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5.第112章 命案

文 / 枫桥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章  第一卷]

    第105节  第112章 命案

    一个叫虎子痞子见何静安冲出了包围圈,恶从胆边生,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军刺,对着何静安的后背恶狠狠地刺了过去。

    何静安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他前面的那个混混,根本没有注意他身后的虎子,所以那一刀正好刺在何静安的后背上,何静安连哼都没哼就倒在了地上。

    另外两个人感觉还不解气,各自从身上掏出砍刀,一阵乱砍,直到何静安像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他们愤愤地住手,怀着胜利的喜悦,趾高气扬地离去,找他们的主子领功受赏去了。

    围观的人都被吓傻了,直到等几个痞子离开之后,他们才想到报警,直到警察来了之后才把何静安送进医院。

    周成林直到下午才知道何静安遇难的事。

    当周成林、关涛和孙发田赶到医院的时候,何静安早就停止了呼吸。

    何婷婷和何静安的老婆孩子趴在何静安的尸体上哭得声嘶力竭,那凄惨的哭声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灵。

    何庆魁老两口痴痴地坐在连椅上,他们已经没有眼泪了。这些年,他们受到的报应也太多了,先是家道中衰,紧接着流离失所,举家搬迁,现在儿子又惨死街头,女儿何婷婷孤身一人,他们感觉这都是报应,是上天对他们的惩罚……

    看见周成林,老两口一把抱住周成林,何庆魁哭诉道:“周处长啊,你可要为我儿子报仇啊,这全是闫丙章那狗日的作的孽啊……”

    周成林拍拍何庆魁的肩膀,安慰道:“大叔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让静安大哥白死的,一定尽快查出凶手,替静安大哥报仇,还请你们二老节哀。”

    何庆魁的老婆拽住周成林的手不放,哭着喊着:“大侄子,以前都是婶对不起你和何婷婷,但现在无论如何你得帮婶子把狗日的闫丙章给……给毙了……算……算婶子求你了。”说完,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到这凄惨的景象,周成林也在深深地悲伤。其实,他的心里比何庆魁他们还难受,时间不长,在浏阳河竟然发生了两起恶性伤亡事件,这对他这个本土乡民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刺激。

    何庆魁老婆在地上哭诉道:“一定是闫丙章那狗日的做的,你们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啊,替我儿报仇啊。大侄子,当初都是我老糊涂,都是我老混蛋,你可一定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啊。大侄子,帮婶子报仇啊。”那凄厉的叫喊声直钻周成林的心肺。

    周成林又能说什么呢?他来到何婷婷的身边,关切地安慰道:“何婷婷,节哀顺便,人死不能复生,你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何婷婷停止了哭声,一头趴在周成林的怀里,哀求道:“成林哥,我哥这事可全靠你了,你一定要替我哥报仇。是闫丙章干的,一定是闫丙章干的,他早就预谋好想杀我哥,一直没有机会。成林哥,请你相信我,一定是闫丙章干的。”何婷婷断断续续地说说完,又失声痛哭起来,泪水打湿了周成林的衣襟。

    周成林扶起何婷婷,道:“我知道,但是公安局办案需要证据。没有证据,他们不能乱抓人。”

    一直在哀嚎的何静安的老婆突然歇斯底里地吼道:“证据,什么证据?你们当官的都是和姓闫的一伙的,没有你们这些当官的给他撑腰,姓闫的也就不会这么嚣张。你要证据,还不是因为沙场的事,不因为沙场,我们怎会和姓闫的结下梁子。都是因为沙场,都是因为当初结的梁子,他们才想杀孩子他爹。孩子他爹,你死得好惨啊,还没有人替你做主啊。”

    周成林理解她的心情,没和她一般见识,而是对何婷婷道:“我们出去走走,有些事情我想问你一下。”

    何婷婷也知道在这里人声鼎沸,有些话不好说,于是站起来擦干眼泪,跟周成林一起走了出去。

    三个打手本来只想教训何静安一下,没想到把何静安给砍死了。

    他们得知何静安被送到医院不治而亡之后,三个人都吓坏了。他们三个再没有在包房里玩女人的那股劲头,而是战战兢兢聚集在一起商量对策。

    商量来商量去,他们商量的结果是必须跟他们的老板闫丙章说一声,让他们的老板有所准备。他们都知道,不能让老板出事,自己进去了,老板还能给他们想办法,老板要进去了,他们可就没有一点辙了,所以,他们必须保全老板。于是,那个叫虎子痞子的战战兢兢地摸出电话,给闫丙章打电话。

    闫丙章一听说他们把何静安给杀了,头脑顿时一片空白。他不想出事了,但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而且不是小事,三个手下给他捅了一个天大的窟窿,他真想把几个人痛骂一顿,找来都给宰了算了。但他转念一想,现在不是训斥他们的时候,关键是稳定他们,让他们自己抗着,一定不能让他们说出是自己指使他们做的。于是他平静一下语气,道:“你们啊,怎么这么莽撞啊,谁叫你们把他给弄死的?你叫我怎么说你们?”

    虎子小心翼翼地应道:“我们也不想把他弄死,谁知道这小子怎么就这么不抗揍,一下就死了,你叫我们有什么办法?我说大哥啊,你可一定要替我们想想办法啊,我们可全靠你了,大哥,我们的亲大哥。”

    闫丙章不耐烦地说道:“得、得、得,我看这样吧,现在你们也不能再回家了,你们得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家里你们放心,我会帮着照顾的。另外,钱吗,现在我也不能送给你们。等你们到了外边,我给你们每家五万元钱,让他们想办法给你们。你们现在抓紧走,走得越远越好。还有一条,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知道,都是你们自己的事,你们也不许再和我联系了,就这样。”说完,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闫丙章还是心神不定,坐立不安。他在努力回想最近发生的几件事,虽然都和他没有直接关系,但他还是放心不下。

    要是在以前,只要找个替罪羊把事情给顶下去就行了,可是现在,眼下偏偏又在一种很微妙的时期……

    尤其是这次关闭沙石场,他闫丙章是看出来了,周成林已经不是当初的周成林了,他能动用河阳的人脉。关闭沙石场那天是全副武装,警车开道,谁要不从立马拘禁。他闫丙章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没有拿鸡蛋往石头上碰的勇气。

    想到这闫丙章就心疼,沙石场一天就是十几万元的收入,现在这十几万元的收入就像缓缓流淌的河水,漂得无影无踪。

    想到这闫丙章就不甘心。“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想办法,我得去找吴俊才这只老狐狸。”

    他掏出电话,拨通了吴俊才的电话:“干爹,您今天有事吗?我想找您谈点事。”

    吴俊才好像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含糊不清地答道:“哦,有事吗?有事你就在电话里说吧。”

    闫丙章还是穷追不放:“是啊,我有事找你。在电话中说不清。”

    “哦,那改天吧,我……我临时不方便。”还没等闫丙章说什么,吴俊才已经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闫丙章把吴俊才祖宗八代都骂遍了,他没想到吴俊才现在会为了自保而置自己于不顾,不再像自己给他送钱送女人时鼻涕顺着嘴往下

    淌那副模样子。现在出事了,他就想躲。

    “不行,临死得拉个垫背的。”闫丙章在心里恨恨地想着,他打算今天无论如何得找到吴俊才。于是,他驱车向榆阳赶去。

    闫丙章突然出现在吴俊才的办公室里,吴俊才紧张得把手中的钢笔都掉在了地上。他急忙把门从里边反锁上,很不满地指责道:“你怎么到我办公室来了?”

    闫丙章虽然心里很不高兴,但还是没表现出来,答道:“干爹啊,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所以,我只有来找你。”

    吴俊才知道,现在想躲这个瘟神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只好说:“这样吧,你先找个地方歇着,等一会找个地方咱爷俩好好商量商量再说。”

    闫丙章把见面的地方安排在离反贪局不远处的幽幽阁宾馆,他专门订了一个包间等吴俊才。

    吴俊才终于来了,他进门第一句话就道:“丙章啊,以后有事找干爹一定别去局里,也别去我家。事先跟我联系一下,我会安排好的。”

    闫丙章心里想:现在不是送钱送女人给你的时候了,送钱送女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说?但他嘴里没这样说,而是道:“干爹啊,现在麻烦了。”

    “怎么回事?慢慢说。”

    闫丙章于是把巩学北打王进忠爷俩、刘运动被抓、虎子三人杀了何静安以及自己的担心全部告诉了吴俊才。

    听说死了人,吴俊才猛得打了个寒颤,后心发凉。他清楚人不死,什么事都不怕,但一旦死了人,问题就严重了。他也清楚,像闫丙章这样的人不可能没有命案,所以,他也感觉像自己这样的年纪不应该再和闫丙章搅和在一起。而且,就在前几天,市委已经找他谈话了,对他好像很不满意。所以,他认为自己应该和闫丙章这些社会渣子划清界线。因此,他说道:“丙章啊,干爹也老了,也没那个能力。因此啊,干爹的确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了。你回去再想想办法吧。”

    闫丙章听吴俊才说要不管自己的事,气得暴跳如雷,恨恨地说道: ( 王牌小职员 http://www.xscun.com/0/75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