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重生(下)

文 / 楚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气息,很明显的活人气息,并且还是玉龙一声声最特别的悠长气息,认定儿子早就失去了三魂六魄、必须施术才能拯救的杨杏儿惊呆了。

    “是真的!真是的!”

    走到门边的杨杏儿,呼声之后急速转过螓首,敏锐眼神捕捉到躺在凉床上玉龙微微起伏的胸膛,一手玉手紧紧按在胸前,激动得不可名状,难以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妈妈,你想在终于相信了吧?”看着莲步一踏就跨过四五米距离,来到身后的母亲,杨妮立即向旁侧移动了一米,将更大的空间腾给了杨杏儿。

    弯下一具婀娜起伏的丰腴玉躯,杨杏儿趴伏在玉龙身边,圆润的玉颊轻抵在他心口,侧耳倾听着玉龙心脏的跳动频率。

    在面对那本解开命运之谜的无字天书失败后,玉龙对于母亲杨杏儿的思念就会增加一份,懊恼的认为她没有逝世的话,一定贵给予自己无数建设性意见。

    在脸庞上抚摸的玉手,凉凉的,柔柔的,不断分泌出一缕缕暖流,钻进了玉龙体内,立即转化成迅疾循环的气流,帮助着玉龙体内仿佛沉寂了千百年的气息。他们比起玉龙曾经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和合神气,犹如小沟之水和太平洋一样,太细小,太孱弱了;一阵子之后,它们却犹如寒冬中的脉脉春晖暖流,让经历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的玉龙缓缓睁开眼睑。

    “妈妈,真的是你吗?”玉龙急切地问道。

    再次面对这个在记忆中‘永别了’十年的母亲,玉龙虽然很不想哭,可一对褶褶生辉的星目,还是升起雾蒙蒙的缭绕水蒸气;有些遮挡的目光,也被一身成熟风情的杨杏儿给吸引住了。

    梳理得整齐一致的秀发,微微卷起,在脑袋上轻束成一个微微低耸的鬟儿,完全继承了古代仕女的梳妆;那张白皙的浮生着两片酡红圆脸上,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将合格母亲的关怀完全绽露了出来。

    羊脂般洁白玉颈被紧紧束住的白衣遮挡,增添了两分神秘高贵,也附带了三分男人越加想要窥视的,此时此刻的玉龙,就生出了如此的想法。

    第一眼看见杨杏儿之人,都会将她当成下凡的白衣大士观世音菩萨。因为她浑身每一处,都射出一股耀眼的光辉,将一间光线暗淡的房间,照射得一片亮堂堂的;而亮光映射到玉龙身上,立即转化成慈母韵辉让他为过去数年太过情绪化而惭愧。

    亲授轻点,杨杏儿立即伸出双手,将玉龙的脸颊紧紧地捧在手中,仔细地审视着这个心头肉一样的宝贝儿子。

    旁边不断皱眉的紫衣少妇,嗔怪地道:“小龙,当然是妈妈和妮妮姐姐啊!”在鱼王乡,叔嫂之间,很多时候都以姐弟相称。所以,在和玉龙相依为命的将近二十年时间中,杨妮觉得既是小弟、又是小叔的玉龙,反而没有姐姐称呼起来顺口和亲切。而几乎所有村民,也都将性情温和的杨妮当成了玉龙的亲姐姐。

    比起母亲杨杏儿,杨妮娇瘦了三分,浑身散发出一种少妇的柔性之美。一身裁剪合体、由杨妮亲自动手缝制的紫衣,将她娇弱的神态、怜柔的风情完美的衬托了出来;那一声情意无限的娇嗔,更是将成熟少妇的魅惑丰韵,百分之两百的展示了出来,让眼神暗暗窥视的玉龙,久病的身躯一阵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

    “妮妮,你咋如此吓唬弟弟呢?他可是病体初愈,经不起你丝毫的呵斥。”杨杏儿很不满的斥责,让杨妮玉脸上浮现出幽怨的神彩,一双秀眉紧蹙到了一起。

    玉龙一下子就看呆住了,脑海中不断的翻江倒海,原来妮妮姐姐和妈妈一样漂亮。儿子心目中的女人,一般都是赐予了自己生命的母亲,而此刻的玉龙却更加的强烈,在倏然间就将杨妮和杨杏儿相提并论,一颗恍恍惚惚的心,有些明白了前世所做的一件无怨无悔的事情——修炼和合神诀,帮助这位妮妮姐姐逆天改命,打破她们杨家女子难以活过四十岁的禁咒。

    “呵呵,妮妮姐姐,你更漂亮了!”玉龙出自内心的称赞,让杨杏儿、杨妮同时一愕,惊讶凡是被玉龙呆过之处都留下书呆子美誉的少年,为什么说出了如此超水平的赞叹词语来了。

    哎!妈妈、嫂子,你们就是想破脑袋,也无法明白小龙这句话所参照的事实。在十年之后,小龙每日都会面对遭受祖宗咒语禁锢的大嫂,入眼的总是一副失去了生机、被掏空了灵气的中年女人,她早已变得不成人形了。

    想到大嫂的命运,玉龙身体不断挣扎,看着面前的杨杏儿,焦急地问道:“妈妈,你不要去找东郭先生好吗?”孩提时候的记忆,在玉龙脑海中隐约出现。

    邻村的东郭坤总会一副大神模样,每天都很忙很忙,忙着捉拿那些从魔域中逃出来的鬼怪。那时候,玉龙也和乡村中所有喝过墨水的孩子一样,不断嘲笑、讽刺这个装神弄鬼的东郭先生;当然了,所有乡民,一旦遇到束手无策的诡秘之事,还是会向这位东郭先生求救,让他驱走鬼怪。

    在死过一次、元神重生之后,玉龙明白:东郭坤那人,也是一个修炼之人。只不过东郭坤所修炼的神功,和他山羊般的难看长相一样邪恶,使人厌恶。在东郭‘助人为乐’之时,也有着险恶的用心,总会将一些怪异事物从上家驱赶到下家、下家再赶往下家、末家返回首家,如此的周而复始,在乡民中间抢掠了一个了‘东郭先生’的美誉。

    发自内心的哀求,让杨杏儿一阵感动,又有些惊骇,难以置信地问道:“小龙,你刚才听见了妈妈和大嫂的话语了吗?”见过了千百万人平凡之人弱小灵魂的杨杏儿,对于儿子被魔域阴女汲走三魂六魄、没有经过任何施救手段,却直接死而复生,从芳心深处升弥出一股突兀的惊骇、甚至于恐惧,而当她暗暗掐指卜卦的时候,却难以窥视到其中丝毫天机。

    “是啊!妈妈,小龙现在也醒过来了,根本没有必要去阴气森森的东郭家了。”杨妮背着婆婆杨杏儿,奖励似的给了玉龙一个眼神,暗暗赞赏这个在母亲心中地位最重要的小叔,终于醍醐灌顶,说出了一句身身为儿子的人话。

    手掌滑落,紧捏玉龙手腕的杨杏儿,输入一丝丝柔和的灵力,行走在玉龙的七经八脉中,查探儿子体内的异常情况。

    怪了,真是怪了,小龙身体好似先天神体,对于我输入的灵力,根本没有丝毫的祖制呢?杨杏儿心下疑惑,面上却慈祥一笑,温和问道:“小龙,你在魔域森林中,是否有人给你吃了东西啊?”

    吃了东西?具有了十年后灵魂的玉龙,瞬间就明白了杨杏儿话中所指,自己虽然此时此刻无法运转神力,身体却早已被淬炼得超出常人数万倍了。记忆中的此时此刻没有出现的场景,让玉龙心下有点高兴,明白母亲也放弃了没有必要再次求助于玩弄灵魂的东郭家。

    “妈妈,小龙记得在昏迷之前,嘴巴中被人塞入了一团咸咸的东西,并说小龙在半月之后自会清醒过来。”玉龙首次的撒谎,骗过了芳心暗喜的杨杏儿,也让他内心隐隐不安,重生在十年之前,面对善良的母亲变得不忠不孝了。

    早就探测到玉龙神魂俱在、身体健康的杨杏儿,红唇轻启,呓语道:“是如此,绝对是如此!”

    体力的迅速恢复,让玉龙暗喜不已,从凉床上撑起身体,抓住凉粉一样滑嫩皓腕,撒娇地说道:“妈妈,小龙求你一件事情好吗?”

    在玉龙记忆中,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最最亲爱的妈妈,成了他心中永远的伤疤;而现在想来,玉龙明白了,前一世能够死而复活,就是被邪恶的东郭坤采取了移魂术,汲取了妈妈杨杏儿灵魂、精血,让她遭受到了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

    一只玉手伸过来,给玉龙擦掉眼角的脱眶而出的泪水,杨妮取笑道:“弟弟,你可是男子汉了,咋还像一个小孩子般哭泣呢?”

    十六岁时大梦初醒的誓言——男子汉,不哭泣!哪怕经过了十五年时间,玉龙觉得犹在耳边般响彻着;再一次被大嫂提起,玉龙感觉一阵温馨,面上一副发怒的神情,斜睨着眼睛,怒瞪了杨妮一眼。七八年时间都未出现过的幸福和睦,惹得母子三人一阵欢笑。 ( 村情 http://www.xscun.com/1/10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