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章 书记偷记情事件(三)

文 / 一枚小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61章 书记偷情事件(三)

    前段时间,因为四楼有人因为偷情从楼上摔下来,香雪娘由人及己,对香雪爹很是不放心。这不,第三天,便收拾了东西,跟香雪说回家看看去。

    香雪娘走后,香雪一个人带着孩子,总是觉得欠觉。这不,晚上,将儿子哄睡着,香雪也早早儿地歪在床上睡着了。一个小时前,儿子饿了,香雪给儿子喂奶,那乳——头被儿子吮吸着的感觉,说真的,美妙极了。可这会儿,儿子睡着了,香雪忽然觉得身体空虚起来,内心深处,那种迫切需要被某种东西填满的欲望特别强烈。

    香雪解开上衣,让两只因为涨奶而更加浑圆的乳露了出来。一边轻柔地抚摸着刚才被儿子温柔吮吸的乳——头,一边想象着跟林老四销魂的场景,嘴巴里还不自主地发出呻吟声。

    就在香雪的欲望开始无限制地膨胀时,香雪听到自家的门铃被人按响。

    “这深更半夜的,会是谁呢?”香雪在心里犯嘀咕,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她的心揪了又揪,恨不得躲到被子里,永远不露头。

    可外面的铃声一刻也不消停,香雪害怕吵醒了孩子,只得硬着头皮去开门。透过猫眼儿,她看到了林老四那有些变了型的轮廓,心里一番欣喜,将门打开。一看到林老四,便拍打着扑进林老四的怀里。

    “你到哪里去了,都好几个月没来看我和儿子了!”

    林老四正想解释,却发现香雪敞着上衣,里面的两只乳,比之前大了很多,圆了很多,也鼓了很多。瞬间,一种说不上的激动爬上心头。

    “你怎么穿成这样?”林老四一边忙着把香雪拉进门,生怕别人看见,一边问道。

    香雪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自我安慰时,忘记将衣服扣上了。脸一红,低下头,支吾了半天,却说不出个理由来。

    “想我了吗?”林老四说这话的时候,家伙是硬的,心是热的,身体是酥的。和那些要跟自己结婚的女人相比,香雪倒更像自己的老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走进香雪的门,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归属感。

    香雪拢起衣襟,娇羞地点了点头。

    “我也想你!想得身体发慌,脑袋发胀!”林老四说着,抱起香雪,轻车熟路地往卧室走去。

    到了卧室,将香雪放在床上,林老四走到婴儿床边看了看熟睡中的儿子,小家伙特别可爱,林老四忍不住用手摸了又摸他的脸蛋儿,又忍不住在脸蛋儿上亲了亲。

    “你别逗他了,刚吃了奶睡着,还没睡踏实呢!”香雪娇嗔着从后面搂住林老四的腰,一只手探到林老四的腿间,隔着一层衣物,抓起林老四腿间的硬物,抚摸着,把玩着。

    “多久不见,它瘦了!”一番把玩,香雪忽然说道。

    “那是!谁让它没咱儿子有福气呢?要是你也喂我奶,它一准儿也白白胖胖的!”说着,林老四一个转身,将香雪的身体搂住,头埋进了香雪的胸前,嘴巴刁起香雪的乳,贪婪地吮吸着。

    “甜吗?”香雪抚摸着林老四的头,像一个温柔的母亲一般。

    “嗯嗯嗯!”林老四只是吸,根本顾不上回答,对于香雪的问题,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

    看着林老四吸奶的情景,香雪的心里莫名地涌出一股怜惜。

    “别急,到床上去,我搂着你慢慢吸。”

    香雪这么一说,林老四倒不忍心抢他儿子的粮食,松开香雪的乳——头,抱着香雪,两个人在床上翻滚了起来。

    和香雪在床上滚犊子的时候,林老四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听大人讲的一个荤故事。故事里说一个外甥爱上了他的亲舅妈,对自己的妻子很是不好。两个人总是吵架,这舅妈不知情,就劝说外甥的媳妇儿,谁知道媳妇儿一语道破天机。舅妈知道外甥对自己的恋情后,回家准备了一桌饭,邀请外甥夫妻来家里吃饭,吃菜的时候,不停地对外甥和外甥媳妇儿说:“多吃点菜,下面都是一样的!”

    男人的下面都是一样的,女人的下面也都是一样的。直到现在跟香雪做——爱,林老四才明白,看似相同的东西,其实有很大的不同。就像香雪的小嘴儿,就跟她的人一样,单纯,一下子能触动底部,不像宋翘楚她们的,如同黑洞,怎么探也探不到洞的尽头。只是知道,那洞很深,能勾起人的欲望,却让人没有安全感。

    “四儿,你在想什么,怎么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你的下面怎么会这么美妙呢?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那里都跟你的一样,让人觉得美好、踏实呢?”

    香雪轻笑,“傻了你,要是每个女人都一样,当初你还能偷偷地跟我好上?还能背着我,偷偷地跟小黄儿好?”

    “瞧你,还小心眼儿了不是?我跟小黄儿,那是逢场作戏,应酬!”

    “德性!还应酬呢?我可告诉你,常在河边上,总有一天会弄湿鞋的。前几天,四楼掉了一个人下来,将咱们家的晾衣杆儿都砸断了。你知道那家伙为什么跳楼吗?告诉你,就是因为偷情,被抓奸了!我可跟你说了,以后在外面小心点儿,你可是有儿子女儿的人了,不顾自己的名声,总得估计咱们儿子的名声不是!”

    “好,好,好!都依你还不行吗?你说咱这正做着好事呢,好好地提那事儿做什么?”

    “还不都是你引起的?”香雪说着,在林老四的光屁——股上使劲儿拗了一下,疼得林老四直咧嘴。

    这一晚上,林老四找香雪要了很多次。两个人孜孜不倦地在床上奋战着,直到天大亮。

    “香雪,我要是遇上什么事情了,你会不会不管我?”起床的时候,林老四忽然问香雪。

    “为什么不帮?你是我男人,我儿子的爹。”香雪回答得很干脆。

    “那,如果我要你帮我去公安局,跟公安局说说那天晚上的情况,你愿意吗?”

    “哪天晚上?”香雪一边穿衣服,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就是四楼那人摔下来的那个晚上的事情!”林老四提醒道。

    “那个晚上啊?”香雪说着,忽然觉得不对劲儿,问道:“那晚上我睡觉了,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再说,你都不在家,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你先别激动啊!听我好好跟你说!”林老四一边安抚着香雪,一边将自己的处境,自己和敏素的猜测以及韩心说的那些情况,跟香雪一一说了。

    “香雪,韩心已经答应去公安局交待情况,我寻思着,这要是有个人能证明那天晚上书记确实是被人抬着进四零六的,书记偷情这事儿,就彻底站不住脚了!”

    “可我那天真的没有看见什么,叫我怎么说?不行,我害怕,我不去!”

    “香雪,书记明明

    就是被人抬进去的,可不也被人陷害了?你这不是做假证,你只是伸张正义。伸张正义,你明白吗?如果你要是不去,不但书记蒙冤,我的那个冤屈也得不到洗脱了。香雪,现在能帮我的,就是书记了!他可是咱们香草县额一把手儿,只要他答应帮咱调查,就一定能够差个水落石出。香雪……”

    林老四苦苦求着,香雪终究是爱孩子和林老四的,末了,还是叹了口气,答应了下来。

    林老四跟香雪交待了怎么说之后,便匆匆离开,到外面买了些早点,回到四零六。

    自从书记那件事发生之后,韩心一直睡不好,林老四回来,韩心的心安了不少,睡得很踏实。林老四回来的时候,韩心依然处于熟睡状态。

    林老四将早餐放到厨房,便坐在韩心的床边等韩心醒来。他知道,只有他对韩心的不离不弃,才能让韩心安心地去公安局为书记洗脱罪名。

    韩心醒来,看到林老四一直陪在身边,确实非常地高兴和感动。吃过早饭,没等林老四开口,韩心主动跟林老四提出去公安局。

    韩心从公安局回来,显然有些沮丧。林老四问她,她也不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韩心的公安局之行还是起了作用的。没过几天,公安局便到小区来了解情况。

    香雪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平时带着孩子到楼下玩,跟小区的人都很熟。韩心去公安局那天开始,香雪跟人闲聊时,总是会有意无意地说起自己那天晚上听到的动静。有了香雪的提醒,有些细心敏感的邻居也回忆起了那天晚上的动静,甚至有人说跟香雪一样,看到书记被抬了上去。

    公安局的同志到富丽嘉园小区了解到的情况很韩心描述的一样,公安局拘押了谢大柱,韩心也被带到公安局,受到了非常严厉的批评。香草县的第一大媒体——香草县电视台,以最快的速度在电视上公布了有关书记偷情案的真相。没过多久,县委第一书记在医院苏醒过来。

    书记出院的那天,敏素载着林老四去了书记家。见到林老四,书记和谭晶表现出了少有的亲切和极大的热情。回来的时候,林老四才从敏素的口中得知,书记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地出院,林老四功不可没,可敏素和谭晶也出了不少力。那些站出来作证的居民,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别人的安排的。直到这个时候,林老四第一次对“政——治”这个词有了深刻的体会。

    林老四没有跟敏素一起回草堂镇,他谎称要去安慰韩心,下了车便找香雪和儿子团聚去了。

    刚进门,鞋都没来得及换,手机便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林老四拿出手机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心里疑惑着,还是不自主地按下了接听键。 ( 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http://www.xscun.com/0/6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