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紫罗兰开业

文 / 磕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韦鉴一听,完了,最担心的结果出现了,韦鉴急切的问道:“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吗?”

    护士说道:“也不是,有些人和事记不起 ”

    韦鉴一听,万幸暂时性失忆,还好,对护士问道:“那大约几年能恢复?”

    护士说道:“这可不好说,有半年就恢复的,有三年恢复的,有一辈子都没恢复的。”

    韦鉴想了想说道:“我想进去看看海洋,这样吧,你帮我问问她,就说韦鉴想见她,看她能想起来不?”

    护士点头:“试试吧。”回身轻轻来到海洋的身旁,柔声说道:“海洋,有个叫韦鉴的,你认识吗?”

    海洋想了想,说道:“我有点印象韦鉴……记不清了。”

    护士有说道:“那韦鉴想看看你,让他进来吗?”

    海洋轻轻点一下头,然后皱一下眉,海洋才知道,伤口还疼,点头这个小动作,现在对她来说还不行。

    韦鉴和冰冰来到床前,韦鉴学着护士的语气,轻声说道:“海洋姐,知道我是谁吗?”

    海洋想了想,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你是韦鉴弟弟,她是冰冰!”

    韦鉴大喜,护士很吃惊,看来海洋的状况不那么遭。

    冰冰也蹲下身,说道:“海洋姐,还疼吗?”

    海洋笑着说道:“不疼了,就是脑袋里边有点闷,有点胀,其实我应该没事了,我不想在这了,我要回家。”

    韦鉴问道:“海洋姐,你能记得家在哪里吗?什么小区,几楼几号?”

    海洋眨眨眼,想了想,最后叹口气:“我不记得了,我记得,韦鉴送我回过家”

    韦鉴脸色一红,自己那天不故意吃豆腐的事,被海洋提起,真难为情。

    冰冰问道:“那天韦鉴是怎么送你回家的,是走路,还是打车?”

    海洋伸出手,拉住了韦鉴的手,回忆起了那天晚上的事,可是就记得分手这一个瞬间,至于是怎么回的家,全不记得了。

    忽然海洋说道:“我记得那天我抱着儿子,韦鉴的手那样了对了,我记得我儿子叫浩辰!”

    一个声音在后边响起:“海洋,你记得我不?洪克佳。”原来,洪哥处理完帮里的事就过来了,护士和他讲了海洋的现状。

    海洋闭上眼睛,洪克佳,这个名字很熟悉,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海洋睁开眼问了一句:“你是谁?我真不记得了,但是我有印象。”

    洪克佳眼中有了一点雾气,都怪自己照顾不到,韦鉴识趣点站起来,洪克佳蹲下身,抓住海洋的手说道:“我是你老公,你不记得了吗?”

    海洋大眼睛失神地望着他:“老公?我怎么不记得了?韦鉴,他说得是真的吗?”

    韦鉴刚要说是前老公,但是一看洪哥看自己的眼神,韦鉴没说话,点点头。

    海洋也迷惑了,自己对这个人似乎不是很喜欢,可是他却说是自己的老公。海洋闭上眼睛使劲想,忽然一阵剧烈的疼痛,海洋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护士说道:“你们不要再说了,赶快走,病人受不了刺激。”

    洪哥依依不舍地放开海洋的手,三个人出了ICU病房。

    冰冰和韦鉴并肩走出医院,二人边走边聊:“海洋姐似乎对你特有好感啊。”

    韦鉴一听这是话里有话,急忙说道:“她好像是最近发生的事,记得很清。”

    冰冰说道:“是吗?我看她抓着你的手,不想松开。”

    韦鉴说道:“我可是第一个来看她的人,要知道,在病床上的人,最脆弱,最容易感动。”

    冰冰一笑:“你心理学学得不错啊!”

    韦鉴嘿嘿一笑,转移话题:“在大学,我贪玩,学习不认真,总打乒乓球,偶尔还逃课,不过还好,没挂过科。”

    冰冰递给韦鉴一个U盘:“赶快回家吧,把照片处理了,明天估计还是高峰,处理不出来,顾客那边没法交差。”

    韦鉴嘿嘿一笑:“是啊,冰冰,这几天你受累了,走时,你要个什么礼物?”

    冰冰说道:“怎么,有了海洋,就撵我走啊?”

    韦鉴的嘴里,像吃了苦瓜一样:“冰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希望你多留几天”

    冰冰追问了一句:“多留几天?”

    韦鉴说道:“当然是越久越好了,可惜啊”

    冰冰问道:“可惜什么?”

    韦鉴边走边说:“可惜我的店太小了,雇不起你这个大工!”

    二人继续往前走,冰冰突然问了韦鉴一句:“钱那么重要吗?”

    韦鉴没明白,看着冰冰问道:“什么意思?”

    冰冰微微一笑,没有解释,说道:“我就不学海洋姐,不让你送我回家了,拜拜!”说完,一招手,一辆出租停在身边,冰冰上车,韦鉴过去,扔给出租司机五十块钱,出租车一会儿就没影了。

    韦鉴看着冰冰离去的方向,一阵失神:她今天说话这么怪怪的,那她是想走,还是不想走?

    周日七点多钟,韦鉴的婚纱摄影店门口,音乐声声,热闹非凡,一大群人学生早早就来给他庆贺,光鲜花的花篮就十八对,门口已经摆不下了!都是韦鉴教的班级的学生,韦鉴把大家找到一起,说道:“大家好,感谢同学们,但是大家都是学生,不该浪费钱”

    韦鉴的话没说完呢,同学们就开腔了,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韦鉴的心里暖暖的,唉!这些孩子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这时老妈来电话了:“儿子,今天店里开业,要不要我和你爸过去?”

    韦鉴知道妈妈身体不好,急忙说道:“妈,您就不用来了,我现在店里的人都装不下了,哈哈,您来,我还得照顾您。”

    妈妈一听,放心地撂下电话。

    这时,安沐琳和刘大明来了,安沐琳送给石磊一个非常高档的大展宏图的牌匾,韦鉴上前说道:“安姐姐,谢谢光临,这个礼物太贵重了。”

    br />

    安沐琳说道:“这是我的心意,你帮我大忙,我不表示一下,心里不安啊!哈哈。”

    刘大明送韦鉴一块电波表,就是那种户外类型的,韦鉴当时就戴上了:“刘哥,让你破费了,这个表,我确实喜欢。”

    刘大明说道:“我们以后还要合作,我这是收买你,哈哈!”韦鉴也是哈哈大笑。

    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这时,萧燕如来了,带来了两个花篮,又给韦鉴买了一件乒乓球国家队比赛服,韦鉴非常喜欢。

    不过韦鉴也奇怪:萧燕如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比赛服?萧燕茹笑着说道:“韦鉴,这是我精心挑选的,你可不许说不喜欢啊!”韦鉴接过礼物:“燕茹姐,我最喜欢的就是这套,非常感谢。”

    韦鉴看看电波表,八点了准备放鞭炮!七八个学生,帮着韦鉴,把鞭炮点着,一时间门前的鞭炮齐鸣,声音震天。

    众人向韦鉴祝贺,一些慕名而来的顾客纷纷进入店里,拉拉、诺琳、冰冰,开始招待,安沐琳见人多,对韦鉴说了一声:“我走了,去新楼装修。”韦鉴把安沐琳和刘大明送出去。

    回头韦鉴给今天来的顾客发银卡,今天来的前十位顾客是本店的银卡会员,本来韦鉴婚纱的定价就低,不像别的店的婚纱相,要五千,然后可以打七折,还是三千五,韦鉴是货真价实的,或者说是物美价廉的那种,再八八折,确实很合算,几位顾客都分别按先后顺序,预约了时间,一时间,店里店外全是人

    远处的薇薇婚纱,陈龙山听着韦鉴的鞭炮之声,心中不是滋味,自己惹了麻烦,彪子被打成重伤,海帮拿出十万给虹帮,虽然现在没找自己,但是将来自己肯定得大出血,后悔,后悔,还是后悔!鞭炮就像在他的心上炸响一样,心中焦虑,躲到一个屋子里唉声叹气。

    韦鉴这边,楼上楼下全是人,全是女孩,都在排队拍照。

    冰冰和拉拉化妆,光学生就有二十多个。韦鉴和诺琳分两伙拍照,韦鉴拍外景,诺琳拍内景。

    韦鉴带着一群小姑娘,来到商业街,就地取材,就地劝,一群学生,有的是自己画好了淡妆才来的,有的是穿戴好了自己最喜欢的服装,开始了拍照,韦鉴手里的照相机,就好像是机关枪一样,啪啪啪连续拍照,一个景点,二十多个女孩子,排着队,一个接着一个地拍,一个女生问道:“老师,你拍得这么快,效果能好吗?” ( 非常摄影师 http://www.xscun.com/0/8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