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1.第179章 情意绵绵

文 / 枫桥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章  第一卷]

    第171节  第179章 情意绵绵

    就在范晓萱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忽然一阵风起,范晓萱的体香扑入周成林的鼻翼,周成林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范晓萱,两个人目光相撞,仿佛在空中炸出了火花。周成林有些情难自已,轻声道:“晓萱,好像很多年没看见这么蓝的夜空了,你看那月亮白的就像少妇的肌肤。”

    “成林哥,少妇是指我吗?”范晓萱歪着脸忽闪着大眼睛看着周成林问。

    “你从来没结过婚,还算不得少妇。”

    “那也算不得少女呀!”

    “那算什么?”

    周成林想了想,诡谲地说:“那就算仙女吧!”

    “真的?成林哥,我在你心目中算得上仙女?”范晓萱柔媚而兴奋地说道。

    周成林情不自禁地搂紧范晓萱的身子,道:“你是仙女,而且是月中嫦娥。”

    “我是嫦娥,你是玉兔,我们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范晓萱趴在周成林的肩上,喃喃着。

    他们相拥着站了一会,周成林轻轻地推开范晓萱,低声道:“到家了,我们进去吧。”

    范晓萱点了一下头,和周成林重新分开,然后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把周成林让进房中。

    走进房内,他们再次拥抱在一起……

    与此同时,同样是在六点钟的时候,三个中年人表情严肃地坐在县城城郊的江山大酒楼的牡丹厅中。

    这三个人分别是华中崇,汪思继和陵和闫丙章。

    今天的酒宴,是华中崇专程为汪思继和闫丙章安排的接风宴和压惊宴。

    汪思继、闫丙章和金贵海他们三人是今天上午拘留期满被放回来的。

    听说汪思继他们回来,华中崇分别给汪思继和闫丙章打了电话,表示慰问,并说给他们设宴压惊。

    本来,华中崇准备把为汪思继他们的压惊宴安排在鑫云商务宾馆的,但最后在汪思继提议下,他们走进了位于城郊的江山大酒店。

    江山大酒店算不上河阳最豪华的酒楼,生意也比不上河阳宾馆、浏阳河苑食府、鑫云商务宾馆等知名酒家,但是装修雅致,环境幽静,汪思继之所以选择这里,看上的正是它的地势偏僻,不容易撞见熟人。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很多时候,你刚刚进行某种行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很可能就已经被很多你极力躲避的人知道了。

    今晚这个饭局,虽然不需要特别保密,但能够不引人注目,总是有好处的。尤其是在这种非常时候。

    再说汪思继已经知道自己调离浏阳河乡,调到啤酒厂做厂长,知道自己已经从权利的巅峰跌入了深谷中,他怕见熟人。

    为此,他沮丧到了极点,也愤怒到了极点,因为沮丧而愤怒,因为愤怒而加倍沮丧,他彻底放弃了平时的矜持和装模作样,开始淋漓地发泄,再加上喝了两杯酒,他无所顾忌,不断的咒骂周成林:“周成林他妈的真不是东西,你干嘛处处都要来挤兑我?”

    华中崇慢条斯理地说道:“哎,我说你啊,冷静些好,说话不要那么大声,小心隔墙有耳,万一话被他人听到,传到周处长的耳朵中,对你对我影响都不好,来,喝酒。”

    汪思继肆无忌惮地叫嚣道:“传到周成林的耳朵中他又能把我怎样,大不了再把我这个鸟屁厂长再给拿下来,拿下来就拿下来,我他妈的早不想干了,拿下来我就回家带孙子去,话又说回来,他周成林还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如果他敢赶尽杀绝把我厂长再给拿下来,我他妈的一定不和他善罢甘休,我和他妈的拼个鱼死网破!”

    “汪大哥还是小心些为好,姓周的他妈的不是东西,当初就丧心病狂的把自己亲哥哥和老婆都送进了监狱中。当然了,我们现在有人罩着,他不能把我们赶尽杀绝,一棒子彻底打死,所以,我们一定要想想办法,不能让周成林任意妄为。”闫丙章在一旁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地说。

    见汪思继的火被煽了起来,华中崇故意装出一副同情汪思继的样子,道:“老兄啊,我非常同情你的遭遇,也非常理解你,你是老同志,这些年为了浏阳河乡的发展鞠躬尽瘁,做了不少的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那点错误同你为浏阳河乡所做出的奉献相比较而言根本就不能叫错误,所以,我也认为县委对你的处理有失偏差,太重了。说实话,当初在常委会上研究对你处理你的办法的时候,我是强烈反对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要慎重对待你的错误,要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予以处理,不能一棒子打死,不能做卸磨杀驴的事,主张给你一次机会,但是有人就是不同意,和我针锋相对,说什么不处理你不足以平民愤,不处理你无法向浏阳河乡五万父老乡亲交代,正是因为这样,刘书记才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同意处理你。后来,在我的极力劝阻下,刘书记才答应保住你的级别,把你安排到啤酒厂做厂长。”

    华中崇的话更加激怒了汪思继,疯狂的叫嚷道:“周成林他妈的就是疯狗,逮谁咬谁,不把这个疯狗除掉,我们永世不得安宁。”

    华中崇故意叹了口气,装出很无奈的样子,说:“除掉周成林,恐怕比登山还难!周成林现在如日中天,谁奈何得了他?”

    “奈何不了也要想办法!”汪思继咬牙切齿地说。

    “阻止?怎么阻止?”华中崇道。

    “告他。”

    “告?怎么告?以什么理由去告?”

    “没有理由,我们可以想办法找,我就不相信找不出他周成林违法乱纪的证据。”

    “鲁迅先生说过,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所以,只要我们用心寻找,一定能找到检举揭发周成林的证据,即使没有证据,我们可以人为制造证据。”闫丙章在一旁插嘴道。

    闫丙章的话提醒了华中崇,华中崇从随身公文包取出一叠照片,放到汪思继面前。

    这些照片正是那天周成林送尹佳卿从六零八房间里出来的情景,其中有尹佳卿俯身帮周成林拍去肩上灰尘的情景,不过,照片上的情景不再是尹佳卿帮周成林拍灰尘那么简单,在照片上展现的是尹佳卿亲昵的趴在周成林的身上。

    本来,华中崇是想把这些照片发在网上,或者亲自送给常务副市长穆有仁,让穆有仁是市委常委会上参周成林一本的。

    不过,听了闫丙章的话之后,他灵机一动,既然汪思继和闫丙章对周成林恨之入骨,水火不容,为什么不把这些照片交给汪思继和闫丙章,让他们出面和周成林拼个鱼死网破,自己在背后坐收渔人之利呢?

    这样一想,他就把照片取了出来,放到汪思继的面前。

    汪思继看完这些照片,面露喜色,急忙问道:“华书

    记,这是哪来的?”

    华中崇道:“这是哪来你不要管,你只要知道这是周成林和尹佳卿在鑫云商务宾馆六零八房间中进行权色交易的证据就行。”

    汪思继心领神会,把照片收了起来,放进自己随身带的公文包,没再追问。

    从江山大酒店出来,闫丙章道:“这些日子,在他妈的拘留所被憋坏了,找个地方放松一下。”

    汪思继更需要放松,身体憋坏不说,心情也被压抑到了极点,所以,他立马赞同了闫丙章的提议,提出来去秋水伊人洗脚房放松。

    华中崇道:“ 你们去吧,我回家了。”

    汪思继不解道:“华书记什么时候改邪归正了。”

    华中崇道:“我既没有改正,也没有归邪,只是和朋友约好了,所以,你们自己去吧。”

    汪思继和闫丙章没有勉强,和华中崇分手道别,驱车往位于昌盛街的秋水伊人洗脚房赶去。

    华中崇说和朋友约好了,其实,他约的人不是一般的朋友,是他的情人兼军师白灵。

    上午的时候,华中崇就和白灵约好了,今天晚上去玉林花苑小区和白灵共度良宵。而且,中午回家的时候,他已经在李雯那找到不回家的理由,这两天去市委党校参加干部轮训。

    所以,他拒绝了汪思继和闫丙章,等闫丙章的车消失在路口之后,冲李昆道:“小李,去玉林花苑小区。”

    李昆心领神会地打转车把,往玉林花苑小区驶去。

    和上次一样,李昆把华中崇送到古城路就停了下来,和华中崇商定第二天来接华中崇的时间之后就打转车把拐了回去,让华中崇自己步行去玉林花苑小区。

    华中崇来到楼房前,和上次一样,直接用自己随身带的钥匙打开房门。

    华中崇走进房间的时候,白灵正在看金庸的小说《笑傲江湖》。

    这本书是华中崇留下来的。

    华中崇平时是很少看书的,但最近,他迷上了金庸先生的小说,尤其喜欢金庸先生的小说《笑傲江湖》和《鹿鼎记》。

    《笑傲江湖》中的岳不群心狠手辣、诡计多端、假仁假义、两面三刀、不露声色,给华中崇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 王牌小职员 http://www.xscun.com/0/75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