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

文 / 楚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龙族中身份最显赫的黄金圣龙,在变身为人的时候,当然具有非同一般的优势,一定会是人世间最美丽的龙族公主。玉龙诚实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异族祖先,他也是一脸崇敬神色,期望能够从老祖宗们身上获得更多的好处。

    “真是一个贪心不足的小无赖。”龙女见到玉龙一脸渴求的表情,瞬间就猜测到了他的心中所想,“你继承了禹王当年采集百族神血所铸就的血y,具有号召百族之能,整个天下还有何种神功能够伤你分毫呢?”

    “啊?我身上的血真有如此强悍的功能吗?”升级版的血y,让玉龙惊讶得双唇大张,几乎能够塞进一个大鸭蛋。

    “当然了,作为首位能够完全继承我夏禹血脉的后裔,百族后裔哪里会伤到你这个真正的主人呢?”庄严的神色一变,夏禹一副羡慕的神色道:“在百族中,有着你祖婆婆一样美丽动人的龙族公主,有多情善感的冰魄灵女,有妖媚无匹的狐女,龙儿啊,虽然你的祖婆婆很漂亮,可也只不过是百族美女们的百分之一,另外还有无数的女人,在等待着你这位新任的百族之主。龙儿,你懂得我话中的意思了吗?”

    得到了先祖的血y传承,自己就成了百族之主,玉龙当然很喜欢,能够驱使数以万计之人为自己服务又有谁人不高兴呢?当然,更让他差点欢呼的事情,还是世间真有龙女、狐狸精、灵女这些神秘的存在,她们都是上千年都不出世的异类了啊?

    “老祖宗,龙儿又如何才能找到她们呢?”玉龙问出口之后,才感觉一阵赧然,显露出了一颗色狼之心,眼神怯怯的看了一眼身前的龙女,不禁一声惊咦,原来那具独一无二的玉人,好似受到了剧烈震动一般,浑身都在迅疾的皲裂了起来。

    满眼疼惜的看了一眼化为灰烬的妻子雕像,夏禹面色不变地道:“龙儿,你的祖婆婆为了看到最期盼的孩子顺利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才会和祖爷爷一起,留存了一丝神念在雕像之上,你祖婆婆不愿意自己形貌被凡人记住,当然会将自己毁掉玉人。”

    /!

    正文 第018章y女(上)

    /!龙族之中,首位进阶到了黄金圣龙的女子,龙公主确实是个艳绝寰尘的绝世大美人,容不得凡夫俗子丝毫亵渎,而焚毁玉身就是最好的解决所有烦恼的办法。

    玉龙明白哪呕丝神识泯灭,可玉像还会是一件让所有修炼之人获益匪浅的神器,它一旦被别人获悉,必定会引起贪婪的人们的争抢,从而给乡村带来祸事。瞬息之间,他心下对于祖婆婆玉身毁掉的一点惋惜之心也消失了。

    “龙儿,祖爷爷当年治水有功,从而被舜帝指定为华夏大地的首领,也就缺乏像轩辕黄帝一样的赫赫战功,慑服百族的军事才能。因此,百族中无数人都对祖爷爷这个首领口服心不服,一直寻觅着再次造反的机会,进而顺利的重新选定新首领。

    为了避免百族血流成河的百族大战的发生,祖爷爷不得不存着私心,暗中收集百族灵血,炼化成控制他们的各族的神器,最后也顺利的铸造了汇聚了百族力量的华夏九鼎,让百族的力量任我予取予求,也让启顺利的建立了夏王朝。”

    虽然相隔了四五千年时间,夏禹说起当年和百族之间的恩怨情仇,面上还是露出了激动神色。

    “龙女、灵女、狐狸们当年都是祖爷爷身边的将领吗?”先祖驾驭百族的神奇本事,使得玉龙男人雄心渐渐膨胀,也无比向往夏禹一般统御百族的威风情景。这就是男人的欲望,征服世界的欲望。

    “是啊!龙女、灵女、狐狸都秉承天地灵气而生,具有超凡入圣的特殊本事。龙族男子个个勇猛异常、能征善战,为战斗而生;狐狸狡猾y险、算计无端,做事全凭喜好,人前人后各是一套;冰魄灵女心思单纯,无欲无求,见不得人世间的战争灾难,乐于助人。

    这三类人让人既是兴奋喜欢,又是担心,时刻都会成为各族矛盾激化的导火线。为了当年新建王朝的稳定,祖爷爷我将这些将领都带出都城,来到了这座龙族最先寻觅到的小山村,过着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

    听着夏禹的平缓的叙述,玉龙对于这位上古时代的最后帝王崇拜得无以复加。

    数千年以来,困扰历朝历代开国皇帝、如何对待有功之臣的问题,他处理得如此柔和温婉,根本没有经历任何流血伤亡,让他之后的所有的帝王会无比汗颜。

    “祖爷爷,当年的龙族、狐狸、灵女都还在吗?”数千年的女人,一想想就有种毛骨悚然之感,哪怕都是一群修炼之人,玉龙还是有点担心。

    眼神一扫,明白了玉龙荒诞想法的夏禹,面上露出了和善笑容,微微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那么……那么……他们这些年出去过吗?”小村子中有着这些定时炸弹般的异族,玉龙突兀的为乡村两万多乡亲们着急了起来。

    大掌放在玉龙脑袋上,轻轻一摸,夏禹微笑着问道:“龙儿,你肯定很担心那些人在村子伤害无辜吧?”

    看着玉龙讪讪而笑,夏禹微微颔首道:“身为百族之主,守护着华夏一族的正常发展,当然要具有一颗善良的仁慈之心,不得不时刻都为一己之私而考虑。”

    “嗯!龙儿一定会守护好村民们,不让他们遭遇何人意外事件。”玉龙语气坚定的应承下来,做出了关于人生的最大抉择。

    “呵呵,龙儿也不要太过担心,你身边可隐藏了一群强大的将领,他们都会对具有禹王神血的继承人臣服。”看着玉龙不解的神色,夏禹解释这群人的真实身份。

    “祖爷爷当年封印龙族、狐族以及灵女的时候,在村子中留下了身边八大神将,敦促他们忠心耿耿的守护夏禹九鼎。”

    八大神将,村子中那些平常普通之人,根本无法和神将联系起来。玉龙疑惑问道:“祖爷爷,一旦九鼎发生移动,八大神会如何解决呢?”

    对于玉龙的表现,夏禹点头微微赞许,口中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人祭!”

    “人祭!”,历史资料以及影视作品中的人祭场景,倏地一下浮现在玉龙脑海中,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无法分辨到底是被人祭的画面所震慑住了,还是因为夏禹的语气太冷太冷所致。

    “龙儿,你真不愧是百族的继承人,连身为奴隶的一群女人也如此怜悯。”也许是观念和力量的不同,夏禹没有给玉龙更多解释,仅是述说着九y女和九鼎的关系。

    “九鼎作为华夏九州气数的象征,当然容不得别人随意挪动;而九鼎所封印的龙族、狐族一旦到了五千年时间,就会自动解封,依靠他们的本事走出九鼎所设置的小九州。

    这个时候,八大神将就会献祭出家族中的天y女、地y女、玄y女、凝y女九人,使之作为九鼎正常运转所需y气的源泉,正是他们八人义不容辞的事情。”

    在这样一个文明的时代,高度发达的时代,在自己居住的山村中存在人祭这样悲惨的事情,玉龙一阵不舒坦,弱弱的问道:“祖爷爷,八大神将都是那八家呢?他们一定能够每代都拥有九个y女吗?”

    哀叹一声,夏禹灼灼神光紧盯着玉龙,“你很想解救她们吗?”轻缓而吐的一个个字节,好似一柄柄锋利的冰刃戳戮在身体上,玉龙感觉浑身血y如同海水一样奔腾着,急速的消弭掉身上的伤口,避免了宝贵血y流出身体的危险。

    一直跪着的身体,被利刃之风拂得一下就后倒在地板上,玉龙有种不想起身的迫切愿望,一直躺倒身子骨舒服为止。

    可是,夏禹那蔑视的眼光,却犹如针芒一样,让自小就自尊心特强的玉龙很不舒坦,撑起双手,艰难的站直身躯,微微张嘴的,也扯动玉龙脸上酸麻的肌r撕裂了一样。

    “祖爷爷,龙儿想要拯救她们。”

    虽然还不知道村子中何人是九y女,玉龙却早已将她们当成了保护对象,镶识的当成了不能受到任何困难的禁脔,所以,在直对面色冷峻的一代帝王,玉龙也照样发出了男儿的铮铮誓言。

    /!

    正文 第019章y女(下)

    /!虎虎怒视着玉龙,夏禹那张让人无法捉摸的脸庞上,根本没有一丝神采变化。只不过他一双微微上扬的大手,让玉龙窥见了他内心极力压制的怒火,原来神也有七情六欲啊!

    “龙儿,你知道她们对于我们的意义吗?”对于面前少年,夏禹很是失望,面上的y沉也没有再加掩饰,大声叱责道:“奴隶!她们统统都是奴隶,任何时候都必须为了我们而死的奴隶。”

    “错了!祖爷爷,她们也是和我们地位平等,有着丰富感情的人。”玉龙大喊出来之后,才发觉冲撞了自己先祖,心下忐忑,面上却还是一副忿忿不平的神情。

    “呵呵,我怎么忘记了现在人人都讲求平等,女人能顶半边天了呢?”哪怕仅是一缕神识,夏禹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对身边社会的关注。

    看着面前一脸狰狞、似乎想要和自己厮打的后人,夏禹森然道:“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虽然独树一帜的修炼之法,一直讲究心平气和,夏禹此刻确实有一丝杀气外泄,将如同山岳一般坚毅挺立的玉龙刺得体内血气急涌,仿若惊涛骇浪的大海中孤独的破烂船只,不知道匣刻将会面临何种命运。

    虽然仅是被动挨打的一方,玉龙却一直表现得不卑不亢,更是借助先祖所传神血的神奇功效,加速和合神诀的修炼进度,一具跨入了前世足足花了三年时间才达到的第一重境界——阳之境。

    谁也难以說服谁的爷孙俩,两柄标杆般对峙在一起,相互身体所发出激烈的光晕,犹如重型炸弹爆炸了一般,轰轰的巨响声一刻都没有停歇过;而旋转的劲气在半圈之后,又变成了凌厉的风刃,在四周坚硬的铁墙铜壁刮出一层层粉粒,使之在地球重力的吸引下,纷纷飘散到明洁的地板上。

    “咳咳,死了就死了,又有什么怕的呢?”豁出去了的玉龙,虽然将自己的生命当成了天下间最宝贵的东西,可是面对了先祖夏禹所发出的一丝杀气,玉龙却只觉得热血,也不甘示弱,恨不得将对方的威势降伏下去。

    “啪啪!”

    夏禹收回外虐的怒气,拍打了两下手掌,动容道:“龙儿,你虽然是我见过的最怕死的玉家后人,你虽然自私得总是将自己放在了第一位,不得不说,你面对有一丝敌意之人,表演很能够慑服别人。所以,你通过了祖爷爷的考验,也获得了知道我们和九y女真正依附关系秘辛的机会。”

    “祖爷爷,小龙如果无法通过你的考验,又会是如何的结果呢?”仿佛从地狱走了一圈,浑身衣衫都被汗迹、血迹给冲染满了,玉龙后背升起丝丝寒意,口上却一点也不逊下风。

    “死!”帝王无情,毒过尚且不食子的猛虎。夏禹冷冽得比极地寒冰都还要冷的答案,让凝血室中的温度骤然降低,玉龙也不得不运转神诀抵抗着。

    “哼,一个男人有情有义不是可怕,可怕的却是他没有坚毅的心志,面对暂时的权势失去了一颗平和之心。”夏禹看着一副受教脸色的玉龙,迅速的将话题转移到九y女身上。

    “九y女的栽培办法,我在五千年前就传授给了身边八将,使得他们在二十年前早早的就开始了培养。可是,你那和你一样懦弱的老子,认为人祭有违天和,足足策划了三十年时间,采用牺牲我的后裔的办法拯救那些该死的卑贱奴隶。”

    首次从别人口中听见父亲的事迹,玉龙只觉得一团火在心口熊熊燃烧,说不清楚到底是为父亲的决定伤心、感叹、还是……

    “哼,那个和你一样愚蠢的笨蛋,我的本事没有学到一分,却真将自己当成了救世主,采用连我当年也失败了的禁神之术,全身肌r、骨骼都化成了神之气息,一直笼罩在小九州上空,镇压从未停歇过打破九鼎封印的龙人。”

    醋钵拳头紧捏,夏禹被气得身子也有点颤栗,“所以,对于你爸爸和哥哥那般笨蛋,我当年本能够将他们救下来,却没有去耗费神识在这具玉身中停滞的时间。也正是这个决定,才让我等到了你的到来。”

    看着面前神色渐渐变得黯淡、见死不救的先祖,玉龙难以说清楚到底是爱他、还是恨他,面带讥讽地道:“禁神术,连你老人家都无法突破吗?”

    “混蛋,你祖爷爷是何人,超越轩辕的神界之人,小魔充蚩尤就是拍马也无法赶上我当年境界。”夏禹的语气虽然有些气愤,冷酷的面孔上却满是温柔的缅怀神色。

    “祖爷爷我当年抛却夏都成百上千的妃子,一心和你祖婆婆小龙女厮守在这小山村中。我们当年一直都更想做个逍遥神仙,不去理睬浮尘俗世、仙神之事,却没有想到这样子,反而使得我的和合神功进展太快,早早突破了天之境,最后被禁神术所吞噬了神躯神识。”

    才刚一对夏禹升起愤恨之心,却又让他弄得崇敬不已,玉龙微微一叹道:“和合神诀,在人世间真的无法突破天之境吗?”现在回想起前世最后一瞬的机缘,玉龙也感叹自己运气之好,还有神魂附体再次重生的机会。

    “当然有了!”对于后辈子弟的不信任,夏禹不禁怒瞪了玉龙两眼,“你不采用任何手段,将九y女调教得心神一致。在你和合神诀在迈入阳之境的时候,就让她们帮你分担神力的反噬危机,就一生都不会有遭遇禁神术的可能了。”

    /!

    正文 第020章寡妇(上)

    /!“龙儿,石梯之上昏睡的二女,就是杨家前后两代的九y女,想要完成你在人间称雄的野心,表现纵意花丛的本事,就从她们开始吧!可是,你真能让她们犹如小女人般乖乖的呆在身边吗?”

    先祖夏禹在化成玉粉之前的话语犹在耳边,对于双眼如鼓的注视着身前化的少年,却不啻于晴天霹雳,将他轰炸得浑身悸挛不断,差点难以站稳。

    玉家代代相传、却数千年都没有人修炼成功的和合神诀,一听名字就和双修走的是同一条路子。在y阳、乾坤四个境界,和合神功必须依靠女子的辅助,以最原始的欢爱缠绵的方式进行修炼;而一旦达到了天地之境,修炼者就可脱离r欲之欢的低劣手段,进行高层次的神识交缠、意识相欢的大圆满境界。

    “九y女?为什么必须依靠完整的九y女,才有机会修炼成和合神诀,成为世间逍遥无阻的神仙呢?”

    眼神在海棠春睡、一副慵懒神态的杨杏儿起伏的完美曲线上一扫,玉龙就急忙制止住了一颗s动不安的心,迅速的将双眼挪移,再也不敢看这位将所有心血都花费在自己身上的母亲。

    “哎哟,小龙,你个混蛋,看到姐姐和妈妈摔倒在地,也不把我们扶起来。”斥责过后,杨妮一具玉躯就像脱离了重力的影响,轻若鸿毛的漂浮了起来。同时,身随意动,倏忽一下就从十余米的地方闪身到了玉龙眼前。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玉龙都没有发现原来母亲在自己心中占据了如此重要一个位置,使得他一旦思索,眼前就会浮现出杨杏儿那雍容动人的面庞,高贵摄人的身躯,以及温柔沁人的母爱。

    老天啊!你为什么给我出了一个如此让伦常的公式难以给出答案的问题啊?玉龙感觉一颗心烦躁了到了极致,忍不住在口上喃喃念道:“九y女……九y女……”

    原来弟弟也早已知道了九y女的事情!眼神微扫身前雕像化为的一地玉粉,杨妮面上闪过惊慌神色,怨声嗔道:“小龙,你听了何人话语,一直胡思想呢?”

    旁边的杨杏儿发现体内的灵力有着显著增长,观察一下身边的境况,条件反s的就明白儿子得到了玉家先祖的传承。

    恐惧的内心,使得杨杏儿浑身一阵悸颤,杏眼怒瞪露出马脚的杨妮,神情疼惜的将不断自语的玉龙抱在怀中,一副温婉的母亲表情。

    “小龙,你也知道我们玉家在上古时代的荣耀了吧?”杨杏儿只觉得眼前儿子身上多了一股摄人的令人臣服的气质,心下既是骄傲,又是忐忑。

    禹王最后隐居在此处,是所有鱼王乡老一辈乡民的骄傲。可是,这样的事情,像玉龙这些出生于改革开放之后的青年们却一无所知,不禁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二十年前,你才出生三天时间,镇压了异族的九鼎就发生了偏移,孽畜们的强大力量,弄得全乡滑坡不停、洪水蔓延。而环绕着小九州这片森林的九个小村,更是成了直接的受害者,遭受了巨大灾难。

    在危急时刻,你父亲以一颗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堪破禁神术的束缚,将浑身的精气神密布于九鼎之处,镇压住了九鼎中封印的孽畜;同时,每隔两年就会有一个九y女进入小九州中,占据一鼎安心的守护着。如此的两种方式,使我们全乡获得了安宁和平的机会。”

    再一次触及到足有十年时间都没有被揭开的伤疤,杨杏儿满眼都是当年乡民在时刻不休的危险中的景象。

    从八零年那一场惊动了县镇的洪灾、滑坡,现在也是城里人们谈之变色的大灾难,而鱼王乡的乡民也因为在那样无情的大灾难中,以微小的损失守护住了生命,获得了几乎所有城里人的敬佩。

    可是,继承了百族精血的玉龙,心下却很不好受。因为他明白当年封印差点被打破的原因,龙族、狐族惧怕自己成为第二个禹王,再一次奴隶他们。

    而十八年时间过去了,进入小九州加固封印的y女,刚好达到了九人,可是,身为玉家女人杨杏儿却好好的呆在面前,一想到八年前大哥玉龙一夜之间就被别人所说的魔域森林的怪兽吞噬的消息,玉龙对杨杏儿的贪生不怕产生了一丝憎恨,动作粗略的推开杨杏儿。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去完成九y女的使命,跨入小九州中去加固九鼎的封印呢?”

    过去二十年的母子亲情,前世嫁衣神功转移魂魄的推测,让此刻的玉龙回忆起来都犹如镜花水月,是如此的可悲可笑。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是这位母亲逃脱命运、推脱责任的一个幌子罢了。

    少年带有愤恨的悲咽声音,钻入杨杏儿耳中犹如利针,刺得她一颗坚毅的芳心千疮百孔;看着脚步凌,一下子就消失在视线中的玉立身躯,杨杏儿眼中一直被抑制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淌而出。

    /!

    正文 第022章云雨(上)

    /!想到自己母亲的特别嗜好,玉龙对于杨杏儿的怨恨更深,也夹杂着一丝连他自己都难以说清的兴奋,好似掌握了杨杏儿的把柄一样。

    在寡妇婶婶断断续续的诱人呻吟中,是若有若无的呼呼声响,好像动物爬行一般,将胡思想的玉龙一下就惊醒了。玉龙很想大声呼喊,提示蹲在的石台上的寡妇,在松林中有蛇。

    狠狠捏了一把手臂,制止住内息冲动的想法,玉龙暗语道:“不能喊出声,喊出声让如烟婶婶听见了,她一定会责怪于我的。”

    两年前有个外乡人调戏柳如烟的记忆,好似叮咚的泉水一样冒了起来。玉龙可是清楚的记得对方仅是口花花的调戏如烟婶婶,就被她用一条凳子给打断了腿;而善良的村民们为了保护她,义愤填膺的要将哪个色狼给阉割了,最后还是自己呆呆的给大家讲了将近半天的法律知识,才让色狼拖着一跳半腿而离开乡村。

    此时此刻的玉龙,浑然忘记了自己早已身怀绝世神功,虽然境界还很低,过去二十年来所形成懦弱性格再次占据了上风,被柳如烟一贯以来的强悍风格给唬住了。

    “啊——”

    一声饱含激情的长吟,却有着深沉的惊恐在里面。低头数分钟的玉龙再次抬头,看见了正缠绕在圆滑的柳如烟圆滑的玉腿上,一条小腿长短的白蛇;在照样的映s之下,同样白嫩的肌肤,让玉龙也差点难以分清楚到底是人、还是蛇更加白皙。

    “寸蛇!”

    村子中老人们口头相传的形貌,使得玉龙一下子就分辨出了白蛇的种类。它是蛇中的异类,最是喜欢y凉的环境,一旦突破了它固有长度——一寸,就会成为通灵之物,具有进化为龙的基础了。

    “啪嗒——”

    虽然掌声响亮,柳如烟在惊吓状态下的激情释放的掌力,不但没有拍落缠绕在她大腿上的寸蛇,反而使得它缠裹得更加紧密;它那晃动的金色小头颅,在清扫完丰润玉腿上的白晶晶水渍之后,趁着柳如烟双手去开的机会,趁虚而入的淹没在玉珠颗颗的浓密中。

    一道神奇的意念,倏忽钻入玉龙脑海中,使得他心中升起一种荒唐的感觉,整个面庞正紧贴在两片高耸的温热物器之上,丝丝湿滑的异物,不断的钻入鼻孔中,使得他浑身越发滚烫,一下子欲念炽长。

    再一次想起寸蛇是还未进化为龙族的小蛇,玉龙恍然大悟,不禁凝神探视寸蛇的思维。这一时刻的玉龙,感觉到整个人都贴上了柳如烟最是软绵的阜岸,一条大舌正钻入到了微微翕合的小嘴之中。

    阶段寸蛇所传递出来的意念,玉龙面带怒气,高声喊道:“白莲,还不下来?”喊出口之后,玉龙对于驾驭蛇类的本什欢喜无比。

    钻入耳中的熟悉声音,让感受到了一条大舌正急速向着自己体内探去的柳如烟,伸手惶急的拉上了薄裤,而半l身躯显露在女人喜欢男人面前,让柳如烟倒不出内心是紧张、兴奋、还是羞愧、刺激,一张大嘴出声。

    “小龙——”

    防备了白花花身体被女儿男人窥视到了,柳如烟却忘记了正身处村子中三大险境的石台上,伴随着浑身阵阵不由自主的激烈颤抖,整个人滑出了石台,直坠下了石台。

    关切的呼喊,却让如烟婶婶认出了自己,玉龙也是一阵焦躁不安,看着坠落下来的丰盈身躯,不禁将所有怒气都发在了早早不肯离去的寸蛇身上。

    仿佛感受到了玉龙心思,一直贪婪吮吸的寸蛇,从柳如烟有点湿润的裤脚钻出,停留在及膝的青草尖顶。手足摆动的柳如烟,在看见了玉龙的身影之下,内心中充满了杂念,直到坠落在一层薄如棉花的软无之上,才回过神来。

    小龙看见了吗?柳如烟一颗脑子中首先升起的是如此念头,其次才是看见托住她丰腴而又健美身躯的是那一条作弄得自己云雨阵阵、内k粘黏黏的、湿湿的小蛇。

    仰躺在草尖上的美妇人,伸着一套微显宽松的白绸衣裤,使得一具半遮半掩的丰腴身躯更加动人,一股坚毅的气质,随着她不断起伏身躯激s而出,让人忍不住将她抱入怀中怜惜一番。这样的念头在玉龙心中一闪而过,急忙驱散去了,不断的告诫自己:面前的女人可也是自己未来的岳母大人,是需要自己好好孝敬一番的。

    有些慌张的将眼神旁移,落在柳如烟一张潮红未散的圆脸上,不敢看她那双饱经风霜的深沉墨瞳,玉龙急忙分辨道:“如烟婶婶,小龙是寻找白莲而来。”

    感受到主子的胆小怕事,寸蛇身躯摆动,瞬间就将柳如烟跑下,结结实实的摔在了草丛中,晃出一阵白光,讨好的落在了玉龙左肩上,伸出殷红的蛇信,舔舐着他的脸庞。

    “是寸蛇!”一直都被情欲湮灭意识的柳如烟,被狠狠的一震,终于完全恢复了清醒,也首次认出了小蛇到底是何物,而玉龙欲盖弥彰的话,让柳如烟的脸庞火燎火烧的,对于她先前的自渎行为娇羞不已,思索道:小龙不是……

    /!

    正文 第023章云雨(下)

    /!在柳如烟陷入美妇想的时候,满脑子都装满了玉龙的身影,清明的眼神,根本没有观看旁边的地形,一具欣长的健美身躯向延展而出的斜坡滚落而去。

    玉龙快步上前,一把抓住柳如烟。仓促之下的大力一拉,将柳如烟右臂衬衣袖子撕烂了大半截,玉臂上所传出的惊人弹性,使得玉龙心生摇曳,腿间那一直都没有扑灭火焰的玉龙,也不甘寂寞的不断昂首挺胸。

    回过神来的柳如烟惊骇发现,原来自己身体已经到达了草丛边的悬崖上了,扭转螓首望了一眼云雾缭绕的的身后,唯有深不见底可以形容。被村民们古老相传的险境,和其凶恶之名完全吻合,一旦达到此处之人就没有生还机会。柳如烟一下子吓得心惊胆战。

    “小龙,婶婶身后有怪物在吸引着我,你还是将我松开吧!”柳如烟感受到体内引以为傲的力量,正呈现出贼去楼空的异常状况,不愿意玉龙也一起葬身在万丈悬崖之下,当机立断的给出了弃车保将的建议。

    倒蹬着双脚,使出神力的玉龙,在此刻也察觉到了眼前深渊的所发s出的具有腐蚀性的神奇力量,这大半天时间也一直都徘徊着是否拼命下去探索一番。

    “如烟婶婶,小龙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柳如烟衬衣下滑了大片,使得一对大白兔颤抖着蹦跳到了空气中,让玉龙咋舌暗吞口水,浑身也充满了力量,“哪怕你不是凤仪姐姐的母亲,就凭你这些年对小龙的好处,小龙也不能够将你丢弃入小九州之,让你被里面的凶猛野兽袭击。”

    “沙沙——”

    两个不是平常人的巨大力气,也没有抵抗住深渊中所发出的怪力,反而两双四只脚不断的像悬崖边滑落而去。

    “小龙,你也知道了小九州了吗?”柳如烟痛楚的面庞上,露出惊愕神色,突然变得坚毅起来,“小笨蛋,你既然杨姐姐说过了小九州,为什么还不将婶婶放开呢?”上古先祖夏禹按照华夏九州而建造的小九州中,凶禽猛兽都是r食动物,最喜欢的就是人r。而不敢安宁的躁动巨龙,狡猾狐狸,时刻都想着汲取神之后裔的精血,从而顺利的打破夏禹所设下的九鼎封印。

    所以,自从柳如烟记事起,她和兄弟姐妹们就被家中老人们反反复复的告诫,一定要离小九州远一些,不要让小九州中的异物们嗅到了生人的味道。

    习惯了强硬态度、总是呵斥男人的柳如烟,一脸骄横的神情,充满了一股山村女人的野性。

    面前美妇人对于男人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皇姿态,将瘦小羸弱的丈夫凤福给训练得犹如龟儿子一般。玉龙在过去虽然不喜的看过了无数次,可是享受着这般的待遇还是第一次,因为过去的柳如烟对他总是表现得落落大方,和蔼可亲。

    “哼,如烟婶婶,小龙不是从妈妈和大嫂口中听见魔域森林就是小九州,而是从先祖禹王口中听见了的。”玉龙大男人的自尊心一阵难受,怒气微升的追问道:“如烟婶婶,你既然你知道小九州,那么就应该是九y女中的女人吧?也听说过我的身份吧?”

    本来被禹王消息惊讶的柳如烟,再被追问道九y女的传说,心匣阵惊慌,脑海中浮现出上古传说中的一个预言:当先祖夏禹再次出现回到人间的时候,就是他老人家和龙族公主的后代中出现了禹王的继承人的之时,所有九y女必须也归附于新禹王帐下,一起合力面对保护华夏的气运。

    “你是新的禹王?”柳如烟仰起头盯着玉龙一双变得直直的火辣辣眼神,好似木偶般的呆滞问道,而心下却翻江倒海:归于禹王帐下,不是说九y女都必须做禹王的女人吗?

    /!

    正文 第024章妖精(上)

    /!禹王的女人,这一念头在柳如烟脑中刚升起,她就发现面对曾经的晚辈,再也不是同一种心情了,她视乎看到了身前注视着的少年眼神变了。

    玉龙此时的眼神,扫向柳如烟的胸前封挺,带有一股强烈的占有欲望,似乎想要一口将她吞下,似乎更想玩弄她那对饱满的硕大、探索到底是由何种原材料所构成的,从而明白世间为什么有着此般的神奇。

    柳如烟芳心暗惊,自责了起来:自己何时变得如此的在意这个少年的一举一动呢?虽然表情变得自然平和,可柳如烟一具久旷的敏感身体,不由自主的起了强烈的附和性反应,有些渴望着这样的男人狠肆的蹂躏。

    在生死攸关的时刻,玉龙虽然眼睛狠狠盯着中年美妇人的胸前,精神却无时无刻不集中在运转神力上面,驱使一缕缕神力,期冀一举将柳如烟带回到身后之处。

    “如烟婶婶,小龙可不是你所说的禹王啊!”虽然与祖宗仅是短暂相聚,玉龙对于夏禹的名号还是不敢抢占的。

    内心焦急不安的柳如烟,也没有辩驳玉龙的说法,同时,玉龙不明白禹王仅是一个传承封号的事情,渐渐的抚平了柳如烟心中的荡漾涟漪,也突兀的升起一缕强烈的失落感。

    柳如烟心下不断告诫面前少年身份——是女儿凤仪的未来丈夫,是自己的将来的女婿。可是当她力量使尽而跌在玉龙怀中的玉躯,仿佛被春风拂过,让她一颗心都变得酥酥的,很是喜欢这种超出了正常亲情的接触。

    没有了柳如烟犹如导体一样发力的帮助,玉龙感觉体内的力量无法使出出来,整个人被通过柳如烟的身体而传入的那股怪力给吸引得不断向下坠落。

    呼啸的劲风,刮得两人的发丝不断向后飘逸着,末梢都同时轻拍在两人的脸颊上,淡淡的兰花馨香,直钻鼻孔,诱得摇曳升级;怀中成熟的女体,无论是高耸的玉峰,还是低沉的凹陷曲线,都将造物主勾魂摄魄的心思给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样的时刻,既是考验,也是诱惑,面对着一张红艳艳的玉脸,性感的丰厚烈唇,和柳如烟仅是隔着一纸的玉龙都没有禁受得住,沿着比怪力都还要厉害的檀口熏香的引领下,两片大舌接触上了微微翕合的小嘴。

    四十年时间,从来没有一个男人亲吻过的小嘴,被一个少年霸道给吻住了,将丈夫仅是当成了播种机器的柳如烟,首次显露出了她软r的一面,变得手足无措起来,呆滞的任由玉龙大舌长驱直入,深入到口腔中贪婪吮吸了起来。

    “啊!小龙的动作好熟练啊?哼,他肯定经常和杨姐姐母女玩亲吻。”柳如烟想着同时九y女之选的杨杏儿和杨妮二人,内心中不禁充满了一种强烈的禁忌和刺激,本来一直躲躲闪闪的丁香小舌,在玉龙热热的缠裹大舌引导下,花呆滞为生动,主动的缠绕了起来。

    “格格!龙儿妹妹,你打赌输了哟?”娇媚得能够让男人骨头酥软的声音,打断了两个沉浸到了彼此热情中的男人。

    神魂归位的柳如烟,发现自己正好好的站在落叶层层的平坦地面上,而生前正是十余米的斜坡。慌忙的将贪婪的少年推开,柳如烟急速的捋动了一把被吹散的秀发。

    “狐媚妹妹,姐姐何时给你打赌了呢?”一个婴儿一样娇嫩的清脆妙音,犹如山涧叮咚的泉水,可是越来越低沉不可闻的语气,让人一下子就分辨出她的底气很不足,有种诚恳的雷锋叔叔说谎的感觉。

    摇摇头,迅速将身边怪异环境带给自己的震撼驱散。玉龙眼睛扫向五六米外那两团云雾缭绕的发光体,微笑着道:“龙族、狐族两位公主,将我们唤来不知何有见教?”敢于和自己对抗之人,在封印的小九州之中,也只有龙族和狐族了,玉龙大嘴巴的将猜测说出了口。

    “啊!你为什么知道我们是龙族和狐族的人呢?”龙儿急促问道,话语中带着犹如见到太阳大西边出来的惊讶。而环绕在她身边的云雾一阵抖动,显露出了她的身影。

    白衣飘飘的龙儿公主,远看犹如一株空谷幽兰,生着一张精致小巧的鹅蛋脸,娇嫩的白皙肌肤,双颊点缀着一抹淡淡的红晕,隐隐仿若玉晕流转。一对小巧双眸,s出的光芒比水晶都还要清澈。

    “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啊!”玉龙面似乎窥见了龙儿汪汪眼眸之下所掩藏的那一丝狡黠,内心对于欺骗这样一位看似十二三岁少女的愧疚之心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正文 第025章妖精(下)

    /!“格格,真不愧是夏禹在数千年就选择好了的继承人,禹王,你真是将我们姐妹骗得好惨啊?”狐媚那娇酥的声音,被她有意的压制着,带有两份嗲嗲的味道,比被男人抛弃的怨妇都还要幽深。

    划破稀薄空气的魅音,化无形为有形,刺激着玉龙的身体,让他在健壮的身躯一阵摇晃,脑子在倏忽在陷入了混沌之中。

    “咝咝——”

    声音结束,一阵刺痛从心口传出,吓得清醒过来的玉龙急速抚摸着胸部,后背津津汗迹,让他明白刚才狐狸精的魅惑是多么的强烈无匹。

    心口火燎火烧的感觉,又让玉龙愤懑不已,寸蛇白莲虽然通灵,却毕竟还是一个动物,狠辣的居然咬了一口自己心脏所在位置,差点就让自己去见马克思了。一只安娜的大手,虽然赶上了寸蛇躲避的身体,而玉龙却不敢真正的去将它捉拿归案,因为白莲正盘踞到了双腿中间,附着在火热的之上,兼且,从和寸蛇接触的肌肤,传到出丝丝凉沁沁的气息,让他浑身舒坦无比。

    看着玉龙渐渐变得怪异的神情,刚刚从娇羞之中复原的柳如烟,内心一阵悸颤,怒声喊道:“好个大胆的妖孽,你难道不知道禹王以及九族和你们的约定吗?”粉脸生威的柳如烟,看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不禁主动的伸出双臂,紧紧的将玉龙环腰抱住,不让他离开原地一步。

    “哎,村民时而交谈中的没落柳家,还真是一个没落的家族,连九y女都存在着呢?”附体重生的玉龙,早将魂魄丧失的二十天当成了沉睡了一觉,而比别人多具有十年眼光、知识的他,再一次观看着这个魂牵梦萦的乡村,感觉一切人都具有两幅面孔,连曾经人畜无害的恪守家道的柳如烟都具有神奇的身份,玉龙的心渐渐的变得有些冷了,立即装着被摄魂的不堪样子,任由着两个女人折腾了起来。

    “哼,大胆,总比不要脸好!”完全散开的云雾中,显露出一个披着一袭轻纱的狐狸精。惊人的魔鬼身材衬托她不足一握的小蛮腰,似乎不堪忍受她胸前一对足有35f尺寸的颤抖丰硕,一只牛奶也无法比白的玉臂,正横在胸前轻微的抬着撑着两座巨大的玉峰。

    “按照禹王当年的继承自尧舜的礼仪,有些不要脸的女人,可是算的上匣代禹王的妈妈了,格格,也许,母子真的很美妙,所以一些饥渴的寡妇就忍不住逃脱九y女的天然使命了吧?”若隐若现的讥讽,就像狐媚身上的一张媚绝人寰的尖滑玉脸一样,无比勾引别人的视线,脑海中仅有‘媚!太媚了!’的了感叹。

    一旁性格完全不同的龙女,看到玉龙嘴角溢出的带有只有龙族中最高贵的王者才会具有的金色血丝,心下微微一恸,双眼哀求移向狐媚,“妹妹,姐姐求求你别在挑动战端好吗?”

    那怜弱似水的美眸,看得狐媚心匣软,差点就答应了龙女的要求,长期积蓄在内心中的愤怒,使得狐媚如柳身躯一阵摆动,娇媚而舞,抵挡住了天下最柔之物——水,带给她的冲击力。

    “妹妹,你闭嘴!”翩翩起舞的狐狸精,那具一米七左右的半隐半现的玉躯,好似一个聚光体,将天下所有滟滟的媚光都吸附到了她的身上,使得本来清醒的玉龙,也再一次陷入她所布下的粉色陷阱中。

    而布置了陷阱的猎人狐狸精,微微喘气,红晕浮动的瓜子脸正对着一副委屈表情的龙女,一副无奈的表情解释道:“妹妹,今天我们不是有过赌约,一旦禹王和柳如烟无法自己达到此处,你以后认我做姐姐了吗?”

    /!

    正文 第026章缠绵(上)

    /!“嗯, ( 村情 http://www.xscun.com/1/10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