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安吉拉出逃

文 / 维多丽亚·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当安吉拉从浴室里出来,溜过床,向卧室和厨房之间的门走去时。霍克假装他已睡着。她赤足走在厚厚的地毯上,几乎没有一点声响,他必须仔细倾听,才感觉得到她的移动。

    前门打开时轻轻一响,证实了他的怀疑,她没有理会他的警告。他待在那儿一动不动,直到听到第二声轻响,表明门已经关上了,他跳下床,走到窗前,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向外张望。

    吉普车停在距房子二十英尺左右处,他看见她先走到车前,检查离合器。钥匙在他的口袋里,他很想知道,她是否知道怎样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打着火。接着,她从车前退开,一只手晃晃悠悠地拎着她的高跟鞋。

    她迟疑了一下,像是在考虑何去何从,然后向草坪边缘的树林走去。她大胆地向前走,一点也不向两边张望。他猜她认为,即使有人看到了她,也不会来干涉,一种多么新鲜、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单纯。霍克已想不起,有哪一次他不是不断地四处扫视;有哪一天他能放松,而不借助行人来观察他的身后是否有人跟踪。

    萨米的警卫从一簇杜鹃花后走出来,挡住她的去路,他穿的和霍克早先看到的人一样,看到他把枪斜挎在肩上,霍克心里一阵宽慰。安吉拉犹豫了一下,然后想从那人身边绕过去。一丝微笑浮上他的嘴角,似乎是对她的勇气表示赞赏。霍克看见警卫摇了摇头,对她说了些什么。她停下了脚步,注视着他,听了一会儿,然后扭头看看房子这边,视线里又出现了两个同样穿着打扮的人。一发现她在看他们,他们又退回到他们出来的地方,只留下第一个警卫看着安吉拉慢慢越过草坪走回来。

    霍克继续等着,直到他确信她已放弃——至少这一次——然后回到床上,闭上眼睛,以防她走进来看见他。让她知道他看见了她的失败,没有什么好处。

    前门轻轻一响,此时,霍克在天使们翅膀的扇动声中陷入深深的、触及灵魂的睡眠之中,如果安吉拉这时走进房间,他也不会知道了。

    霍克醒来时,透过卧室窗帘射进来的阳光已没有那么强烈。看了一眼表,已是下午了,他沉睡了四个小时,加起来几乎有八个小时。胃部附近的一阵抽动,让他想起,他自从上一顿后,已有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

    一阵大蒜和洋葱的香味刺激了他的嗅觉,几乎使他流下口水来。不需要天分,也猜得到安吉拉在厨房里做什么。霍克离开床,一边把自己关进浴室里,一边想不知她做的够不够两人吃。

    三分钟后,他走进起居间,看见她坐在靠近厨房的凹进处,桌子上放了两份食物,她不等他来就已经在吃了。当他走过去,拉出椅子在她对面坐下时,她没有理他。他看看堆得高高的盘子,里面装着土豆糊,鸡肉,洋葱和芦笋尖,然后抬起目光看看她低着的头。她仍然穿着睡前的那套衣服。

    很明显,她找到了一把梳子,她梳了一条法兰西式的辫子,用一条布扎着,看起来,像是从她手腕的绑带上撕下来的。

    他估计,要她一切按他说的去做,对她而言还有一些困难,不过还好,她至少没有拒绝吃东西。在目前的情况下,一个生病的女人会令他头痛无比。

    “谢谢你,”他拿起叉子,说道:“我的下厨能力仅限于开罐头和瓶子。”

    她抬起头看着他,他发现她脸上洗得干干净净的,她的鼻子微微发亮,她的黑眼睫毛不像他记得的那么厚,脸颊上颜色十分自然。

    他意识到她是如此迷人,这使他找不到其它的话来说下去。她知道,他被自己迷住了,但他不会对她干什么的。他脸上平静的神色向她显示了这一点。睡在安吉拉身旁是一种相当奇特、异乎寻常的体验——一方面挣扎着压下把她拉入怀中的,一方面因靠近她而感到的柔情让他着迷。结果导致他做了一连串狂野而动人心弦的梦。

    “我想我快饿死了,”她说道,“但没有想到这一点,我只是考虑为我自己做饭。”

    她的声音再次打入了他内心深处,就如他第一次听到时那般有力,这令他想起在他的梦中,她那带着渴慕、需要的、柔丝般的轻喊。他必须深呼吸几下。才能接着吃下去。

    “很好,”他说道,“那么,是什么使你煮了足够我吃的分量呢?”

    她怀疑地皱皱眉头,“够不够,还要看看才知道,我并不常为一个男人做饭。”

    他从中得到一个信息,她的生活中没有男人。他又问道,“那么为什么费心呢?”

    她看着他的盘子,已经半空了。“也许我在里面放了毒药,这难道不是一个杀手可能会做的吗?”

    他用叉子挑起一些糊,再加上一条鸡肉,把它们送进嘴里,嚼完咽下后,才说:“萨米不会把这种引诱人的东西到处放的,而且我知道你身上也没有,让我们回到我们原来的问题上吧。”他看见一小片红晕爬上她的面颊,知道自己让她感到窘迫了,“我为什么要扔掉这样一顿美食?”

    她理下头,继续吃东西。霍克意识到,她要么就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么就是为了一个无论他怎么问她都不会说的原因。于是他放过这个问题,把注意力集中到食物上。

    这时她又开口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他仔细地看着她,“太多了,你指哪一部分?”

    她眉毛一皱表示疑惑,“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我快死了,很明显,这并没有发生。”

    “你睡着了。”她的眉毛恼怒地一抽,示意他继续说。

    “我什么都没有做,如果这就是你担心的事。你会这样,我猜想是因为疲倦和害怕交织在一起造成的,我得承认,我对此也感到一点吃惊。”

    “当我走下停车场时,我已经很累了。”她承认道,她的眼睛闪过一丝光芒,好像想起了什么可笑之事。她驱走这个念头,眉头又是一皱,“即便如此,我发现还是很难相信我只是睡着了而已。我当时吓得要死,不可能这样的。”

    “恐惧会令人们做出很多事,照你说来,就像你具有自我控制能力一样。”他迎着她的目光,毫不退缩,宽慰地看到她金绿的眼中怒气超过了害怕。生气对她有益,即使这会令她不那么听话。他加了一句:“昨晚,与其说是你自己站着,不如说是我拖着你。睡着,是你唯一能做的事。”

    她定睛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同意地点点头,“那么,在那个你强迫我吞下去的东西里,你放了些什么?”

    “面粉。”

    “什么?面粉?”

    她的表情明白地向他显示,她倒希望他拿的是些别的什么让她吞,他猜测,正在想象自己吞下的是比一个足球小点的东西。

    停顿了一会儿,她挑起一些糊,然后她问:“谁是萨米?”

    他吃完了盘里东西,抬起头来,发现她在等他回答,“萨米是拥有这个地方的人。我们在这儿,在他的保护下。”

    “这是哪儿?”

    “我不能告诉你。”

    她把盘子推到一边,放在黄色亚麻台布上的手握成拳头,“我记得你说过,不再有谎言。”

    “我说过。”他站起来,拿过她的盘子,和他自己的盘子一起放到洗涤槽里。他把它们都洗了,然后回到桌旁,拿起银餐具和玻璃杯,把它们都放进洗碟机里。他听到她走过来,坐在厨房和起居间之间突出的餐柜上。

    他转过身来面对她,“我说过我不会再对你撒谎,然而,我也不会告诉你你不必知道的事。”

    “你很清楚,不会让我离开这儿的。”她简练地说了一句,避免让他知道她已经尝试过了。她瞪着他,好像她被萨米的人赶回来,是他的过错——事实当然如此,他并非没有警告过她。她继续道:“告诉我我身在何处,有什么害处?

    我也看不出知道这个信息对我有什么好处。“

    “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萨米的所在地是一个需要严加保守的秘密,如果我告诉你,他会很不高兴的。”

    “你是说,我不能再回来找它?”她问道,眼中仿佛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

    “确切地说,是的。”他转过身去,动作迅速地收拾起她做饭时用过的东西。几分钟后他弄完了,台子显得很干净。

    安吉拉已走回去,坐在面向大房子的窗台上,她拿了一个垫子放在背上靠着墙,双腿收起来,胳臂环抱着膝头。她凝视着窗外,表现出一种强烈意愿。他知道,那是暗示他出去。

    他拖过一把沉重的,垫得又厚又软的椅子,靠窗坐下。

    “有些事我们需要谈一谈。”他说。

    “你什么时候让我走?”她问道,并不看他。

    “还不会,我们谈过之后,你会知道为什么的。”他支起一只手,靠在椅背上托住他的下巴,搜寻着最好的说辞。

    “我想,如果我把一切从头解释起,你会更明了发生的事。”

    她扭过头来看着他,“昨天晚上,你对我的所作所为是那么的残忍,不可原谅,当时我认为我死定了。”

    “我并没有请求原谅。”

    她皱起眉头,“那么为什么要费心作什么解释呢?如果你不放我走,那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如果我让你走出这儿,就等于让你去死。”

    “昨天晚上,我以为我要死了,但是我还活着,穿着上周买的衣服,而且看起来一时半会儿还脱不下来。”她拉了拉一只起皱的袖子,对他微微嗤之以鼻,“抱歉,霍克,要从昨晚受到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并不容易。”

    “我告诉过你,木再有谎言。”

    “你告诉过我很多事,都是麻烦,我看都没有面对的价值。”

    霍克伸直他的两条长腿,把它们交叉起来,凝视着她绷得紧紧的脸。她在反抗他,因为她以为,斗争,是唯一获得拯救的办法。他知道她不会轻易相信她面临的现实存在的危险,这危险从她轻松地闯进来捡起那支枪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他希望她至少能听他讲。

    他再试一次:“你不会在这儿待得很长的。但得等我为你找到一个比较长久的保护办法。你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安全,这里,是我短期内能找到的最好的地方。”

    “你告诉我所有这些,”——她手朝外一挥,作了一个收揽一切的手势——“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保护我吗?别让我好笑了。”

    面对她的执拗,霍克忍住一句诅咒。越过安吉拉,他朝房子看去,他看见一个萨米的人从一扇侧门出来,向这边走来。

    “为什么你不洗澡?”他问她。

    “为什么你不刮胡子?”

    “太饿了。”他伸手摸了摸两天没有刮的下巴,“这只需一会儿,除此之外,我想我还要出去一会儿。为什么你不趁此机会用用浴室。我看见那儿有一件厚袍子,你不会冷的。”

    “我穿着衣服更舒服。”她翘起下巴转过脸去,这使她喉部的线条特别显著。

    “那我想我得为你找一些。”他站起来,走到门口,萨米的人正走完最后几步。他简短地对他说了两句,然后转向安吉拉。她依然看着窗外,假装并不关心身后发生的教“我必须去见萨米,我很可能要去一个多小时。”他指着墙角的一个书架,“那儿有一些书和杂志。”

    她小心戒备地看着他,“你不告诉我,在你走后不许做什么吗?”

    他摇摇头,“你学得很快,安格尔,我不想重复我的话来冒犯你。”

    “别那样叫我,我不喜欢。”她以这种方式表明,她不喜欢他这么叫她,就是不喜欢他。

    “太迟了,安格尔,我已经叫了。”

    他转身走进卧室,结束了这场争论。他从枕头下面取出他的枪,拿在手中小心地掂量了一下——萨米不喜欢他带着抢去见他——他想了想,把它放进运动包里,萨米的感觉先放在一边,他不能把它放在安吉拉能拿到的地方,包里其它的一些东西也有同样的问题,他决定把包随身带着。

    他抓起夹克穿上,出于同样的理由,他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带上。即使安吉拉不会仔细地察看,但有些东西不能落入别人的手中。

    当他走回来,通过起居间时,她仍然凝视着窗外。她的姿态清楚地表明,她不想理睬他。他走出门,对萨米的人点头示意。此人正靠在房子的一侧,机枪柄——霍克注意到是一支微型uzi——靠在他的臀部旁,棒球帽檐拉下来压着他的眼睛。

    霍克穿过草地,向大房子走去,脑子里转动着种种与萨米交谈的方法。即使萨米有霍克需要的消息,他也不一定会卖。复杂的忠诚,买卖的价格,一些不能确定的事,这一切都需要用沉着、时间和现金,从萨米处获得一些消息。这些消息也可能没有用。

    现在霍克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当他回来时,安吉拉一定会在房子里。萨米从来不会收回他已提供的服务。

    萨米给了他他想要的,但这花了两个小时和大量的精力,超过了他准备花费的。精致的地面路灯照亮了他的路,他在迅速降临的夜色中走回小屋,一只手提着他的运动包,另一只手拎着几件搭在肩后的衣服。他虽然疲倦,但并不想睡,还一心想着他并非单独一人。他发现了两个萨米的人。

    在他经过时现身向他示意。

    很明显,安吉拉并非只有一个“警卫”。霍克的行动和安吉拉一样受到限制,直到萨米传下话来,说霍克已付清了一切服务费用。他已走到小屋前,正准备打开门,一个警卫走到他面前。

    “老板刚通知你离开了。如果你在四处溜达——特别是夜里——事先告诉我们一声,我们会不胜感激。”

    霍克点点头,同意了,如以往一样,萨米式的效率。他离开萨米,让后者在紫外线灯下检查几张百元大钞,到现在,还不到五分钟。

    “那女人的行动仍需受到限制。”他说道,发现萨米一定已经告诉过他们了,不过,他感到仍需强调这一点。他加了一句:“态度温和一些。什么时候不需要限制了,我会告诉你们。”

    警卫点点头走开了,留下他一个人。他走进门去,发现她不在起居间里,不禁感到一阵失望。叹了口气,因为他真的想在他们睡之前,把一些事确定下来。他把衣服挂在椅背上,把包放在地板上,然后向卧室走去。

    他轻轻推开门,不想惊扰她,如果她已经睡下了的话。

    她不在床上,也不在屋里。走到浴室门口,他推开门,打开灯,空的。

    带着焦虑和怀疑,他的心跳加快了。呆了一下后,他开始行动——检查衣橱,床下,窗帘后。他走过整个小屋,没有发现任何警兆。

    他不禁想到,外面天很黑,那些带枪的人会先开枪射击再查看,事后也不会感到后悔。真该死!难道她不知道外面有多么危险?

    很显然她不知道,因为不管怎样,她溜了出去。霍克不再浪费时间去第二次搜索小屋。他稍停片刻从包里拿出他自己的枪——他不打算向什么人开火,但在那儿,一个人若是没有一件武器,是不可想象的——他打开门,喊了一声:“那女人跑了,找到她。”

    他站在窗户射出来的灯光中不耐烦地等着,心里也知道这比离开小屋要好些。耽误令人感到灰心丧气,却是不可避免的。毫无安排地奔进黑暗中——没有通知任何人——会遭到他告诉过安吉拉的同样命运:被杀。

    早先和他说话的那个警卫,绕过房子一角,和霍克在灯光下汇合。他很沉静,在霍克看来,显得漠不关心。

    他说:“她不可能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通过防线。”

    “我还会认为她不可能走出房子呢,”霍克咆哮道,“可她那样做了。”

    “我们都很感兴趣她是怎么办到的。”他停顿了一下,倾听传入他耳机的声音,然后说:“那是控制室。如果她在地上爬行,他们就不能确定她的方位。”他露出一副不舒服的表情,“萨米会不高兴的。”

    霍克也一样不高兴,他猜警卫知道这一点,因为他对霍克手上的枪不置一词。

    安吉拉等待着,直到她听不到那些人的低语声,又数到三十,以确保更安全。当唯一的声音,就是她自己的心跳声,在这个窄小的空间里震动时,她伸手推开小橱的门。它扫过去,碰着了附近的一张椅子,她的心都快跳到她的喉咙口了,她停下来等着,直到她肯定没有人听到那声木头与木头相撞的轻响。

    从那个小橱里爬出来,要比把自己塞进去容易。但是,她的四肢已接近麻木,在没有空气流通的小橱里出了一身大汗,浑身的肌肉也在痉挛。在这种情况下,爬出来也是一种挑战。最后,她猛然躺在了起居室的地毯上,其姿势让人联想起一条搁浅的鱼。她仰躺着,直到她各个关节的刺痛感恢复得差不多。

    她浑身涌过一阵胜利的喜悦。在继续完成她逃跑的一系列工作前,她放松地轻捶了一阵后背。下几步不像第一步那么明确,但她不允许自己的否定念头来动摇自己的决心。下一步的关键是出去,不被人发现地到达树林里。从那儿,她可以玩捉迷藏,然后获得自由。

    她是玩这种游戏的行家里手。

    她不打算直着行走,以免撞倒或碰到什么东西。她发现刚才她忘了关立窗帘,于是只好爬到前门去。霍克的运动包放在门边,她把它拉到身边,脑子一转,动手把拉链拉开。

    她估计,里面一定有什么可用的东西,这让她想起了那天晚上霍克不停地从里面掏东西,仿佛里面贮存了无尽的内容。

    手发着抖,她拉出一件圆领衬衫,皮套,小通讯本,一个黑皮夹,她懒得费心去打开它,因为它太小,不会有什么用。包的一个角落里塞着一个稍大的蓝色尼龙袋,她把它拿出来,发现一支小小的,很眼熟的枪。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用手指握住枪柄,把它抽出来。她猜测,这就是那支她从地板上捡起来的自动手枪。这支枪久已不见,但从未被忘掉。她拉出弹夹,检查里面是否有子弹,然后又把它插回去,把枪调到安全状态,因在跑动中带着一只上了膛的枪,却又不准备射击,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她用手测了测重量,然后笑了。

    现在,她有可用的东西了。

    放弃了包里剩下的东西,安吉拉爬过了它。她的鞋在早先她脱下来的地方,但她决定不带它们。浅口皮鞋在柔软的草地上很不适用,况且,她一只手已占得满满的了。

    花了几秒钟倾听外面的动静,她抬起脚,打开门,往前、左、右方向一扫视,发现没有人,她窜进一蓬杜鹃花丛中,离有灯光的小路有三十码远。她躲进花丛中间,能听到的唯一声音是她自己激动的呼吸声。没有人提出警告,没有人喊叫:“嗨,你!站住,否则我开枪了!”

    没有人要求——非常有礼貌地,就像早上那人一样——她转回小屋。她几乎要到树林了,只有三十码远的草地,剩下的路就容易多了。

    她哆嗦着蹲伏在柔软、潮湿的土地上,当她透过厚厚的叶子观察地形时,全身每一感官都高度警觉着。只要她不失去沉着勇敢,她在日出前就会得到自由。

    为安全之计,她决定留在原地等几分钟,她的眼睛还不能适应黑暗,而且她想确保当她开始最后向树林奔跑时,没有人从那儿出来。一两分钟后,一个警卫从阴影中溜出来,走进了小屋,她的耐心得到了报偿。安吉拉猜他很可能是对小屋再作一次检查。当那人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就出来,并消失在小屋的背后时,她微微有点吃惊。

    然后她很快忘了他,困难地瞪视着黑夜,计划怎样跑到树林里去。

    霍克起初并没有注意到警卫跑到了他身边。他们正在森林北边的树林中,已经检查了一半的防线,没有发现安吉拉来过的痕迹。他的同伴不断地和其它人保持联系,霍克不时地看着他们在附近移动的身影。有一打左右的人在搜寻安吉拉,就连萨米本人也亲自在控制室里指挥搜寻。

    她不会有机会的,霍克擦了一把前额上的汗,希望她听从了他的建议。萨米的人训练良好,不会开枪,但谁也不敢说,如果她惊动了他们中的一个人,会发生些什么事儿。在她的反抗被制止前,她可能会受到一点伤害。

    如果她运气好,今晚的冒险只会带给她一场惊吓。除非她越过森林中的防线走得太远,那么,任何人都猜得到,萨米将做出什么事来。霍克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这个问题。

    一声低低的口哨提醒了他,他回头看见一个警卫正示意他回去。轻轻一转身,他听到警卫对话筒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肯定有武器?是什么东西?”他听了一会儿,然后看着霍克:“她找到一只枪。”

    霍克想起他留在后面的那只枪,哼哼了两声:“我的包里有一只贝雷塔,但包是在小屋里啊。”

    “她也在。”警卫宣布了这个消息,然后问霍克,“有子弹吗?”

    “是的。”他退缩了一下,因为他的愚蠢,把它留在了身后。但警卫耸耸肩,对此表示不屑理睬,接着转告了其它人霍克告诉他的话。他加了一句:“别让任何人接近那女人。

    如果她往外移动,让她走,我们会截住她。“

    “她在哪儿?”霍克急切地问。

    “小屋附近。”

    霍克松了一口气,这是他发现安吉拉失踪后的第一次。

    他转身回去,警卫在后面紧跟着。现在她已经被发现,每个人都知道她走得不够远,不足以发现任何能够帮助她确定他们地理位置的东西,剩下的就是如何控制局面的问题。一旦他确信,开枪射击并非她最擅长的事,他会对她作一次交心的谈话,告诉她,她陷入的麻烦有多么严重,那之后,他希望她能够比较容易接受指挥。

    现在唯一的事,就是找出她曾躲在什么地方,找到之后,他会用水泥把它填上,他想萨米也不会反对的。

    月光透过树梢照下来,照亮了他们的路,比灯光还有效。霍克的眼睛已能适应黑暗,他们迈着稳定的步子,穿过森林往回走。树林其实并不宽,他们在草坪边上止住步子,身体仍处于森林阴影的掩护之下。霍克眯着眼看着前方的灯光,而警卫指着一丛杜鹃花丛说:“她一定在那里面,因为她离开小屋大约才三分钟左右。”

    “是什么阻止了她继续移动?”霍克问。

    “不知道,有半打的人包围了这一区域,但他们都待在看不到的位置,唯一最近的监视是电子设备,但他们没有在灌木丛里装上摄像机。”

    霍克把他的左轮手枪交给警卫,不去理会那人的惊讶表情,开始走过草坪,他的空手满握着希望。他走得很慢,给安吉拉足够的时间看见他,并决定将做什么。

    如果她决定射击,他希望她隔着一段距离就开枪,用手枪射中目标并不容易,而且他认为她不会有这方面的天赋。

    他以前看错她了,带着这个令他不舒服的念头,他靠近了一些,离花丛十步远处,他听到了里面有一些沙沙声,还有一些模糊的咕哝声。

    就在霍克从树林里出来向她走来的那一刻,安吉拉就知道一切都完了。他笔直地、毫不犹豫地向杜鹃花丛走来,就好像确切地知道她在那儿似的。她不知道他是怎样知道这一点的,当她想到她的全部活动都被人自始至终地观察到了的时候,一阵寒颤沿着她的背脊骨引上来。她的成功成了一种幻觉,她的逃跑只是枉费心机。

    她的理智指责自己,为让眼睛适应黑暗而浪费了时间,紧接着,又为自己开脱地想,即使她到了树林里,他们也不会让她走远的。

    手中的枪,突然变得沉重起来,尽管她知道它的重量不会超过一、两磅。瞪着手枪黑色的外形,她只有庆幸他们没有向她开枪。如果他们知道她在哪儿,那也肯定知道她手上有枪。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视线里只有霍克一个人。手枪从她的手中滑到了地上,她诅咒着,手在花叶中搜寻着,直到找到那冷冰冰的金属。

    “安吉拉?”

    她的心狂跳起来,透过花叶看见霍克在五步远处蹲了下来。

    “安吉拉,你还好吗?”他的双手轻轻地放在膝盖上,他的话中有一种关心的意味——是对她,而不是他自己。如果他关心的是他自己的生命,他就不会这么说的。接着,她发现他没有拿枪。

    “什么?”她的膝盖因为长时间爬跪在地上,开始疼痛起来,但她牙齿紧咬着下唇,努力想着出去的方法。

    “已经很晚了。”

    他担心的是时间?她几乎笑出来,“我并不关心你是否能睡个好觉。”

    “天也变冷了,你没有穿外套。”

    “那是谁的错?我的外套在圣拉斐尔我的车里。”向他开枪是一种选择,但这样做并不能使她逃走。正如他以前告诉她的那样,那些带枪的人,他们的工作就是阻止她到别的地方去。不能因为她没有看见他们,就以为他们不在那儿。如果她杀了霍克,他们也会同样轻而易举地杀了她。

    除此之外,她肯定自己下不了手——向霍克开枪,这个人,她曾经睡在他旁边,并为他做饭。除了把自己得救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外,别无他法,在非正常状况下,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正是霍克自己,没有对她的窘迫或害怕感到不快。他睡在她身边,没有使她感到威胁;他也曾向她许诺,她不会遭到强奸,而且她相信他的话。

    在这一小时内变得更加异乎寻常的情况下,他看起来既讲道义,又讲原则。她赞赏他这点,否则不会为他做饭。而且,如果她真正诚实的话,她得承认,换一种处境,她会被他身上的某些东西吸引。在他无礼、生硬的外表下,有什么东西打动了她,让她颤抖,感到茫然。

    正是这些综合因素,让她没有用枪对付霍克,但最终,是对还是错,只是她的直觉。逃跑是原则问题,射杀霍克则不是。

    她看见他脱下皮夹克,把它放在身旁的地上。

    “你这是干什么?”她问。

    “如此我们就平等了。”

    “我还光着脚。”

    “你想让我脱鞋吗?”

    “这倒不是,我不过是指出不平等处。”她接着想,即使她想向他开枪,她也做不到这点。十年前,在她去父母的牧场度假的时候,一只斗牛犬野蛮地咬死了她妹妹的猫,她拿起枪,扳起击铁,瞄准了,望着那狗沾着血的下颌,她就是下不了手开枪。

    稍后,她听说那狗又咬死了一只小羊,他父亲的工头把那狗运到兽医那儿去,处死了它。

    她几乎希望那个工头此时就在这儿,再为她做这种肮脏的工作,但只是弄伤他,也许弄残废,不要杀了他。

    霍克站起来,转过身去,让她看看他身上没有藏什么东西,然后重新半跪在草地上:“你看到了,我没有带枪来,如果你交出你的枪,这会是一种很友好的表示。要非常小心地。”

    “昨天晚上,我想帮你摆脱困境时,我已作出了友好表示。”也许,她能够拿他作人质,为自己开辟通向文明的道路——这条路是那么的遥远——但直觉告诉她,霍克宁愿冒挨枪的险,也不会让她逃掉,从他走过草坪,心里清楚她随时会开枪的那种态度,就能知道这一点。

    “我早就告诉过你,昨天晚上是我的错,安吉拉,现在请你不要再犯同样的错。”

    “我怀疑世上会有哪一个法庭,在听了我的陈述之后,会宣判我有罪。”

    “萨米有他自己解决问题的办法,”霍克说道,“你所诉求的那些法庭会被提醒,决不会理会这儿发生的任何事。”

    “你是说,如果我杀了你,萨米会清除掉尸体,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荒谬可笑,但过去二十四小时里发生的事更加稀奇古怪。

    “如果我不在这儿,你最好不要想萨米会对你做出什么事儿来。清除两具尸体跟清除一具一样容易。”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加了一句:“安吉拉,把枪给我,这不是闹着玩儿的。”

    “别这么没耐心,我在这儿并不是毫无抵抗能力的,你要明白这点。”她的脚趾头陷进了柔软的泥土中。她心想,如果说她在这之前,浑身是土,衣服又皱,那么现在她就更脏了。那时,钻进灌木丛看来是个好生意,而现在,她的手、脚、衣服蒙上了肮脏的一层灰。

    “如果我真认为你会开枪,”他说道:“我们就不会有这次对话了。我用不着出面,就可以让萨米的人解除你的武装。”

    “我可能向他们开枪的。”

    “我怀疑这点,即使你知道怎样用那支枪,你也伤不了他们。”他顿了一下,问道:“你知道怎样使用它吗?”

    “现在问这个问题,太迟了点吧。”

    安静了片刻,然后他问:“那你等什么?安格尔!我在这儿,不会伤害你,别人也不会伤害你。”他的声音有点低沉,语气有些让人放心。她意识到,现在他能看到她,正如她能看到他一样。

    她虚张声势地挥动着枪,努力想想下一步计划,但很不幸,她的大脑中一片空白。“你以前伤害过我。”

    “那是我不知道以前。”

    “霍克,我再也不想待在这儿了。”

    “那么出来,我们进屋去。”

    “我不是指这灌木丛。”

    “我知道。”他站起来,伸出一只手,拨开一根枝条。

    安吉拉心中盘算着,然后决定放弃。长时间的蹲伏使她的膝盖有一些疼痛,她弯着腰从花丛中出来,光着脚踩在草坪上。

    他的手还伸着,她知道,这是问她要枪,但这姿势更多的表现出一种请求,而不是命令。她把自动手枪放在他的掌心,有意不去看他,转身向小屋走去。

    “谢谢你。”

    她扭过头看着他的眼睛:“为什么产‘”为你没有向我开枪。“

    “那没什么,我甚至不会向一只狗开枪。”他没有问是什么狗。她开始走过冷冷的草坪,知道他跟在后面,不是因为他发出的声音,而是因为她能感觉得到。她很庆幸,他没有试图接触她,反抗的激动虽然变弱了,但仍然占据着她的心灵。

    当他们走到小屋门口,霍克走前几步,打开门,等着和她的目光相遇,“当你下不了手的时候,还有别的人杀了那狗,是吗?”

    “是的。”

    “那你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他把门推开一些,跟在她后面进了屋。

    她感到他正凝视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走过凸窗,走到座位前盘腿坐下,然后他走到门外,低声对阴影里的什么人说话,留下安吉拉一个人在那儿奇怪,为什么知道霍克期待一死,她并不感到高兴。 ( 迷情之夜 http://www.xscun.com/1/10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