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6、把一切留给爱

文 / 维多丽亚·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傍晚时分,车队开进了距霍克公寓约一英里远的一个百货商店停车场。彼得跳下车,向他们走过来,递给他们艾芙瑞太太的电话号码,那是他从电话号码簿上抄下来的。把车门打开,让彼得至少能听到电话这一端的交谈,霍克和安吉拉的头凑在一起,电话放在他们中间。

    他决定请求艾芙瑞太太照管他的公寓一段时间,并谎称他已被一个意外的电话叫出城去了,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如果在他离开期间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这就给了她一个机会告诉他。而待会儿,他又出现在她门口,取走录像带,当然得给她一个很好的解释,把她的地板撬起来这种事,她是不会不关心的。

    艾芙瑞非常高兴接到鲍勃的电话,并说她当然非常乐意照管一切。他的非洲紫罗兰需要浇水了——如果它还没有死的话——而且,她已经开始为他接收报纸,至于别的事吗,是的,自他走后发生了很多事。

    艾芙瑞太太为前门买了一个新电灯泡,邮递员为她安上了。她做了一大批鲍勃喜欢的姜饼,在鲍勃消失两天后,把它们送给了商店送货的男孩。当他回来时,她当然另外再做一批的。同时,汤普金斯先生告诉她,他想另找一间公寓,位于一楼的。但他还在送她花,请她出去吃饭。她相当肯定他想要的是哪一种公寓。当艾芙瑞太太报告完新闻后,霍克谢了她,给了她一个移动电话的号码,以防万一她要找他的话,然后挂断了电话。

    “汤普金斯先生作为单身汉的日子有限了。”安吉拉说道。

    “提醒我不要搬公寓。”霍克咧嘴一笑,把电话放在仪表盘上。“天知道,如果场普金斯先生不得不在结婚和一楼公寓之间作出选择,会发生什么事。”

    “一个受宠,一个被抛弃?”她问道,大笑起来。

    “类似吧。”霍克转向彼得。“如果有什么人在监视那幢房子,他们一定会保持一段距离的。”

    彼得点头表示同意,“如果这样,我们需要小心行事,我会让我的人在你进去之前检查那一地区的。”

    “艾芙瑞太太很可能会发现他们。”

    ‘烟为你接踵而至,那就没关系。“彼得转身走开,向他的人发出指示。他们已经花了一个下午,仔细研究霍克给他们画出的那一区域的地图,因而他们已经很熟悉那一带了。

    三个开车,六个步行,动身去搜索附近区域。不算彼得,霍克和安吉拉,还剩下两辆车和三个人——待在那儿等着。霍克和安吉拉坐在卡车里,紧握着手,但是没有说话,因为要说的都已说了。

    当霍克的移动电话几分钟后响起来时,安吉拉还以为是那几个人打来电话报告什么事。她拿起它,正准备递给彼得,霍克拦住了她。

    “给我,安格尔。”

    她递过去时,它又响了起来,从彼得皱起的眉头上,她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出什么事了?”

    “我们的人不会用这个号码。”霍克让它又响了一会儿,心中祈祷,那只是一件小事,比如艾芙瑞太太找不到开他公寓门的钥匙什么的。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并非如此。转过身,不去看安吉拉睑上担心忧虑的表情,他打开电话,举到耳边。

    “喂,”

    “哈暖,鲍勃,”来自他过去的一个声音说道,一个自八月前那个晚上后他再没听到过的声音,“我正好到这儿来,看看你是否遗漏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你的邻居告诉我,她刚和你通过话,我得承认,这太让我惊喜了。”

    霍克用嘴型告诉彼得“马钱德”,后者立即跑到另一辆车上去,用电话警告在那一区域的手下。

    “我想和艾芙瑞太太通话。”霍克说道,看了看表,步行的人们还没有时间走到他住的那条街上,艾芙瑞太太得靠自己了。

    “现在不行,”马钱德回答道:“我对我的朋友康斯坦丁发生了什么事更感兴趣。我听到传言说出了什么事,然而很难得到真实确切的消息,海岸警卫队不露一丝风声。”

    “可能是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最后一次看到‘海魔号’时,它已变成了一堆犬牙交错的废铁。”此时,彼得探进身来,霍克用手盖住话筒,听彼得低声说,他们的一辆卡车已驶过那条街道,除非马钱德带了人一齐在里面,否则他就落单了,几条街道都没有阻塞现象,他的人正在靠近。

    “艾芙瑞太太和我都希望你来加入我们,”马钱德说道,“当然,我估计你离这儿很近。我不认为,你打电话来,只是为了请她看顾你的公寓,这让我相信,你是想确定我不在周围。”‘霍克想否认这点,但想到这样会置他的邻居于更大的危险中。马钱德会毫无愧疚地敲打她,或用其它方式伤害她,以便他能自由地搜查霍克的公寓。安吉拉把头凑近,以便听得到。他不能把她推开,只好做一手势让她噤声,并改变了一下电话机的角度。

    “我在五分钟内到达;”他说道,“如果你伤害艾芙瑞太太……”

    “是的,是的,”马钱德打断他,“我熟悉你的保护本能。

    说到这点,你为什么不把那女人一起带来?安吉拉,我相信她叫这个名字。“

    霍克紧紧地捏住电话,如果它在他手下碎裂,也不会有人感到奇怪,“她没有……”

    马钱德又一次打断他,这次更急躁了,“康斯坦丁把她带上了‘海魔号’,把你也带了上去,如果你活着,我相信她也一定活着。我太了解你了,霍克,带她——不,先让她一个人来,让我们彼此认识认识。”

    “她不会来。”

    “她会的,否则这老夫人就会为此付出代价。”

    “我怎么知道一旦你得到了你要的东西你会让我们走?”

    霍克问道,他不指望有什么保证,但不问,会引起马钱德的怀疑。

    “我已决定在一切揭露出来之前离开,带着康斯坦丁为我的建议付出的所有钱,实际上,这些钱足够我在退休后活得很好。不走运的是,我为此选择的那个国家,对一切都很宽松——但不包括毒品,他们对这一暇斑要求极为严谨,如果录像带曝了光,事情就会变得糟透了。”

    “于是你会让我们都离开的?”

    “在适当的时候,我不能让你挡住我的去路。十分钟,霍克,那女人先来。”马钱德挂断了电话。

    霍克转过头来,发现安吉拉正看着他,眼中充满沮丧。

    “是我的错,”她说道,“如果我没有建议你先打电话……”

    “如果你没有那么做,我会直接走进他的馅饼,这样,我就有了警觉。”他捧着她的脸道:“你不能和我一起去,安格尔。”

    “但是我必须去。”她抗议道,急躁地用手把头发往肩后一拂。

    “马钱德不会伤害她的,如果他想得到录像带,他就不会。”

    “也许会,也许不会,”安吉拉紧紧抓住他的手腕,不是想伤他,只是想引起他的注意,“我不能让这事发生。如果我去了,至少可以两个对付一个。”

    “已经是二比一了,”他说道:“艾芙瑞太太不是无能的人。”

    “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也没有。”轻轻地,他把她的手指头从他的腕上扳开,让它们转而握住她面前的方向盘,“如果我让你靠近马钱德,我会因为太担心你,而做不了该做的事。”他目光越过她,看着彼得,此人正站在驾驶员那一侧的窗外,“我们现在就走,留下两个人在这儿陪安吉拉。”

    “我会回来的。”他对安吉拉说,重重地吻吻她,然后跳下车,他没有别的办法说服她,只能这样。他嘭地一声关上门,从车边走开几步,开始想,他说服她的办法有多么容易。太容易了,他暗想,心中涌起一阵不安的浪潮。

    笨重的门锁上的声音让他一惊,接着听到货车引擎发动的声音,他猛地转过身来。太迟了,安吉拉正倒出停车场。

    除了将身子扑上前车盖外——颇具戏剧性,但实际上是无效的行为——在拥挤的停车场里,他们无法可想,只有开另一辆卡车,赶在她前面到达那儿。

    于是霍克和其余的人跳进货车,开始追赶。他们几乎快成功了。这时,一个妇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推着一车百货,正好插入他们车前,驾驶员紧急刹车并急转弯,停车场里一阵青烟滚滚。那妇人也急转弯,但小车没法转了,货物撒了满地,小车飞到了一边,那妇人倒在了另一边。满怀同情,彼得要他的一个人下去帮忙。彼得话音刚落,他已跳了下去,但当他们把车倒过来,开到路上时,已经太迟了。

    安吉拉已经开远了。

    彼得建议他们在那边的人观察她的出现,但不要干涉她,霍克点头同意了。那些人是他们仅剩的力量,在霍克进去以前,他们不能冒被发现的险。

    一分钟后,彼得的人报告说安吉拉到达了霍克公寓外,当霍克把车停在一个街区之外时,她正好走上台阶。霍克把枪递给彼得,因为他知道,马钱德会把它拿走,然后下了车,开始走过去。

    当他走过那些平房、双层小楼时,他暗中告诉自己,当他把安吉拉从最后这团乱麻中解出来后,他要把她锁起来,不让她出来,直到她同意不再去冒如此巨大的危险为止。

    如果这个方法行不通,他将把她带到一个偏僻的岛上,与她,直到她无力说出“冒险”这个词,更不用说去做了。

    当安吉拉朝那幢房子走去时,手稍稍有些发抖。面对违抗霍克会遭到的责备,与去面对马钱德一样,让她神经紧长。她强迫自己不要往后看,不去寻找她知道会在此地某处的那些人。虽然她通盘考虑了她行动的后果,她对细节问题的爱好使她决定了进入霍克公寓的最佳途径。

    最终,必须面对这样的事实,即,霍克不想让她去公寓,因为他不想让她受到伤害;但另一方面,如果安吉拉不出现,马钱德就会毫不犹豫地伤害艾芙瑞太太,安吉拉得出结论,她不能不这样做。如果她能说服马钱德让那老妇人离开,那就更好了。

    这不比爬上台阶进入房子里敲开右边的门更容易。一个淡红色头发,眼睛瞪得圆圆的老妇人来开了门,然后往后一站,让安吉拉进去。无须天才也能知道,马钱德一定是站在门后,很可能还拿一支枪对着艾芙瑞太太,于是安吉拉直接走进去,不想引起他的警觉。

    她一直往里走,直到走到一张扶手和靠背上都盖着罩子的酒红色天鹅绒沙发前,听见门在她身后脸地一声关上。转过身来,她看见一个高个儿、灰白头发的男人,上穿一件短袖粉红色衬衫,衬衫扎在一条米色裤子里。他面无表情,使她想起一部以迈阿密为背景的通俗警匪片来,但她心想,一定是他手里拿着的枪和他的穿着使她产生了这一奇特的想象。

    “我还以为霍克不会让你来呢。”他说着,一边粗暴地把艾芙瑞太太推坐在附近的一把椅子里,然后走过去,靠得很近,安吉拉都能闻到一阵刮脸后洒的香水味,“他一定溜掉了。”

    “不许像那样推她。”安吉拉厉声说道,不理他关于霍克的说法。她心想,这样更好,如果他不知道霍克正带着警卫赶来。“她老了,你会伤着她的。”

    让马钱德吃惊的是,安吉拉绕过一张大理石面的矮咖啡桌。蹲在那老妇人的身边。“艾芙瑞太太,你还好吗?”

    当艾芙瑞太太只是瞪着她,一只手捂着大张的嘴时,安吉拉变得担心起来,又重复了她的问题,“艾笑瑞太太,这个人伤着你了吗?”

    “你就是她,”艾芙瑞太太终于开口说道:“佛拉告诉我的红发女人。”

    “我更倾向于认为是金棕色的,而不是红的。”她把一小来头发往后一拂,向老妇人使了个眼色。如果她能够让马钱德相信艾芙瑞太太是无助的,将对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很有帮助。

    “你看起来脸色发白,你肯定你一切都好吗?我能为你做些什么事吗?”她又使了个眼色,看出这次艾芙瑞太太收到了这个信号。

    “我有一点心律不齐,现在有一点发作了。”

    “喝点茶怎么样?你看上去需要一杯茶,这会使你好受一些。”

    “我不是要你来这儿泡茶的。”马钱德在她身后说。

    安吉拉站起来,站在老妇人与马钱德之间,“艾芙瑞大大能够泡茶,这可使她不再焦虑。”

    “我不会让她走出我的视线之外的。”

    “你以为她要去做什么?从后门逃走,还是拿着一把切肉的刀走到你身后?”安吉拉轻蔑地摇摇头,“说真的,马钱德,她是一位老夫人,是无害的,只需看看她就知道。”她往旁边一站,以一种戏剧性的手势指出艾芙瑞太太,后者正尽力设法在二十秒内老了二十岁,刚才挺直的肩膀,现在弓了下来,她青筋暴露的双手明显在发抖,她垂下眼睛,好像害怕和他的目光相遇。

    “懂我的意思吗?”安吉拉说道,“无害的。”

    门上响起一声敲门声,马钱德一阵心烦意乱,却没有改变他枪所指的方向。“去泡茶,艾芙瑞太太,”他说道,“如果我和霍克及安吉拉私下谈谈,也许更好。别做任何蠢事,我听得到,而且我的枪会一直指着这位年轻的夫人。”

    艾芙瑞太太站起来,在他改变主意前,匆忙走出房间。

    马钱德让安吉拉去开前门,并站在她身后,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让她保持不动,另一只手上的枪管抵住她的身侧。

    霍克两手放在身侧站着,目光越过她直视马钱德。安吉拉期望他至少表现出一点愤怒,但他没有,她意识到可能会在迟一些时候爆发,迟多久只是估计。接着,她把注意力集中到当前的困难上来。

    霍克敞开他的夹克,让马钱德看看他没有带武器,然后跟着他们走进房间,马钱德拉着安吉拉后退,而他关上门,并靠在门上,目光巡视这小小的起居间,再看着马钱德。

    “艾芙瑞太太在哪儿?”

    “我让她去泡茶。”安吉拉说道,然后缩了一下,因为马钱德扯紧了她的头发。瓷器和银器的撞击声从隔壁的厨房里传出来。安吉拉意识到,艾芙瑞太太正确实地按照她所说的去做。只要她待在那里,安吉拉心想,霍克就可能有一点机会扭转形势,这就是她为什么首先打发她去厨房的原因。

    “录像带在哪儿?霍克,”马钱德问道,“不管我多么喜欢抱着你的情人,我还是不想在这儿浪费过多不必要的时间。你知道那个故事——做该做的事,去该去的地方,找该找的人。”

    “关于这个你打算退隐的、不知名的国家,”霍克变得健谈起来,“我估计他们没有和美国建立引渡条约。”他把双手横抱于胸前,怒视着这个抓住安吉拉的人。手枪现在放在她的肩上,指着他。他希望安吉拉能够懂得利用她的优势,但不幸,她没有受过近身格斗的训练。

    “这是我选择它的原因之一,”马钱德说道:“还有,极好的气候,以及去邻近岛上能提供贷款的银行的便利通道。”

    他用枪管擦过安吉拉的脸颊,“刚担心,霍克。一旦我走了,我就不会回来。你可以编出任何故事,来解释你在过去八个月里的缺席,我不会关心的。”

    “没有录像带,我无法回去。”他看见安吉拉因为铁触着她的面颊又是一缩,强迫自己收回鼓励她的话,让马钱德看出他们是情人,就太糟了。一旦马钱德发现霍克深深地爱上了安吉拉,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是霍克不敢去想的。

    马钱德不是个善人,霍克站在目前这个位置上认识到,马钱德对安吉拉干任何事,都是他无法挽回的。

    马钱德对他讥讽一笑,“你的工作是你的问题,霍克,我从你的角度估计,显然,你已没有别的复制品来支持你可能提出的任何控告。”

    “复制品是危险的,”霍克承认,“当人们正在追杀你时,很难藏起一件有价值的物品,搞复杂了,就是在做傻事。”

    他知道,如果马钱德相信只有一盘带子——事实也是如此——那么在他离开前,便不太可能把他们全部杀死。但也可能很不幸,杀死他们正是马钱德打算干的事。即使他离开了这个国家,他也不会在身后留下任何一种证据。如果马钱德打算去霍克猜测的那个岛,那么,甚至连涉及到毒品的谣传,都可能引起令人不适的怀疑——这一怀疑足以结束他那田园牧歌式的生活,还不用提到他的生命。

    现在,霍克的工作就是让马钱德保持安静,继续谈下去。他拖的时间越长,他们生存的机会就越大,彼得的人就能靠得更近,以便一举成功。

    “让女人们离开,马钱德,他们与此无关。”

    “会在适当的时候让她们走的,首先,录像带。”

    艾芙瑞太太出现在厨房门,正好在马钱德右肩后,他一定是从眼角看到了她,因为他把安吉拉抓得更紧,枪仍然指着霍克。“过来坐下,艾芙瑞太太。霍克去拿带子。我不想让你们两位夫人离开我的视线。”

    “但是杯子,”她说着,举起瓷茶壶,一只手握着壶嘴,一只手握住壶柄,霍克注意到壶上没有盖子,“它们还在厨房。”

    “坐下!”马钱德咆哮起来。耳边响起的大声吼叫和搂紧的胳膊,使安吉拉一缩,她皱起眉头。霍克开始从门边移动过来了。紧接着,马钱德突然捏紧了她,他的尖叫充满了整个房间,霍克笔直地向他们扑来。

    安吉拉的胃部承受了霍克猛烈的撞击,同时马钱德的枪也飞开了。双重袭击让她耳朵发聋,喘不过气来。看来,她对霍克毫无用处,他把她的头发急拉出来,把她往旁边猛地一推。她任他这么做,知道没有了枪,马钱德便失去了力量,艾芙瑞太太显然也是这样想,因为她看起来相当镇静地站在角落里,看着霍克给马钱德一阵好打。

    四个人都在叫喊,安吉拉的头碰在墙上,几乎背过气去,这时,马钱德的枪滑过地毯弹在她脚边。因为这看来是一个好主意,她拾起了它——然后横过来,正好对着冲进前门的一群人。

    他们的反应敏捷,马上凝固成几个塑像,他们等着,直到彼得冲进来,奔到安吉拉身边蹲下。他微笑着拿走了枪。

    “霍克警告过我,在过去的几天里,你养成了检东西的坏习惯。我拿走的,是其中之一吗?”

    她的目光越过他的肩头看过去,霍克正让一些人把瘫在地上的马钱德抬起来。在简短的命令下,他们把他抬出了艾芙瑞太太的起居室,并关上了他们身后的门。

    “考虑到我的手多么频繁地发现抢,”安吉拉说道,“我应该去买一把我自己的,这可以防止总是去捡它们。”

    “没有必要。”霍克背抵着墙,滑下来走近安吉拉和彼得。“按我的思路发展,你以后再能接近的枪,将是我们的孩子用来彼此袭击的水枪。”他伸出一只略带青肿的手,牵起她的一只手,吻在手背上。

    “佛拉错了,我将打电话告诉她,”艾芙瑞太太一边说,一边把瓷壶放在咖啡桌上,看着安吉拉。“你没有拿枪指着霍克,一次也没有,她显然失灵了。”

    “谁是佛拉?”彼得问。

    “别问,”霍克说道,对艾芙瑞太太咧嘴一笑,“你太伟大了。”

    这浅红色头发的妇人脸红了,抚平她起皱的衬衣,“那是安吉拉的主意,真的,如果不是她提到茶,我永远也想不到这点。”

    “想到什么?”彼得问,看起来更加迷惑了。

    “她把滚烫的开水倒在了马钱德的背上。”霍克说道。

    “你做了?”安吉拉说道,看着老妇人,不相信地猛眨眼睛。

    “我有一点担心,我可能洒了一些在跑步的人身上,”艾芙瑞太太说:“它正好在那个可怕的人背后。

    “什么跑步的人?”彼得问。

    “是一个鲍勃——原谅我,霍克为我做的。”她弯腰,用一只出人意外平稳的手,端起一只带着刺绣罩子的脚凳。

    “当我告诉佛拉这个的时候,我想她一定不相信我。”

    “谁是……”彼得又开始了,但很快闭上嘴,只是摇摇头。

    霍克站起来,并把安吉拉也拉起来,“彼得,我相信你这会儿不需要我了吧。”

    “我想我能处理这些事,谢谢你,”他说道:“但是录像带……”

    “在靠近书架的地板下,”霍克说着,指给他看,然后转向艾芙瑞太太,“我知道我应该对你解释这一切,但是,你是否认为可以等到……”

    “你带着你的夫人回家,霍克,”她说道,显然很高兴知道他的新身份。“对这里发生的一切,汤普金斯先生知道了的话,肯定会为此喝上一大杯的,我想,我要出去买些雪利酒,告诉他这一切,我们甚至可以给佛拉打一个电话。”

    几小时后,也许几天——安吉拉不知道,当你生命中渴望的一切在你颈下呼吸,紧紧抱着你时,时间已不重要——霍克翻上来,俯视着她,她被固定在结实的床垫和他同样结实的肉体之间,她喜爱这样。

    “什么?”她问道,他并没说什么。

    “关于我说的孩子们的事,”他开始道,“我们还没有谈过。”

    从他们的躯体之间抽出一只手,她盖住他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我们没有谈过,因为我们都同意,”她简要地说:“如果你不想要孩子,你不会不戴安全套与我,我也一样,结束这场讨论吧。”

    他咧咧嘴,“我不知道你注意到了。”

    “我注意到了,如果我不明白后果的话,我不会让浴室门敞开的。”她的手指在他的眉毛主抚过。“改变一个话题吧,你认为,现在你能重新得到你的工作吗?”

    “那不重要,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想私人干,给布兰克桑尼一点小小的竞争。”移动着他的嘴唇,直到她领会了这个暗示,把她的腿分得更开。他加了一句:“另一方面,我可以一直为你工作。你在想什么?安格尔,是工作吗?你不认为我会是一个伟大的会议策划者吗?”

    当安吉拉一想到要和一个男人——他的策划才能已在她心中铭下深刻印象——一起度过每一个工作日的每一分钟,一阵温柔的慌乱袭上心头。

    稍后,他们搂抱着躺在一起,她的头枕在他的肩上。霍克伸手扭亮床头灯,集中剩余的精力,要在入睡前问最后一个问题。

    “安格尔?”

    “嗯?”她闭着眼,闭着嘴回答。

    “在圣卢卡的那个旅馆。”

    她张开一只眼睛看着他,“怎么啦?”

    “这个,因为房间已经付了钱,你还剩下一周左右时间……”他打了个呵欠,闭上眼睛,把问题踢给她。

    “怎么啦?”他又打了一个阿欠,她用拳头捶着他的胸膛:“快点,霍克,说出来。”

    他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她,“这听起来可能有点俗气——我知道,通常是新郎负责蜜月安排——但我想,如果我们飞到雷诺,我们就可以结婚,而圣卢卡的旅馆房间也不会浪费了。”

    “让我直说吧,霍克,”安吉拉把双肘撑在他的胸膛上,盯着他,“对于蜜月,或者在雷诺的快速婚礼,你是想要一个答案?”

    “两个都要。”用手捧着她的下巴,他微笑着看进她的眼睛里去,“我想,由于你惯有的对细节的爱好,你会喜欢帮我安排这些小事。”

    她看了他很久,然后笑起来,笑得如此之灿烂,她的眼中有金星闪闪,“你正在学习,霍克。”

    “学习什么?”

    “不要一切靠运气。”

    “是的,”他说着,把手指滑入她的头发,把她拉近,“我把一切留给爱。”

    独自坐在她北卡罗来纳家里。视野开阔的门廊上,佛拉喝着草药茶,久久地凝视着划破夜空的闪电。突然,她的右手背开始抽动,她不得不放下杯子,以免茶水溅出来。然而,不等她去抚平疼痛,她便为惊人地生动逼真的幻象所触动:一只鹰强壮有力地展翅高飞,在风中盘旋着,看到一个天使在它的翅膀下,佛拉满意地喘口气。

    然后,它们飞走了,一阵光与力的联合带走了她手上的疼痛,留给佛拉对结局的一瞥。

    (完) ( 迷情之夜 http://www.xscun.com/1/10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