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小玉夫人◎小龙,我可是你婶婶啊?

文 / 楚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哼,哥哥,你真应该打念情妖道一番,狠狠惩罚她一顿了。你回老家的这一个月中,她总是欺负我和林妹妹,让我们去和那些粗鲁的社会人渣硬拼。”嘟着樱桃小嘴的玉洁,一副我受够了秦念大小姐作风的表情,在撒娇的神态中,有着六七分的认真。

    玉龙在前世历经了不下百场大小战斗,也理解秦念的用心,希望身娇体弱的玉洁和林仪能够抵挡三四个社会人世,从而有着自保的能力,对玉洁的御状来了一个不理不睬。

    “呵呵,首先打你这个一点也不听话的调皮蛋两下。你刚才急冲冲的从浴室中跑出来,可是打扰了哥哥好事情。”玉龙双掌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在玉洁两瓣小翘臀上微微拍打两下,线条和柔的俊脸,也变得肃然了起来。

    “哎哟,好疼啊!”最近一两年没有被拍打过少女之臀,突兀的升起酥麻、火辣的感觉,将玉洁吓了一大跳,在心中将自己也归入了坏女人的阵容中,玉洁不禁面上越发滚烫,埋首在玉龙怀中,不断拧动着小脸,微微抽泣道:“呜呜呜,坏哥哥,臭哥哥,连你也被念情妖道给迷惑住了,再也不喜欢妹妹了。”

    似乎万物都无法离开摩擦生火这一条原理,玉龙发现玉洁不断摆动的幼幼嫩身体,弄得他欲火升腾,有过抬头趋势的胯下玉龙,狠狠的戳戮了一下裤裆。

    传说中的萝莉诱惑,不啻于分此吧!玉龙双手使劲,将玉洁娇躯靠在沙发靠背上,二指拧了一把她那纤小瑶鼻,急切安慰了起来。

    “傻丫头,不要哭了,你刚才打扰哥哥的事情,可是人民关天啊。”看着懂事的娇俏少女住口不哭,玉龙顺势将妹妹丢在沙发上,跟着问道:“玉洁,你又没有发现婶婶最近身体情况不好啊?”

    突袭一样的问题,让玉洁有点无从回答,内心进行着艰难斗争,不明白到底是否说真话。

    “哎哟,诚实、善良的小洁,不会是想要做个不撒谎之人吧?”一身淡粉色及膝裙装的秦念,摇曳生姿的走到大厅中,吸进粉妆的玉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好似对玉洁道:你知道的东西,都统统说出去吧。

    看着一脸难色的小堂妹,玉龙也不强迫她,反而安慰起来,“玉洁,你不说,哥哥也不会责怪你。”走向左侧的窗台边,双眼紧盯着盆景,玉龙略带忧虑道:“这些年,婶婶一直都怨恨当年的离婚,顽强的独自将你抚养长大,却忽视了一具娇弱的身体,弄得浑身都是毛病,自落下了沉重的病根。”

    后知后觉的少女,双手紧紧绞着衣裙,看到被烘干了的身子,一下就蹦到玉龙身边,抓住他手腕道:“哥哥,你一定有办法,一定能够将妈妈医好是吗?”单亲的玉洁,虽然有着很爱她的父亲,却感觉故负心薄幸的父亲,反而不及同样没有父亲的堂兄亲近、值得依靠。

    微微一笑,玉龙伸手轻抚小堂妹的脑袋,解释道:“哥哥告诉你,就是想要让你放心,哥哥会在假期将婶婶的病症全部医好,让她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头昏脑胀、咯血心悸的异常出现了。”

    记事以来,玉龙所说过的话,还从来没有让玉洁失望过。看着一脸坚定神情的堂兄,玉洁不禁轻嘘一口气,抹着额头汗迹小手变为粉拳,不断捶打玉龙胸膛,“坏哥哥,原来你早已知道一切了,现在却来戏耍妹妹。”

    “龙哥他在此时询问你一番,就是想要告诉你,希望你在接下来的一两天不要打扰他,让他可以专心给清姨疗伤。”一手从玉龙身边拉起玉洁,秦念一边走向自己的卧室方向,“小洁,你今晚就乖乖和大姐头一起啃方便面吧,别去打扰龙哥为清姨疗伤了。”

    对上转身微笑的秦念,玉龙赞叹的微微点头,对她在大事之上的悟性很是喜欢。轻轻走到婶婶冰清的主卧室,玉龙在轻轻敲门三下。

    “小龙,婶婶睡了,你有事情明天说吧?”隔了将近五分钟时间,很是熟悉三个小辈的冰清,才语气慵懒的回答道。

    呵呵,就是你睡了,体内气血趋于轻缓,我才好帮你那具薄纸一样的身体进行治疗。玉龙手指碰触到锁上,激射而出一丝气劲,顺利的将们打开了。

    “婶婶,原来你是在装睡啊?”玉龙直接忽视了婶婶的泛着怒火的眼神,一脸都是无赖的表情,一双大眼带着欣赏的目光,观看着玉体横成的成熟美妇人。

    南方的七月天气,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本来在客厅中遭遇了尴尬的冰清,在回到卧室后,在忐忑不安的状态下,浑身不禁有点发热,紧束腰间、遮掩住高耸胸脯的的浴袍,也放开了几分,海棠春睡中,整个人显露在外的春色也更多。

    “小龙,你进来干什么?”面对着侄儿的眼神,冰清感觉很陌生,因为这般成熟的眼神,只有真正的男人身上才会具有。

    暗啐一声,冰清心下责怪自己胡思乱想,侄儿哪里不会真正男人,难道会是不能够做人道的性无能吗?想到性这个敏感的一直都避讳的词汇,冰清一具微微发热的身体,不禁更加的火热了。

    反手关闭上门窗,玉龙缓缓走向床边,双眼紧盯着一动不动的婶婶,微笑着反问道:“婶婶,你说小龙身为玉家的男人,想要干什么呢?”

    卧室里面暗淡的光线,虽说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可是却让玉龙的微笑,看起来很是诡异,完全就是一个淫邪的色狼,正面对着待宰的羊羔。“强奸!”冰清脑子中浮现出这个听过不下千万遍的暴行,整个人无限震惊,芳心惊悸、彷徨,语气颤栗问道:“小龙,我可是你婶婶啊?”

    “是啊!冰清大校长是我婶婶,玉龙永远都不会忘记。”玉龙神色庄严,恳切至极的说道,同时,右手也伸了出去,抚摸上冰清的圆滚滑腻的玉肩。

    最近两三年时间,一些心理学家分析,无数心理不健全的少年,最是喜欢强暴身份更高的长辈、或者有着一定社会地位之人。数日前,一个朋友有冰清开玩笑,让她小心和几个艳丽绝色住在一起的侄儿。可是,一直都将玉龙这个侄儿当成儿子、未来玉家继承人,冰清反而臭骂了那位完美单身主义者的朋友一顿,最后还是在对方的眼泪攻势下,冰清才没有与二十年的好姐妹,如古人一般割袍断交。

    在如此阴暗的环境下,朋友的叮嘱,一下子在冰清心灵中占据了上风,将一双眼神似乎将自己浴袍看穿的侄儿划入了心理不健全的一类少年。

    “啪嗒——”

    右手狠狠的打在玉龙手背上,冰清怒视着玉龙,另一手指向卧室之门,尖声叫道:“玉龙你出去,赶快出去。”

    “呵呵,婶婶,你不答应,小龙就不会出去了。”一片好心的玉龙,心下暗暗嘀咕,婶婶为什么一心求死呢?

    天啊!小龙从小就被杨姐姐抚养长大,果然具有不健全的心理,喜欢的女人,不但需要杨姐姐一般成熟美艳的风情,还需要威赫的社会地位。此时,冰清心胸间怒火熊熊燃烧,怒骂了一声,“混蛋!”凝聚了几乎三四层功力的双掌,同时推向即将强暴她的侄儿。

    看着倔强的生气的婶婶,玉龙只觉得眼前一对白花花的肉球在急促颤抖着,直颤得他整颗心也跟着上下、左右的蹦跳了起来。脑海中八岁左右的一点记忆,在玉龙脑海中一下子就翻腾了起来。

    “婶婶,十几年过去了,你的这对**,比当年让我在十余个村姑面前丢脸的时候,更加好看、更加美丽了,小龙真的恨不得吸了一口。”喃喃自语般的声音,带着一种深沉的缅怀岁月的余音。玉龙伸出的双手,正好格挡在冰清的皓腕上,一股条件性的反应,顺势将冰清的双手扣住了。

    “咦,婶婶居然会我们玉家的神功,虽然境界很低,却远远超过我那吃软饭的叔叔了。”从玉龙手臂上传出的酸痛感觉,让玉龙吃惊的看着冰清,“你的功夫是来自于和合神诀,肯定是妈妈偷偷传授给你的。”

    势在必得的一击,却犹如掉到了泥淖中,不但没有发挥一点功效,冰清还惊异发现体内的力量也受到了控制,虽然明明知道怎么样解开受制的经脉,冰清却发现根本没有如此高深的境界,无论怎么做都是徒劳无力。数分钟时间的凭藉,瞬间化为云烟,冰清心弦终于被拉紧。

    “不是……”想起当年情意深重的好姐姐千叮万嘱:一定不能够让玉龙知道了父母的真正身世,冰清伸手捂住性感红唇,连忙改口,掩饰道:“嗯,婶婶的功夫,也是你妈妈所传授的。”

    紧盯着冰清眼神的玉龙,早已从她一瞬即逝的慌张眼神中,看到了她所修炼的和合神诀,不是母亲杨杏儿所传。可是,为了配合帮她疗伤,玉龙也不揭破她撒谎之事,反而喜悦的笑道:“阴阳、乾坤、天地、混沌,和合神诀的这六大境界,正好由男女共同研究、共同学习,才会事半功倍,顺利的达到混沌无极的境界。”

    首次听见玉家的不传之秘这种境界的划分,冰清一颗烦躁不安的芳心,更是凄凄楚楚。原来一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沾沾自喜的和合神诀,其原理和被修行界鄙视的**派的**经一样,也只不过是满足的男人私欲、助其修炼成神功、达到飞升成仙的一个工具罢了。如此想着的冰清,感觉整个世界、所有人都抛起了她,不禁收缩着双手,抱紧瑟瑟发抖的一具玉躯,眼神恐惧的仰视了一脸淫笑的侄儿。 ( 村情 http://www.xscun.com/1/10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