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我容易吗

文 / 屠狗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凌晨三点,陈风躺在自己的布艺沙发上,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被一只毛绒绒的爪子拍了一下肩膀,睁开眼睛,他看见一张绝艳倾城的俏脸近在咫尺,这女子的眼神太恐怖了,看人的时候直勾勾的,像是要把人的魂魄的勾出来一般。

    “哇呀!”陈风发出一声惨烈至极的哀嚎,像见到鬼一样,顺势从布艺沙发上滚了下来。

    “乱叫什么?见到鬼了?我有那么吓人吗?”顾大jǐng官站在沙发前,俏眸带煞面的说道。

    陈风尴尬的站了起来,小心肝扔在扑腾扑腾的狂跳着,能不吓人吗?深更半夜的被人拍醒,就看见一个美绝人寰的白衣女子俏立在床边,他还以为撞鬼了呢。即便放弃迷信的成分,陈风的身份是个假释犯,最怕见到的就是jǐng察,深更半夜的被jǐng察拍醒,他能不怕?当然,陈风可不敢把真实想法告知顾大jǐng官,迷迷糊糊的问道“能不吓人吗,深更半夜的,你干嘛拍我?”

    “我身上出了好多疹子,找你帮忙看看,是不是在出水痘?”顾雨晴简单的道明了来意。

    陈风睡眼朦胧的打开灯,将顾大jǐng官上下审视一番“哪有疹子啊?”

    “那些疹子长在胸口的。”一贯风风火火的顾jǐng官,居然有些小小的难为情,要让陈风见到那些疹子,势必解开睡衣的纽扣,虽然里边带了文胸,不至于暴露出关键的部位来,还是让她有些难为情,更让她难为情的是,她带着笨笨的手套,自己解不开纽扣,只得让陈风代劳,帮她脱掉睡衣。

    陈风倒是想欣赏一下顾大jǐng官诱人的小白兔,怕就怕顾大jǐng官事后不认账,给他编排个**罪神马的,再把他扔回牢里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无奈顾大jǐng官下了命令,不假装观察一下又不行。陈风低下头,目光顺着顾大jǐng官睡衣和胸口之间的缝隙,朝着那诱人无比的沟壑飞快瞟了一眼,然后就做出了确认,这个的确是在出水痘。

    不可否认,陈风的这种做法能够最大程度的保证,他看见的部分不多。可是这动作也太过猥琐了,就像一个**的**在偷窥一般。顾大jǐng官甚至觉得,与其像这样偷偷摸摸的往她的胸口瞟,还不如大方的解掉扣子观察一下。最重要的是,她觉得陈风根本没有观察到她胸口的疹子,只是假装的瞟了一眼。

    本来,顾大jǐng官还有些小小的难为情,如今尴尬的情绪反倒一扫而空,俏眸一横的问道“我的胸部漂亮吗?”

    陈风暗道果然有诈,幸亏哥早有提防“顾jǐng官可别冤枉人呢,我刚才是闭着眼睛地,什么也没有看到。”

    顾雨晴当真是被某人的谨慎快气疯了,冷笑道“你闭着眼睛,怎么知道我胸口出的是水痘?你明明是看到了,为什么不敢承认?除非你心中有鬼!”

    陈风眼珠子瞪的圆溜溜的“我在监狱里蹲了三年,好不容易混到个假释,真心不容易呀,咱们无冤无仇的,可不带这样整人的。顾jǐng官如果看我不顺眼,那就把我赶出去,让我自生自灭就行,我宁可露宿街头,也比住在jǐng察家里强。”

    顾雨晴实在是听不去了,也是愤怒道“我好心把你留在家里,难道我还做错了不成?就算我要整你也有的是办法,有必要牺牲sè相吗?我只是诈你一下,你就原形毕露了吧?心底的小黑暗统统暴露出来了吧?你若不是做贼心虚,和jǐng察住在一起又怎么了?”

    “顾jǐng官到底想怎么样啊?”陈风有一种肉在砧板上的无力感。

    “把纽扣解开,仔细的观察一下。”顾雨晴强横的下达命令。

    “这个好像不太合适呀?”有了方才的风波,陈风更加的谨慎,他现在的身份可不是医生,而是假释期的囚犯,去脱一位女jǐng官的衣服,这不是作死吗?万一顾jǐng官来个翻脸不认人,他的下场不堪设想啊。

    “有什么不合适的?让你解你就解。”顾雨晴当真是快要被这个家伙气疯了,倘若疹子真是出在私密的地方,她也不可能找陈风来辨认了。那些疹子只是出在胸口上方,解开两粒纽扣就可以观察到。夏天时稍微穿的清凉一些,那片肌肤都是露在外边的。何况,她睡衣下边还有文胸呢,就算把睡衣全部脱下来,也就相当于穿着泳装,有什么大不了的?偏偏陈风故意做出左右为难的样子,好像往那里看个一眼,就是在耍**了,反倒让事情变得尴尬起来。

    “咱们有言在先,是顾jǐng官让我解的纽扣,以后可千万别翻脸不认帐,说我对您耍**神马的。”陈风又是不放心的声明了一下。

    “是本jǐng官对你耍**,这样可以了吗?”顾大jǐng官已经被气得语无伦次了。

    片刻后,陈风开始解掉纽扣,动作规规矩矩,除了必须接触的纽扣,连睡衣的边也不碰一下,而且仅仅是解掉最上方的两粒纽扣,这种程度,仅仅能够隐约见识到顾大jǐng官的事业线,以及胸口上方一大片雪白的肌肤,而顾大jǐng官的小白兔仍然深藏在睡衣之下,饶是如此,陈风仍是呼吸加速,目光陷入那深不见底的沟壑中,有种拔不出来的赶脚,心中还在暗叹,顾大jǐng官的身段果然火辣!

    这个角度,足够观察到顾jǐng官胸口的疹子了。尽管陈风很确定那就是水痘,目光还是在顾大jǐng官无比诱人的事业线附近徘徊了很久,然后很确定的给出诊断,这个就是水痘。

    “你又不是医生,为什么认识出水痘?”顾大jǐng官随便问了一下。

    “小时候得过一次水痘,就记住了。”陈风一边随口胡诌,一边将纽扣从新扣上。

    “得过一次水痘就知道这么多?我朋友还是医学院毕业的,她也不如你看得准。”难怪顾大jǐng官心存疑问,她的闺蜜是真正的医生,至今还不能为她确诊,而陈风呢,仅仅是早晨见到她发烧,立即就得出水痘的判断,到目前为止,陈风所做的诊断全部应验了。

    “医生只是掌握的医学知识多些,您的朋友未必帮人治过水痘,我得过水痘,还接受过医生的治疗,比他熟悉水痘也很正常。”陈风说话间为顾jǐng官从新系上纽扣。 ( 最强邪医 http://www.xscun.com/0/65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