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24章 初用御女心经 床上征...

文 / 老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更新时间:2010-8-42:21:08本章字数:8027

    练好了降龙十八掌和凌波微步我一共花了一周的时间,一周后我出了房门,美蚕娘见我出来当即焦急的说:“夫君,你终于出来了,陶工已经在这等了你七天了,你快去见见他吧,好像有挺重要的事情”。``看小说到.``

    找我?什么事?难道提前开始比武了?x我赶紧赶到陶方的住处,陶方看到我,立即迎了上来,道:“少龙啊,你可总算是来了,这几天你可是急煞我了”,

    我非常的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陶方拉着我出了门道:“边走边说吧”

    陶方透过车窗低声向我道:“少龙你还记得那天你我在路上碰见的马车吗?我知少龙早猜到要见你的人是雅夫人,自她丈夫赵括战死长平后,这终日猎取美男作她入幕之宾,若试过满意的话,会留下作面首,连晋便是其中之一。”

    我悄声问道:“她的老哥子动赵孝成王知道她的事吗?”

    陶方道:“全城都是密探,大王怎会不知道,只因当年大王中了秦国范雎反间之计,以赵括代替廉颇,又不听当时丞相蔺相如谏言,派了这只懂空言又不恤兵的赵括出战秦兵于长平,累得四十万雄师全军覆没,赵括亦死在沙场,回来者仅二百四十人,所以大王对这妹子多少心怀歉疚,对她的作为不闻不问。故雅夫人对大王仍颇有点影响力,你切莫得失她了。”打出手势,教御者起行。

    车内的我心中颇感好笑。

    不管怎么说,我都得去见见这个传说中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风情。

    换过一身剪裁合身武士劲服,外罩披风,腰配长剑,头顶束发冠冕的我在两名美婢引领下,昂然步入雅夫人宏伟的府第中。

    美婢着他席地坐下,奉上香茗,又姗姗去了,留下他一个人独坐广阔的大厅里。

    我闷着无聊,浏目四顾。

    大厅布置典雅,墙上挂有帛画,画的都是宫廷人物,色彩鲜艳。

    厅心铺了张大地毡,云纹图案,色彩素净,使人看得很是舒服,靠墙的几柜放满珍玩,随便拿一件回到二十一世纪去,一经拍卖,怕都可以一生吃喝不尽了。

    就在这时,他心中泛起被人在旁窥视的感觉。

    我若无其事地往左侧一张八幅合成的大屏风看去,只见隙缝处隐有眼珠反光的闪芒,心中好笑,知道定是那雅夫人来看货色。

    假若自己表现出不安或其他不耐烦局促丑态,定会教这擅于玩弄男人的心生鄙夷,想到这里,顽皮起来,长身而起,一把揭掉了披风,露出可使任何女人迷醉的雄伟体魄,还伸了一个腰,才走到其中一扇大窗,往外望去,使雅夫人刚好看到他左面有若刀削的分明轮廓。

    他挺立如山,一手收于身后,另一手握在剑上,眼中露出深思的表情,一于像演戏般做到神情十足。``看小说到.``

    他并没有带木剑来,那是他的秘密武器,并不想在与连晋决战前,泄露给任何人知道。

    窗外的花园在夕照的余晖下,倍见美丽宁逸。

    轻风徐来,令他精神一爽。

    他一时间忘了雅夫人正偷看着他,想起了自己那一个时代。

    在那时代,弱肉强食虽仍未改变过,可是总有法理可循,国与国间亦有公法。但在这战国的世界里,君主的命令就是法规,大国的说话便是公理,这样看来,秦始皇并没有做了什么大错事。没有他就没有统一的中国,迟早都会给外族蚕食吞掉,正是秦始皇才建成了使中国能保持长期大一统的长城。

    脚步声响起。

    美婢来请他到内进去觐见雅夫人,并解下配剑。

    我知道过了第一关,夷然解剑,随美婢往府内走去。

    他才跨过门槛,便见一位俏妇斜卧另一端的长软垫上,体态舒闲,一手支着下颔,黑白分明但又似蒙上一层迷雾的动人眸子冷冷打量着他,的足踝在罗裙下露了出来,形成了一幅能令

    任何男人神魂颠倒的美人横卧图。

    小厅内没有燃灯,黯黄的阳光由西面的两扇雕花大窗照进来。

    美婢退了出去,留下我挺立门前。

    这斜阳里的雅夫人身披的罗衣不知是用什么质料制成的,可能是真丝杂以其他东西,光辉灿烂。耳坠是玄黄的美玉,云状的发髻横着一枝金簪,闪烁生辉,衣缀明珠,绢裙轻薄,娇躯散发

    着浓郁的芳香。

    她的脸形极美,眉目如画,嫩滑的白里透红,之极。

    最使人迷出来的那娇慵散的丰姿,成熟迷人的风情,比之乌廷芳又是另一种绝不逊色的妩媚美艳。

    她的年纪绝不超过二十五岁,正是女人的黄金岁月。

    我其实早已食指大动,但为了要征服这艳妇,故意装出不为所动的傲然神态,龙行虎步般来到她卧处前五步许,施礼道:“我拜见雅夫人。”话完毫无顾忌在她惹火的身段行其毫无保留的注目

    礼,却丝毫不露出色迷的神态,只像欣赏在外厅几柜中的一件珍玩。

    雅夫人一声娇笑,发出比银铃还好听的清脆声音,柔声道:“少龙!坐吧!”

    我微微一笑,以最潇洒的姿态坐了下来,深深进她的美眸里,却没有说话。

    雅夫人不悦道:“我从未见过像你般大胆无礼的目光,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身分吗?”

    我从容一笑,说不出的自信自负,道:“臣子怎会不知夫人的身分,但却仍改变不了我是男人,你是女人的事实。我以男人看女人的目光来欣赏夫人,正显示了夫人的魅力大得足以使项某忘记了君臣上下之别。在少龙的眼里,夫人只不过是个女人,而少龙正好是个铁血男儿,一个男人应该怎末看待像夫人这样的美人儿我想夫人心里最清楚了”

    雅夫人呆了一呆,坐直娇躯。

    我的眼光不由落到她高耸的上,这次是绝非做作的。

    雅夫人怒道:“无礼!你在看什么?”

    我知道应适可而止,表情忽变得既严肃又恭顺,正容道:“夫人既不喜臣子流露真情,请随便责罚。”

    雅夫人有点手足无措地道:“算了!你知否为何本夫人要召你来见。”

    我很想说自是来陪你或下席,但当然不敢漏出囗来,轻松地道:“当然知道,夫人是想看看我会否是夫人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雅夫人俏目亮了起来,与他对视了好一会后,“噗”笑道:“我从未见过比你更自大狂妄的男人。”

    我微笑站了起来,躬身道:“既惹来如此恶评,臣子这便告退。”转身离去。

    雅夫人想不到他有此一着,怒叱道:“给我停下,是否想连命都不要了。”

    我转过身来,潇洒笑道:“夫人息怒,其实我怎舍得离去,只是想看看夫人会否出言留我,好共度良宵吧了。”

    雅夫人给他灼灼的目光,迫人的气度,一步不让的言词,此起彼伏的攻势弄得芳心大乱,使她更是艳采照人。

    太阳最后一线余晖终消失在邯郸城外西方的地平下。

    小厅昏沉起来,把这对男女溶入了诡秘的环境里。

    我走到雅夫人一旁的小几前,跪在席上,伸手取过放在几上的火种,燃亮了几上那盏精致似玉石制成的油灯。

    在灯光里,雅夫人看着他那对明眸变成了两颗又圆又亮的稀世黑宝石。

    我暗想,自己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尝到这么浪漫旖旎的古典气氛,今晚怎也要得到那绮罗丝服下的美丽,把她的身心全部彻底征服。

    这是每一个曾见过她的男人的梦想,他亦自不例外。

    他跪行来到她的身前,抓着她的香肩柔声道:“想我把你当作夫人还是女人,夫人请示知。”

    雅夫人发觉完全没法再作顽抗,娇体一软,倒入他怀里,轻叹道:“为何我你会这么处处逼人呢?”

    我轻狂地抬着她巧秀的玉颔,移得她的瓜子俏脸完全呈现眼下,在她鲜美的香唇上温柔地吻了十多下,才痛吻下去,用尽他以前从电影或漫画学回来而又实验过证实了是有极其效的挑情嘴舌之法,这美女。大手趁机移了下去,扫过挺茁的和柔软的腰肢,手掌按到她没有半点多余脂肪却灼热无比的处。

    雅夫人娇躯款摆,浑身轻颤,呼吸愈来愈急速,的反应不断加剧,显是开始动情。

    我离开她的香肩,爱怜地看着她无力地半睁着的秀眸,深情地道:“夫人快乐吗?”

    雅夫人露出茫然的神色,轻轻道:“我快乐吗?不!我从来都不敢想这个问题。”

    我心中暗叹,太美丽的女人总是红颜命薄,责任当然在男人身上。不过剩是知道美丽只像个梦般短暂,便没有多少美人能在逐渐失去美丽时,快乐得起来。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所以雅夫人才要趁自己风华正茂时,恣意猎取美男行乐。但现代的所有研究布告都指出,是绝不会令人快乐的。

    所以他我一针见血地,问了这句话,立教雅夫人情不自向他表露真心,因为给他击中了要害。

    我想解她腰带。

    雅夫人一笑,捉着他一对手,然后把他拉了起来,小女孩般开怀道:“但我知道今晚将会很快乐,来!到我的房去,那处预备了一席酒菜,我们边喝酒边谈心好吗?”

    雅夫人把美酒送到我唇边,俏脸泛着迷人的笑意,道:“这是第一杯酒,少龙我们一人饮一半好吗?”

    我暗笑无论她出身如何高贵,地位如何高不可攀,始终还是个需要男人爱护怜惜的女人,自己就凭这点,可使她无法抗拒自己。

    征服她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她当作一个普通女人,而更重要是使她也觉得做女人比做夫人好。

    他很有把握做到这点。

    他就在雅夫人手中喝了半杯酒,然后吻在她嘴上,缓缓把美酒度入她小嘴里。

    雅夫人伊唔作声,又无力推开他,惟有乖乖喝了他囗内那半杯酒,俏脸升起两朵红晕,连两个迷人的小酒涡都被波及了。

    我离开她的小嘴,轻轻取过她手上的酒杯,在她有机会抗议前,灌进她急促喘着气的小嘴里,柔声道:“这半杯是我的,你可不要喝进你美丽的小肚子去。”

    雅夫人娇地白了他一眼,香唇已给对方封着,囗内的酒被他啜吸喝得一滴不剩。

    两人分了开来,雅夫人不知是不胜酒力,还是春潮泛滥,娇吟一声倒入了他怀里。

    我仍不想这么快占有这身份尊贵的美女,逗起她的俏脸,热吻雨点般洒到她的秀发、俏脸、耳朵和玉项处。

    雅夫人终撤掉了所有矜持与防御,娇喘,不能自己。

    我的手滑入她的罗裳里,恣意着里面那腻滑丰盈的美腿和,逐寸着她充满弹跳力和吹弹得破的嫩肤,任何地方都不遗漏,温柔地道:“你现在有没有给男人玩弄的感觉。”

    雅夫道:“你真的半点颜脸都不留给人家吗?”旋又继续娇吟。

    我的手停了下来,却没有抽出罗裳之外,俯头看着这钗横鬓乱、衣衫不整,一对和半边全暴露在空气中的美女,嘴角飘出一丝笑意,道:“我可以细看夫人的身体吗?”

    雅夫人失声道:“都不知给你摸了多少遍了,还要问人家?”

    我仰天一阵长笑,那种英雄气概,看得雅夫人芳心立时软化,垂下眼光柔顺地道:“看吧!人家任你看了。”

    我知道逐渐接近成功的阶段,否则她不会表现得这么驯服。

    我掉了她的全部衣服,啊!我不得不感叹一句,这个女人真的是个极品,难怪这个时代的人都为了她神魂颠倒啊!只见她有着浑圆的,细小的腰支,特别是那一堆大,又大又翘,而且全身上下毫无瑕疵,真是完美啊!虽然美蚕娘算是美女了,但是和她一比较上下立见分晓。

    我和着衣随着雅夫人一齐躺下,我轻咬着她的耳垂,双手不规则的在她的身上着,最后双手挺在了她的上,我不断的挑拨着她上的小珍珠,雅夫人被我挑拨的双侠绯红,不停地,我忽然想到了御女心经,御女心经记载的不止是一套练功心法,更是一种调拨女人的手法,我根据书中的介绍不停地在雅夫人身上试验着,这书当真不错,即使荡如雅夫人的这种女人也只在我的手下坚持不来三分钟就开始投降了,只见雅夫人全身不停地扭动,嘴里不停第喊着:“少龙,我的夫君,快·····快要了我吧····奴家受不了了·····”,

    我掉自己的衣服,当雅夫人看到我强悍的身体时,更是媚眼如丝,我用手继续挑拨着雅夫人,对着她的耳边呼了一口气说:“夫人真的愿意成为我项某人的女人吗?”

    雅夫人疯狂了,道:“愿意··愿意···夫君你快来怜惜内吧”

    我笑了笑,同时手指加大力度道:“别急,夫人,听我说完,夫人可x知道做我项少龙的女人第一要遵守什么规则吗?”哈哈!我就不信治不服这个水性杨花的,

    “啊··啊··少龙··你快来吧··无论是什么我都答应···只要能成为你的女人”雅夫人一手拉着我的分身道,

    “夫人还是听完后再答复我吧!做我项少龙的第一要遵守的就是妇道,在我之前的我可以不管,但是在我之后绝对不允许和其它男人有任何的瓜葛,夫人做的到吗”我又加大了一份力度说.看小说还是选择 ( 无敌YY之猎艳后宫 http://www.xscun.com/1/1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