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暗局5

文 / 橙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暗局5

    李强在为梅洛的歇斯底里焦头烂额,过着心惊胆战的周末时,吕琳已经带着女儿果果,母亲搭着老同学王兵的顺风车回田圆县去了。

    一路上,果果特别兴奋!在看到王兵的那一刹那,人小鬼大的她不要吕琳教,就上前和王兵打着招呼:“叔叔好!”

    王兵特别开心,看着面容酷似吕琳的果果,大大的眼睛圆溜溜的,特别神气,心下好感顿生:“小朋友,你叫果果吗?”

    “嗯,叔叔,你怎么知道的?”果果歪着小脑袋,盯着面前的王兵疑问道。

    王兵边开着车,边有意逗她:“叔叔会算命!”

    “算命是什么?”果果似乎和王兵特别亲近,一旁的吕琳母亲看着笑了:“我看她对你很亲呢!

    “谁让她是我们田园县的人的后代呢!”王兵透出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的吕琳,今儿的她似乎显得比上次看起来轻松愉快了很多,她不时的看着窗外,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看来她呆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太久了,久得都不知道大自然的美好了!

    “果果,别在叔叔旁边乱动说话,影响开车!”吕琳提醒起女儿来。

    果果听话的闭起了嘴,就象一只刚刚吱吱喳喳的小麻雀突然飞走了,车内一下子安静起来。

    这时王兵打开了车内的音乐:爱是你我,用心交织的生活;爱是你和我,在患难之中不变的承诺;爱是你的手,把我的伤痛抚摸......

    这是一首吕琳比较爱听的歌曲,当时她和李强刚结婚时,还在困境里苦苦挣扎时,他们会时不时的听听这首歌,然后两人学着对唱,唱到动情处,两人都会把手拉得很紧,那样的情景是那么的令人神往,可这样的日子,为什么在现在,在这个经济条件大有改善的今天,却再也找不到了呢?

    吕琳有些忧伤.眉眼里藏满了忧愁,这一切都没有逃脱王兵的眼睛.他从第一眼看到她起,他就发现清丽知性的外表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忧愁,就象一株淡淡的紫丁香.难道她生活得不快乐?

    于是他关了音乐,问道:"老同学,这半天你还没说话,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快到田园了吧?我在看外面的景致变化太大了,好长时间没有回去了,这道路也宽了,树苗也长大了,路边的小别墅一幢幢的,特别漂亮,真是大变样啊!"吕琳很有感慨道。

    王兵笑笑:“看来吕主任真的不常回家看看呀,这是田园的最南边界了,虽说田园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县级市,但是最近几年有好多青壮劳力都出入打工,或者做生意了,经济收入那是一年比一年红火,这些漂亮的小洋房,哪一座也得几十万呢!”

    “真不错!这可比城里的那点地方舒服多了!”吕琳干脆打开车窗,把头探出去仔细看了起来。

    “我就觉得这种私房宽敞,人也住得舒服!”吕妈也接上一句。

    “所以你在我那儿住不长时间就要回家!”吕琳笑看了自己母亲一眼。

    王兵接着说道:“伯母家是住的私房?”

    吕琳接过话题:“本来我爸妈在县城里有一套房,后来退休后,硬要我爸在郊区买了一块地,私建了三间平房,外带一个大院子,长些花呀草呀什么!”

    “羡慕啊,我将来退休了,也想回田园整个小院子,种种花草,颐养天年!”王兵感叹道。

    在三个人的谈笑中,车子开始驶上了一座桥——这座大桥叫田园南大桥,是连接着主城区和151国道的必经之地,就在车子接近引桥时,突然传来了有人喊救命:“救人啊,救人啊!”

    王兵看了一下前面,赶紧把车子往边上靠去,然后停下,几个人打开车门,下了车,往喊救命的方向快步走去。

    “怎么回事老人家?”吕琳他们走近,问道。

    只见一个六十几岁的老人,指着河里一个泛着水泡的水面,喊道:“有人跳水了!就在那边!”

    顺着老人的手指,吕琳和王兵都看见了一个人在水里依稀的浮沉,看来越来越不行,于是王兵当下决定,脱了外套,只留下内衣裤,冒着寒冷的西北风,跳进河里,往落水者的方向奋力游去。

    等王兵把人拖到河岸,吕琳他们一起把落水者拉了上来,原来是一个年轻的姑娘,看那架势一定喝水不少了,王兵着急道:“吕主任你会人工呼吸吗?赶紧把她肺里的水吸出来!”

    “我不会!”没有学过急救知识的吕琳顿时傻了……

    “算了还是我来吧!”王兵干脆伏在女孩身上,嘴对着嘴做起人工呼吸。

    终于在王兵的努力下,落水不久的女孩,肺里的水全部被吸出来了,吕琳压压她的脉,还在跳动,于是说道:“赶紧把她抬上车,外面太冷了!”

    吕琳坐上车,对前面的王兵说道:“不要往后看,我帮她换一下衣服,不然要冻坏了!”

    王兵惊奇道:“你哪儿来的衣服?”

    “幸好我回家,顺带了一套睡衣,所以将就给她换上吧!”在后座,吕琳换掉了那妇孩的湿衣服,把自己的睡衣给她换上,并把自己的羽绒衣给她套上。

    “王兵,麻烦你把空调给我开大点!”吕琳手忙脚乱的忙活了起来。

    “好的。”王兵应道。

    “王兵啊,你的湿衣服怎么办?”看着冷得发抖的王兵,吕妈有些心疼道。

    “赶紧把车开到我家去,我家就十几分钟路程,到时把爸的衣服拿一套给他换上!”吕琳吩咐道。

    “你家在什么地方?”

    “过了这个桥往右转,直走十五分钟就到了!”吕琳指了指路牌。

    很快车子停在吕琳的郊区的家门口,吕妈一下车就喊起吕爸过来:“老头子,快过来帮帮忙!”

    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宽步从家里走了出来,打开院门,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楞了:“这是怎么回事?”

    “等会再说,先把人给我扶进室内,把空调打开!”吕妈一边说一边扶着那个落水的女孩子往家里走去。王兵披着羽绒衣,走在后面。他们的举动引来周围领导的观望,并议论纷纷道:“这是怎么回事!”

    等大家按排好后,吕妈给女孩子和王兵各烧了一碗红糖姜汤,让他们喝下去了:“喝下去,去寒,不会生病!”

    等女孩恢复精神后,吕琳他们围着她,好心的问道:“妹妹,你这是为啥要寻短见啊!”

    女孩看了一眼吕琳和周围大家关切的眼睛,突然从床上跃下,跪在地上朝大家磕了个头:“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可还不如让我死了!呜呜呜……。”

    “这又是为何?妹妹你起来,慢慢讲!”吕琳赶紧上前扶起了她,坐到沙发上。

    女孩边抽泣着边一字一句道:“我家本来就在郊区胡核儿镇边,有一家地产公司看中了那块地皮,非要我们搬走,我爸妈当时因为房子是刚建了没有多久,所以舍不得,如果要拆,就要求提高一些补偿款,否则就不拆,所以没有谈妥,后来,有一天他们突然开过来一挖土机,把我家给扒了,我爸当时气急了,跟他们理论,被他们一把推倒在地,后来,后来,后来就不醒人事了,等送到医院时,人已经不行了。我妈和我找他们理论,他们说我爸是死于心脏病,不予理睬。”

    吕琳听到这儿,怒不可遏:“那你怎么不告啊?”

    “我们也想告啊,可我们经济条件本来不好,没钱请律师!”女孩抽泣着。

    “那你就自杀了?”吕琳觉得她太软弱了。

    “本来我也不想这样,我妈后来因此得了精神病,经常精神恍惚,发起来时,就大声喊我爸的名字,周围邻居都很怕,看见我们都躲得远远的,在去年的时候,我妈也因为一次发作,夜晚掉到河沟里淹死了!呜呜呜……。”女孩子说到这儿,禁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在一边的吕琳和王兵他们边听边抹着眼泪。

    吕妈抹着眼泪,上前拉着女孩的手道:“姑娘,你太可怜了,可你再怎么样也不能自杀啊!你要好好为你爸妈活着,为他们报仇啊!”

    “阿姨,我拿啥报仇啊,我现在家都没有,本来高中就要毕业了,因为这事也没有考上大学,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女孩红肿着眼睛为限忧愁地看着大家。

    “你先躺在我床上好好睡一觉!以后的事我们再商量!”吕琳把女孩子安顿好,然后大家走了出去,来到客厅坐下。

    吕妈说:“这些人太不象话了,专门欺负老百姓,一定要好好告告他们!”

    吕琳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事太难了,个人跟大财团的斗争,无异于以卵击石,不要说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她现在一无所有,连家也没有了,她拿什么去打赢这场官司,即使去告的话。她看了一眼王兵:“老同学,你马上就到田园县了,你帮这个女孩打听,打听,看这事是怎么回事?怎么现在田园县这么乱?真没人管了?”

    王兵点了点头:“我会的,大家都帮帮她吧,太可怜了!”

    吕妈也点了点头:“我看这样吧,反正琳儿也不经常回来,空了一间房就给这个丫头住吧,也怪可怜的!”

    吕琳朝吕妈竖竖大拇指:“妈,这次你的境界可高了!”

    吕妈白了女儿一眼:“我哪次落后了?好歹你妈以前还是共青团员过!”

    吕琳和王兵一听,都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 女市长的官途迷情:暗局 http://www.xscun.com/1/10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