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5.第一百三十五节、短信疑云

文 / 麦田守望者13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4章第三卷、再婚]

    第85节第一百三十五节、短信疑云

    这天是周五,刘姝特意早回了家,她是个心理藏不住事情的人,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她很想找个人来倾诉,而最好的倾诉对象,就是柳原。刘姝心想,冷战已经十天了,无论如何自己这次要主动打破沉默,和柳原好好谈谈。

    晚上,柳原难得地早回了家,并且也没有半途出去。而小波照例不肯回家,留在了奶奶家,安琪今天也闹着要和公公睡,去了刘厚仁家,家里现在只有两个人。刘姝把这看成是难得的机会,上了床后,态度大好地向柳原献了一番殷勤。

    她的努力没有白费,柳原没有拒绝,半推半就地把她给做了。虽然没有从前热情,但总也算是打破了僵局。

    完事后,刘姝偎依在柳原胸口,说:“老公,我跟你讲件事。”

    柳原一点不耐烦地说:“又有什么事?”

    刘姝一愣,但没有生气,还是好脾气地说:“是我工作上的事情。”

    柳原说:“就你那破工作能有什么破事?成天不是你跟我拍桌子就是他对她拍板凳,要么就是你和那个老办公室主任怎么勾心斗角。我对你的事没兴趣。”

    刘姝心一冷,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过了几分钟,她怯生生地说:“柳原,你对我态度不好。”

    柳原冷笑一声:“我对你态度已经够好了,你不要得寸进尺啊。”说罢,他调转身去,背对着刘姝,随手摆弄起自己的手机来,再也不理刘姝。

    刘姝的一腔热情彻底被一盆冷水浇灭,她在柳原背后笔直地躺着,一动不动,忽然流下泪来,然后,就不可遏制地哭出声来。

    以往这个时候,柳原都会轻声细语地来哄她,可是这次,他态度截然不同,他愤怒地掀开被子,对刘姝大吼道:“够了,一天到晚哭丧,烦都被你烦死了!要哭死到隔壁哭去!”

    刘姝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来看着他,不知所措地说:“柳原,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

    柳原继续吼叫道:“我对你这样我对你这样,我就对你这样怎么了?你别再给我来使这一套,我告诉你我现在不吃你这一套,从今以后,你要死要活自己去作去,我不会再陪着你闹了!我要再陪你闹,就要家破人亡了!”

    说罢,他翻身下床,去了隔壁房间,留下刘姝一个人在房间里痛哭失声。

    是夜,刘姝整夜未眠,她辗转反复地想着,究竟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要如何才能让柳原回心转意?可是始终不得其法,而隔壁却不断传来柳原打游戏发出的开心的叫声,刘姝又气又急,想要过去找他,又被他刚才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拦住,只得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流泪。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在客厅里碰到了,柳原衣服已经穿戴整齐,像是要出去的样子。

    刘姝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足勇气问道:“今天星期天,你要去哪儿?”

    柳原冷冰冰地说:“今天有客户来,我要作陪。”说罢,他转身出门了。

    柳原倒是没说谎,今天的确是有一个客户要来,一半公事,一半私事。并且,他这次来还有一个非常让人头疼事情,他再次指定了要一个小姐作陪。柳原在多次协调未果之后,挣扎了半天,终于同意。

    上午的活动是公事,他们检查了最后一批有问题的货物,最后终于让步放行。

    晚上,一行六人酒足饭饱后坐到了本地最大的声色场所:金童玉女会所的一个豪华包厢里。

    酒酣耳热之际,电话响了,是刘姝打来的。此时,柳原的怀里还有一个小姐。要是搁到从前,他肯定吓得屁滚尿流地躲到僻静的地方接去了,可是此刻,他却不胜其烦,无所顾忌地接了道:“喂。”

    那边刘姝的声音有些僵硬地说:“都十一点多了,怎么还不回来?”

    柳原说:“在喝酒,要晚点。你先睡。”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杨浩然哈哈大笑道:“哎呀,我们刘总长姿势了,现在跟老婆讲话这么不客气啊。”

    柳原笑道:“女人,就不能惯着,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杨浩然说:“哈哈,佩服。”

    柳原回到家已经一点了,刘姝已经睡了——不过是装睡。她知道自己此刻即便是质问柳原,结果也只会和昨天一样,而她此刻心下气恼地又无法关心他,只能装睡,避免尴尬。

    柳原到底是酒多了,很快就鼾声如雷地睡去。刘姝怎么也睡不着。忽然,柳原的手机响了,刘姝挣扎了半天,拿过手机来看。

    这是一条短信,来自一个叫做菲菲的号码:“我到家了,一切都好,不要挂念。晚安。”

    刘姝拿着手机,心里就跟点燃了一枚炸弹一样的,轰隆作响。

    这个叫菲菲的显然是个女人,她半夜发这样一条短信来,是什么意思?他和她,又是什么关系?刘姝拿着手机坐在床头,死死地盯着鼾声大作的柳原看着,恨不得将他从梦里扒出来,问个究竟。

    可是,她忍了又忍,还是没有这样做。此刻,柳原对于她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和尊重,她若没有十足的把握,这样冒失地兴师问罪,只会让他更加讨厌自己罢了。她将那口气狠狠地咽了回去,然后放下手机,躺下睡觉。

    第二天天还没亮,柳原就醒了,他口干舌燥,头痛欲裂,一看时间:才凌晨五点。他百无聊赖地翻了下短信,发现了那条菲菲发来的信息。菲菲是他昨天晚上认识的那个小姐,他们走的时候正好她下班,而且说是和他同路,他就顺带着把她带着了。就喝太多了,也记不清什么时候记下了她的号码。不过现在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刘姝正面若冰霜地在旁边盯着他看。柳原知道,一场恶斗即将爆发。但他根本无所畏惧,若无其事地继续躺下睡觉。

    刘姝气狠狠地揪住他道:“你给我起来!把话说清楚!”

    柳原冷冷地说:“你又发什么神经?我要睡觉。”

    刘姝大声说:“你睡什么觉!你说,你昨天晚上到底和谁在一起,干了什么!”

    柳原大声说:“你凭什么质问我?你觉得你有那个资格有那个权利吗?”

    刘姝一愣,说:“这是你对我——你的妻子应该说的话吗?”

    柳原哈哈大笑,笑罢又冷冰冰地说:“你凭良心问问你自己,你像一个妻子吗?”

    刘姝说:“我怎么不像一个妻子了?”

    柳原说:“你他妈天生就是个

    情人的料子!只会吃饭,调情,撒娇!”

    刘姝气的浑身簌簌发抖,她用手指着柳原,说:“你你你,我为了你离婚,你竟然这样说我!”

    柳原大声说:“够了!就因为你他妈离了个婚所以就可以趾高气扬地来管束我,指责我?就因为你妈死了,所以你可以恬不知耻地霸占我的房子,赶走我的儿子?!够了!我再也不会任你管束,任你指责,更不会让你毁了我的亲情!刘姝,我再次郑重地告诫你:不要再来烦我!我对你的所有事,都不感兴趣!我对你这个人,也没有兴趣!你想玩什么,自己玩去,我已经不想再陪着你玩了!”

    刘姝的眼泪又扑簌扑簌流下来。他说她没有权利管束他?说她对她这个人再也不感兴趣?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对她这样冷漠,这样无情?可是,过去他在她面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大部分情况下她是高高在上的,表面上总还是他哄着她,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一个月前她和他还是一对患难夫妻,忽然变成路人,变成仇人,她忽然不能反驳他的任何话,即使那些话是多么的无理取闹多么的横加指责。她本以为自己会跳起来和他理论,可是,她没有,她只是很没有骨气地抱着他,流着泪问他:“柳原,你是怎么了?你为什么对我这样?我的心快要碎了!你要我怎么做你说啊!”

    柳原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过来,他用手捏了捏刘姝的脸:“这才对,做女人要学会服软,不要一天到晚对自己的男人凶神恶煞的,小心我把你休了!”

    刘姝说:“你的意思是,你要和我离婚?”

    柳原一本正经地说:“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哦!”

    刘姝脸色煞白:“柳原,这可不是你第一次讲这句话了。”

    柳原见状,哈哈大笑:“不过,以后只要你听话,我也不会对你怎样的。反正,你对我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你在床上的表现我还是很满意的。”

    他狠狠地捏了一下刘姝的胸部,又色迷迷地拧了一把她的屁股,这两个动作此刻在刘姝心里看来,说不出的龌蹉下流,又带着侮辱的意味。她想要反抗,却觉得浑身无力,仿佛被点过穴道般动弹不得。

    柳原看到刚才暴跳如雷的刘姝此刻竟然像个小绵羊般的温顺听话,不觉心满意足,他伸了个懒腰,说:“行了,我现在要睡觉了,你不睡觉也可以,但是不要来打搅我!”说完,他转过身去,背对着刘姝,继续呼呼大睡。

    刘姝就这样睁着眼睛直到天明 ( 再婚一年间 http://www.xscun.com/0/77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