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章 9危机

文 / 杨八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20世纪1990年代初期,国家还没有开始搞房改,职工结婚向单位申请婚房,按资历论资排辈。工作年限长、职务高的分大房;次之分小房;再次之,两对新婚夫妇合住一套两居室,每对夫妻各住一间房,厨房、卫生间、客厅公用。水电费平摊。这样的住房叫团结户。在向单位申请结婚住房方面,我又享受到了大姐的荫庇。

    一天晚上,在大姐的带领下,我和水壶一起携着喜烟喜酒,拜见了王厂长。王厂长看在老三届同学的薄面上,答应给我分房结婚,但单位住房紧张,必须与另一位职工合住一套两居室。按资历,我至少还得等一年时间才能分到这样的房子结婚。我和水壶双双表示感谢。进了王厂长家里,我看见他迅速扫了水壶一眼,心里就明白了我们的来意。

    我在单位只是一名电工,王厂长并没有怎么把我看在眼里。眼下,我凭着自己业余擅长写作常在报刊上发表作品的特长,找到了一位比我年轻12岁的漂亮护士为妻,也令王厂长对我刮目相看,爽快地许诺给我分配婚房。

    与我合住的职工姓潘,在单位保卫科工作。爱人是市里某纺织厂女工,一个女儿5岁了,才与我一道分到了房子。之前潘保卫一家三口一直与父母亲挤在一套很小的房子里,生活很不方便,向单位申请住房多年而不得。

    我一个电工,因为有关系,一结婚就申请到了住房,而没有关系的老职工,孩子快上小学了,才分到房子与我合住,人世间就是如此不公平。以后我为了个人发展,离开了古城这个中等城市,只身到了省城,大姐的社会关系再也无法关照我了,一切靠自己发愤努力,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一切。遇到许多不公平之事,我能够心平气和。在某种程度上讲,我也是这种不公平的受益者。 我这样说,并不是拥护社会丑恶现象,而是社会本身就是如此。有段子说中国人痛恨腐败,实际上痛恨的是自己不能腐败。监督和制约不力的权力,是产生腐败的根源。历朝历代反腐败,世世代代有贪腐。社会的腐败程度与社会制度系系相关,更与老百姓的容忍度一脉相承。

    这套两室一厅一卫一厨的房子,是一幢六层楼的房子第一层底楼,座北面南。靠东边一间卧室有个6平米的阳台。西边卧室没有阳台。原先住着单位一位小干部,后来升职,搬进了单位分配的新房。这位干部搬走后,我与潘保卫才能搬进去住。谁住带有阳台的房子,单位没有明确分配到人。电工房的同事说我要结婚,最好先下手为强,抢先搬进东边带阳台的卧室,不然小夫妻整天整夜窝在卧室里会憋得慌。潘保卫的女儿5岁,一家三口比我更需要带阳台的卧室。也不知是我运气好,还是潘保卫让着我,我先拿到了住房钥匙,住进了带阳台的卧室。

    岳父给我找了木匠瓦工,把阳台封闭了起来,粉刷一新,算是多了一个小小的房间。1994年腊月的一天,34岁的我再次西装革履,胸前佩带上了新郎标签,用王厂长新购不久的奥迪轿车,把22岁的水壶,娶进了我的新房。动用厂长的新车,得力于大姐的面子。

    全套家具、冰霜、彩电、洗衣机等家用电器,是岳家给的嫁妆。我仅仅把单位的房子刷新了一番,出资到一家酒店,请了几桌客。

    父母年老体弱,在农村种田仅供养活自己,再也没有能力给我什么。我34岁,应该独当一面。这次结婚,我向四姐夫借了数千元钱。

    婚后我用自行车驮着新娘子回古城郊外的娘家,蹭吃蹭喝,更加有恃无恐,心安理得。 每每饭饱酒足同岳父和大兴子一起大战方城,我总是胜多败少。兴子输了钱,如果我是赢家,兴子输了多少,我补贴他多少。若是岳父和大舅子输了,我照单全收。下次回岳家的时候,左手抱鸡,右手抱鸭,作为进门礼。岳母每次都说,再回来不必买东西。我得意地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岳父和大小两舅子,很是不服气又很无奈地笑笑。

    梅开二度,我欠下了几千元的债,水壶想到省城一家医院进修护理知识,经济状况和事业的缘固,我们暂时没有打算要孩子。

    我和水壶都上三班倒,护士轮休方式与我们工人有点儿区别。许多夜晚,不是我独守空房,就是水壶孤枕难眠。

    有时候我在睡梦中,清晨水壶下班回家了,压在我身上动作了好半天,我才醒来,配合她达到颠峰境界。每次水壶舒服了,我才能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有时候水壶比我还要疯狂,我感到力不从心,强硬支撑,霸王硬上弓。

    紧车工,慢钳工,吊儿郎当是电工。在单位,电器故障率低,电工是个闲人。上班期间,我有大量时间在单位读书、看报、写作。几乎每次灵感来临,提笔成文,投寄给市报副刊,不几日就能见报。

    水壶在医院护理办公室闲时看报,每每看到我的文章,欣喜地一笑。

    同事每次从报上看到我的“大作”,叫着嚷着要水壶请客,她又一笑,欣然出去买些瓜子糖果犒劳同事们。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单位在计划经济体制向市抄济转型期间,市澈争力每况愈下,日益衰弱。大姐劳神费力四处求人四五年,才把我弄到了国营企业工作,实指望从此汗涝保收,不料想这个社会变化太快,我真是靠山山崩,靠水水流。单位一些有远见卓识的大学生、技术员和能工巧匠,有的跳槽另谋出路;有的办理停薪留职,下海捞金。我怎么办?学历虽然是大专,却是通过自学考试获得的。万一单位垮了,重新就业,凭此学历,能很快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吗?随着单位经济效益的滑坡,我感到压力越来越大。

    特别是新婚蜜月过后,婚姻生活的平淡开始显现。比我年轻12岁的水壶,对我在市报发表豆腐干小文章的雕虫小技已经再激不起什么兴致。我常常发现妻子回家后,莫名其妙地发呆,双眼充满迷茫的神情。有时候,动不动喜欢生闷气。一个农民的儿子,原以为通过农转非进了国营单位,从此就端上了铁饭碗。没想到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不能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就会很快落伍于时代,人生又将陷入落后被动的境地。

    水壶常常闷闷不乐,天性敏感的我,读懂了她脸上的疑虑:当初不顾父母的反对嫁给了我,她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水壶常常问我道:你会对我一辈子好吗?

    水壶夜里11时下中班,我有空就骑自行车去医院接她回家。水壶的护士同事,大多数嫁给了市里的高干子弟。我接水壶深夜下班,骑着一个破自行车,人家护士下班,老公是开着小骄车来接,有的干脆自己打的回府。天长日久,这种反差在新婚的浪漫劲头消失以后,在水壶的心中,开始显得重要起来。

    我空前地感到了人生的双重压力和危机。在工作上,单位一日不垮,我得一日待在工厂努力工作,争取裁员时,下岗的不是我。我有大姐与厂长是老三届同学的这层关系,叫我下岗的可能性不大。除非单位破产,树倒猢狲散。工作上的危机感,我不是很强烈。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何况我业余还能写写小文章见诸报刊,可赚点儿润笔费。

    危机感最强烈的是,我们这对老夫少妻的婚姻关系。一开始,我对水壶明确说过,我不能保证你今后能够过上十分富裕的物质生活,只能承诺一生都对你好。水壶毫无疑问地说道:这就够了。

    事实上,仅有爱情是不够的。我每月的工资越来越少于水壶,她心里肯定不会越来越高兴。面对水壶的闷气,我想法设法去化解。每当水壶脸上云开雾散,露出如同钻出乌云的月亮般的笑容,我便有一种成就感。

    我怕冷不怕热。每到冬天伏案写作,我在家里穿着厚厚的动物兔子形状的棉绒鞋。有一个周末的晚上,水壶不知为什么生了气,把我的这双厚棉鞋一只一只地扔到了屋后的院墙外。我家没有通向围墙外的路,我用椅子叠板凳作梯子,艰难地翻过院墙,把鞋子捡了回来。我毫无怨言,对水壶仍然笑逐颜开。水壶要与我吵闹,我从不与她顶撞,任她数说一番,沉默是金。有一次,我实在难以忍受,独自离家出走,自己到旅社开房住了一宿。我走了以后,水壶到处找我。各个亲戚朋友同事的家里打电话问了个遍,不见我的消息,她孤枕难眠,流了一夜的泪。打这以后,水壶不再对我无故取闹。

    女人是需要男

    人哄的。我为了哄水壶开心,有一次使用了水壶的名义投稿到外地一本情感杂志,文章见刊一月后,水壶意外地收到一笔相当于她一月薪水的税后稿费,从此对我充满了信心。我再向报刊投稿,把水壶的姓名当笔名,稿费让水壶凭身份证去附近邮政局领取。水壶每领到一笔稿费,哪怕有时只有5元钱,她都开心无比。是夜给我的最大犒赏,就是把我当马骑。在一场又一场激烈的战斗中,我的婚姻危机感渐渐烟消云散。我业余更加勤奋写作,试图在文学创作上搞出点儿名堂,为今后跳槽到报刊社、电视台、出版社从事编辑、记者工作打基础做准备。 ( 八一八我的桃花运 http://www.xscun.com/0/7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