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找你要个电话真难

文 / 屠狗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穆Y正在询问父亲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是否想要吃些东西,身体觉不觉得冷?听见陈风这就要结账走人了,她不由的一愣,心底暗自腹诽,这个医生未免太奇葩了些!她之前请来的医生,甭管能不能治疗,都能说出一大堆诊断和医学原理,这个陈风,从开始治疗到现在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诚然,穆Y也欣赏少说多做的医生,那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呀。还有,父亲的病情只是初见起sè,还不曾痊愈呢,医生就要结账走人了?

    在病人家属质疑的目光下,陈风只好妥协“你想知道什么?”

    “我父亲得的是什么病?”父亲不明不白的大病一场,几乎丧命,又不明不白的就治好了。这个结局穆Y不能结束,钱花出去了,至少也要买个明白!

    虽然觉得病人没有必要太多,陈风还是满足了她的好奇心“你父亲是染上了尸毒。”

    “尸毒?难道真有僵尸那种东西?”穆Y将信将疑,她并不相信世间有僵尸的存在,可是换血之后,父亲的病情有明显的好转,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陈风只好继续解释“尸毒也叫尸瘴,属于瘴气的一种。所有的瘴气都是由动植物的尸体腐烂形成的,按照症状分为冷瘴、热瘴、哑瘴。令尊染上的瘴气是非常罕见的尸瘴。尸瘴不像病毒,可以在人体内繁殖,排除掉一点就少一点,令尊只要坚持换血,就可以把体内的尸毒清除干净。”

    穆九爷在病倒之前,的确到过南方丛林,并且遇到过毒瘴。而且,放血治疗的效果犹如立竿见影一般显著,这明显是对症的表现,父女二人都是对这个诊断深信不疑,只是穆Y并不放心。

    虽然陈风交代的明白,只需要按时换血,即可清除掉病人体内的尸毒,但是多久换一次血?一次又换多少血?治疗期间还需要配合什么样的药物?还有,父亲昏迷达半年之久,仅仅依靠输液维持生命,醒来后是否需要补充营养?最重要的是,父亲的病情刚有些起sè,万一再出现状况,又该如何救治?

    穆Y之前请来的医生没有一个靠谱的,好不容易拜到了真神,她可不会轻易的放人。想到此处,她心事重重的说道“陈医生可否借一步说话,医院附近有一家茶楼,我们一起去试试如何?”

    陈风压根不是懂得品茶的人,也无心去附庸风雅,直截了当的提议道:“我不会品茶,喝再好的茶也是浪费,穆小姐如果有事,就请在这里说吧。”

    病房里就设有沙发,茶几,茶具,茶叶,而且还是顶级的茶叶,穆Y邀请陈风前去茶楼议事,也是一种社交上的礼仪,既然陈风不喜欢去,她也不便强求。亲手泡上两杯茶,与陈风相对而坐。

    “这是陈医生出诊的酬劳。”连同三百元诊金一起交给陈风的,还有一个红包。

    “这个……”红包的出现在陈风的意料之外。

    “只是我们对您的一点心意,请您切勿推辞。”穆Y从来不相信三百块就可以请到全球顶尖的名医。三百块的出诊费用,就如同门诊挂号费一样,通常只是几十块,国内最权威的医学专家也只是几百块。可是不走关系的话,排上半年也挂不上号。即便是排上了号,那些权威专家不超过十分钟就诊断完毕,打发你走人了。穆Y在找到陈风以前,邀请过十多位国内知名的医学专家,岂能不清楚当中的猫腻。邀请这些国内专家,少说也要几十万,名气稍微大些的,红包就要上百万。虽然那些专家并没有医治好父亲,穆Y的红包可是从不缩水,更不要说,她如今拜的可是真神!她又岂会吝啬?

    换成三年前的陈风,说不定还会假模假样的推辞一下,如今都混到假释人员的份上了,连装都懒得装了,看也不看红包封了多少钱,很干脆的连诊金一起收下。

    穆Y非但没有任何鄙视,反倒是心中暗喜,只要对方收下红包,后边的话才方便启齿“陈医生,我们有一个不情之请。”

    “请说。”陈风暗自腹诽,拿人家的手软啊。

    “家父的病情刚有些起sè,还有很多后续的治疗,我希望陈医生来完成。”穆Y并不知道陈风目前只能留在江城,想当然的把陈风这个海外医疗机构推荐的名医当成了国际公民。强求一位全球知名的医生留在江城,这种要求可是很过分的,她又是继续解释道“如果陈医生愿意在江城逗留一段时间,您在江城的一切花费全部由我们来承担。”

    陈风估摸了一下,根除尸毒最多用不到六个月,而他的假释期还有三年,这三年里,他根本就不能离开江城,于是痛快的答应下来。至于他在江城的花费吗,他本来就住在江城,根本不存在花费问题,也不需要对方破费了。

    穆Y却是喜出望外,“多谢陈医生了,如果方便的话,陈医生能否留下联系电话,方便我们以后联系您。”

    “你不是有我的电子邮箱吗,给我发邮件就可以了。”作为医生,陈风不习惯把手机号码留给病人。

    提起那个电子邮箱,穆Y当真是怒火万丈,那破邮箱时灵时不灵的,遇到不灵的时候,等半年也不见回复,万一父亲的病情有了变化,来得及吗?她虽然气恼,表面上依然温柔如水,故意装作委屈的模样说道“电子邮件联系实在不方便,您觉得呢?”

    陈风焉能不清楚人家的意思,尴尬道“我的手机欠费停机了。”

    穆Y很是郁闷了片刻才缓过神来,耐心的说道“那您先把手机号码告诉我,方便吗?”

    “我的手机欠费太久,估计已经被消号了。”华夏的手机卡欠费三个月就被消号了,陈风可是在牢里待了三年。

    穆Y此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发现,找人要个手机号码有如此困难,咬牙道“这个容易,我找人办,请陈先生稍等一下,等卡号办回来了,我马上交给您。”

    陈风自知是推辞不掉了,只好从命。

    穆Y得到电话号码以后,立即交代手下人去办理,不止办回了原来的卡号,顺便连手机也一并帮忙买了,亲自交到陈风手上。 ( 最强邪医 http://www.xscun.com/0/65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