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回 佳人动剑

文 / 走火入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外篇有点长,如果没有耐心看下去,直接看正文就是了,外篇只是给正文做了几个铺垫)

    这是湖北境内一个叫“江城”的县城,江城乃湖北重镇,近邻巍巍长江,地处南北要道。每日打这小城经过的商人,行人倒也不少。

    此日正逢三伏暑天,碧空万里无云,炽热的太阳照得小城如蒸似烤。往日繁华似锦的街道此时却是行人寥寥。小城城东有个叫“来凤客店”的酒店,乃是江城最大最繁华的客店。这里除了本城有钱有势的人常去消遣外,每日打这小城经过的商客也大都会在此歇歇脚。

    此刻客店内热闹非凡,有喝酒猜拳的,有高谈阔论的,亦有说书唱曲的。

    只听楼下一声大喝:“掌柜,来二斤牛肉,一坛好酒,再随便弄几个好菜。”声音如雷.掌柜道:“三位客官请上楼坐,酒菜片刻即到。小二,快招呼客人。”店小二忙应道:“好呢!三位客官楼上请。”店小二带着那三位客官上了楼,三人在靠西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小二忙给三人檫静桌面,酌满茶水,满脸堆笑道:“三位请喝喝茶水,酒菜稍刻即到。”打量三人,正中那面东而坐的男子相貌堂堂,落落大方。但见他:

    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明皎皎双眼生辉,双辉晃寒睛;黑漆漆两眉胜黛,两眉胜黛仗凌云。面白鼻俊年近三旬,曾动无数芳心;唇红齿皓身丈七尺,能吐深奥文采。上着雪白龙云肩袍,英俊潇洒;腰系灰色玲珑宝环,玉树临风;手握半圆锦绣花扇,风流倜傥;足踏浅色熟皮长靴,一派英气。真可谓:神态俊逸周文王,风采超人东方君。

    再看坐在他右边那人,乃是浓眉亮眼,身强体键,三十出头年岁,身着灰色短肩,腰跨一口把刀。左边那汉子也差不多,腰间亦挂着一口大刀。

    只见坐右的那汉子喝一口茶,抬头道:“四爷,你看我们现在该去何地?”“此地往西不出三十里即是武昌城。我们下一步就到武昌城去。”坐中那男子应道。坐左那汉子道:“我早想见识一下威震江湖的龙头帮了,这正是好机会。”

    “酒菜来了。”店小二端来一坛酒,又把三人下酒菜尽数端上来了,道了声:“三位客官慢用。”便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店小二,再来一壶酒。”声音优柔。

    众人眼随声去,只见那说话之人乃西窗旁一绿衣女子。女子脸朝窗外,右手端一杯酒独饮着。好似完全没注意店中那说书的。她左边桌上放这一柄二尺来长的渔汶剑,剑柄雕刻甚是精细。四爷三人这才注意到旁桌这女子,从这边看去,正好能看到那女子容貌,好一个忧郁天仙。但见她:

    眉头紧蹙,汪眼生悲。娥眉弯弯犹如初春嫩柳;秀眼盈盈好似林间清泉。面集忧云,唇含怨恨。玉面洁洁仿佛腊月寒梅;朱唇晕晕宛若透熟樱桃。青丝微乱玉簪衬,绿衣袅娜袖罩风。皓肌细嫩身窈窕,二八佳龄体馨香。春笋纤腰动人心,削葱玉指荡人魂。冰清玉洁宛然如画,芙蓉佳色美似天仙。真个是:织女眷思牛郎愁,嫦娥孤守广寒怅。

    少刻,店小二即拿来一壶酒,放到那女子桌上道:“酒来也,姑娘慢用。”不免边说边多看了她几眼。那女子端起酒壶,斟满一杯酒,一饮而尽,显得无限惆怅。

    但见一公子哥模样的男子走到绿衣女子旁边,边打量她边笑嘻嘻道:“仙子,看你似不开心,有何不顺心之事?来来来,哥哥陪你喝两杯。”那公子哥身后四个随从忙声附和:“对,对,让我们公子陪你喝两口。”

    你道这公子哥是何许人也?只见他满脸堆肉,面皮白净,鼠眼塌鼻,唇若涂脂,一看即是唯势欺良,贪恋女色之徒。此人姓张名宝,乃本县县令张有途之子。张有途就他这一个独子,对他乃是百依百顺。他仗他爹之势,在加上在几个县衙捕头里学了些三脚猫的功夫,于是平日就在县城里欺奸妇女,伤残世人,逞凶行恶,全城百姓见了他都不免心惊胆寒,毛骨悚然。对他的恶行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张宝说着左手就要去摸那女子右臂。“住手。”一声大喝让张宝本能地收回了手。他转过头来看了看大喝之人。大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四爷左边那汉子,只听他侃然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再此调戏民女,没王法了吗?”

    张宝先是愕然,他万没想到在此地,竟有人敢和他这般说话,他鼠眼一瞪,戟手骂道:“你是哪来的狗东西,胆敢在此多管闲事,也不去打听打听本公子是谁。我可告诉你,在这里我就是王法,你要敢多管闲事,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汉子哪能忍受这份气,他眉发皆竖,正欲站起。四爷看出他的心思,轻拉了他一把:“陈彪,别冲动。”陈彪动了动嘴,没说出话来,只得对张宝怒目而视。

    “哈哈,怕了吧!也不看看自己有几份斤两。”“想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找死。”张宝身后几个随从连声讥刺。

    张宝又转身色眼盯着绿衣女子,戏言道:“姑娘,来,我敬你一杯。”说着左手就去抓那女子玉手。绿衣女子看了她一眼,冷冰冰道:“滚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张宝哈哈大笑道:“哦咳,好个辣妹子,越野哥哥越喜欢。”左手即要抓到那女子右手了。

    “嗖”一声响,寒光一道,随即便是“唉哟”一声杀猪般惨叫,只见张宝紧抱左手在怀,胸前衣服已给鲜血染红了一片。他口中不停呻吟道:“哎哟,我的手呀,哎哟,快把他给我抓起来。”张宝身后四随从马上抢了过来,一个去扶住张宝,另三个则把绿衣女子团团围住。

    “好快的身手。”四爷三人暗暗心惊。绿衣女子静站在那里,手中长剑鲜血滴滴。她一脸冰霜,好似刚才之事与她毫无干系。

    “还不快抓住她,哎哟,哎哟!”张宝厉喝道。那三人立马如饿鹰扑兔般扑向绿衣女子。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绿衣女子腕抖剑斜,如光似电,两人瞬间便被绿衣女子长剑伤到手臂,鲜血直流,另两人畏其剑锋,怎敢再靠近她半步?站在那里面面相觑,没了主意。

    那女子冷冷道:“再不滚,别怪我手下无情。”

    张宝忍着手腕伤痛,怒斥道:“没用的东西,连一个娘门都奈何不得,臭娘门,你有本事就在这里给我等着,我们会来找你算帐的,我们走。”张宝在前,四人随后,五人抱头鼠窜而去。

    等五人走远,客栈掌声似涛。“姑娘好身手!片刻即打伤这帮恶人。”“姑娘可给我们出了口恶气,这些人平日四处横行霸道,我们都敢怒不敢言。”“真是天仙下凡,不仅貌能倾国,武功更是出神入化呀!”众人喝声四起。

    也有人提醒道:“姑娘,你和这无赖之徒结下仇怨,他可不会就这般善罢甘休的,我看你还是快些离开这是非之地,不然一会等他叫来他那三个凶神恶煞恶的师父,你可就不易脱身了。”“姑娘武功这般了得,未必会输给那几个恶人。”有人反驳道。“双拳不敌四手,我看姑娘还是避一避的好。”先前那人道。

    绿衣女子没有说话,看了看站在那边惊魂未定的店小二道:“小二,结帐。”说完手就入怀摸银两。店小二惴惴不安,走到绿衣女子旁,低声道:“两壶酒,半斤牛肉,共半两银子。”绿衣女子摸银子的手却久久未出,她神色尴尬道:“真不好意思,我银两给掉了。”店小二脸色涨得紫胀,悚惧道:“这………这可怎么是好。”他此时真是叫苦不迭,他刚才眼见绿衣女子出手凶狠,怎敢强要。可要收不了银两,掌柜那里却又不好交待。

    “小二,那姑娘的银两算在我帐上。”四爷道。“好,好,多谢客官。”店小二躬身道。

    绿衣女子走到四爷桌前,揖手谢道:“多谢公子相助。”声仍冷,面仍愁。说完即去。绿衣女子走后,客店里稍平静了一些,众人各归其位,纷纷议论起刚才发生之事。

    “四爷,这女子真是俊俏,武功也不错,恐差你不远。”坐右那汉子道。四爷道:“美是美貌,只是太冷。陈彪,吴汉,你们可能看出她武功来路。”陈彪,吴汉都摇了摇头。吴汉沉吟半晌道:“我看她武功招式决非武林名门正派。”三人感慨一番,当下不在话语。 ( 猎艳 http://www.xscun.com/1/105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