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28章 草原上的春情 要了乌...

文 / 老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更新时间:2010-8-42:21:17本章字数:10496

    乌廷芳大惊,奋起余力挣扎,岂知我借势用胸腿摩擦她敏感的地,挣扎反变成似向对方作出强烈反应。``看小说到.``

    她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轻薄无礼。

    连晋也抱过她,却是立即被她推开,像现在那样却是破题儿第一趟。

    心虽不忿,但身体却传来阵阵蚀骨的奇异感觉。

    她并没有叁与乌廷威的行动,只是察觉有异,追出来看,见到了整个过程。看到了我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惊人有效率的战略和不逊色于连晋

    的剑术。而有一点是连晋都工不及的,就是这人似有着无穷无尽的体力,冷漠时使人心寒,温柔浅笑时则洒不,竟使她现在即管被他大

    ,仍很难真的痛恨对方。

    她娇体内的愈趋强烈时,嘤咛一声,已给对方封着香唇。

    乌廷芳又骇又羞,咬紧的牙关被对方舌头破入,嘤咛一声,迷失在生平第一次和男人的亲吻里,连晋的影子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外路上人声足音传来。

    我离开了她的香唇,咬着她的耳珠道:“能得亲孙小姐芳泽,纵死亦甘愿。”放开了她,大步往外走出去。

    乌廷芳身子一软,顺着树身滑坐地上,所有忿恨消失得一点痕都没留下来,身体仍有那种羞人的兴奋和。

    我回到遇袭的林路处时,一名雄伟如山,脸带紫金,眼若铜铃,骨骼粗壮的豪汉正向跪满地上的众武士黑廷威大发雷霆。

    陶方则垂头立在一旁,见他来到,打了个眼色。

    我避过了一个被抬走伤势较重的武士,才朝那大汉走去,施礼。

    我下剑极有分寸,只是令对方失去战斗能力,但初动手时为了生出威吓作用,自然重手了些。

    那大汉别过头来向我,冷冷道:“廷芳呢?”

    我尚未回答,乌廷芳的声音在后方起道:“廷芳在此,他的剑法真好,女儿无法伤他。”

    大汉容色稍霁,先向乌廷威等喝道:“全给我滚走!”

    乌廷威看也不敢看我,斗败公似的和众武士一起滚了。

    大汉转向我道:“起来吧!”

    我恭敬起立,发觉乌廷芳竟站在他身旁,还望眼来瞄他。

    陶方亦大惑不解,眼光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

    那大汉看了女儿一会后,转到我身上,喝x.道:“好!连伤三十多人,竟没有一剑是致命之伤,如此剑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和连晋的决战,我乌

    应元买你我赢。”

    我暗笑这时代还有谁比我更明白人体的结构,囗中连声谦让。

    乌应元再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微笑道:“赵人少有长得你那么高大的,在秦人来说就不算太稀奇。”

    乌应元似对我颇为欣赏,道:“现在我要到北面二十里的大牧场视察,少龙陪我一道去吧!”

    乌廷芳叫道:“爹!女儿也要去。”

    众人齐感愕然,往她望去。

    乌廷芳垂下了俏脸,玉指不安地扭弄着衣角,模样儿可爱极了。

    我和一百五十名武士,陪着乌家父女,由北门出城,放骑在大草原上急驰。

    乌廷芳兴致高张,一马当先,乌应元怕女儿有失,正要着手下武士追去,我见有此良机,看来是乌廷芳有意给自己制造机会,忙自动请缨,催

    马追去。

    两骑一先一后狂奔了十多里后,来到一个峡谷中,乌廷芳才放缓下来,这时两匹马儿都跑得直喷白气。

    我来到她旁,扭头望去,乌应元等早不知去向。乌廷芳娇笑道:“不用看了!这条是我才知道的捷径。他们是不会向这处来的。”

    我那还用对方教他,挨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了过来,搂在怀里,不理她软弱的抗议,由吻起,最后贪婪地痛吻着她湿软的小嘴儿。

    乌廷芳热烈地反应着,显是初尝滋味,乐此不疲。

    吻到嘴也累时,已过了峡谷。

    乌廷芳把头枕在我肩上,仰望着我含羞道:“你的胆子真大,从没有男人敢像你那样对我无礼的。”

    我故作恭谨应道:“那里那里!我只是个没胆鬼吧了!”

    我笑道:“我想起没有干布抹身,终是不妥,不若就在这里向你索偿更好,你听瀑布的声音多么脆爽。”

    乌廷芳刚要细听,我的大囗吻了下来,一对手更在她的娇躯恣意无礼起来。

    她那还记得去细听瀑布的清音,本来仍未退掉的迷人感觉,又开始冲击着她的身心,急喘中,四肢忍不住缠紧这俘虏了她芳心的男人。

    我虽亦之人,但仍未至如此急色,只是他知道像乌廷芳这种情窦初开的女孩,耳朵最软,多情善变,若不打铁趁热,把生米煮成熟饭,说

    不定遇上英俊的连晋时,又会转投他的怀抱。

    可是若我占据了她处子之躯后,自己成为了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我想没有哪个女人阂发生过关系后还不死心塌地地跟着我,

    我将她横抱在胸前,走到床前。乌廷芳害羞的双眼紧闭,心头小鹿乱撞,娇喘细细。我将乌廷芳拥入怀里,由她的秀发、面颊,以至她的颈部

    ,频频作无声的亲吻。另一手由下而上渐渐移到了她的,弹性十足,我已知她还从未被摸过。内容来自妞妞基地.f4nn.

    乌廷芳是初次遭遇到这种场合,经不起和刺激的模样,正说明了这一点。我的动作已将她溶化掉了,溶化成一滩水,随著感官的激动

    ,她受著我热烈的,全身不安的扭动,起著轻微的颤抖,一双手紧紧反抱著我,两个面颊炽热火红,樱桃小嘴吐著丝丝热气:“少龙,我

    ……抱紧我……唔……”

    我一张火嘴唇向目标袭去,首先她的唇,接著向她唇内伸展。我的吻再配合,形成了一首疯狂的乐章,一个节奏掀起一股热流,热

    流直输入她的,引起她阵阵抖颤:“嗯……”

    

    这时,乌廷芳的呼吸声变得急促了,她已沈醉在我的之中,我热情的吻著她。我的唇,由她的唇移至她的上,频频的,顿时

    将她卷入了的漩涡里。她无法自拔地喘息著,在期待即将到来的,我的手又滑下她的。

    “少龙……嗯……好奇怪……”层层热浪包围著她,当她的被我一摸,她不打了个抖索,一股从她的泄流出来。``看小说到.``

    “少龙……不要摸……我流……流水……”乌廷芳低叫著。我知道我已把这少女的春情引到最,这时候她一定有种迫切的本能需要。

    我扶起娇软无力的乌廷芳,把她横放在,重重的压了上去。

    “少龙……啊……你的手……”

    

    我的手在她那个微微隆起长著几根的上,乱揉、捏、搓,两个手指扣往那条痒筋上,一直痒到心肉。又轻轻的把手掀开她的两片

    ,再慢慢的把手指,只觉得里面热烘烘,非常狭窄。

    “少龙……嗯……啊……我痛……”她眉头一皱,咬著牙根。我把手指学著宝贝上下的动作,在她狭窄的内不停的,一股滑

    腻腻的水又流出来。

    “少龙……喔……人家那个被你手指……”

    慢慢的她把扭了起来,少女春情一但被燃起,那是无可遏止的。我跨在她的,她的腿八字大开,她那也尽量放开。我用手

    指头一探,正触在她颤动涨硬的上,她打了个冷颤,一头就钻在我的胸前。

    “涛……哥哥……我……”连打寒噤,语声不成声。她已的任我摆布了,当她的小手触摸到我硬起的宝贝时,心头小鹿般的乱撞,哟

    了声:“这么大……我怕……”

    “别怕,乌廷芳,少龙不会弄伤你的。”

    我把在她狭窄的洞口乱磨,她全身颤抖著。我咬住了柔软连连的,由乳端起,吐退出,到达尖端的圆浑樱桃时,我就改

    用我的牙齿轻咬著她的,恰到好处的轻咬著,再慢慢的后退……

    “嗯……难受……”她长呼一声,中好像喷泉般的浪潮涛涌而至。

    “乌廷芳,你把你下面的手掀开。”

    “嗯……”

    “再用另一只手带著哥哥的宝贝。”乌廷芳羞怯怯的照做了。

    我双手紧抱她的腰,对的,一沉,弄了半天才把塞入,只痛得她眼泪直流:“喔……痛……轻点……好痛……”

    我觉得陷入她的,好像箍在一个软圈内,由於她的水流得多,油滑滑的她为了怕江天涛深入,收紧把我的更是箍得奇

    紧,好不痛快,又一压,送进了二寸多。

    乌廷芳皱眉叫了声:“好痛……不能再下去了……”

    我像没听见似的,猛一下沉,粗大的宝贝又进入了一半,只痛得她死去活来,嘴内频频呼痛,语不成声。

    “少龙……痛不过……”她长长喘了一口气,眼泪汪汪的低声哀求。

    “乌廷芳,「长痛不如短痛」,你要忍耐会。”

    我吻住她的,舌尖抵住她的,下面轻轻的。这时的她春情反应最敏锐,只觉得有著从未有过的感觉,先是隐隐作痛,而

    后酥痒、酸麻的感觉。怕她过份的疼痛不敢再插深,只在口处抽磨,只是这并不使她减少疼痛,反而奇痒,使她不能自主的扭动细腰,

    转动著,向迎去,急想整根宝贝深入……

    我又慢慢的把宝贝加重,只见她又频频呼痛了,轻咬著她的舌尖,咬得她全身发麻。我双手紧抱著她的腰,她大约知道我又要深入了

    ,忙说:“少龙……就这样……只弄半截儿……我痛……”她闭住眼睛,咬紧牙根。我先轻轻挺了几下,猛的吻住她的小嘴,宝贝猛的向下压

    ,「滋」的一声,全根尽没而入。

    “少龙……我……受不了……好痛……”

    乌廷芳全身抖颤,眼泪汪汪的模样,叫人实在不忍,她大概痛极了,脸上直冒冷汗,眼泪流了下来。江天涛轻怜的为她拭去汗水和泪水,

    转动著转磨,不过片刻工夫后她连打冷颤,只磨得她水直流,一个小小的被我塞得紧紧的,止转得阵阵发麻,这时她

    内发烫,并且微微的抖颤,我知道痛苦已过,现在她已引发了春情,放下了心,不停起来。

    “唔……少龙……不许你用力……要轻……轻的……慢一点喔……喔……少龙……”

    空气中散发著乌廷芳的声音,她那两个富有弹性柔软的,随著她摆动的身形,在我眼前幌动。乌廷芳在我疯狂不停的下,不一会

    儿,她便已露出了巅峰的样子,再不住我的冲刺,便显露出了吃不消的模样,不住的扭动身体,避著我的攻势:“不行……少龙……忍

    受不了了……轻点……少龙……哟……受不了了……乌廷芳的……裂了……少龙……慢慢……唔……停停……喔……”

    “嗳呀-……少龙我……少龙……我不行了……你好狠……哟……你把我捣坏了……干翻了……少龙……我吃不消了……少龙……你真会

    干……别再动了……不能再揉了……”

    

    “你的……那个东西……要顶死乌廷芳了……嗳……轻点……我下面又流水了……少龙……抓紧我……抓紧我……喔……我冷……喔……

    这下我了……”

    经不住我一阵的狠抽,乌廷芳已经渐渐的被我带到生命巅峰,全身起了抖颤,紧紧的把江天涛搂住。

    “喔……少龙……我下面……丢了……”

    她两腿抖了抖,收紧又伸直,两臂一松,口开放开来,一股炽热少女,从她的深处冒了出来:“喔……我……”

    我知道她已经泄了:“你出来了?”

    

    “嗯……我动不了……”

    我的宝贝被她的一浇,更形粗长,把一个顶住口,一个被塞得满满的,既刺痛又一股酸麻透过全身,她不由昏迷

    中醒了过来,连连喘气说:“少龙……你的……真怕人……害小婢刚才……好舒服……”

    

    “哥哥再让你舒服一次好吗?”

    

    “嗯……不……”

    我紧搂著全身柔软无力的她,用足了力气,一下一下狠干进去,大像雨点打在她的上,浪水被带得唧唧作响,由顺著屁

    股直流到湿了一大片。她一面喘息著,一面却迎合著我的攻势,使她再一度的向我投降。内容来自妞妞基地.nndidi.

    “喔……你又……我死了……”她的,不停的向上、磨转,这荡的动作和呼声,刺激得江天涛发了狂,我搂著她挺起的,

    宝贝对一张一合的,猛向里插,她乐得半闭著媚眼,紧紧的拥抱著我。她柔软的不停的扭动、旋转,我亦不停的。大绕

    著狭小暖滑的腔转,她全身都麻了,每次和接触时,她的全身都会从昏迷中打个抖颤:“啊……少龙……我实在是不行了……经不

    起你的……少龙你把我……干上天了……你的宝贝……把我的……真的……你把捣破了……

    我真的……吃不消了……少龙……你不要往上顶嘛……人家吃不消……你又往上顶了……”

    乌廷芳这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把一张小嘴微微张开著,眼皮半闭著,一上一下的起伏,两腿无力的八字开著,让我这条儿,如

    入无人之境的出入随心的干著。

    “少龙……我不行了……喔……小被你……捣破了……下面被你玩坏了……嗳哟……你别磨……我受不了了……我没命了……今天…

    …会破的……”

    

    “乌廷芳,好不好?”

    “嗯……少龙……别再用力了……少龙……轻轻的……我求你……轻点……”

    我停止了疯狂的进攻,让她喘息一下激动的情绪。

    “少龙……快点动……下面又……痒了……”

    “好!”我把向前用力一挺,整根宝贝又塞了进去。

    “喔……这下干到肚子了……这真的……这下太重了……喔……大宝贝…………又顶上了……”

    我的一根儿犹如一只刀子一样,也犹如一只大鳗鱼一样,渐渐的麻木了,内好像有股热流冲激……

    “喔……破了……下面……”

    “哟……嗳……不行快停停……”

    只见她抖颤著叫著:“少龙……我不行了……”

    

    “嗳……少龙……我又丢了……抱紧我……”说著把极力往上顶,一股再次的从她深处激流出来,全身一阵颤抖,宝贝被她

    强烈的了一阵。我适时把一下一下的直插,一股浇在她的内。像疯狂的两人,热烈的拥抱在一起:“少龙……”

    

    “乌廷芳……”

    我像头狂奔而筋疲力竭的野牛,确实我是头野牛,把头埋在她的胸前,她的既且柔软。

    “少龙……”

    

    我紧紧抱住她,带著愧疚的心情用最低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呐x.呐而言:“乌廷芳,原谅少龙,少龙太猛了。”

    “少龙,乌廷芳不懂枕席风情,不懂得如何服侍少龙,应该说对不起的是小婢。”乌廷芳羞怯地道。

    我吻了乌廷芳一下:“你好好休息吧。”.看小说还是选择 ( 无敌YY之猎艳后宫 http://www.xscun.com/1/1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