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姐妹◎双飞

文 / 楚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似曾相识的熟悉话语,早已不是第一次听见了。因为向兰曾经从性格率真的六妹口中也听过,只不过当时她严词拒绝了,毕竟她一个正经的女人,一直都不想、也不愿意让女人看到自己的淫浪神态。

    “小月,你疯了吗?对姐姐说出这样的话?”向兰很生气,一颗淳朴的成熟芳心,有点怀疑是否所有外国女人都很放浪,一点也不珍惜女儿家的清白,总是喜欢搞一些荒淫的性派对。

    向兰姑侄间那点情事,所有村民们都明白了向老太太心中的如意算盘,期望她最美艳动人的三女儿,早早的嫁入她娘家,和杨妮、杨杏儿三人一起辅助玉龙,恢复玉家二十年之前屹立不倒的祖宗荣耀。

    一直都向往东方文化的女人,心有归属的将自己当成了向家女儿,同样也明白这点。

    当向小月数次发现,好姐姐对着从自己身后勇猛抽少年帅气照片,总会升起一片哀愁思绪,向小月也就对这个这个少年产生了深厚的探索兴趣,想要将他剥开好研究一番。

    闺中姐妹间的情谊,是一种呼很奇特的东西,很多时候比那种血脉相连的姐妹都还来得亲密牢固。而有着这般感受的小月,颤栗的玉躯,就沉浸和玉龙这个小姐夫的逆伦爽快中,体内无处不升起一股火样的浓烈刺激,让她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欲死欲仙的美妙,比昨日的欢爱高涨了数十倍。

    “噢……姐姐……你看看……姐夫……很想……哟!”小月一直躬爬着的健美娇躯上,津津的香汗凝聚成了颗颗玉珠一样的珠子,神智都完全沉迷到了这种特别的角色扮演的小游戏中。突然,她体内一块块骨头都仿佛垮架了一般,双手再也无力支撑,伴随着身后的撞击力量,健美玉躯趴伏在了向兰的**上。

    ……此处删节***字

    虾米一样不断收缩着的小妹妹,让向兰看得啼笑皆非,有点愠怒,这个小妹妹思维根本不会转弯,有啥说说;又有点期盼,双凤戏龙,到底是否能让小龙体力不济啊?

    暗啐一声,将心中邪恶不堪的想法遏制住,向兰双手轻抚小妹红晕处处的颈背,双眼怒视着俯视着她娇躯的少年,“小坏蛋,你是头蛮牛啊?一刻也不得消停。”男人凶器上悬挂的巨大袋囊,在向兰的腿间不停磨动着,让向兰看完了半场激情戏的身体,变得越发火热起来。

    急泄而出的靡靡热浪,淋湿了自己的干燥森林,玉龙明白那并不是从小月体内流出的水渍,因为凡是和他欢爱的女人,那饱含了女子极阴之气的精华,都会被他运转神功淬炼一番,糟粕最后以气流的形态排泄到体内。

    “呵呵,三姑姑,兰兰大老婆,你的水田可是想要我这头蛮牛帮你翻犁呢?”玉龙在向兰的下身抓了一把,将**的手指伸到向兰的眼前,一脸淫邪的神情看着害羞的熟妇。

    五根纤长的手指,满是粼粼玉光,黏黏的、稠稠的。它们都在寂静无声的昭示着向兰的淫情浪态,让她被两双眼睛看得娇羞无限,红潮满布脸颊,期期艾艾道:“哪儿有这么多啊?”突然想到了被龙族列为不传之秘的控水术——只要有一滴水渍,就足以湮灭整个乡镇。使用少许的水渍,汇聚成数桶谁,对于继承了神和龙之祖血脉的玉龙,是没有多大的挑战性的。

    “坏蛋,你真是太坏了。”被戏耍的向兰,摇摆着堪堪恢复了力量的玉躯,抬起手不断捶打着欺骗了她的玉龙。

    在向兰的扭动之下,使得玉龙有点消沉的欲火,在夹心饼干一样紧贴着的双体引诱下,瞬间又点燃了。坚硬的粗实微微一滑,在轻轻的向前一送,就顺利的进入了向兰体内。

    “嘿嘿,兰兰姑姑,人证物证俱在,你现在承认了吧?”顺畅的长驱直入,让向兰也明白无赖少年所说的物证到底是何东西。充实的感触,让她发出一声满足的细长嘤咛,双眼嗔怪的看了一眼不顾姐妹情意的小月。

    “格格,姐姐,小妹给你助兴助兴。”感受到身后疾挺疾抽的节奏,小月也临阵倒戈,背叛了好姐妹,伸出殷红小舌,在向兰的胸前坚挺山舔舐起来。

    姐妹间的嬉闹,过去虽然也有过,向兰没有想到此刻给她的刺激感是如此的激烈,胸前的高耸好似两团烈火,不断扩散到全身各个部位。删节**字上下两处敏感地带,受到了两个亲一对亲密男女的攻击,向兰浑身一直不停颤栗着,不擅叫春的小嘴,也呻吟不断,如泣似诉的断断续续的哀求真正的祸首玉龙。

    “小龙,姑姑不行了,放过姑姑吧?”这样的哀求,反而加剧了魔王的欲焰,那一次次的深入,变得更深、更有力道了。

    “呵呵,三姑姑,你不用害怕,小月这个为虎作伥的坏人,老公也会帮你狠狠惩罚。”邪意四射的少年,一把将小月微微翘起的丰臀按下了两寸,和向兰的腿根接触到了一起,使得那退出的火热巨龙,在那短暂的时间差内,狠狠的着妖精一样的金发美人。

    ……此处删节***字

    两种不同语种的呻吟,间隔着急促响起,让一双姐妹相互间都能够清晰看到对方面上欢情媚浪,不断的刺激着对方的传统的意识神经,颠覆了过去互相拥触,i身体相接的快慰。

    时间在少年不知疲倦、蛮牛一样的耕犁中流逝,玉龙在一对姐妹上十次的激情中,终于喷发出今日的第二次激情。

    将一对疲惫得早已昏迷过去的姐妹放在一起,帮她们擦净腿间的浪迹,玉龙调小凉风,轻缓无声走出了向兰卧室。

    一番洗浴之后,玉龙走下楼,正好看到了将一辆越野车停在院坝中的向俊,调侃对方的兴致一下就冒了起来。

    “向大哥,你的车真好啊,借给兄弟驾驶两天如何啊?”玉龙那一脸恭维的笑容,让向俊这个豪门大公子无比受用,可是脑海中浮现出玉龙那辆随处都是疤痕的摩托车,向俊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凝固了。

    “兄弟,不是大哥舍不得这辆车,而是今天必须赶回去望京市,需要处理部门的一些业务啊?”一声叹息的向胖子,肥肉颤抖的脸庞上,满是真诚的神情。

    “啊?难道向大哥这样的贵公子,却没有进入自己家族企业吗?”玉龙惊讶的问道,脸上的崇敬神色变得越发浓厚,心下却暗笑不已,看看你那一脸淫荡的笑容,肯定又是看上了哪家大小姐,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打入了另一集团内部,卑躬屈膝的做了别人最廉价的狗腿子。

    向俊一下就警觉了起来,自责面对这个一无是处的泼皮无赖时候,太容易失去往日的沉着冷静了。‘风度不凡’的一笑,向俊微微摆手,语气悠长道:“呵呵,家中父亲和伯父都还正当壮年,将我向家经营得日日高升,我当然要在外面闯荡三五年时间,积累写下层管理的经验了。”一副体察民情的神态,很让初见之人崇拜和喜欢。

    玉龙更加敬佩道:“向大哥真是厉害,不愧是望京同辈中的佼佼者。”前世在望京市呆了十年的玉龙,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从夏姨父亲——夏立口中偷听到的一则消息:向家那小子,追求了差不多十五年时间了,真是色心不小啊!

    呵呵,听你的口气,现在已经追随了别人三五年时间了。这样的女人,将来一定收入家中,让你这个看不起人的豪门公子将来哭泣吧!玉龙邪恶的想着。

    缓缓走过来的玉芬,见到娘家唯一的一个正苗,发挥着完全继承了自己的胡诌本事,一脸慈祥笑容看着一对青年,相互一比较,越看越觉得玉龙是仙童下凡,不但英气逼人,而起身份丝毫不输五大豪门的公子哥们。

    对于玉龙的恭维,向俊虽然有些喜欢,但是对于他贪婪好吃的秉性,心下却暗暗惧怕,也不喜和玉龙这个有降他向大公子身份的无赖过多交谈。看到走过来的三个老人,向俊急忙迎上去,缓声道:“伯父、伯母,小兰姐姐呢?”一双呆着丝丝迷醉的色眼,却暗暗的扫向高挂着闲人不许上楼牌子的二楼。

    那一副色急之态,让三个老人将向俊当成了西天取经路上求婚的猪八戒,不禁黯然失色的摇摇头。

    “哎,小月这孩子,从什么柏工回来之后,就拉带着小兰,姐妹俩没日没夜的捣鼓那些脏水,弄得几乎每日下午才休息。”玉芬眼神一望坠落西山的太阳,一副深深无奈、却爱女心切的表情,几欲催人泪下。

    “老婆子,让你好好记住,你却一直都说我老头子聒噪。小月在德国,读的是该国排名第一的柏林工业大学,学位是化学硕士。”向可信这个最是崇拜有高学历的村支书,面带怒色斥责了自己老婆两句。看着早就收拾停当、带走了十数种土特产的青年人,面色温和道:“小俊,我们这些老骨头是难以走出这既做大山了,就是想让小兰、小月这双姐妹将来到望京市去谋求发展。你干脆将车留下,让玉龙在小月的试验结束后,就一起来到望京到你们向家做客吧。”

    得得,这个老头子,才是真正的吃人不吐骨头的老戏骨。对于这一次访亲,本就心怀叵测的向俊,除了早点逃离这个发誓一生都不再来的村子,再也没有一丝多余的想法,摊手无奈道:“伯父,实在对不起,小侄今晚还有业务要做,不得不即时赶回去,你看……你看……”

    “是啊!两百多公里的路程,自己没有一个车,真是无法即时到达望京市啊!”玉芬这一声感慨,让她的娘家人玉龙差点笑翻了肚皮。因为他这个姑婆已经从六个女婿家里收刮了三辆车了,都弄回家之后,一一借给了村子中牢靠的青年们在驾驶着呢。

    看着窘迫的青年人,谭媒婆终于给他解了围,“向俊,既然你今晚还要加夜班,就早点回去吧!”收了大礼的谭媒婆,代替主人家却下了逐客令,解救了连车也差点被扣留的青年才俊。

    向俊虽然对谭媒婆这个吸血鬼很不忿,却一点也不敢露出心中的真实想法,别人的大儿子,不但有权有势,更有坚硬的拳头,几大豪门都不是巴结,就是躲避着他们一家。

    点点头,向俊狼狈上车,急速发动车子,一溜烟的驾驶出了向家院坝。 ( 村情 http://www.xscun.com/1/10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