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7.第一百三十七节、回娘家

文 / 麦田守望者13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4章第三卷、再婚]

    第87节第一百三十七节、回娘家

    柳原回到家就发现有些异样:彼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家里却空无一人,他本想打电话问刘姝在哪里,可是他存了个心眼,先到卧室检查了一番,发现果然不出所料,刘姝的化妆品、本季的衣服全部没有了,而安琪的书包、衣物也都消失不见了。柳原知道,刘姝一定又回娘家了。至于原因是什么,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她有一百个理由可以生气,他就有一百个理由不想关心。

    正常婚姻中的丈夫在妻子离家出走后的表现,不外是恼怒,惊慌,或不知所措。可是若刘姝能看到柳原此刻的表情,一定会万分后悔自己这一行为,因为柳原不但没有表现出一丝惊慌,或伤心,反而非常镇定,甚至有些如释重负,他的脸上还不自觉地浮现出了一个笑容。

    他迅速拨通了姚美丽家的电话,对姚美丽说:“妈,你把小波的书包和衣服收拾一下,我现在过来接他回家。”

    姚美丽说:“干嘛?小波他又不肯回去。”

    柳原说:“你别问那么多啦,反正我现在就过来接他了。”

    他放下电话,欢快地打了个响指,步履轻快地走出了家门,三分钟后就出现在了姚美丽家的门口。

    小波还在看电视,书本散落在客厅的餐桌上,刘国伟坐在一边看报纸,姚美丽在打毛线。

    柳原向父母问了个好,然后抱着小波又搂又亲:“儿子,可想死爸爸了,赶紧跟我回家。”

    小波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傻呵呵地问:“怎么啦,爸爸,你遇上什么喜事啦?”

    柳原说:“没有,就是爸爸一想到要和你在一起了,就开心啊!”

    小波说:“我不去你家,你想我的话就在这里陪我玩一会儿吧。”

    柳原说:“你不是一直想玩安琪房间里那台电脑吗?今天晚上我让你玩个够。”

    小波狐疑地看着他:“可是,你以前不是都不让我玩吗?”

    柳原说:“今天例外,今天爸爸开心,对了,爸爸要和你一起玩一个新的游戏,你一定会喜欢的。”

    小波跳起来耶了一声,随即又说:“不行,爸爸,你得答应我星期六星期天也让我玩,我就去你家。”

    柳原说:“没问题。”

    小波这把高兴得连蹦了几下,说:“哦哦哦,我去玩游戏喽!”

    他迅速收拾书包,旁边的姚美丽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今天母老虎不在家啊?”

    柳原说:“她出差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姚美丽哦了一声说:“怪不得,你们别玩太晚,早点回家。”

    柳原拉着小波的手,进了家门。小波探头探脑地在门口张望,柳原说:“看什么呢,快进来啊。”

    小波这才进去,他先走到卧室门口把头探进去看了看,又跑到安琪房间看了看,确认家里的确是没人,这才把书包扔在地上,欢呼雀跃地说:“哦,今天晚上和爸爸打游戏喽!”

    柳原看着他那喜不自禁的样子,忍不住也被感染了,他决心要为儿子的快乐锦上添花,因此他豪气干云,慷慨大方地说:“今天不但可以和爸爸一起打游戏,还要和爸爸一起睡大床!”

    小波抬起头,不可置信地说:“真的吗?爸爸,你以前可从来不许我睡你的大床啊!”

    柳原想起刘姝统治家里那段时间,他被逼对小波实行了近乎军事化的管理,作息时间精确到了分,打那以后,他就再没陪和儿子一起睡过。儿子打大床的主意好久了,为了怕刘姝生气,他一次也没有让他睡过。现在刘姝终于走了,他再也不要管她那一套狗屁规矩了,他要把从前欠儿子的全部补偿给儿子!想到这里,他握着他的手,深情地说:“是啊,不过现在特殊情况,阿姨她不在家,这段时间爸爸每天都和你一起睡大床,好不好?”

    小波鼓掌大叫道:“好好好”。说罢,他鞋子也没脱,直接爬到了床上,连蹦带跳,连翻带滚。

    柳原赶紧止住他说:“小波,赶紧把鞋子脱了去,别把床弄脏了。”

    小波不肯,一边翻滚还一边说:“我就不,爸爸,阿姨什么时候回家啊?”

    柳原说:“不知道,也许会很久。”他这会儿心里真实的想法是:最好她永远也不要再回来!

    随后,他也跳上了床,加入了小波的狂欢,两人又蹦又跳,开心的就像幼儿园小班的两个孩子。

    此时此刻,刘姝也没有睡觉,白厚仁正在和她促膝谈心。

    刘姝踏进家门的那一刻,白厚仁就知道她一定是和柳原闹矛盾了,他当着安琪的面没法问,只能等夜深人静了,安琪睡着了,叫了刘姝到他的房间里去。

    白厚仁说:“刘姝,你和柳原又怎么了?”

    刘姝垂头不语。

    白厚仁说:“哎,你妈临走的时候,就放心不下你,你要是和柳原好好的,她也不至于走的那么快。你怎么就不能帮我们省省心呢?”

    刘姝说:“爸,柳原外面有人。”

    白厚仁一愣:“你说什么?不会吧。”

    刘姝说:“是真的,同事告诉我的,那个女的还给他发过短信。”

    白厚仁不说话了,他的脸看起来顿时苍老了许多,就连褶子都深了。

    他想了半天,才叹了口气,说:“男人在外面做大事,有些花花草草的也正常。这个事呢,你也不要着急,首先弄弄清楚,不要搞冤假错案,至少要给人一个伸冤的机会。就算是真的,也没有必要急吼吼地撕破脸皮,只要他不跟你离婚,照样给家用,交公粮,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就继续凑合着过。”

    刘姝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爸爸,我以前觉得你能忍,以为你是大度,没想到你这么懦弱。你的意思是,如果他真的出轨了,我也得忍着,继续和他过下去?”

    白厚仁轻咳了一声,说:“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你先要弄清楚这事到底是真是假,然后再做打算,不要着急吗。”

    刘姝说:“我原本也不相信,可是他现在的确对我非常差!不瞒你说,回家以后这一个多月,他就碰过我一次,还是我主动的。他在家里一句话也不和我说,一天到晚忙手机,就连上厕所也随身带着。我只要稍微说他一句,他马上就不耐烦地吼我。而且,他经常神秘地消失,到哪里去,从来也不告诉我,有时候他回来晚了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

    &nbsp

    ;白厚仁沉思了一下,说:“你说的这些,就是从我们回来以后开始的吗?”

    刘姝说:“是的。他突然就变了,那天晚上我质问他,他说我没权利管他的事,他还说,我霸占了他的房子,赶走了他的儿子,说我要是不听话,就把我休了。”说到这里,她不胜委屈,呜呜地哭了起来。

    白厚仁说:“刘姝啊,我听他说这话的意思,好像是对我们每天到你家里去吃饭有意见啊?”

    刘姝抬起头,说:“不会啊,我之前是征求过他的意见的。”

    白厚仁说:“你征求他的意见没有错,可问题是他家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你婆婆对这事有没有意见呢?我们每天在你家吃饭,小波却在她那里吃饭,她心里难道不会有什么想法,她有想法会不会告诉柳原?”

    刘姝一呆,父亲分析的入情入理,想来最近婆婆对自己的态度也的确是越来越恶劣,她从朱阿姨那里已经听到过不止一次她说的坏话了,而且自己上次为了婆婆还差点和柳原吵起来。

    她迟疑地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可能。本来我也不太相信柳原会出轨,可是,可是他也犯不着这样啊,他明明说过希望我妈去世后这段时间和你相互关心,因为他自己没有时间照顾我,所以我们可以相互照顾。而且,你们来,也就是添一双筷子而已,又多花不了多少钱,他每个月给他妈的生活费都不止这么多。就是他儿子不回家这事,也不是我逼的呀,我们对他态度那么好,吃饭的时候几个人等他一个人,他不来就不开饭,一趟趟地叫安琪去请他,而且在饭桌上不停地给他夹菜,陪着他聊天,生怕冷落了他,可是他就是不愿意和我们呆在一起,找各种借口不回家,我能有什么办法呀!”

    白厚仁叹了口气,说:“哎,这就是亲生的和后带的区别啊!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知道和你不是一脉相承,所以处处小心提防着,你以为他小,可是他已经聪明到可以区分客气和情分。也就是安琪小,才没有那么多心眼,要再长大一点,估计也会很敏感的。” ( 再婚一年间 http://www.xscun.com/0/77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