当然的,艾丽丝在医院工作也明白这一点。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我本以为你还要几天来适应下美国的,你可是刚来不久的哦。”艾丽丝疑问道。

    “呵呵,我可不是别人,我可是帅哥加酷哥,不是吗?我已完全适应了这里。”实话说,时间差对王建没什么影响,不过他总不能解释为什么他不会受时间差的影响,所以他打着哈哈说道。

    “可你……昨天就很晚才休息?”艾丽丝还是认识王建并没这么快适应美国的时间。

    “美丽的艾丽丝,好象是你没休息好吧,你应该多加休息了,美女不休息就不美了哦。”王建再次打着哈哈说道。

    “是吗,王建帅哥,你要不要试下艾丽丝的魅力呢。”艾丽丝摆出一副很缭骚的样子,双眼似乎准备对王建放电了。

    “免了,我可是有女朋友的,我可不想在这里再背叛她……”对可爱的艾丽丝王建还可以对付,但对另一面的艾丽丝就没这么简单了,唉,王建一向对美女的**都没免疫力的。

    “嘻嘻,我们的王建帅哥很专情哦,艾丽丝就是喜欢专情的男生,要不要试试下,艾丽丝可不会比你的女朋友差哦。”艾丽丝眼睛忽然放电,继续摆着**的姿势。

    “哈~等下就要手术了,我想休息下,艾丽丝你也休息下吧,补足昨天你夜班的睡眠吧。”专情?王建只有苦笑了下,要是艾丽丝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西方女子虽然开放,但还是接受不了同时拥有几个女子的真相吧,再这样下去,后果也许又由自己承担了,王建只有变相的对艾丽丝下了逐客令。

    “啊,忘记我们的王建帅哥也是很晚才休息了,虽然说今天睡了一天,但病人还是多休息的好。”艾丽丝赶紧端正自己的姿势,恢复那位有着职业道德的艾丽丝护士,对着王建微笑道:“那你好好休息哦,明天我再来看你,你一定不要不理艾丽丝哦。”

    “恩!”王建应道。

    “王建帅哥加酷哥,记着我们约好了哦,我等你明天一醒来见到的就是我了哦,记着哦。”艾丽丝已退到了门口,她边拉着门边对王建打个ok的手势。

    “美丽的艾丽丝,拜拜……”望着紧锁上的大门,空荡荡的病房,王建的心似乎低落了下来,这时他顿时也明白艾丽丝的留下来的本意,这个护士绝对是个好护士,对患者可是爱护有加吖,真把自己当成亲人那样看护了。

    …………………………华丽的分割线…………………………

    南海市的早晨,经过安静的一晚又恢复了白日的喧哗,苏情与杜文波的坚持下,刘佳欣同意两人送她去车站,本来刘佳欣准备坐火车回学校的,虽然坐火车慢了点,但这样可以省点钱。现在由于杜文波和苏情两人同行,那是不可能实行的想法了,火车站人拥挤,且又要等许久才开车,坐火车有时候可是大受罪的,杜文波怎可能会让她受这个罪呢。

    车尾上,刘佳欣回首望着还在背后摇手的杜文波和苏情,不禁有一些感动,阿建他是幸福的,自己也是幸福的,一直以来都是,无论以后怎么样,他们都是幸福的。

    直到汽车开到他们再也看不见后,杜文波和苏情才离开车站。这个车站是南海市的南站,偏靠于南海市的郊区,比起南海市的其他车站,这里就小得许多,每天的发车次也比不过那些较大的车站,但这里的来往的人数也却不比其他车站逊色,有时候人流比其他大站还多出一些,但这些人并不完全是为了乘车而来,而是为了车站边上的那座庙,一座响誉整个南海市的老庙。

    这座老庙不知什么时候建成,从流传下来的史料得出老庙的历史比南海市中的古城还要老,具体建庙的时间考古学家多次的考据也没完全确定下来,总之就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这座庙了。

    老庙的名字就叫老庙,北靠南海市汽车南站,西靠一座小山,与及说是山,不如说是个小丘陵,那块凸地上树木高耸,暂且把这块凸地列为山吧,岁月的风尘没抹掉老庙的躯体,只为老庙写下了一段昌盛的香火史,古往今来,这座老庙的来客络络不绝,一直保持着昌盛的香火。原因也无他,那是传说中,只要诚心到老庙求愿的人,老庙定会帮助他们达到心想事成,也许来求愿的人真的完成了愿望,也许没达到愿望,这个没人去考据,只知道老庙的来宾越来越多,一年比一年多,也造就了一座无名老庙的神话。

    “少爷?”

    “恩,是不是老大要手术了?”

    “是的,少爷,符先生刚上手术室了。”

    “恩,你在旁边等着,我要知道老大的任何第一消息。”

    “是!”

    也许是心有灵犀,也许是巧合,也许是上天的安排,也许是……

    苏情和杜文波不约而同的停步在通往老庙的路口上,不约而同的向着老庙走过去,来老庙的人们都很平凡,来匆匆去也匆匆,没有人为这个老庙而停留,也没人说话,他们很有默契的遵守着唯一静土的规则,这里很安静,如不是外边时不时传来车笛声,这里绝对比图书馆还安静。

    一切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平和,烧香,添油钱,别人做什么他们做什么,随着人流,很快,苏情和杜文波从老庙走了出来,此时,天似乎比刚才晴了不少,抬头望去,蔚蓝的天空竟是万里无云,初升到半空的太阳也露出了笑脸。

    …………………………又是我,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地点:美国王建病房里,时间:入夜。

    “阿建,那边过来接你了。”说话的是艾丽丝,只见她边整理的王建身上的衣裳,边以期待的眼光对着王建,也许她希望从王建眼里看出一些什么来。

    虽然她微笑着,但王建还是知道那是所谓的强颜欢笑,虽然才相处了几天,但却和这个异国女子产生了不可磨灭的情谊,王建明白,艾丽丝也明白,所以多余的话不需要多说,王建应了声,跟着麻醉科来的人出去了。

    艾丽丝并没尾追着跟去,目送着王建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她的视线外,眼里闪着**的泪花,此时此景,她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无论是生龙活虎上去的,还是奄奄一息上去的,下来时,全是脸色苍白,安详着躺在*上被护士护送下来,这而无一例外,唯一不同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有的醒了,家属笑了,有的彻底的安息了,家属哭了。

    无论结局是什么,王建帅哥不会有这个待遇,他没家属在这里,有的也只有她这个刚认识的朋友,艾丽丝虽然从王建口中得知王建还有亲朋,却无法从王建口中得到他们不来陪伴的原因,他们还远在他国的老家,既然有钱送王建来治疗,当然不会吝惜那么一点路费了,具体原因王建没说,那她也不好死追烂打,那就是他们成好朋友的相处方式。

    王建一出病房大门便看见那位曾接他机的中年人,对于他尽心的关照,虽然说他是受命来照顾自己的,但王建对他还是很感激,至少他非常的尽职,对于这位中年人忽然在他决定手术后这么跟紧他,他也估计八成是杜文波的安排了,无论多么不想别人跟在自己身边,但王建不想太为难他,依着他的心意,老四他们肯定也非常关注这里吧,既然瞒不住,那随便他们好了。

    王建对那中年人微微一笑,他看到中年人似乎有点一楞的感觉,至于怎么会这样,王建现在没这个心情管了,他大步随着麻醉科的医生而去。

    难得少爷交上一些朋友,他可千万别有事啊,不然少爷可怪自己不周了,王建的背影怎看也是非常的有精神,也许自己想得太多了吧,跟在王建的背后,中年人不由遐想起来,这个年轻人能让少爷认他为老大,当是有过人之处,殊不知王建的老大位置却是靠年龄够大才得来了。

    换上无菌衣,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旁边一群包得严密的医生,护士,除了能分辨出威廉医生的眼睛外,王建想,其他的医生就是见过现在也认不出来吧。

    医生,护士,灰白的墙,手术灯,手术台,手术器械……王建感到周围一片既是熟悉又带着陌生,直到麻醉科的医生告诉他准备给他打麻醉了,他才缓缓的闭上眼睛……

    消毒,铺巾,麻醉……

    意识渐渐模糊,可眼前却飞过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刘佳欣、李雪君、阚莉、四兄弟、冷冰冰、徐菲菲等等熟悉的身影,他们都在为他祈祷,蛮女蓝亦晨竟然也在列,也许她在祈祷自己快点死吧,她一向都是这么讨厌自己……

    在这一刻,王建想伸手逐个逐个抚摩他们的熟悉的脸庞,想跟他们说,其实我比你们更想你们,他们似乎很接近他,又距他很远,一丁点的距离他还是触*不到……直到四肢渐渐麻木,身体不再由自己支配,意识就要完全失去时,王建用自己所剩无此的力气大吼了出来:你们等我,我一定回到你们身边……

    ………………………………呃,又是我,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苏情和杜文波回到网城,却发现原本说要去上班的陈康诗和何世强呆在三楼上,杜文波强提笑颜走过去打招呼道:“我们回来了。”

    “你们不上班吗?”苏情也走过去坐在何世强的一边,问道。

    何世强神情不变,双眼呆望着前方,一眨也不眨,好象对面的墙壁上有着什么好看的东西,可确切上却是空白的一片,什么都没有,他完全无视了苏情和杜文波的归来。

    “四哥,有人找你,说你要是回来了就马上就去对面的咖啡厅找他!”陈康诗顾言其他的对杜文波说道。

    “嗯,我知道,我就过去。”杜文波应了一声,回到房间换上了一件休闲衣服就独自出去了,他当然知道是谁找他,在他和苏情回来的路上,对方早已打电话通知他了。

    “谁找老四?”苏情左盼右顾的坐不住,好象沙发长了阵似的,杜文波才走没多久,他挪到陈康诗身边,打破了沉寂的平静。

    “不认识,是个很冷酷的男人。”陈康诗心不在焉的答道。

    “冷酷的男子?比老三怎么样?”苏情道,走到哪算到哪,要是能舒缓这压抑的心情,说什么都没关系。

    “还冷!”陈康诗答道。

    “比老三还冷?”苏情瞥了何世强一眼,自言自语道:“怪不得今天那家伙呆了,原来遇到强手了……”

    何世强回过头狠瞪了苏情一眼,道:“白痴。”

    “某人生气了哦,看来很有意思,走,看看他们在做什么?”苏情站起来,向陈康诗招手道。

    陈康诗摇摇头表示不愿意跟着去。

    “走啊,说不定对方是姓周的派来找老四麻烦的,我们快点过。”见到两人好象没附议自己的意思,苏情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便,其实说来,得罪姓周的只有他和老大而已,如果周显卫派人来找他们的麻烦,要找的也会是他,找老四的机率非常的小,他这么说,无非是想让这两位兄弟跟着他去凑个热闹,至少被老四发现了找他算帐还有个人*着。

    苏情还是成功的,至少现在何世强和陈康诗就跟在他后面,三人拐过一辆宝马小轿车,偷偷**的骝到咖啡厅前,透过屋前装修用的镜子往里面探,却见咖啡厅里就三个人,杜文波和一个看起来非常严肃的中年人坐在一桌上对话呢,陈康诗所说的那冷**子却笔直的站在一边,眼神冷冷的注视着桌上的两个人,从目前看起来,是分不清敌友,三人还是决定暂时静观起变。

    “那位大叔好眼熟……”看了一会,陈康诗说道。

    “是好象在哪见过……”苏情接口说道。

    何世强也道:“老四!”

    “老四?啊,说起来他跟老四真像,不,是老四还真像他……难道说他们是……父子?”苏情大叫了起来,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大声了,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准备,用疑问的眼神望着何世强和陈康诗。

    陈康诗和何世强点点头表示也这么认识,世上这样的两个人除了父子再也没其他想法。

    苏情他们说的没错,现在与杜文波同一桌上的确实是杜文波的父亲杜天豪,一个严肃让人感到古板的辣手人物,只见他双眼炯炯盯着杜文波,问道:“你玩够了没有?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我们不是讲过条件了吗?”杜文波无所谓的嬉笑答道。

    “条件,条件!现在不是已经开始手术了吗?”

    “不,这个不过是我们的条件之一,手术还没成功前,这还不算完成我们的条件!”杜文波滩开双手,很无辜的说道。

    “哼!如果手术失败了呢。”杜天豪强忍着怒气质问杜文波。

    “那就是说,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独木桥。”杜文波还是毫不在意的笑着说道,他就是故意在杜天豪前面说着,看着杜天豪挠羞成怒的样子,这样他就会感到非常的愉快,谁叫以前杜天豪如何对待他们母子俩。

    “哦,原来你是那么不关心你的老大的,想着他快点死,好摆脱是吗?”杜天豪确实恼羞成怒了,但他这样的老人精怎可能这么容易失态,守不如攻,于是他反攻道。

    “你……杜天豪,你什么都可以说,就是不能怀疑我们兄弟的感情,别以为我们都像你那样的狼心狗肺,当年你是怎么做的,你自己清楚,不用我一一说出来吧!”杜文波气极站了起来,手指着杜天豪怒吼道。

    是,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们,但真相如何,你又哪知道呢。不过小子,你还嫩着呢,看来外面的世界还是改变不了你这个脾气,你还是这么容易生气,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这样下去了,一定弄你回去,就是没这个条件,我还是有后招呢,嘿嘿,杜天豪心里奸笑了几声,压住自己当年所坐错事引来的悔咎之心,毫无感情的说道:“今天我就要你回去,我已经和学校办好你的退学手续了。”

    “你……我死也不会跟你回去!”杜文波一怔后,更加恼怒起来,他以前的日子就是操控在这个男子之中,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自由,难道又要他回去,不行,绝对不行,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回去。

    这个时候,杜文波的手机不适时机的响了起来。

    “他们好象吵起来了,怎么办?”咖啡厅大玻璃外,陈康诗着急的说道。

    “看起来像是他们的家务事,我们回去吧。”苏情皱着鼻子说道,老三怎么和可能是他家人的人闹起来了,不过这些事,杜文波肯定不愿意让他们看到的,所以他提议三人就时离去。

    “恩。”何世强点头同意。

    于是,三人悄悄的来了,又悄悄的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杜天豪好象很有把握的样子,一点也不在意杜文波的咆哮,很冷静的说道:“接电话吧。”

    此时正气在心头,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敢打电话来骚扰他,真是不想活了,杜文波掏出手机,看也不看就放到嘴边吼道:“什么事!”

    “什么?你再说一遍?”杜文波明显楞了起来,满脸不相信。

    手机从杜文波的手上脱落了下来,啪的一声掉到地上,弹了一下静静的躺在地板上,杜文波双眼没有一点生气,嘴里颤抖着,呢喃的说着:“不可能……不可能……老大说了一定会回来的……”

    见到儿子完全失神的样子,杜天豪也感到不安起来,如果是真的,那么他要招回儿子的路上更加难走了…… ( 风流乡村医生 http://www.xscun.com/0/5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