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建第15章 林建国找律师

文 / 斯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家里所有人的担忧不安中第二天记。

    林建国听到儿子的话,又走到陈书记家,还好,陈书记一大早也没有出去。陈书记见到林建国,看到林建国一脸沧桑,心里也叹了口气。

    “建国,听我家那口子说,你昨晚来找我了,我昨天有事出去了,你是有什么事?”

    “老陈,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没有办法了,打算去找我们当地的法官家里,看能不能跟法官说说。”林建国直接说道。

    “也好,现在只能这样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你是不是不知道他家在哪?”陈书记也是个聪明人,知道眼前的林建国也是没有办法,才想到去法官那说请。

    “是啊,老陈,你知道吗?”林建国说道。

    “就在我们村的东边沿着路一直走,到低就可以看见一间雄伟高大的房屋。那就是我们当地法官的家了。”陈书记说道。

    “好!我知道了,老陈,谢谢!”林建国谢道,说完转身就往陈书记说的方向走去。

    “建国,你好好说啊!”陈书记见林建国说完就走,不放心的又说了句。

    “好。老陈,我走了。”林建国停住脚步,回头说道。

    于是林建国按照陈书记给的路标走了过去,直到了门口发现自己两手空空的,看着装修豪华的房屋,心想是不是应该去买些礼品送给法官,这样两头空空不太好意思。

    这时林建国转身走往商店买了一些补品,还好商店不远,就在附近。买完林建国就快步向法官家里走去,到了门外的林建国伸出了手按了门铃。

    “叮咚,叮咚!”

    大门开了,林建国走了进去,这时一个长得眉清目秀很漂亮得一个女人出来了。林建国见到有人过来。

    “你好,我找法官,他在家吗?”

    “我是她老婆,他现在不在家里。”法官的老婆说道。

    “你找她有什么事情吗?”法官的老婆又接着问。

    “这样呀,我有些事情要当面跟他说。”林建国遗憾地说道。

    “不好意思,那你晚点在过

    “好的!这些礼品请你收下吧,我晚上再过来找他。”林建国想起手上的礼品,对法官的老婆说道。

    “啊!不好意思,他不在家,我不能收这些,有什么事,你晚上过来再说好吗?”法官的老婆不敢代法官作主收下,只能如此跟林建国说道。

    林建国见到这样,只能拿着礼品回家去,林建国走在路上不免有些沮丧,林建国觉得现在做什么事都非常不顺,找什么人总是不在家,林建国的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就这样,林建国回到家中,儿子林宇凡跟老婆看到他回来,还提着礼品,都有不好的预感。

    “爸!怎么你提着礼品回来了?”林宇凡问道。

    “唉,我去了法官那里,觉得两手空空不好,就买了礼品,但没想到他老婆说他不在家,让我晚上再去。”林建国说道。

    “这样呀!那晚点在过去。”林宇凡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林建国说道,说完林建国疲惫不堪地回到房间去休息了。留下妻子跟儿子在客厅。林建国妻子在客厅看着儿子林宇凡,各种胆心不知道从何说起,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妈,别这样,会有办法的。”林宇凡见母亲流泪,安慰道。

    “唉,儿子,你说你爸怎么惹到这些事,要是、、、这让我们怎么办啊!”林建国的老婆哭着说道,但因为担心里屋的林建国听道,只能小声的哭诉道。

    “妈,不会的,爸不会有事的,晚上不是就去找法官嘛,有法官帮忙,一定会没事的。”林宇凡说道。

    “只能这样了,唉!”林建国的老婆说道。

    时间也很快就过去了,到了晚上,林建国从里屋出来,一家人都没有心思都没有吃晚饭,林建国直接跟妻子说去找法官。

    “吃晚饭再去吧,建国!”林建国妻子说道。

    “不了,我直接去找法官,你们在家吃吧,吃完早点休息,不要等我了。”林建国说道。说完就去拿客厅里放着的礼品。

    “爸!路上小心,我们在家等你。”林宇凡跟父亲说道。

    林建国拿起礼物再一次往法官家里走去。林建国十分不安,特别是上午回家后,在里屋听到妻子跟儿子的哭诉,心里很难受,一下得都没有休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现在只能全靠法官了。林建国想到。

    “叮咚!叮咚!”

    门开了,林建国走了进去,见到里屋一个身材稍胖的男人,林建哥知道这就是法官了,于是堆起笑容,走近。

    “你好,你是法官吧?”林建国说道。

    “是我,你找我什么事?”法官见来人问道。

    这时,林建国把手上的礼品给了法官,法官并没有伸手接着,林建国有些尴尬,只能把礼品放在脚边,法官看到请林建国到客厅坐,林建国跟着法官到客厅,两人就沙发坐下。

    “你是什么事?说吧。”法官开口说道。

    林建国听到,就向法官介绍自己是谁,然后把自己的事情一一告诉了法官,法官一直的着林建国说的没有出声,一直到林建国来龙去脉说完。

    “这事就是这样的,我是被人陷害的,但现在没有办法,我请你帮个忙。”林建国最后说道。

    “这事,我也十分同情你,但事实真相如何都要等开庭才能明白,我不能听你一面之辞,你回去吧,到了开庭再说吧。”法院说道。

    “不,你没听懂我意思。”林建国没接着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8万的支票,放在茶几上,接着说:“法官,我的意思是,你也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希望你能开庭的时候能说几句就好。”

    “林建国!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收起你的发票,这件事太让我生气了,对于你们的官司我会秉公执法的!把你的东西跟支票赶紧给我拿走。”法官大怒的说道。然后转过身不再看林建国,林建国没有办法,只好拿起发票跟礼品走出法院的家里。

    等林建国走后,法官的妻子出来了,刚才的情景法官的妻子都看到了,觉得法官平时不是这样的,如果有钱收,法官适当地收。上次有个人过来,法官都收了十万。

    “老公,你为什么不收林建国的钱啊?”

    “老婆,你不懂,这事啊,没那么简单,上次不是来了一个人,就是林建国的死对头,他拿了十万过来,让我把林建国的罪名落实,我已经收下了,现在林建国又跑了,收了一个人的钱,就不能收别一个人的钱了,要不然事情要怎么办?如果让那个人知道我也收了林建国的钱,没有给他办事,以那个人的阴险,说不定还得告我受贿罪。”法官向妻子解释道。

    “可是,老公,这个林建国还是蛮可怜的啊!无故受这样的冤案。”法官的才婆有些同情林建国了。

    “唉,老婆,别想太多了,这年头,哪里没有冤狱,看他拿出8万,就知道实力没那个人强了,只能怪他倒霉了。走,我们不要说这些了,去吃饭。”法官说完,拉着妻子的手向餐厅走去。

    林建国看到法官不收自己的礼品,没说什么转身就走了。失魂落魄到了家中。还是等待消息的母子看到林建国回来,走了过去。

    “建国,他没有收下礼物,是不是不答应我们了?”林建国老婆看到林建国又把礼品带回来,试探问道。

    “没有,法官没有答应,说他是秉公办理的人,不会收这些的,还发火让我走。我没有办法,只能回来了。”林建国失落的说道。

    “这可怎么办?眼下开庭日子就要到了!”林建国的老婆担心的说道。

    “这位法官既然礼物不收,那么就会像他说秉公办理的。我们没有做亏心事也不怕,爸妈我们要相信好人有好报的!”一边的林宇凡安慰的说道。

    这时的林建国也知道没办法,法官不收钱这场官司对自己很不利,只能相信法官像他说的那么公正,但也不能看事情发生,自己什么都不做,林建国心里越想越乱,最后狠狠的抓起了头发。

    “爸,打官司,我们可以找律师帮我们打官司!”儿子林宇凡对林建国说,看林建国没有出声接着说:“爸,你不要这样,我们可以找律师,让他帮助我们,我相信爸你一定人求同事的。”

    “现在情况也只能找律师。”林建国没有办法的说着。

    第二天,林建国来了一个当地最有名气的律师所。找到最有名望的律师,决定让这个郭律师帮自己打官司,林建国把来龙去脉告诉了要帮自己打官司的律师。

    “我刚才听了听你所说的事情对你很不利,但是我们会全力以赴帮你打赢这场官司的!”郭律师说道。

    “那就有劳你了!”林建国说道。

    “你是我的客户帮你做事情是应该的!”郭律师说道。

    “这边有需要,随便告诉我配合你们的地方。工钱方面不是问题。”林建国说道。

    “好的!”郭律师说道。

    林建国听到林律师答应下来,这几天的担忧减轻了一些,回到家,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妻子跟儿子,大家都只能这样等开庭,把希望寄托于林律师了。

    终于到了法院开庭这一天,村干部来到林建国家,把林建国带去法院了,留下林建国的妻子跟林宇凡,林建国被村干部带着去法院了,儿子林宇凡跟母亲看着丈夫被带走心里焦虑不安,就赶紧跑来找郭律师。

    “郭律师!我家林建国被村里的村干部带走了!”林建边的妻子说道。

    “我刚要出门去法院,你们也跟我一块去吧,走吧!”郭律师说道。

    走在路上,林宇凡心里开始害怕起来,虽然这段时间看见父母林建国为了这个事跑前跑后,但林宇凡知道整件事跟父亲没有关系,是被人陷害了。但今天有人把林建国带走了。林宇凡心里才感觉到,可能父亲真的要做牢了。林宇凡此时手心冒汗,林宇凡毕竟才高中毕业,十几岁的男孩子,一直在村里顺风顺水的生活着,此时的慌张才让人知道他也是个孩子。

    “郭律师!你一定要帮帮我爸爸!我爸是被小人给陷害的,他真的没有那样做,郭律师,你一定要帮帮我爸!”林宇凡着急地说道。林建国的妻子也在旁边不停的应和着。

    “你们不要急!我一定尽力打这场官司!”郭律师说道。

    三人到了法院,郭律师走到了律师台。林宇凡跟母亲坐在了观众席里。开庭时间这时到了。林宇凡看到父亲林建国坐在被告席位置,而村里的鲍大伟也坐在自己原告席的位置。前面就是主审法官和二位陪审法官。

    这时,主审法官敲起了手中的小木锤,站起大声宣告:“肃静!现在开庭!”说完就坐了下来。

    “被告人林建国,鲍大伟告你在村里修公路时贪污,你是否承认贪污村里修理工路的工款。”主审法官问道。

    “法官大人,我不承认这件事,我是被人陷害的。”林建国说道。

    主审法官开始让两边的人诉说各自的证词。林建国的律师就开始帮林建国辩护,场面非常激励,林建国几次被鲍大伟编的鬼话气的想站起来大骂,但都被旁边的执法人员按住,郭律师也劝林建国保持平静心态,不然对这场官司很不利。

    在郭律师又一次的陈述后说道:“法官大人!我辩护完毕!我的被告人完全是无罪的,他本来有一家小型的农作物包装厂,经营非常不错。完全没有必要去贪污这些,再说我的被告人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

    这时原告鲍大伟就站起来了说:“林建国,你休想抵赖!我这可有你犯罪的证据。”说完,鲍大伟拿起手中的账本向法官递了过。

    林建国看到鲍大伟拿着手中的账本给法官。心里已经知道大势所去了,鲍大伟这本账本就是自己厂里的,肯定已经改为数据了,只怪自己糊涂,当初把这账本也不收好,乱放在厂里,被鲍大伟不知怎么的偷走了。

    这时,主审法官跟旁边两位陪审法官互相低声商讨了一番,说道:“中场停审,稍后在审!” ( 纵意豪门:我与美女领导千金 http://www.xscun.com/0/7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