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8.第48章 做个专访

文 / 枫桥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章  第一卷]

    第48节  第48章 做个专访

    和周成林分手后他没有立即回省城,而是留在河阳继续搞自己的采访,他采访的都是老百姓,通过老百姓对周成林的评价,他彻底地改变了对周成林的看法,再加上何婷婷也向他讲述了和周成林分手的缘由,他对周成林的误会完全消除。

    就在他回到省城不久,省报决定在榆阳设了个分站。

    听说这个消息后,他激动不已,为了能缩短和何婷婷的空间距离,为了能和何婷婷朝夕相处,他主动要到分站来发展。

    报社也感觉他是分站站长的最佳人选,就同意了他,让他来到了榆阳,并让他担任了分站的站长。

    江大明之所以选择到分站发展,一是为了何婷婷,二是想搞一些更大的新闻。

    江大明知道周成林的事是在周成林出事后的第二天,他是听圈内的朋友说的,可江大明怎么都无法相信。

    为此,他决定以此为素材做个专访。于是,他从榆阳赶到了河阳。

    江大明赶到河阳县看守所的时候,值班人员开始不让他进。

    被迫无奈,他只好亮出记者证。当他亮出记者证之后,值班人员马上跑进去向调查组组长周其做了汇报。

    周其听说省报大牌记者江大明来了,立刻迎了出来,把江大明让到办公室,又是倒茶又是敬烟的,态度尤其的热忱。

    江大明和周其虽然只有数面之缘,但他也知道周其不是什么好人,对周其之流的干部,他一向很鄙视,他不想和他多说,他应付了几句就直奔主题,提出来要见周成林。

    周其面露难色,道:“江站长啊,你不知道,周成林的事牵涉面太广,在没落实清楚之前,我们可不敢让您接近他,因此,我只能让您失望,也希望您能谅解,不过,您要见他也行,得找我们的领导,只要领导发话就行。”

    江大明知道这是他的托词,而且也是实情。一般情况下,像周成林这样没落实清楚的嫌疑人员,是不能随便让人探视的,以免串供。记者也不可以,除非有特殊审批。所以,他没有再难为周其,也没有再去找其他人,而是有话无话的和周其闲聊起来,想通过闲聊从周其的口中探询点有关周成林的消息。

    周其不是傻子,他马上看出了江大明的目的,把话岔开了,竟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江大明见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好偃旗息鼓,提出了告辞。

    走出看守所,他准备去何婷婷那,顺便把周成林出事的消息告诉何婷婷,于是,他就给何婷婷挂了个电话,说自己就在河阳,马上赶到她的住处去见她。

    何婷婷接江大明电话的时候还正沉醉在小说的情节中,就在那时候,江大明的电话打了进来。

    电话挂了时间不久,就听到汽车的鸣笛声。

    何婷婷知道江大明到了,她的心里竟然莫名其妙地跳动起来。

    对于江大明,她不知道是欢迎还是不欢迎。

    欢迎?她又能向江大明承诺什么呢?不欢迎?她又渴望他的出现。

    大门打开后,一个十分高大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他伸出宽大的手,很轻很轻地握了握她细软的手,双眼充满激情凝视着她,那眼神像火焰一样热烈,几乎要把她融化。

    她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她已经不再是少女,似乎失去了羞涩的权利,但在江大明面前她却莫名其妙地羞涩起来。她心跳加速,慌乱地把他让进院子,轻声问道:“今天怎么有空?”

    江大明笑着答道:“今天怎么不能来?”说完,睁大了双眼继续审视着她。

    她转过身子,他的声音在她耳旁幽幽响起:“我想你了,想来看看你。”

    她一阵激动,她真想扑进他的怀里。但她没有,她忧伤地说道:“大明,别这样说,好吗?我已经失去了这个权利,更多的时候,我喜欢安安静静地带着忆忆两个人生活。我真的不再想别的,请你忘记我,好吗?”

    他靠近她,温柔地说道:“婷婷,我不逼你。请你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我会真心地照顾好忆忆,请你相信我。当然,你也不用急着答应我,我会等,等你相信我,等忆忆能接受我之后再答应我。”

    她的心被他的话猛烈地打动了。一阵温暖的情感慢慢地漫过她的心头,但她必须控制自己的情感,必须坚持住。

    何婷婷默默地坐到椅子上,江大明也取饼一张椅子坐在她对面。

    沉默了一阵子,江大明突然抬起头,说:“婷婷,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希望你能挺住。”

    何婷婷道:“什么事?你说吧,我能挺住。”

    “周成林……周成林他……”江大明嗫嚅着。

    “周成林怎么了?”何婷婷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关切地追问道。

    看见心爱的女人对别的男人关切的神情,江大明内心说不出地酸楚,但他不能表现出那种小家子气。他继续说道:“周成林出事了,听说是收受贿赂,纵容亲人非法收受他人钱财,还有……还有作风不正,乱搞男女关系……”

    “不可能……”她粗暴的打断江大明的话,陌生地盯着江大明,她误会了江大明,以为江大明因为得不到自己而由爱生恨,从而迁怒于周成林,编出无中生有的假话,让自己离开周成林,忘记周成林,她忽然感觉眼前的江大明是那样的可憎、可恶,庆幸自己没答应江大明。她却不知道自己其实冤枉了江大明。

    江大明看出何婷婷的变化,看出何婷婷的疑虑。急忙解释道:“你别急,真的,我刚从看守所过来,周成林他现在正在接受调查组的审查。”

    何婷婷这才知道江大明说的是真的,自己冤枉了人家,心中升起一丝歉意,但马上又被对周成林的关心而取代,内心再也无法平静,像棉絮一样混乱,痛苦到了极点。但她在江大明面前不能表现出来,虽然她没有向江大明承诺什么,但毕竟周成林有妻子,有孩子,自己对周成林的关心又能算什么呢?算爱情吗?自己又不是周成林的妻子,现在连情人都不是。亲人?也不是。友情?算友情还能勉强说得过去。

    但是,她和周成林的关系又高于友情,他们有夫妻之实,而且她有了周成林的孩子,伤害了周成林就等于伤害了自己,甚至比伤害她自己还让她牵肠挂肚。

    江大明能看出来何婷婷内心的痛苦,何婷婷的痛苦就是他的痛苦。他一直深爱着眼前的女人,虽然何婷婷没有向他承诺什么,但他仍然是义无返顾地追求着何婷婷,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现在,何婷婷之所以没答应自己,是因为周成林横在他们中间。从这点讲,他希望周成林出事。但他是善良的记者,记者的良知让他不能这样做,他努力地安慰何

    婷婷:“何婷婷,别慌,我相信周成林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其实,他也不敢肯定周成林是无辜的,他只是为了安慰何婷婷。

    何婷婷知道官场争斗的残酷,他也知道周成林生性善良。这些年,她最担心的就是周成林的秉性,现在,周成林真的出事了。

    按说,她现在可以置身事外,但她就是放不下周成林,爱情的力量或许就是这么伟大。但在江大明面前,她还不得不故作平静。

    透过她脸部的神情,江大明能读懂何婷婷内心的世界,他惨然一笑,酸楚地说道:“你在担心周成林,是吗?”

    她没说,双眼无神地扫向门外。

    他的心里更加凄惨,但他是男人,必须表现出男人的伟岸和大度,继续道:“是吧?别担心,我不会吃醋的。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理解你们曾经拥有的感情。”

    她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他的问话。

    “我知道你现在想见周成林,是吗?”江大明酸楚的问道。

    她还是点了一下头,没说什么,她又能说什么呢?

    他沉默了一阵,道:“要不这样吧,等一阵子我想想办法,安排你去看看周成林。”

    何婷婷幽幽道:“现在能行吗?”

    “现在不行,我刚才以记者的身份去过了,他们都不让我进。我就是从那来的,任何消息也没打听到。你看这样吧,我先回榆阳,到榆阳看看情况再说。不过,你放心,周成林只要没做违法乱纪的事,是不会出事的。”江大明安慰何婷婷道。

    “嗯。”她算是做了回答。

    目送着江大明远去的汽车,何婷婷的泪水夺眶而出。有伤心的泪水,也有愧疚的泪水,还有感动的泪水。她为周成林而伤感,为自己对待江大明的态度而愧疚。

    江大明是那样地爱着她,她却一次又一次拒绝江大明,伤江大明的心,她也为自己拥有两个优秀男人的爱而感动。

    为了周成林的事,刘星辉也正在四处奔波着。他既是为周成林奔波,又是为自己奔波。

    如果周成林真的倒了,他在浏阳河的投资将承担巨大的风险,浏阳河乡很可能和他终止合同,他将落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血本无归的下场。

    当初,他来浏阳河投资的时候奔周成林来的,所以,没怎么把汪思继放在眼里。

    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周成林这边出了问题,浏阳河的工作临时由汪思继全面主持。

    听说让工程停工,刘星辉心急火燎,停工一天就是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损失,一个月不用,他就要遭受到巨额的损失,甚至是破产。 ( 王牌小职员 http://www.xscun.com/0/75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