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这和坐牢有分别吗

文 / 屠狗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中午时分,车子返回市区。顾大jǐng官请客,二人在一家小饭馆随便吃了些东西。随后来到江城的司法jǐng官宿舍小区,顾大jǐng官的宿舍。

    虽然名为宿舍,和私房也差不多,一室一厅一卫,狭小的客厅里摆放了一套尺寸很夸张的米sè布艺沙发,沙发上扔满了衣服,甚至还有贴身的**,小裤裤。茶几的抽屉敞开着,里边被翻的乱七八糟。茶几上更是一片狼藉,堆满了疑似薯片的垃圾食品,还有一堆空的饮料瓶子。

    这就是个标准的盗窃现场!

    “顾jǐng官家是被盗了,不要动房间的东西,先等jǐng察来取证。”陈风出于好心,提醒了她一下。

    “报什么jǐng呀?我就是jǐng察!”顾大jǐng官诱人的瓜子脸不由的一热,不就是房间乱了点吗?这哪像是被盗了呀?她速度将沙发上的**和小裤裤尽数收起来,胡乱扔到自己的卧房,然后才俏眸含煞的向陈风交代“这张布艺沙发就是你的床了。”

    “这个不大方便吧?孤男寡女住在一起,顾jǐng官难道就不怕?”陈风倒是不排斥和美女**,只不过他刚从监牢里放出来,可不想和jǐng察住在一个屋檐下,这和坐牢有个毛的分别呀?在假释期间只要不犯事,和刑满释放没有两样,不过,你非要在jǐng察眼皮底下N瑟,那就是找死!这个司法jǐng察宿舍,说白了就是江城jǐng察的巢穴!陈风有一种刚逃出狼窟,又掉入虎穴的赶脚。

    “我有什么好怕的?当jǐng察的难道还怕小偷不成?”顾雨晴可是市局重案组的jīng英,徒手对付十多个歹徒跟玩一样,就陈风那副小身板,根本不对她构成威胁。

    可是陈风怕呀,一脸苦逼的表情向美女jǐng官陈述利害关系“我知道顾jǐng官威武,但是男女有别呀,我们住在一起终归不太方便,您说呢?”

    顾雨晴忍无可忍,秀眉一横的说道:“你在江城无亲无故的,不住在我这里,有地方住吗?难道睡到大街上去?”

    陈风果断的提议道“我租房子住。”

    顾雨晴美眸一横道“租房,你说的倒是轻松,如今在市区租个房子,月租最低也要两千块一个月,还必须一次缴纳一年房租,你租得起吗?”

    “我可以想想办法。”陈风暗自腹诽,每月两千块的房租也不是很多吗。

    顾大jǐng官可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只把他当成个小偷小摸的混混,顿时变得jǐng惕起来,疑神疑鬼的盘问道“你有什么办法?难道想重抄旧业?”

    “绝对不会。”陈风连忙表态,自己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你该不是企图逃跑吧?”顾大jǐng官冷着俏脸jǐng告道“你现在是假释阶段,如果擅自离开江城,和越狱是一个xìng质,明白不?”

    陈风好不容易混到个假释,容易吗?顾大jǐng官这种玩法,是要把他扔回监狱的节奏呀,于是连忙换上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多谢顾jǐng官爱护,多谢zhèng fǔ的关心,我今后就住在你家了,打死我都不搬!”

    “想什么呢,你还想赖在我家不走呀?等你有能力租房的时候,速度滚蛋!”顾雨晴恨不得把这个自作多情的家伙踢到大街上去,可是为了调回重案组,她不得不强压下心中火气。住宿的问题算是解决了,接下来,还要帮陈风联系工作呢“我下午还有事情要办,你待在家里看电视吧,如果实在觉得闷的慌,可以在小区附近转转,对了,这把钥匙你拿着,别出门就进不来了。”

    “能借你的笔记本电脑用用吗?我想查阅一下邮件。”陈风透过堆满茶几的食品袋,隐约发现一部笔记本电脑。

    “你会用电脑查邮件!这个属于职业技能呀!等下帮你找工作的时候,说不定用得上。”顾大jǐng官激动的犹如发现了新大陆,可算是发现某人的特长了“恩,电脑你随便用,不要乱删文件就行。”

    陈风很是无语,不就是用电脑查个邮件吗,居然也成为职业技能了,难道他坐了三年的牢,跟不上这个时代了?

    临出发前,顾雨晴兀自不放心的jǐng告陈风“这小区住的全是jǐng察,你千万别妄想逃跑,不然的话,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陈风只好苦笑着再次保证,他真的是痛改前非了,彻底的洗心革面了,绝不会再走上犯罪道路,更加不会擅自逃跑。

    好不容易打发顾大jǐng官出门,陈风打开尘封了三年的邮箱,海量的邮件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种邮件是医院发来的邀请函,医院互相挖墙角是司空见惯的事,自从陈风成名以后,邀请函从未中断过。这些发来邀请函的医院,全部是一流的医疗机构,有来自欧美的,有来自rì韩的,却是唯独没有来自华夏的。

    第二种属于私人邮件,大部分是同行的学术沟通,看不看都无所谓,直接被陈风无视了。

    在所有电子邮件中,数量最庞大的要属求医的邮件。

    从前,陈风根本不看这种邮件,可是如今缺钱呀,正所谓人穷志短。

    和那些医院的邀请函差不多,找他求医的人,绝大多数身在海外。陈风如今处在假释期间,连江城也不能离开,更加不可能出国了,凡是海外的邮件,统统无视。

    可怜那些海外的病患,都是被全球顶级的医院宣判死刑,最终推荐给了他,谁在乎搭乘一下飞机,来华夏接受治疗啊?如果让这些病人知道,他们被放弃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不在华夏,此刻绝对会集体泪奔。

    国内的求医者不超过百人,而且时间都比较久远了,从附件中的病例分析,这些病人差不多都入土为安了。比较靠谱的病患有十多个,最巧的是,有一个病人就在江城,是一个五十三岁的老头。陈风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为什么这个老头在江城,说明这个老头命不该绝!当下就回复了一封邮件过去。仅仅等待了几秒钟时间,对方就来了回复。

    “您好,请问您是陈风医生吗?病人是我的父亲。家父在一年前突然病倒,我们找遍了国内的权威专家,仍然诊断不出他得了什么病。我把家父的资料发送给一家海外的医疗机构,他们向我推荐了您。”不等陈风回复,第二条信息又弹了出来。“现在的情况是,家父已经丧失了意识和活动能力,院方在两个月前停止了治疗手段,目前只是输一些营养液维持生命。请您务必来江城为家父诊治。如果您觉得行程上不方便,我们也可以去您指定的医院治疗,您把地址发给我们就行。”

    虽然只是文字组成的邮件,病人家属焦急的心情仍是一目了然,唯恐求医的请求被拒绝,恨不得一口气把所有的话说完。这就像一个溺水的人,使出所有的力气,拼命的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 最强邪医 http://www.xscun.com/0/65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