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回 纯阳禁地

文 / 走火入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天晚上,两人约会刚回来,秦观便见自己房间有灯光闪亮,他立即想到是李云凤,便从正门进入了自己房间。进屋后,见李云凤一脸不悦的坐在自己床上,他赶忙上前说道:“姐姐,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呀?”李云凤瞪了他一眼:“今晚你又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和对面那姑娘去约会了。”

    秦观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她,呆站在那里,没有话语。“呆瓜,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李云凤轻声问道。秦观也不想在感情上欺骗李云凤,说道:“是的,我第一眼看见她就喜欢上她了。”他并没有说他以前就和玉兰是恋人,而是说是在玉兰上山后才喜欢上她的。

    李云凤微微点了点头,提醒道:“她长得很漂亮,不过她刹费苦心的来到纯阳教,我看并不是拜师习武这么简单,我看她是别有居心,呆瓜,你人太老实,一定不要给她欺骗了。”李云凤感觉心中有些酸酸的,她虽然一直把秦观当作自己弟弟,但现在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喜欢上了别的女子,她能开心吗?

    秦观虽然知道李云凤并没有喜欢上自己,但见她那样,还是有些不忍,他安慰道:“姐姐,我会永远当你是我好姐姐的,至于我和小兰的事,你放心就是了。”李云凤强笑了一下:“那就好,我也会一直当你是好弟弟的。夜深了,快睡觉吧。”说吧,她就出了秦观房间。

    看着李云凤出去的背影,秦观有些感动。躺到床上后,他心中胡思乱想起来:“姐姐会不会是喜欢上我了,要真是那样,我却该怎么办?我虽然不在乎娶几个妻子,但却玉兰是不会同意我同时娶两个妻子的。”

    随后的日子里,秦观也用不着背着李云凤的面和玉兰约会了,反正李云凤都知道了此事,要他再偷偷摸摸的,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但他每晚也不会和玉兰玩得太久,毕竟第二天都有正事要干。

    这日晚上,秦观刚回房间,便听见那边有微弱的快窗声,然后便是呼呼呼的一阵声音。他现在耳力甚佳,一点微柔的声音也逃不过他的双耳。

    秦观想到白日里常往这里跑的高权,会不会是他夜里闯进云凤姐姐的房间,然后欲对她做出奸淫之事呢或者是其他什么人,潜入云凤姐的房间,欲对她不利呢,想到这里,秦观便担心起来,他忙开门过去,欲查看那边到底什么事情发生。

    来到李云凤门口处,静听了一会,但却没有听见什么动静。他又轻敲了敲门,里面却是没有人回应,难道云凤姐是个坏人俘去了,我得进去看看。于是秦观轻推开房门,进入了李云凤厢房。房内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灯已经灭了,但灯心还有光亮,看来才灭不久,而窗户则是打开的,看来刚才才有人出窗户处出去了。

    秦观心中担忧,忙到窗口往外查看。窗外夜色朦胧,微风轻抚,却见一个黑影从窗外那块草地上进去了那边的一片林子里。以秦观的眼力,能看出那黑影身型娇小,似个女子,他心中暗自猜测,难道那是云凤,不过他转念一想,云凤不是不会武功吗,怎么可能是她,那一定是陷害云凤姐的恶人。想到这里,他顾不得回屋换一套黑衣,便飞身出了窗外,展开纯阳绝学“踏雪无痕”,跟向了那黑影。那人轻功很是不错,竟能一步跨出两三长的距离,但秦观轻功却是更甚,不到一盏茶时,便追上那人,由于他想看看对方下一步到底欲干什么,所以并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悄悄的跟在她的后面。

    这晚虽然是七月十二日,但却是个无月之夜,天上也只有几颗疏星闪耀,夜色很是昏暗,再加上那人全身黑衣,连脸上都用黑布蒙着,秦观虽然眼力了得,但还是不能判断那人是否就是李云凤,不过从她的身形来看,和李云凤倒很是相象。

    在经过一片密林后,便来到了一个荒破,过了荒破,却是到了另一坐山峰的背后。只见前面黑衣人飞步行走了一会,便在一块人高的石碑旁停了下来,他愣站在那里一会,然后又轻步往林子深处而去了。秦观以前从没有来过这里,心中更是好奇,跟到那石碑处,停了下来。只见那石碑上刻着几个字,借着微弱夜色,秦观看到了两行字,左边的大字乃是:纯阳禁地。右边的小字乃是:擅入者死。

    秦观心中奇道:“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禁地,也不知这禁地里到底有什么秘密,而那黑衣人又为何不惧纯阳教规,擅自闯入,我还是跟去看看的好。”于是秦观也不去顾及这擅入禁地的后果,飞身进入了禁地。

    在前面林地上,那黑衣人突然停了下来,躲闪到一棵大树后面,秦观细细一看,原来前面竟有几个道士把守在那里。只见那黑衣蹲下身去,拾起一块石头,仍向右面十几丈外树丛当中,石头落地,发出砰一声闷响。

    “那边好象有动静。”“什么人?”“我们过去看看。”几个把守的道士轻声议论起来,然后便一同往那边而去。黑衣人却是抓住时机,飞步跃过那里,往那边而去。片刻间,几个把守的道士便回来了,几人边走还边议论着:“真是怪事,我明明听见声音的,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呢?”“这是纯阳禁地,怎么可能有人闯入,我看那多半是野兔野鸡弄出来的声音。”……

    秦观也想从这里过去,但仍石头的方法已经给那黑衣人用过了,自己再依葫芦画瓢,他们不一定会上当。于是他太头看了看那参天大树,心念一动,便提气飞身攀到树上。然后他从一棵树上飞落到另一个树上,直往那边而去,就这样,他从那些人的头顶上通过了那里。再跟着那黑衣人行了一会,便来到了一个石壁,那石壁有一处凹陷了进去,还有一条青石板路通往那里,看来凹陷地是一个石洞。那黑衣人在打量了一番周围动静,见没有来人,便轻步往那洞口而去。秦观并没有跟上去,而是身依在大树上,静观其变。

    那黑衣人走到那洞门处,四处寻找那进洞的机关,但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可他却不死心,把那洞口前的石壁摸索了个遍,却还是没能打开石门。正当他欲转身离去的时候,却听一声厉吼:“什么人,竟敢擅闯纯阳禁地?”

    黑衣人吃惊之余,已经飞步往外而去,只是对方早有所料,即可封住了黑衣人去路。片刻间,黑衣人就在石洞前的那块空地上给八个道士团团围住了。“你是什么人,到这里来为何?”声音很熟悉,乃是高权发出来的。

    黑衣人没有应答,而是用右手握住了腰件佩剑,看来打算与对方殊死相斗。“竟敢不答,给我上,把他抓起来。”高权一声令下,另七个道士一齐拔出手中长剑,剑指黑衣人。“现在你已经无路可逃,还不束手就擒。”高权喝道。黑衣人轻哼了一声,不待八道士先出手,便一剑刺向了高权。

    但见黑衣人手中长剑一抖,荡起无数剑花.直取高权全身多处穴位,黑衣人虽然来剑如电,但高权毕竟在柳残月门下习武多年,纯阳绝学“天遁剑法”已练得很是精熟,武功在年轻一代中也算佼佼者了。他也急转长剑,在身前划起一道夜光,迎向黑衣人来剑。只听挡一声翠响,火光四起,两人长剑都给对方内劲震了回去。黑衣人腕抖剑斜,又一个”绝步追蝉”,疾扫高权下盘。高权心中暗喝一声:“好家伙,武功不赖。”然后一个“倒跌金钟”飞跃起来,身子凌空,反剑刺向黑衣人胸口。与此同时,周围另七个道士,也齐剑刺向了黑衣人。

    林中的情景,给树上的秦观看得清清楚楚,本来秦观看不惯八个大男子一齐对付一个女子,有心下去帮助那黑衣人,但他现在还不能确定那黑衣人的身份,且这是纯阳禁地,要给别人知道他擅自闯入,那会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也只得强忍相助之心,静躲在大树上面,悄然观看。

    虽然四面受敌,但黑衣人并不慌乱,只见她一个低身俯下,躲开高权来剑的同时,长剑往后一拔,一下子将周围的七柄来剑拦截下来,随即,她右腿一个“腿摆星河”,扫向了身后右侧的三个道士,那三道士躲闪不及,给她来腿扫到,顿时跌倒在地。

    高权见自己同伴受伤,大喝一声:“好家伙,竟敢伤我纯阳门人。”边说的同时,边转剑尖,又刺黑衣人腰间。黑衣人飞腾起身,右手握剑迎当高权来剑的同时,左手伸入怀中,摸出几只飞镖,往身后一扔,便打在了身后攻向她的那四道士。这飞镖可非平常飞镖,上面乃附有迷药,四道士哎哟一声,随即倒在了地上。

    顷刻间,就林子中就剩下了高权和黑衣人两人,高权虽然他剑法厉害,但较黑衣人还是不如。只见两人一剑相交以后,黑衣人剑尖却是甩了过去,疾扫高权胸口。高权疾步后腿,虽是躲过剑锋,可胸前衣服已给黑衣人剑气划破。黑衣人剑不收回,往上一提,剑尖又追刺高全下颌,高权虽是扬头躲闪,但黑衣人剑来甚快,他下颌却是给划到一剑,还好只是划破了皮,并无大碍。

    高权用左手擦了擦下颚鲜血,骂了一句“狗娘养的。”又疾剑扫了过来。但他武功终究不得对方,七八招后,胸口又中了黑衣人一剑。正当黑衣人欲向高权下重手时,却听一声厉喝:“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到这里来撒野。”声音由远即近,顷刻间便到了这里。

    秦观听得出来,说话的人正是高权师父柳残月,他心中暗想:“没想到柳残月也到这里来了,今晚这里有好戏看了。”虽然刚才见过黑衣人的高招,但秦观明白,她与身为现在纯阳掌门的柳残月还是不小差距,要柳残月真的出手,那她也很难应付。于是他决定,现在就下树相助那女子。

    但由于出门仓促,秦观并没有像往常夜探时那样蒙面而出,他现在又怎么以真实面貌显身,他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灰衣,然后运气于指,其两指顿如一把剪刀,顺着胸口衣裳划下一块灰布来。而这期间,却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来。

    就在秦观裁布蒙面的同时,柳残月已经飞身落到了黑衣人身后,然后霹雳一掌向黑衣人背后攻去。这一招可以算是偷袭,按理说,柳残月在江湖中乃是成名已久的武林英豪,又是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这背后偷袭的行径使起来,当是很失身份。可对方是擅入纯阳禁地,且此处没有其他人,杀了对方,江湖中谁也不会知道此事,他也就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了。

    此时,黑衣人正在和高权剑交,正能抽身躲闪,她听感到背后风声,知道是柳残月攻来,暗骂一声:“卑鄙。”的同时,反扬左手,迎向柳残月来掌。

    柳残月何许人也,乃是丹阳真人三弟子,又身为天下道家之本的纯阳教掌门。十多年前,他在武昌龙头帮内和天下第一庄庄主陆俊豪争夺武林盟主之位时,就显现出了其人的高深武功,后来虽是败在了陆俊豪的手中,但那日一战,却在这十多年里被人们常常提及,每次提及,无人不是津津乐道,维维称赞。而现在已距当时十七个年头,这柳残月的武功和内力与当日皆是不能同日而语,不知进展了许多。现在与一个年轻女子对掌,他怎不占尽优势?

    但听砰一声大响,那黑衣人只感一道势大无容的真气从柳残月手掌中传了过来。然后她身子便如断弦风筝,直往身后飞去。就在这时,秦观却是从树上飞落了下来,他身子如一只急速下坠的猎鹰,正好迎向黑衣人,在离黑衣人尺许距离时,他便伸出双手,将黑衣人身子抱住,然后轻落在了一棵树旁。落地时,身子有如一片羽毛,半无声息。 ( 猎艳 http://www.xscun.com/1/105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