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章 被动

文 / 杨八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爱上了庄文芳而不能自拨,并不是因为她考上军校之后才爱的。 而是彼此见了第一面,相互有一见如故的感情基础。后来,庄文芳给我抄了一首普希金的诗,向我表白爱情。当时我在与罗桂英恋爱,不能一心二用,对她的感情进行了冷处理。后来失去了联系两年多,又是她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地来信,正好我身边的位置空着,写信向她求婚。由此可见,彼此是有感情基础的。

    至于庄文芳通过复读考上了军校,我对她爱得更加热烈难舍,说明我有远见,她是有出息的女子,现在应验了,我因此而更爱她,并没有错。购买股票的人买了一只潜力股, 增值部分,人们理所当然地获取,心安理得地享有,投资买股本身是为了增值获取更大更多的收益。难道我当初投入的这支爱情的潜力股增值了,就应该退出,拱手让人吗?我不甘心。

    我读过司汤达尔的小说《红与黑》,里面的主人公于连地位低下,经人介绍在一市长家里当家庭教师,为了证明自己,他与市长夫人私通,结果被判死刑,至死不求饶。我出身农民,高中毕业后长期的遭受轻视、挫折和压抑,使我与于连产生了共鸣,令我试图通过与军校女友的交往,来证明自己的能耐。面对周之琴善意的提醒甚至当头棒喝,我仍然执迷不悟,一心一意与庄文芳交往,不放弃,更不抛弃。

    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后来庄文芳给我的来信越来越短,越来越显得应付,如同当初我应付她一样,令我非常痛苦。如果庄文芳明说与我不可能也好,我是一位能够经受住失恋打击的人。

    麻烦在于我们俩的爱情,一直就没有认真开始过,也谈不上是否结束。庄文芳当初向我表白的时候,我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 后来我向庄文芳写信求婚,她在回信中说,我还想告诉你:我不想考虑个人问题,至少在28岁以内。别人怕拖大了年岁嫁不出去,我是不愁的。这并不是说我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嫁不出去就不嫁。

    但这些话是在她考上军校之前说的,我写信驳斥了她以不会干农活而不能侍候我的理由,继续向她求婚,直到这时候,庄文芳才写信告诉了我,她在复读想考大学的实情。一下子把我对她的爱情置于一个尴尬境地,令我进退两难。进,她真的考了大学怎么办?退,我已经爱上了她。

    直到9月的一天,我收到一封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的来信,激动不已。以前我只收到过一些杂志社的专用信封的退稿信,邮戳都是黑色油墨四方型印章:国内邮资统付。而军校来信的邮戳是红色三角型军事邮章。这封红色来信,意味着我拥有了一位国家著名高等军事院校的大学生女朋友,这位女朋友曾经爱过我,现在她成了女军官,是准尉连长级别。而我是一位农民,是一位放牛娃,能够拥有这样的女朋友,我是多么的荣耀啊。

    我当时没有什么奢求,回信表示祝贺之外希望寄几张身穿军装的照片来。庄文芳当初曾要求我给她寄照片。可是,庄文芳回信说她不喜欢照像,只寄给我一张很小的侧身照。我买了一个很好的镜框,把她的军装照刊入框中。

    一天晚上,我把镜像框放在写字台上,一会儿,父亲来到房里,送给我一根甘蔗,我迅速把庄文芳的照片放入了抽届,我不敢向家人炫耀。我知道父亲很虚荣,担心他知道我有一位军校女大学生朋友后张扬了出去,最终人家又会离我而去。

    如果庄文芳考上军校不再给我寄信,我会把她慢慢地遗忘。我失恋不是一次二次,我遗忘女人的速度很快。每次失恋,冥冥之中的文学女神悄悄地抚慰了我。我把失恋的痛苦,通过写小说的方式,淋漓尽致、痛痛快快地表达出来。小说脱稿,失恋的痛苦减轻了一大半,剩下的余痛,悄然消逝的时光会给我悉数慢慢淡化,只在心中留下一个个难忘的印痕。

    可是,女准军官偏偏给我这位农村青年寄来了信。我不敢再问她是否愿意嫁给我。我决定等庄文芳,一切等她本科毕业后再说。当初她不是也在两年之后又给我来信了么。庄文芳考了军校,使我当作家的愿望更加强烈,读书创作更加勤奋。我坚信自己,四年之后,在庄文芳大学毕业之时,我一定会写去红典作品,一举成名。

    庄文芳复报考军校,是为了减轻一个农民家庭的经济负担。读军校免除一切学杂费,一年四季穿军校发的军装。读军校,几乎不花家里一分钱。

    我虽然是农民,种责任田的收入不是很多,但我毕竟是位劳动者,得知心上人考上了军校,我没有退缩,决定以男朋友的身份经常给庄文芳汇寄一定的生活费。我清楚,我们之间这种介于朋友与恋人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尴尬,如果我以未婚夫的身份给庄文芳寄钱汇款,她可能不会接受。我第一次给庄文芳汇款,在信中说得很委婉,称她为姐姐,希望姐姐替弟弟保管零花钱,当我的储蓄罐,日后一并还给我。第一次我给庄文芳汇了20元人民币。1986年,这20元人民币的含金量还是挺高的。

    信款汇寄出去后,我开始了甜蜜的等待,等待乡村邮递员管大哥给我送来一封盖了红色三角军戳的来信。庄文芳收到信款后,果然没有退回汇款单,将计就计回信说,谢谢弟弟对姐姐的信任,钱我收到了,替弟弟暂时保管,等你需要时,一并完璧归赵。

    我又回信说,想去南京看望姐姐。庄文芳回信说,第一学期搞军训很忙,课程很紧,没有时间接待,千万别来,希望弟弟体谅。

    转眼寒假快到了。有一天,我冒着初冬的寒风细雨,步行16里地到镇邮政局寄信汇款。这次我给庄文芳汇款30元人民币作为她寒假回老家的路费,写信邀请她假期里来我家作客。我在信中说,我看望你两次了,你还没有回访一次。

    庄文芳回信婉言拒绝了我的邀请。她说,这次寒假很短,时间很紧,只有18天,不能去你家。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我很是沮丧,希望的情绪一落千丈。我家里先后来过三位应征的姑娘,如果庄文芳穿着军装来到我家,我该是多么多么的荣光啊。可是,我的这一浪漫渴望却未能如愿。我很痛苦、压抑。有一天,我禁不住给庄文芳写了一信,问她:我们之间还有可能吗?你到底需要不需要我等你?

    我一直以为,庄文芳需要我的友谊和爱情,需要我坚持和等待。宝剑锋自磨劢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如果庄文芳对我有感情,需要我等,渴望我爱,我会义无反顾地等她爱她。要想尝到甜蜜的爱情果实,必须坚忍不拔地付出与执着的等待。

    庄文芳回信说,傻弟弟,泰戈尔说过,只管走过去,不必逗留着采了花朵来保存,因为一路上花朵依然会继续开放。姐姐不敢这么私心而耽误了弟弟的一生,否则姐姐便成了千古罪人,好弟弟,你忍心要姐姐成为罪人吗?真心祝福你找到一位比我更好的姑娘。

    我百分之一百二十地坠入了情网而不能自拨,写信希望庄文芳表态,痛痛快快一点儿,说明是否还爱我,或者说是否还需要我的爱,从而作个了断。

    然而庄文芳的来信令痴情的我更是越看越走入了死胡同,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在为我考虑,还是在为她自己考虑。是的,不必逗留着采了花朵来保存,只管走过去,因为一路上花朵自会继续开放的。我的征婚经历也说明了诗人泰戈尔的诗句是何等的至理名言,何等的富有人生哲理。我不是先后遇到了罗桂英,何伏珍,然后又遇到了庄文芳这三朵鲜花吗?如果庄文芳不爱我了,我便毫无疑问离她而去,再向前走,去采摘真正属于我的那朵鲜花。可是,她的回信,并没有说明她不爱我,而且好像是她怕耽误了我,才叫我不要等她。

    转念一想,是不是庄文芳已经不想保存我这朵土花了,而想向前走,去采更美更艳的洋花呢?她是不是不想嫁给一位高中文化的农民作家为妻,而是想嫁给一位大学本科的军官为妻呢?我这样一想,心如刀割。这意味着我又一次被人抛弃。我是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够因女方的地位提高之后,一次又一次地被恋人抛弃呢?

    然而,我弄不明白庄文芳是不是也要抛弃我了?

    如果说庄文芳两年之后还坚持给我来信,等于是她一直等待追求了我两年,而我是否应该追求她四年一直到她大学毕业呢?我这样执着的追求与等待会有一个好的结局吗?经过几天

    几夜苦苦的思索,我把和庄文芳交往而产生的苦闷、压抑和迷惘等等一切的一切用自传体小说的形式写了下来,于一天上午赶到了镇文化站图书室,把文本如内参般地交给了文友周之琴,希望她抽空好好看看,然后回了家。我在给周之琴的内参中,求她帮我掂量掂量,对于我心爱的女友,我到底该怎么办?是继续追求,还是就此罢休? ( 八一八我的桃花运 http://www.xscun.com/0/7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