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美女警官

文 / 屠狗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燕京市仁和医院,一处dú lì的病房。

    一位花季少女静静躺在病床上,沉睡中的少女神情痛苦,未施粉黛的容颜不带丝毫血sè,原本乌黑光泽的秀发,也被疾病折磨的枯黄干涩。即便是如此,依然掩饰不住少女的风华绝代。凡是来到这间病房,见识到这份凄美的人,都会禁不住黯然落泪。

    少女出身显赫的豪门,自身也是极为优秀,完全凭借个人努力考入全球顶级的高等学府。从海外留学归来,她的倾城之姿立即让燕京的豪门子弟们惊为天人,成为燕京第一女神,这个少女就是唐笑笑。

    少女的祖父,共和国为数不多的元勋级人物,唐国立,此刻就守病床旁边,往昔的一切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目睹此生最引以为傲的孙女,犹如鲜花一般凋零,这位身经百战的军人,此生第一次流下眼泪。

    “首长,铁院长带来了几位专家来为小姐诊病,是否放他们进来?”高秘书通报时尽量压低声音,唯恐吵醒了沉睡中的少女。

    “不要让他们打扰到笑笑休息,我出去见他们。”当唐国立走出病房的刹那,身上的气势骤然变化,从一位风烛残年的祖父,转瞬间变成强势无比,凌厉的气势令人无法直视。

    “请问哪一位是陈风医生?”刚来到病房外,唐国立心急火燎的询问。

    “陈风医生目前不在医院,我们还在尽力寻找,请首长不必心急。”仁和医院的铁院长硬着头皮解释。

    得知在场的人中,并没有苦苦等待的医生,唐国立顿时火冒三丈,怒斥道“少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换成你的孙女生命垂危,你不心急?这个陈风明明是你们医院的医生,为什么就找不到人?”

    “这个……”铁院长yù然又止。

    唐国立不耐烦的猜测“如果他去度假了,我可以派飞机接。”

    铁院长低头擦了把汗,闪烁其词道“首长千万不要心急,还是让别的医生先为您的孙女诊治一下为好,您的意思呢?”

    唐国立对于其他的医生根本懒得理会,继续追问道“这个人死了?”

    “还活着。”铁院长继续擦汗。

    “难道他疯了?”唐国立固执的追问。

    ……

    铁院长犹豫很久,鼓起勇气再次建议道“首长,您的孙女病情十分严重,延误治疗恐怕有生命危险,不如让其他医生先为她诊治。我这次找来的几位医生,都是国内知名的专家。”

    不提专家倒也罢了,一提起专家,唐国力怒火更盛,中途打断道“我的孙女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一直交给国内知名的专家诊治,她的病情非但不见好转,反而不断恶化,如今已经是命悬一线。”停顿片刻后,唐国立压制住愤怒的情绪,继续说道“我托人把笑笑的病历带去了海外的医疗机构,他们虽然也是拿不出救治方案,不过,他们都向我推荐这个陈风。所以,只要这个陈风仍然活着,只要他不疯不傻,他就得来给我的孙女治病!”

    话说到最后,唐国立一个字一个停顿,仿佛是在下达命令一般。

    铁院长情知此事无法再搪塞下去。只好将实情透露出来“陈风医生由于犯了一些错误,被卫生局取消了医师资格,他已经不在本院工作,也不可能在任何一家国内医院工作。我们实在是找不到这个人。”

    “一个海外归来的学子,学的还是治病救人,他能犯什么错误?只怕是得罪了一些人吧?”唐国立虽然不懂医术,对官场的猫腻却是一清二楚!

    铁院长等人在沉默中战战兢兢。

    “你们下去吧。”唐国立眼下无暇他顾,打发走铁院长等人,他随即交代下去,动用一切力量,务必找到这个陈风医生!虽然他什么也没说,铁院长等人仍是心知肚明,倘若找不到陈风,倘若让他的孙女死在这家医院,这家医院的很多人可就要遭殃了,铁院长等人自然是首当其冲!

    ……

    江城监狱。沉重的铁门在身后缓缓开启,一个孤零零的身影走了出来。

    与绝大多数假释人员不同,陈风丝毫不为以后的生活发愁,心中却是有一股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豪情。不就是医师资格被取消了吗,充其量是剥夺他在华夏行医的资格,他还可以去国外发展!最好是一边行医,一边旅行,顺便环游世界。周游列国是陈风的梦想,过去因为忙着治病救人,他始终无法实现,这三年的铁窗生涯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地球缺了谁都一样的转,人,得为自己活着!

    正当陈风踌躇满志,要为自己好好活上一世,一部七成新的jǐng车从远处驶来,速度极快,转瞬间便来到他的身边。

    嘎吱,蓝白相间的jǐng车凶猛的停在陈风身边,一位漂亮的不像话的女jǐng官随后跳了下来。

    女jǐng官有一张几近完美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梢,火辣的美眸,丰韵的身段凹凸有致,尤其是胸前挺拔的小白兔,严重超出制式jǐng服的规范,仿佛随时都会挣脱束缚,跳了出来。

    这小模样未免太过**,这身段也未免太过惹火,这就是传说中的制服**呀!可怜陈风刚刚结束苦逼的铁窗生涯,实在消受不起这等**,小心肝很不争气的一颤。欣赏归欣赏,陈风刚从牢里放出来,可不想去招惹这位美女jǐng官。

    “你是陈风?”美女jǐng官居然主动找上门来。

    “报告zhèng fǔ,我是陈风。”陈风一副改造有素的样子,脱口而出。

    女jǐng明显是被雷的不轻,沉默了片刻才缓过神来,训诫道“我可不是zhèng fǔ,你可以称呼我顾jǐng官,或者称呼jǐng官也可以。”

    介绍自己的同时,顾雨晴例行出示了jǐng官证。

    陈风暗自腹诽,你的身份和我有一根毛的关系吗?不过,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考虑,陈风还是中规中矩的扫了一眼证件,然后答道“报告zhèng fǔ,我知道了。”

    顾雨晴眉梢一挑,有些不悦的说道“你诚心的是不是?不是刚告诉你了,别叫我zhèng fǔ吗?出来以后,说话的方式要改一改,不要动不动就打报告,也不要一口一个zhèng fǔ的,这样不利于重新融入社会。”

    “报告长官,我明白了。”陈风依旧死xìng不改。

    “不是长官,是jǐng官!”美女jǐng官俏眸带煞的纠正。

    ……

    顾雨晴彻底败下阵来,三年劳动改造养成的习惯,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她也懒得白白浪费力气,催促道“先上车吧,路上在慢慢和你说。”

    “那个,多谢jǐng官的好意,我和jǐng察没什么好说的。”陈风倒是很想搭个便车返回市区,只不过,他刚经历过三年的牢狱之灾,从心底里排斥一切和jǐng察沾边的事物,自己不是获得zì yóu了吗?和jǐng察还有个毛的关

    系?

    “你不是刑满释放,只是获得了假释。在假释期间,你不能离开江城,仍然接受执法部门的监督,这个阶段叫做社区矫正。在这段期间,如果你再次犯罪,或者违反假释条例,你的假释立刻取消,明白了吗?”顾雨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解释了一下。

    “明白。”陈风当然知道自己是假释,只是不知还要被jǐng察监督,而且不能离开江城。

    “本人就是负责社区矫正的jǐng官。”顾雨晴顺便表明了身份。

    “明白。”陈风就算不明白什么是社区矫正,还不明白什么叫做威胁吗?貌似他的zì yóu,就掌握在这位美女jǐng官的手中。

    成功将人犯威胁了一通,顾大jǐng官不禁有些小小的得意。

    其实,社区矫正的内容不仅是对假释人员进行监督,更多的是帮助假释人员重新回归社会。犯人在服刑期间失去了工作,有些人甚至连家庭也失去了,出狱后,难免会万念俱灰,产生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倘若不给予适当的辅导,很容易再次犯罪。另外,假释人员因为有过服刑的记录,依靠自身的能力很难找到工作,这也需要zhèng fǔ机关帮忙解决困难。社区矫正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假释人员解决工作,住宿等方便的困难,协助假释人员重新融入社会。

    对于调来社区矫正部门工作,顾雨晴心底一百个不情愿,她本来的岗位是市局重案组的jīng英,怪只怪她的脾气太过火爆,在审讯时,将一名嫌犯揍成了重伤。市局领导调她来社区矫正部门待上一段时间,也是出于爱护的目的,一方面是让她脱离原来的岗位,先避一避风头。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此磨练一下她的脾气,她的火爆xìng格倘若不改,将来注定要吃大亏的。在她调来之前,市局领导放下了狠话,除非她在社区矫正部门做出优秀的成绩,否则,休想重新回到重案组。

    所以,纵使顾雨晴就算再不情愿,也必须妥善的安置好陈风,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调回重案组。

    顾雨晴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处境告知陈风,驱车上路后,她开始询问陈风的个人情况。

    “自己说说吧,怎么进的监狱?”

    “被jǐng察抓进去的。”陈风眯着眼睛回忆。

    “废话!你要不是被jǐng察抓的,还是自己办的入狱手续?你以为是住酒店呀?我是问你,你犯什么事被抓的?”顾雨晴强压怒火解释。

    陈风入狱的原因太复杂了,既然美女jǐng官事先不做功课,他也懒得详细解释,随便挑了个最轻的罪行承认道“报告zhèng fǔ,我是因为小偷小摸被抓的。”

    “什么小偷小摸?你的犯罪行为叫做盗窃!”顾雨晴一贯嫉恶如仇,提及犯罪行为,语气冰冷的吓人。

    盗窃就盗窃好了,三年的铁窗生涯,早已将陈风脸皮磨练的无比坚韧。顾大jǐng官虽然态度不太和善,毕竟是驾车来监狱接了他一趟。再者说了,人家的身份是jǐng官,跟一个假释人员热情个什么?

    顾大jǐng官很快将话题切入正轨,询问安置陈风所需要的情报。根据工作守则,首先需要解决住宿的问题“你在江城还有家属吗?”

    陈风痛快的答复“报告zhèng fǔ,我在江城没有家人。”

    “亲戚呢,江城有你的亲戚吗?”顾雨晴不死心的追问。

    “没有。”陈风斩钉截铁的答复。

    “朋友,你在江城至少有几个朋友吧?”顾大jǐng官火辣辣的美眸瞪得溜圆,这可是解决住宿的最后希望了。

    “报告zhèng fǔ,我在江城没有朋友。”陈风毫不犹豫的斩断了最后的希望。

    第一个要解决的住宿问题就遭遇到困难,顾大jǐng官不由的恼火起来,撇了撇娇艳的嘴唇,说道“你的人缘也太差了,没有亲戚朋友就算了,居然连个朋友都没有,你以前是怎么混的?”

    “报告zhèng fǔ,你这是人身攻击。”陈风可不知道人家顾大jǐng官在为他今后的生活发愁,心中还在暗自腹诽,这位美女jǐng官未免管的太宽了,本人有没有亲戚朋友,和您有一根毛的关系吗?

    “我攻击你又如何?”顾雨晴俏眸含煞,很是凶狠。

    考虑到双方的身份严重的不平等,陈风乖乖的闭嘴。

    顾雨晴嘴巴上虽然厉害,心底却在为陈风谋划,这小子混的够惨的,找不到房子借住,只剩下租房子住了。这可就困难了,江城的房租,连都市白领也承受不起,一个假释人员,根本找不到像样的工作?能拿出多少资金来租房?

    越想越是头痛,顾大jǐng官决定改变思路,先从就业方向入手,最好可以找到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所有的问题就全部解决了。

    调整了一下情绪,顾雨晴满怀希望的询问“你有什么职业技能没有?”

    “报告zhèng fǔ,我啥也不会。”陈风只等假释期满,立即去环游世界了,假释期间权当是在度假,根本不想找什么工作。

    顾雨晴却不知情,不死心的提示道”缝纫机你会用吗?听说从监狱出来的人都会用。”

    “报告zhèng fǔ,我是男人,不会用那种东西。”陈风可是纯爷们来的,缝衣服是爷们做的活吗?

    “男人怎么啦?男人就不能用缝纫机?”顾雨晴这个女人还当了jǐng察呢,最看不惯有xìng别歧视的家伙了,为了圆满的完成矫正任务,为了可以重返重案组,她强行压住心中怒火,耐心的继续询问“修理汽车,摩托车,这个你行吗?不需要多jīng通,稍微懂点基础就行。”

    “一点都不懂。”要说驾车的技术,陈风倒是一流的,至于修车,他的习惯是打电话找4S。

    “那你懂不懂cāo作机床?车床,刨床,铣床,随便你哪一种都行?”顾雨晴快要崩溃了。

    陈风为了让顾大jǐng官彻底死心,干脆把话说绝“报告zhèng fǔ,您说的这些技能,本人一样都不懂。”

    “那,那你总得会点什么吧?被捕以前,你从事什么工作的?”顾大jǐng官连语调也变了,郁闷的心情可想而知。

    “报告zhèng fǔ,我被捕以前从事盗窃工作。”陈风一本正经的解释。

    ……

    顾雨晴觉得自己遇到了一朵奇葩!可怜她临时被调来社区矫正部门,连假释人员的资料也来不及翻阅,不然的话,何至于被人如此欺负。 ( 最强邪医 http://www.xscun.com/0/65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