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初遇白莲教,艳福齐天(二)

文 / 至尊包不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白色的花瓣漫天飘扬,像是冬天的鹅毛大雪一般,美丽动人。那股子阵阵的花香随着微风慢慢的扩散着,让人闻了心旷神怡,云帅深呼吸了一口,心中暗道:“搞什么白莲教,回去乖乖的开你们的花店,绝对红红火火。”两个持篮女子被云帅搂在怀中,羞得不敢抬头看她们那所谓的“仙姑”!

    虽然两个持篮女子被云帅擒在手里,白莲教的圣姑却没有什么反应,云帅本以为她会好好的教训一下自己,哪知道她根本就没有瞧自己一眼。十几个持剑的白衣女人望了云帅一会儿,走到轿子前趴在仙姑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云帅看的有些纳闷,转头对擒住的两个持篮女子问道:“他们在说什么?”

    被云帅命根子顶住屁.股的持篮女子脸一红,低声道:“她在跟仙姑请示,你抓住我们没用的,白莲教的每一个教众都有义务为圣教献身……”

    这个“献身”用的不错!虽然持篮女子的意思是为白莲教捐躯,但云帅却想成了那个献身,不由的嘴角显出一丝微笑,对持篮女子道:“你叫什么名字呀?哎……这么漂亮的黄花大闺女过来当教众真是太可惜了……”

    持篮女子本来不想搭理他,但是听到他的夸赞,红着脸道:“我叫白玉瑛,不许你侮辱圣教……仙姑可是天下无敌的,你今天根本就逃不掉……”

    另一边的持篮女子听到白玉七瑛这么说,有些恼怒的道:“玉瑛,何必跟这种贼子废话?难道你忘了仙姑对我们的教诲了吗?”

    云帅暗叹了一声,在另一个持篮女子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在她耳边吹了口气道:“白莲教在清朝的时候就被镇压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现在的这个圣姑很可能就是那时候留下的余党,这个老东西真阴险,让你们这些如花似玉的美女当她的教众……”

    持篮女子脸上一片燥红,转头对云帅啐道:“呸,你敢侮.辱仙姑,你……你不得好死,仙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云帅轻笑了一声,笑道:“仙姑?什么仙姑?估计就是个半老徐娘的老娘们过来骗口饭吃,你们还真当她会法术?”虽然嘴里是这么说,但是云帅的心中可不是这么想的,既然手下都这么信服她,她肯定还是有两下子的,万一要是真的动起手来,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对手,连两个撒花的都这么厉害,她的功夫,就更一目了然了……

    持篮女子见云帅在想什么,不屑的笑道:“怕了吧?现在向仙姑求饶或许还来得及……”

    云帅瞪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伸手在她的腰上用力的拍了一下,持篮女子腰上吃痛,再也站不住,缓缓的软在地上。白玉瑛一怔,慌忙道:“你对她做了什么?快点放开她……”

    云帅将掐在白玉瑛脖子上的手松了下来,抓着她的手道:“我对她施了法,要是一个时辰内没有我帮她作法,她就该死翘翘了……”

    白玉瑛惊道:“什么?你放开她,快点放开她……”

    倒在地上的持篮女子下半身没了直觉,倒在地上一副痛苦的样子。云帅并没有施法,当然,他也不会。他只是点中了持篮女子腰上的阴凤穴,这种穴道是通在支配全腿的神经上,点中之后可以维持三个小时的麻木状态,若是三个小时不解穴,神经就会压迫肾功能,使肾功能严重受损。这是他跟自己村里的三叔学的,三叔自幼喜欢研究这些穴道问题,云帅在他那里没有少学东西。这种阴损的招数书上和历史上都没有记载,目的就是以防有人学会了之后去做犯法的事情。

    任凭白玉瑛再怎么求情,云帅都没有要答应的意思,伸手在她胸上摸了一把道:“还是小白好,比她听话……”

    云帅捏在白玉瑛脖子上的手已经松开了,白玉瑛本来想挣脱他的威胁,但是见到自己的姐妹已经浑身无力的倒地,心中的计划便全盘取消了,听了云帅的话,红着脸道:“小白?什么小白?”

    云帅在她白色的纱裙上摸了一把,笑道:“小白就是你呀,白玉瑛,简称小白……”说完感慨的看着白玉瑛身上的白沙衣服,叹道:“想不到白莲教还真舍得花钱,这年头还能穿上丝纱,果然非同小可……”

    白玉瑛红着脸道:“你……你能不能把你的手拿开?我不逃走就是了,你……你的手太不老实了……”

    云帅见她一副羞愧的样子,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下,道:“好啊,不过你得告诉我你们白莲教的资金都是哪里来的!这花瓣和丝纱的衣服可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

    白玉瑛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姐妹,摇着头道:“不能说的,不能说的……”

    白莲教的资金是从什么渠道得来的,这是云帅很关心的,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有钱,有了钱,什么事情都好办了!他点了点头,知道不威胁一下白玉瑛,她是不会说的,想到这里,伸手在她的腰上摸了一把,微笑道:“要是你不说,就会跟你的这个姐妹一样,都在地上躺着,下半身一动都不能动,说不定一会儿还会有个乞丐过来把她拖走,拖回去当老婆,给乞丐当老婆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呢……”

    “好了……我告诉你……”白玉瑛听着云帅那阴森森的描述,吓得俏脸一片煞白:“不要再说了,我告诉你……”

    云帅见阴谋得逞,轻笑了一声道:“说吧……”

    白玉瑛转头瞥了一眼仙姑那里,低声道:“资金……资金都是盗墓盗来的……”

    “盗墓?”云帅一怔,轻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自语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办法呢?《鬼吹灯》也没少看,找几个有经验的摸金校尉,大家一起去盗墓不就行了……”

    白玉瑛听到云帅的话,心中一惊,神色一阵紧张,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你说你看到过鬼吹灯了?妈呀,那鬼吹灯老吓人了,万一真的鬼吹灯了,在墓里可不好整呢……”

    白玉瑛的这一番说辞,说的像是身临其境似的,看的云帅有点疑惑,“你说的这么恐怖,难道你去过?”

    白玉瑛提起盗墓的事情,有点自豪的道:“那可不,我带头,他们跟我一起去的……”

    “你……你说你会盗墓?”

    “呃……我……”白玉瑛兴奋的说了半天,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忙改口道:“没有……我不会,不会……”白玉瑛的父亲是摸金校尉,她平时跟她爹学了不少盗墓的经验,这次去盗墓,白莲教也是针对她才提出来的。

    云帅一脸笑容的看着白玉瑛,就好似看自己的爱人一般甜蜜。白玉瑛对上他的那种眼神,羞得赶忙低下了头。白玉瑛这个小女孩一点心机都没有,真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好姑娘,云帅心中暗暗的感叹着,猛然,他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既然白玉瑛对盗墓拿手,那就代表她在白莲教中的地位不低,既然不低,那她们……

    随着云帅的思想转换,哗啦声不绝于耳的响了起来,云帅一愣,赶忙拉着白玉瑛向后跑去,现在白玉瑛在他手中算是一道王牌,有她在手,仙姑不敢对他做什么。

    长剑一出百媚生,像是古代的剑舞一般,十几个持剑的白衣女子将云帅和白玉瑛围了起来。云帅拉了白玉瑛一把,低声道:“委屈你了……”说完将手捏在她的脖子上,小心的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这些女人。由这两个撒花的女人就可以看出来,自己根本就无法徒手对法眼前的这些女人。白莲教虽然属于邪教,但是里边的教众让云帅有点佩服,在现在这种时代里,想找出个会武功的并不容易。

    在艳阳的高照下,眼前十几把剑的剑背都开始反光,云帅一愣,感到有点不好的预兆,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正在自己睁不开眼睛的那一刻,腰间遽然一凉,低头一看,闪亮的剑头已经闪在腰间,他深深的呼了口气,知道已经无法在照顾白玉瑛,对她做了个眼色,伸手在她的腰间拍了一下,白玉瑛闷哼一声,缓缓的倒在地上。

    白莲教的教众不知道云帅对白玉瑛做了什么,但是看到白玉瑛那痛苦的样子,都是剑锋一转,密不透风的向云帅刺来。看她们的这种戳戳逼人的剑势,云帅倒吸了一口凉气,与这武艺高强的十几个持剑的女人斗在一起,看来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躲过胸口致命的一剑,云帅赶忙翻了个跟头,转到一边,暗呼了口气,还好自己受过特殊训练,不然的话,小命算是丢到这里了。众女人也是惊呼不已,想不到云帅独身一人能在她们剑下躲过这么长时间。

    剑花一闪,众女人又是一番新的进攻,穿梭如电,剑浣红尘。云帅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自己手无寸铁,根本没法跟她们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闪躲。正在他心灰意冷之时,突听“呜呜”的风声传来,转头一看,是一把精钢刀,钢刀在空中直线刺了过来,其速度之快,令人乍舌,地上的花瓣被疾风一带,又是飘扬了起来。众女人见到钢刀刺来,不敢迎接,赶忙闪身退后。

    “铮”的一声,钢刀紧紧的插在马车上。云帅上前猛地一用力,将钢刀掏了出来。转头望了一眼钢刀传来之处。一匹白色俊驹前蹄腾空而起,身上驮着的正是一身劲装的莲花,莲花脚上一蹬,踩着马鞍腾空而起,借助墙的力量向前一翻,箭一般的向云帅射来,一身粉色的劲装穿在身上,在朵朵白花的映衬下犹如仙女下凡一般。

    持剑的众女人有点看痴了,手上的剑不知道该怎么挥舞!莲花落地之后几步跑到云帅的身边,一把挡在了他的面前。云帅一愣,心中的喜悦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支吾了半天,口中喊道:“莲花……”

    莲花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嗔道:“我担心你的安全,所以一路赶了过来,想不到你还真出事了,刚才吓死我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

    云帅想伸手把她抱在怀中亲密一般,但是眼前却有十几双眼睛在盯着他们,无奈之下挥了挥手中的刀,笑道:“美救英雄,千万佳话……”

    莲花转头瞥了一眼轿中的仙姑,嘴角抽动了一下,呼了口气,低声对云帅道:“咱们快跑吧,白莲教的人不好惹,轿中的那个仙姑据说很厉害……”

    云帅本来一直怀疑莲花的实力,现在总算是了解了,眼前的这十几个持剑女子已经算是很难对付了,更不用说仙姑。云帅做了个眼色,示意莲花先去骑马,莲花微颔了颔首,身子一轻,快速向白马掠去。云帅转身抱起地上的白玉瑛,也奋力的向白马跑去。

    十几个持剑女子怔了一下,迅速的追了上去。莲花将鞭子一拍,马匹快速的跑了起来。虽然是匹好马,但是承受三个人的力量总显得有点吃力。一直坐在轿中的仙姑还未做出过一点反应。白玉瑛是白莲教及其重要的人物,仙姑怎么可能轻易让云帅把她带走?

    仙姑双手一翻,一脚踩在轿子上,飞一般的腾空向云帅和莲花射来,云帅一愣,惊道:“莲花,这娘们会飞,他.妈.的,会轻功……”白马刚起步,有点吃力的跑了起来。仙姑身子一闪,一脚踢在一边的墙上,借助墙的力道再一次向云帅射来。

    云帅感到耳后疾风阵阵,一直白嫩的纤手已经伸了过来。看到这只白嫩的玉手,云帅的眼睛都直了,心中暗道,圈圈你个叉叉的,白莲教教主保养的就是好!莲花见仙姑已经袭来,面上一阵慌张,对云帅喊道:“小心……”果然,话刚喊出,那只白嫩的小手中已经翻出一把亮丽的尖刀,急速的将云帅的脖子山抹去。

    云帅怀中还抱着白玉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莲花娇吒一声,手中不知何时掏出了一把枪,“嘣”的一声向身后瞄了一枪。仙姑身子一翻,迅速的落到了地上,子弹与她擦肩而过,却没有打中她。仙姑“哼”了一声,朝地上狠狠的踱了一脚。

    莲花关心的看了云帅一眼,神色慌张的问道:“你……没事吧?”

    云帅摇了摇头道:“没事……什么你你你的?叫老公……”说完后语气低缓的道:“莲花……谢谢你赶来救我……”

    莲花脸上微红了一下,羞道:“其实……是春苗姐让我跟在你后边的……她……她一直放心不下你,还总是哭,说自己不应该惹你生气……”没有了对战是的那份英姿飒爽,莲花像个小家碧玉一般娇羞。

    听到莲花说起春苗,云帅的心微微的抽动了一下,其实,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是感觉自己对不起春苗,春苗对自己的那种关心,超过了任何东西。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其实,我的心里也并不想离开你们,看着杏子那小妮子孤单的背影,我当时真的有点不想走的感觉……”

    说起杏子,莲花有点无奈的道:“杏子回去之后一直都是闷闷不乐的……”

    云帅想起与自己激.情缠绵过的那些自己心爱的女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刚想说什么,猛然想起了倒在自己怀中的白玉瑛,暗骂了一声糊涂,伸手拍开了白玉瑛的穴道。白玉瑛穴道一解,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扭动着全身,嗔道:“你这个坏蛋……你干啥点我?你不知道人家不愿意忍受那种滋味呀……”

    云帅的命根子被白玉$第*一*文*学*首*发$瑛挤压在屁.股沟里,被她全身这么轻轻的一摩擦,忍不住呼呼的喘了口粗气,随着马匹的奔跑,他的命根子在白玉瑛的最敏感处来回的摩擦着,爽的他有点陶醉的感觉。

    白玉瑛脸红到了脖子根,虽然被云帅侵犯到最敏感的地方,却总也无法拒绝他,身体里所带来的那种快感让她沉醉其中,反过双手抱在云帅的背上。云帅轻轻的在她白嫩的脖子上轻吻了一口,心中暗道,又是一个小荡女,看来这次自己捡到宝了,一会儿就将她就地正法了!想起白莲教其他的女人,命根子更是直直的顶在白玉瑛的跨.间。仙姑这个神秘的女人和剩下的那些姿色不逊的教众,他一定要全部征服……

    仙姑何许人也?长相如何?云帅该怎样将她强推?白莲教的教众能否臣服?请继续关注《村光无限美》,o(∩_∩)o ( 村光无限美 http://www.xscun.com/1/107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