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干娘◎潮女

文 / 楚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小龙,如何看这个向公子?”向可信大手挥舞,将围绕在玉龙身边的一群小孩子赶走,语气平缓问道。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鱼王村虽小,却隐藏着关系华夏气数的禹王九鼎,并且是进入先祖禹王当年所建小九州的必经之路。所以,鱼王村村支部书记,一直都掌握着这个秘密,慎之又慎的选择自己的村长人选。当然了,向可信心目中,一直都隐隐有着将这个重担顺利转交给玉龙的念头,只不过一直因为玉龙没有得到祖宗真正的血脉传承,才会将之藏在心中。

    “谢谢你了,向公公!”这个头花花白、很是惧内的老头子,总是指点玉龙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让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

    “啊,小龙,你公公就是老犯糊涂,不用管他这死人。”玉芬老太婆一声娇啐,瞪了一眼自己老伴儿,口中喋喋的埋怨了起来:“向老头,你胡乱给我兰兰找个婆家,我看你皮子又有点痒了啊?”挽袖举手的老太婆,大有不给个好的说法,老娘就和你干一架的神态。

    “哈哈,玉老太婆,我也只是看不得小龙一直摸摸索索,总是不肯给个准信儿,心下为我们的大龄女儿的人生大事发愁啊?”身体不断后退的向可信,用双手紧紧护住老脸,手指指着满头白发。

    “你看看,我为三丫头操心未,累得头发也全白了。哎,还是你的命好,有个好侄儿,随意运功让你帮你淬炼一下身体,整个人就年轻了十岁。”满嘴都是哀怨语气的向可信,看着年近七十的妻子,眼神中满是幸福神采,似乎对于拥有这样一个双鬓略带银发的老婆很自豪。

    三十年如一日的做着村上的庞杂工作,向可信这个曾经的抗美援朝的老兵,身体也很是吃不消。停下了扑打的动作,玉老太婆神情温柔的看着丈夫,略带嗔怪的道:“哎,你还是放权,将村支书的担子,交给小陈去做,不是更好吗?”看着一旁微笑着注视的谭媒婆,玉老太婆取笑道:“看看,陈大嫂耳朵都差点竖起来了,她可是盼望着她的侄儿成为一把手啊?你一直都不放权,让别人成绩小辈们,还认为你是一个贪恋权势之人,一直想要将这个村支书做到老死呢?”

    微微摇头,谭媒婆一脸失望的表情道:“陈宇金,他要是能够将我们村子的村支书做好的话,早被他的妹夫们弄到县政府去了。小金虽然为人勤勉,却读书太少,不善与人打交道,根本无法和后面林中那些老家伙处理好关系,所以,小金终是无法独占一方,干出一点光宗耀祖的事情。”对于出生的村子的复杂性,谭媒婆几乎有着切身体会。因为她儿子陈宇良仅是得到村后隐士半日传授武学,大学时候就在望京市杀出了血煞的美誉,是黑帮中一个谈之变色的狠毒人物。

    如此情况,向可信夫妻也早已认识到。而此刻由陈家的当家女主人自己说出来,让存在两家之间的那点村支书的隔阂,一下子澄清了。向可信点点头,微微遗憾道:“嗯,如果小金有他弟弟妹妹们三分之一的聪明劲,我早就从村支书位置上退下了。”

    “别人很笨蛋,可总还算是陈家四虎,在整个镇子上,哪怕这座县城,人们称道的四虎之中肯定将陈宇金排在首位。”大院左侧角落,传出一个成熟妙音,声音温腻而不糯黏,性感而又不觉得娇嗲,“哼,不像有的人,只会对着村子中的平民百姓呵斥戏弄,一旦遇到树林中出来的老虎,就像一只病猫般,将村民们的收成也平白奉献给他们。”

    一股冲天的怒气,铺天盖地而来,几乎将向可信这个村支书骂得一无是处,咸蛋无能。可是,被骂者还一脸乐呵呵的笑容,根本无法出言驳斥对方的话语。

    数年都没有出现的情况,让玉龙脑子中闪过一个女人的身影,对着穿过葡萄架下的卓然身影惊喜喊道:“干娘——”

    一身浅红长裙的女人,浓黑亮丽的秀发,柔顺的披散在滑腻玉肩之后,给本就高挑纤长的身段,增添三分时髦之感。双耳上金灿灿的耳坠,随着女人转身的瞬间,发出清脆的撞击翠声,几欲摄人心魂,带着一股特异的靡靡之音。

    “小——龙——”女人伸出莲藕玉臂,将眼眶上的墨镜取下,露出了一张鹅卵形的绝色玉脸,上面布满了无边惊喜。

    霎时,从一亩丈量的大院坝外侧,美妇人浑身好似一朵飘荡的浮云,眨眼间就到达了玉龙身边,一下就将玉龙抱入怀中。

    颤抖个不停的高耸玉峰,狠狠的抵触在玉龙身上,让他有点心生摇曳,而攫入双眼的光滑如少女的娇嫩肌肤,足以让无数青豆初开的少女嫉妒不已。热泪脱眶的美妇人,几乎提气漂浮起来,才堪堪将足足高了十厘米的干儿子紧抱在怀中。

    “格格,我一直都说,小龙长大之后,一定是个英俊的帅小伙子,让小兰绝对有些匹配不上的自惭形秽之感。”美妇人毫不留情面的打击了起来,将滑腻的面颊和玉龙碰触到一起,相互贴着感受着久违了的亲情。

    “玲玲,你从望海市回来,为什么不告诉哥哥一声,让我开车到望京机场接你呢?”快看到了同一房小妹妹给了自己如此大一个惊喜,向可信倏然老坏大开,也直接忽略了向心玲话语中的后半句—(一路看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只有我家女儿孟雨桐,才会是儿子最好的良伴。

    看着基本上里也不理现自己丈夫的小姑,玉老太婆有点看不下去了,自嘲似的解释道:“玲玲一直都不给我们消息,还不是想要给大家一个惊喜啊?”伸出手掌,对着脸色黯然的丈夫握了握。

    时潮干娘的玉脸,不断从玉龙下颚一直滑落到了小额头上,借着身体下落之势,烈焰红唇在他额头上缓缓的亲吻了一口,“格格,为了庆贺我的小龙,不但摆脱了五年之久的病痛折磨,还在短暂的时间内学完了中学课程,干娘奖励你一个吻。”

    被压下的玉龙,却一阵激动,眼神通过悬挂着墨镜的裙口,顺利的看到了美艳干娘修胸前那对硕乳,紫色蕾丝内衣,仅是遮挡住了美干娘一半的丰满,滚圆的底座却完全透露在外面,似乎在贪婪呼吸着红裙下那美妙的香奈儿香水。还处于阴阳这个初阶层次的修神功法,让玉龙看得双眼圆睁,呼吸一阵急促,外泄的气息,扑向了成熟美妇人那具勾人**。

    实实在在落地的美妇人,感觉到怀中少年的异状,又是一阵满意欢笑,小女人一样问道:“干娘很好看吧?这身衣服,可是在你们家里的时候,专门特别换上的。”和玉龙分开的美妇人,对于玉龙有点呆呆的眼神,一阵得意和自傲。

    当年村子中的第一美人,在望海市那种国际性大都市呆了十余年时间,现在不但变得更加成熟丰韵,还在举手抬足间都散发着一股高位者的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天啊,干娘,你这身衣裙,还让不让妮妮姐姐和兰兰姑姑活人啊。以后,整个村子所有人的眼光,都被你这个聚光体全部吸纳了。”玉龙敏感的神息捕捉到时潮干娘在凛然中泄露出的魅惑气息,心中荡漾启丝丝涟漪,脑子都有点短路,不得不使出小无赖的招式。

    “格格,干娘就知道在小龙心目中,永远都是最漂亮的。”兰花指纤纤盈盈的一点,在玉龙额头上轻戳了一下,在留下了唇印的红地方,画出了一个小小指痕。成熟美人的娇嗔,万种风情远胜小姑娘们。额头被轻戳那一瞬间,玉龙只觉得眼前万花齐开,百花争艳,心神完全被对方的一颦一笑而牵引着,丝丝怪异的气息,差点让他沉醉到了时潮干娘所不下的幻境。

    “干娘,你就饶了小龙吧?小龙仅仅数周时间的修炼,哪是你这个名扬华夏的绝世高手的对手啊。”心口发出的冰凉气息,终于让玉龙认识到了和真正修行界高手之间的差距,嬉笑着向心玲投降。

    “玲玲,你就别再试探小龙了,他走到这一布也太不容易了。”向可信看和玉龙额头上时而浮现出来的汗珠,时而凝结出来的冰珠,对他同族小妹妹的手腕不断苦笑着。

    娇哼一声,震得三个老人向后退了一步,向心玲面色变冷,“兰兰呢?”在自己大哥身上一扫,讽刺道:“不会是和她情郎一起出去了吧?”

    上楼看过了女儿情况的玉老太婆,暗暗的给了玉龙一个你行的眼色,呵呵欢笑道:“是啊,和她小情郎玩得太累了,现在还在睡觉呢?”对于自己的任何行色,玉芬明白哪怕不当着这个小姑的面,她也会明察秋毫之末,明白小情郎所指的何人。一直不将自己夫妻放在眼中的嚣张小姑,神色微微一愕,让玉老太婆心中一阵满足,哪怕神仙又咋样,自己还不是胜过了她一回儿。

    “格格,小龙你真的长本事了哟,不但修炼了家传神功,连弄女人的本事,也成了独一无二之人了。”久违的乡音,从向心玲的口中轻缓吐出,一个干字,让四个人都脑门上浮现出根根黑线,有她这样说自己侄女儿的人吗?

    “咳咳——咳咳——”

    都是亿万富婆的女人了,却有着如此癫狂的一面,向可信只觉得大院中十余户人正透过门窗的细缝,在悄悄的窥视着大院中发生着的一切,可是,妹妹二十年前太过剽悍,才不敢走出大门。

    “玲玲,还是进屋,进屋了再说吧?”向可信很温柔、很诚恳的将这个身份特殊的妹妹,像解带高贵的客人一样,向着屋内延请着。

    “小龙,干娘还是跟着你一起回家,不用赖在别人家里,况且,有的人,当年可是将我赶出向家大院,向家再也没有我这个外人。”

    根本没有举足离去样子的时潮干娘,看得玉龙心下一笑,伸手将向心玲的滑腻皓腕紧紧捏住,哀求道:“干娘,小龙今天不可以回去的,你也在自己家里呆待一宿吧。”使出一股劲力,玉龙拉着根本没有反抗的美艳干娘,向着屋内走去。 ( 村情 http://www.xscun.com/1/10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