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迷人寡妇王婶子

文 / 至尊包不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北京的天气大多数的时候是很晴朗的,很少有下雨的时候,而云帅,却很喜欢雨,他曾经说过,自己一定要去西湖的断桥上感受一下雨。

    云帅是山东人,由于自小酷爱武术,所以最终进了武校,在武校毕业以后,开始去当兵,在部队混了两年,随后被应征上了特警,特警的训练,是一般人所承受不了的,所以,大家最期盼的就是可以放松一下。

    这一天,北京刚下过雨,空气很是清新,由于场地还有些湿闷,不能够立刻训练,所以上边下来命令,大家一起去“抗战纪念馆”参观。

    抗战纪念馆的古物很多,据说还具有一定的灵性,毕竟是在那么多亡魂的地方捡回来的,其中肯定是具有一丝灵性。在参观中,云帅第一眼就看到了放在墙角上一把步枪,那把步枪全身呈褐红色,样子有些诡异,云帅自小就喜欢玩枪,现在看到了战场上留下来的古物,自然很感兴趣。部队里的其他人都跑到一边去了,没有人在意这把步枪,只有云帅一个人欣赏着。

    在欣赏的时候,云帅意外的发现枪上竟然流动着红光,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很是不理解,缓缓的伸出手来在上边抚摸着,猛地,云帅竟然发现竟然有一股吸力自枪上传出,他心中一惊,赶忙想抽回手来,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慢慢的往里边吸着,他心中一惊猛地向回抽手,却发现吸力越来越大,最终实在耗不住,不甘心的被吸到了枪里。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只听到有鸟儿在叽叽喳喳的叫着,云帅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所民居里,这是个农村的老房子形状的民居,云帅猛然发现这房子的内部结构跟自己的山东省老家很是相像,难道这是自己山东老家?不会吧?我怎么没见过这个地方。

    正在云帅疑惑的时候,一个身女人走了进来,云帅一打量,有些惊讶,这个女人大约不到四十岁,头上扎着一条粉红色的围巾,身上穿着白色带着紫色小花的小褂子,咦,这不是抗战时期妇女们的统一流行装束吗?

    那个中年女人看到云帅醒来,开心的说道:“同志,你醒来了啦!”

    咦,怎么会是东北口味的话?云帅心里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位阿姨,这是哪里?我怎么会是在这里?”

    中年女人将手上的篮子放在桌子上,转头对云帅说:“同志,俺们这旮旯是东北省啊,咋啦?你不记得啦?我在山上摘菜的时候发现你的,我发现你的时候,这半拉山上活着的就剩你一个啦,那些同志都牺牲了,怎么,你都忘记啦?”

    云帅听着她口中的纯东北省话,心里有些舒服,他在部队的时候有几个东北的战友,关系不错,虽然是在北京,但是他们依然没有改掉说东北省话的习惯。在山上发现了我?同志?难道,是那把枪把我带到了抗战时期?看样子差不错啦!

    云帅突然发现自己的嘴有些干,对中年女人说:“阿姨,你可以帮我倒杯水吗?”

    中年女人笑着说道:“同志,你就不要叫我阿姨了,听着怪别扭的,俺们这旮旯都叫婶子,你就喊我一声王婶子吧,我这就给你倒水去!”王婶子说完就拿着杯子向屋外走去。

    云帅看着王婶子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大屁股,命根子一下子立了起来,自己在乡村生活长大,这种三四十岁的中年女人最是吸引人,既成熟,又不显老。俗话说,当兵三年,母猪化成贤妻。这足以说明当兵时没有见过女人的痛苦。云帅本来就是一个很强的人,此时看到王婶子那的肥大的美臀,哪里还控制的住自己。

    一会儿,王婶子拿着杯子走了进来,胸前的两个大球一颠一晃的,惹得云帅一阵激动,全身如同着了火一般。

    王婶子把水递给云帅之后,两人又唠了一会儿嗑(入乡随俗,在这里先说东北话),王婶子告诉云帅,自己村子里的男人几乎都没了,自己六年前丈夫也在煤矿里打工意外身亡了,这六年来,自己也没有改嫁,而且自己膝下无子,就这么独自生存着。

    全村没有男人?那自己不是发了?云帅想着心里的美事,自己下了床,对王婶子说道:“婶子,谢谢你救了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王婶子笑了笑说:“能救国家的同志是俺们应该做的,你不要往心里去!我先去给你做饭去!”说着又扭着肥大的美臀向外走了,云帅看着王婶子的肥大的美臀,命根子直直的立着,自从到了北京,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么吸引人的中年熟妇了,而且她还是个寡妇,寡妇是很容易到手的,她已经孤单了这么多年了。

    想着这些美事,云帅高兴的走到了院子里,院子很差劲,是用黄泥堆积而成的,显得很是落后,正在云帅打量着四方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少妇跑了进来:“王婶子,那位同志怎么样了?他醒……”还没有说完,她就看到了云帅,上前一把拉起云帅的手,“同志,你醒啦,可担心死俺们了!”

    那时候小日本在中国横行霸道,人民可都是靠着同志来打鬼子,对同志的态度更是好的不得了,云帅感受着少妇摸在自己手上的柔软小手,盯着她突起的美胸,全身一阵发热,自己好长时间没有跟女人这么亲密过了。

    王婶子此时听到声音,跑了出来,“哎呀,是春苗来了,同志醒了是醒了,就是有些事情忘记啦!”

    春苗看着云帅,笑着说道:“没事啦,活着就好了,让他先在咱们这旮旯养伤就行啦!”

    云帅被春苗这么一,被爆发了出来,看着远方已经落下的太阳,心里暗暗的做着荡的艳色打算。

    春苗走后,云帅跟王婶子一起吃了晚饭,吃饭的时候,云帅看着王婶子一晃一晃的两个大球,心中的一阵一阵的突起着。

    王婶子一抬头,正对上云帅的眼神,脸色一红,低下头去默默的吃着饭,云帅看到她这么的羞涩,草草的吃完了饭,起身帮着王婶子一起往下端,云帅的胆子很大,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帮着王婶子往下端饭的时候,自己的钢枪偶尔趁机在王婶子优雅的肥大的美上轻轻的撞几下,王婶子虽然知道,但是也没有多言,只是脸色一片绯红。

    晚饭过后,云帅在自己的房间里无聊的玩着,忽然,他听到了一阵阵“哗哗”的水声,他心里一想,肯定是王婶子在洗澡,想到王婶子那的肥大的美臀和胸前的两颗大球,全身一阵干燥,猫手猫脚的推开自己的门,向王婶子的房间走去,走到王婶子的房间旁,“哗哗”的水声更加大声了,云帅听后全身一颤,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头贴在门上,眼睛从门缝向里瞄去。

    狭窄的门缝怎么能让他一窥,他轻轻的推了一下门,门丝毫未动,他知道是锁上了,慢慢的从身后掏出一根细铁丝,这是自己从万能锁匠秦二伯那里学的功夫,几乎各式各样的锁都能解开。他轻轻的把铁丝放在门缝上往上游走着,忽然,在门的中间卡住了,云帅心里一喜,哈哈,原来是最古老的那种中间按着的那种,他轻轻的用铁丝慢慢的向上提着,忽然,手上一轻,门慢慢的动了。

    云帅轻轻的将门推开一条缝隙,仔细的向里边看着,心脏快速的跳动着,尽量使自己轻轻的呼吸。

    此时的王婶子正坐在一个大木盆里拿着一块手巾在搓揉着自己的身体,她坐的位置正是侧对着云帅的,云帅眼睛一瞄,就已经看到了她胸前的那对的大球,中间的小还是淡红色的,一看就知道是没有经过多少开垦,云帅缓缓的吞了口口水,紧紧的盯着王婶子。

    王婶子擦拭完自己的身体之后,双手游走着放到了自己的上慢慢的揉搓着,脸上显现出幸福的表情。云帅看到她此时的样子,自己下面的裤子早已经顶成了一个,心里暗暗的高兴着,多亏把自己带到了这里,否则怎么会偷窥到这么香艳的场面。

    王婶子揉了一会儿,缓缓的站起了身子,一滴滴晶莹的水珠随着她但不显肥胖的身体流了下来。她仿佛要擦洗自己的腿部,转过身子,弓下腰来,一个白嫩的肥大的美臀恰好对准云帅的眼睛,云帅看到整个显露在自己眼前的肥大的美臀,有种想冲上去好好揉搓的冲动,王婶子的肥大的美臀中间有一撮黑色的毛绒绒,仔细的看,仍然可以看到她的秘密基地上的颜色,看到这种颜色,云帅就知道她是个没有享受到多少快乐的可怜美妇。

    王婶子擦拭腿部的手巾慢慢的移到了,在轻轻的一触,身子一阵颤抖,那里也溢出点点水迹,云帅看了一阵叫好,哇卡,这么多水?女人真是水做出来的。她轻轻的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儿后,站直身子拿起一根毛巾慢慢的擦干自己身上的水,云帅看到她那没有一丝多余肥肉的身材,下边有些忍不住的感觉,赶忙用铁丝将门的挡木别上,轻步向自己的房间跑去。

    爬到炕上(东北一般不睡床,只睡炕)后,云帅才大口大口的开始喘气,心里一阵冲动,这么美妙的美妇自己倘若还不得到她的话,那还怎么做男人?想到这里,云帅整理好衣服,擦了擦额上的汗水,起身向王婶子屋走去。

    ps:昔日的《抗战艳史》现在重展雄风,大家有票票和收藏的快点砸老包吧!老包出品,必属精品!!! ( 村光无限美 http://www.xscun.com/1/107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