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劝解

文 / 斯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扇嘶位斡朴苹氐搅苏沤ü的家,张建国还没到家就对这里面的媳妇大声的嚷着“媳妇,今晚多家两个菜,三伯 ”

    “哦,三伯来啦。”林妈妈从里屋出来客气的打招呼,手里端着一杯水递给三伯。

    “恩,来了,呵呵。”三伯说着。

    “你怎么出去回来一趟,满身是伤啊?”张建国的媳妇问着。

    张建国将今天在兰婶子家里发生的事情跟自己的媳妇说了一遍,林妈妈也没在说什么,她也知道老大老小家里对兰婶子是什么样的,自己男人去找他们肯定是为了他们两家好。

    这满身是伤的,也就算了,不过既然他们不领情,以后让男人少去就是,林妈妈是个安静的人,不喜欢吵吵闹闹,总是温顺的笑脸迎人。

    可这样的她不代表就好欺负。

    心里暗自下这决心,以后要是碰到老大或者老小家的媳妇,自己一定好好教训他们一顿,老林家的人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接近傍晚包大伟让自己的媳妇准备了一桌好菜,喜滋滋的去了三伯家叫人吃饭,路上心里想着,今晚请村里的进个人和三伯来吃饭,然后让村里的人也劝劝三伯支持自己当村长。

    只要三伯支持,那么也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准备了红包和礼品即使三伯不收,就不行他不给几位村里的人面子。

    包大伟心里想着,面上也高兴了起来,还没到三伯的家里,就在门外喊”三伯,三伯,吃饭了!”包大伟客气的喊着。

    “哦,大伟啊来啦,你三伯他还没回来呢。”三婶出来笑盈盈的对着包大伟说。

    “三婶啊,三伯去哪啦,我这饭都上桌了,就等他了。你打个电话给他问问怎么还没回来。”包大伟说着,心里有一丝的不快,可是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哦,好来,我来问问啊。”三婶说着,拿出手机拨出号码。

    “你在哪呢,这大伟都在等你吃饭呢,怎么还不回来。”三婶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三婶听到了张建国的声音,便知道了,他原来是去了张建国家里。眉头皱着,三婶知道,大伟和建国都是准备选下一任村长的,今天大伟来请吃饭也为了这个事。

    如果大伟知道了三伯在张建国家里,如果以后大伟要是当了村长,那自家的男人不是肯定要受排挤的。

    心里责怪这老头子不会办事,可是也不能对着电话里就骂人啊,这面子上也还是要过的去呀。

    “哦,好的,我知道了。”三婶听了那头电话,她看了一下包大伟的脸色,便不再说话。

    挂断电话之后,三婶对着包大伟笑了笑说。

    “大伟啊,实在对不住,听讲兰婶子昏倒了,你三伯去看你兰婶子,结果被他们几个拦下来,非要让他在下面吃饭,要不你就回去吧,不用等他了,死老头会来我说他,答应人家的事怎么就能忘了,人老了,记性不好,你年轻,多担待些啊,三婶在这给你赔不是了。”三婶是个圆滑的人,没说三伯在那就吃饭,就说兰婶子昏倒,有说三伯老了,一来二去,将包大伟的面色看在眼里。

    “哦,好,呵呵,三婶,那要不你去我家吃饭吧。”包大伟皮笑肉不笑的附和着,看着三婶手中端着碗却还那样说,虚伪至极,他心里起的冒烟了。

    肯定是借口兰婶子的事情,到张建国家里吃饭去了,好个张建国,耍这样的手将三伯领到家里,这可是你逼我的,我这次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当了村长。

    “我就不去了,你也回去吃饭吧。”三婶子说,她看出了包大伟隐忍的怒气,也没在说什么,打发他离开。

    三伯三婶的小儿子可是县政府工作的,可不好得罪,可是这山高皇帝远的道理还是懂得,包大伟走后,三婶立刻给小儿子打电话,问小儿子这件事要怎么办。

    小儿子毕竟是玩惯了权术这点小事他不放在心上。

    “妈,没事,他就算当上了村长也不能把你怎么滴,再怎么着,我还在县里了,在说了,你过你的日子,他过他的日子,村子里的福利,该有你的,肯定不会少的。”小儿子拿着电话对自己的老妈妈说。

    “哦,好,有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三婶欣慰,总归还是有个儿子好,总归还是有个孝顺的儿子好,挂断电话,继续自言自语的说着。

    “死老头,就会惹事。”

    包大伟气的脸色铁青,踱着步子,狠狠得踢着马路上的石子,以发泄心中的怒气,三伯如此不给自己的面子,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个在县城上班的儿子,看不起他是吧,好这次,连着你这个老家伙一并收拾了。

    包大伟眼神里露出凶残的光芒,一个栽赃计划就形成了,这次让张建国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抬头却看到一脸红肿的老大,担着水桶,挑着黄豆准备去二婶家打豆腐。

    老大。

    对,老大今天和张建国打架肯定在奄村长的时候不选他,那自己何不把他拉过来投自己的票了。

    “呵呵,老大啊,打豆腐啊?”包大伟上前递出一根烟。

    “恩,是啊,这个天也没有什么新鲜的蔬菜吃。”老大点上烟,吸了一口说道。

    “晚上吃了没有?”包大伟问着,眼神里露出一丝精光。

    “还没呢,你呢,吃了?”老大说。

    “走走走,上我家吃去,刚好今天家里有人,就当帮我陪酒了,走走。”说着包大伟就拉着老大往家里走。

    “哎哎哎,我这要打豆腐呢,你家里来了客人,我怎么好意思凑热闹,不去不去。”老大拽着水桶,不去。

    “豆子放这里好了,等下让二婶帮你打一下不就好了,也不用你看着。”包大伟将水桶提进二婶的家里。直接勾肩搭背的将老大拖走。

    老大受了张建国和张宇凡的冤枉气,正没出セ鹉兀现在好了,去包大伟家喝酒,好好讲讲自己今天受的委屈,刚好包大伟也是一直就是看不惯他的。

    “扁担,我把扁担放下”老大对着包大伟说。

    终于两人像是狼狈为奸的样子,猥琐着去了包大伟的家。

    坐在大门前的三婶,看到了包大伟身边的人,于是摇了摇头,没有在说话。看来包大伟是准备竞争这一次的村长职位了。

    进了包大伟家的大门,几双眼睛盯着老大看,老大顿时心里明白了包大伟的意思,这几个人都是村子里跟张建国有过节或者不喜欢张建国的。

    “咦,这不是老大么,脸怎么搞的。”带

    头说话的人叫胡子,去年被张建国告发,私吞村里的公共财物。

    “还不是张建国,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跑到我家里来打人。”老大一脸怒气,想到自己的脸,就一头的火。

    几个人拉着老大上了桌子,三杯酒下肚,老大和这群男人竟然称兄道弟起来。

    “来来,胡大哥,我在敬你一杯。”老大手搭着胡子的肩膀说着。

    “来来,走着,喝一个。”胡子端起酒杯敞亮的喝着酒。

    “要我说,你也别太生气了,大伟,你这次选村长肯定能选上,这不还有我们了么。”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大叔,酒喝多了,上前坐在大伟的旁边说。

    “对,今天在场的都是支持你的,我们一定挺你到底。”胡子放下手中的酒杯附和着。

    “你也别怕,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个张建国,三伯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在县城里做了个小副手,县城里我也有人,官还比他的大。”中年大叔说,满脸的自信。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怕了。”包大伟终于来了精神,一晚上的萎靡一扫而空,终于露出了笑脸。

    对于他这样的表现,在一旁吃饭的人是看不惯的,不就是县官么,难道我们这么多人也不如人家一个县官,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山高皇帝远的,谁能帮到你,真正能帮到的还是这些人。

    可是这样的话谁有在他面前说呢,既然上了同一条船,那也不怕没有机会了不是。几个大男人,貌合神离的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胡天海地的喝着酒,吹着牛。

    这边张建国家里相对而言就比较冷清了,三伯和张建国两人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一人端着一个茶杯,泡的是当地的茶叶,电视开着,却是少儿频道,两人根本无心看电视,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建国啊,你啊,人哪哪都好,就是这脾气,要改改,不然吃亏的总是你。”三伯抽着烟,语重心长的说。

    张建国比三伯小不了多少,顶多也就10几岁,喊他三伯也是因为三伯的辈分高,建国是他看着长大的,小的时候总是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玩,人忠实,脾气不好,对人也是有求必应。宁愿自己吃亏也好着别人。

    今天看到张宇凡那孩子,三伯就像看到了张建国17岁左右的样子,将来定有大出息。

    “三伯,说的是啊,这臭脾气也改不了了。”建国喝的有些多,讲话也有点不清楚,可是他的脑中还是很清楚的。

    “这次村长奄,包大伟肯定要参加,你也仔细着,如果包大伟当了村长,我们这个村真的是要变天了。”三伯看着张建国说,意思很明白,不能让他当上村长。

    “恩,三伯说的意思我懂,不会让您失望的。”张建国喝了一口水,说着,他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村里好不容易政府拨款下来修路,如果这次被大伟他们得了权,恐怕这路还是修不成。

    款子可是一笔可观的数字,谁看了不眼馋,总会瓜分点的,到时候苦的还是老百姓,终于碰到个能干实事的,可是总是没什么算计,老是被人牵着鼻子走。

    张建国看着三伯,满脸沧桑,他在心中暗暗对自己说。

    “一定做个好官,一定把这公路修起来,让三伯在有生之年里一定走上家乡村子里的水泥马路。” ( 纵意豪门:我与美女领导千金 http://www.xscun.com/0/7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