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6.第一百三十六节、离家出走

文 / 麦田守望者13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4章第三卷、再婚]

    第86节第一百三十六节、离家出走

    从这一天起,家里的形势发生了惊天大逆转。柳原在家里获得了绝对的话语权。他终于找到了刘姝的软肋,原来她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嘴上一天到晚说着各式狠话,其实心里却很怕柳原离开她。柳原把着她的这个软肋,等于就是执掌了对刘姝生杀予夺的权利。他现在腰板硬的可以当门板使,走路都雄赳赳气昂昂了许多,恨不得谱一曲新翻身农奴把歌唱,唱给全天下受苦受难的妻管炎们听。

    柳原想:早知道女人这样好对付,何苦一开始时那样疼着她,宠着她,怕着她,让着她?没的灭了他男子汉的威风?!其实,女人就是二等公民,是养儿育女的工具,应该唯男人马首是瞻,和她们根本就不应该谈什么平等,尊重!——这是柳原从小就有的理念,其实他的家庭从来都不是男尊女卑,可是他生活的那个地方却是严重的重男轻女,再加上他自己工作的环境里,掌权的全部都是男性,因此他的心底里深藏着对女性的轻视,表面上却装的男女平等,甚至在第一段婚姻里他表现得更像是男卑女尊。可是此刻家庭权力格局已经明显发生了重大变化,他的男性沙文主义又开始显山露水,重振雄风。

    与此相对,刘姝却尝到了兵败如山倒的感觉。

    柳原将给她的权利全部收回,他大张旗鼓地表达着自己对这段婚姻的不屑,和对刘姝的无视。刘姝总算看清楚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无所谓”三个字。柳原现在对她就是彻底的无所谓,他觉得她没有权利管他是真的,他说他对她不再感兴趣也是真的。他只在床上才会对她温存,其他时候,他当她是空气。安静是家里永恒的主题。他现在对她的要求很简单:他要她不带任何感情的色彩地活在他的世界里,就像一个符号,一个充气娃娃。他只需要每日回到家看到一个活着的人,就足够了,他根本不关心她是喜是悲,是好是坏。甚至,有时他都看不到她的存在,她,和门口的花瓶,墙上的挂钟是一样的,不过是家里的一个摆设,一个不可或缺的摆设。

    可惜,这个简单的要求,对刘姝来说,却是最大的侮辱。他娶了她,却无视她的存在,无视她的情感,无视她的需求。这断然不是刘姝想要的婚姻。刘姝向来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对很多东西都是宁缺毋滥,尤其是感情。

    根据无数情感专家的经验推测,柳原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最大的可能就是:外面有人了。而很快,一个消息就帮刘姝验证了这个猜测。

    这个惊人的消息是由好姐妹张文艳带来的。

    那天,刘姝在街头闲逛,巧遇张文艳,张文艳邀请她一起喝咖啡,态度热情的让人难以拒绝。刘姝心想,算了,就去吧,反正张文艳现在和柳原一起工作,谁知道以后会不会需要向她探听一些情报?

    刘姝就去了,果然,她真的探听到了一些惊人的消息。

    张文艳说:“刘姝,我在公司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你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也一直挺感激你的,有什么话都愿意对你说。可是现在,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刘姝说:“文艳,我们姐妹两什么事不能说?”

    张文艳说:“那我可就说了啊。最近公司里流传着一个绯闻,说是刘总他们陪客户在外面找三陪的。”

    刘姝佯作淡定地说道:“这种道听途可靠性不高。”

    张文艳见她不信,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变成了搬弄是非的人,不但没得到刘姝的信任,还毁了姐妹感情,于是认真地补充道:“我也不信,咱刘总这人品,多靠得住呀,再说他对你那感情,那是肝脑涂地啊。可是人家传的神乎其神的,不得不信啊。那个女人后来还到公司来找刘总了呢,我们都看到她人了!”

    刘姝大脑一片空白,她只觉得胸闷气短,端起一杯咖啡来大喝了几口,因为喝的太猛了,一阵剧烈咳嗽。

    此时,张文艳也觉察到了她的异样,两个人都有些不自在,良久没有说话。又过了几分钟,刘姝说:“文艳,我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啊。”

    刘姝拿起手袋,逃也似的离开了咖啡屋。室外的清新空气让她的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

    现在,刘姝忽然有些怨恨自己,她为什么要和张文艳一起喝什么劳什子咖啡,又为什么要听她讲什么无聊的八卦新闻?如果她什么也没有听到,日子还可以继续往下过,她回去做柳原的充气娃娃,虽然憋屈,至少能够成全一段完整的婚姻。可现在,她知道了柳原的绯闻,既不能假装不知道,也不能撕破脸皮和他胡闹,因为他早就说过了:他对她的事不感兴趣,也不希望她和他闹。就算她和他闹,最后的结局,也不过就是他摊下来玩,干脆和她离婚,可是,刘姝现在不想离婚。

    究竟该怎么办?

    刘姝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她必须要摆出一种姿态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既不能闹僵,又要表达愤怒,她所知道的唯一的方法就只有一个:离家出走。

    这是她小时候在外婆家经常看到的一幕:阿姨和姨夫闹别扭,阿姨离家出走——也就是回娘家,几天后姨夫上门请罪,两人和好如初地回去;舅舅和舅妈闹矛盾,舅妈离家出走——也是回娘家,然后舅舅上门请罪,两人和好如初地回来。

    所以在刘姝看来,离家出走或是回娘家是正常的夫妻关系的一部分,甚至有时候有促进夫妻感情的功效。

    刘姝已经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了。

    从前她和家明在一起的时候,偶尔也会离家出走,但每次不超过一天,一准会被家明找出来,然后两个人开开心心地手拉手回家去,所以离家出走已经变成了刘姝撒娇的一种方式。

    可是自从嫁给了柳原,她发现离家出走不再是撒娇的方式,因为柳原根本对此就不予理会。他曾经让她一个人在娘家住了两个礼拜也没有接回去,还是秦芳主动打电话给柳原,他才把她给接了回去。后来刘姝质问柳原为什么,柳原说,因为他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就是,夫妻吵架绝对不能离家出走,离家出走是他知道的离婚的前兆,从前章子霞就是如此。

    所以此后刘姝收敛了许多,再次离家出走是今年春节被柳原赶出去那次,此后她就再也没有这样做过。可是现在,刘姝觉得她已经无法继续在这个家里呆下去,离家出走是她唯一能够表达愤怒和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

    说做就做,回到家刘姝就收拾了行李包裹,带着安琪回了娘家,没有给柳原留下只字片语。但她知道,柳原一定会知道,并且会找她,因为她带走了他的工资卡,而他身上仅剩的六百元零花钱,是撑不了太长时间的。最多两个礼拜,他一定会主动来找她,把她接回去。到时候,她一定要好好和他谈一谈陶艺菲的事情。

    可惜,刘姝很快就发现,她错误地低估了柳原的能力和决心。 ( 再婚一年间 http://www.xscun.com/0/77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