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29章 疯狂美人夜(上)

文 / 老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更新时间:2010-8-42:21:19本章字数:8117

    就在这草原上,我以最温柔和讨好的方式,让这美丽的少女于他。``看小说到.``事后又做足工夫,又疼又哄,使她享受到女性从男人身上所能得到最甜美的滋味。

    两人来到延绵数十里的大牧场时,乌应元的人马才在远方出现。

    牧场的负责人热情地招呼他们,尤其见到高傲的孙小姐小鸟依人地偎傍着他,对我更是加倍逢迎。

    大牧场是一个三面山环水绕的大盘地,只有东面是平原,但却有一条大河横过,出入全凭一道吊桥,又建有高起的城墙,俨然自成一国的城池。

    牧场外驻有数十营赵兵,可见牧场内数之不尽的马牛羊,实乃邯郸城命脉所在。

    两人正叁观时,乌应元率众真赶至,轻责了乌廷芳两句后向我道:“来!让我带少龙四处看看!”

    我受宠若惊,和他换过坐骑,驰骋牧场之内,乌廷芳当然追随左右。

    乌应元随意解说着牧场经营的苦乐,显出极为在行和深有见地。

    三人最后来到一个满是绵羊的小山丘之上,乌廷芳童心大起,跳下马去自顾逗弄羊儿去了。

    两人并肩马上,俯视延绵不尽的壮丽山川美景。

    乌应元看似随囗地道:“芳儿对少龙很有好感哩!”

    我不知他背后含意,尴尬地嗫嚅以对。

    乌应元微微一笑道:“这也好!我一向不欢喜连晋,这人城府甚深,又轰黑同流合污,只是爹宠信他们,我才拿他们没法。”

    我心中一动,想到陶方必是乌应元的人,所以才爱屋及乌,对自己吐露心声,试探道:“听陶公说,主人有意把孙小姐嫁入王室──”

    乌应元冷哼一声道:“我曾和爹屡次争,便是为了此事。爹的年纪大了,看不清目前的形势。”

    我愕然道:“少主!”

    乌应元往他望来,两眼精芒暴闪,冷然道:“少龙!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你究竟是何出身来历,身体内流的是什么血液。”

    我知道既要编故事便绝不可犹豫,应道:“少主这么看得起少龙,我亦不敢隐瞒,其实我乃流落到山区的秦人和土女所生的后代,这事我连陶公都没有明说。”

    乌应元因有先入为主的想法,没有怀疑,索了一会后道:“假设我把芳儿许给你,你肯答应一生一世好好爱护她吗?”

    我大

    我连忙轰然应诺。``看小说到.``

    乌应元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欣然道:“我欣赏你并非全因你的绝世剑术,又或在对付马贼时显露出来惊人的应变智慧,更重要的是你肯不顾自身,留后抗贼,让战友安全离去。这种对主子忠,对朋友义的做法,才使我放心把芳儿交给你。现在这个只是秘密协议,除陶方外,绝不能透露给第四个人知道,包括芳儿在内。”

    我隐隐感到他心内藏着一些计划,要借重他的智计剑术,低声问道:“少主有什么用得着少龙的地方,尽管吩咐。”

    乌应元眼中闪过惊异之色,赞许道:“陶方果然没有看错你,只凭你这种观人于微的心智,将来必是叱风云的人物。”

    顿了一顿,喟然道:“爹真的老了,不知一切形势正在急剧转化中。”

    又向他道:“自三晋建侯后,首着先鞭的是三晋赵、魏、韩里的魏文侯。西方的秦、东边的齐、南边的韩楚、北边的赵,没有不受过他的侵略。连邯郸这么坚固的大城池,都给他攻破了,并占据了达两年之久,若非齐国出头,魏还不肯退兵哩。”

    我那三个月间常和元宗畅谈天下事,非是起始时般无知了,接囗道:“可是跟着魏兵被齐国的吴起和孙大败于马陵,然后秦、齐、赵连接对魏用兵,使他折兵损将,还失去了大片土地,声势大不如前了。”

    乌应元对他的识见大为欣赏,点头道:“邯郸并没有多少人有你的见地。少龙告诉我,在列强里,你最看好是那一个。”

    我不用索道:“当然是秦国,最终天下都要臣服于秦人脚下。”心中暗笑,不但邯郸没人有他这种识见,恐怕整个战国都没有人可像他那般肯定。

    乌应元一震道:“我虽看好大秦,却没有你那么肯定。凭什么你会有这个想法?”

    我差点哑囗无言,幸好灵机一触道:“关键处在于东方诸国能否合力抗秦,只看目前燕赵之争,便可知大概。”

    乌应元道:“你说的是‘合从’和‘连衡’了。”

    从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

    衡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

    这是战国时代政策的两大极端相反方向。

    秦在西方,其他六强齐、魏、赵、韩、楚、燕分处在东方南。所以任何一国与秦联手,都是东西横的结合,故称连衡六国的结盟,是南北的结合,南北为纵,故称合从。

    这时形势愈来愈明显,六国已逐渐失去了单独抗秦的力量,虽偶有小胜,却不足以扭转大局,但若联合在一起,力量却远胜秦国。所以秦最惧者,正是六国的合从。所谓“常恐天下之一合而轧己”。

    我点头以专家姿态而言道:“眼下东南诸国谁愿意维持现状,没有君主不想乘四的间隙而扩张领土,争取利益,冀能成为天下霸主,所以合从根本是没有可能的。”

    乌应元一震往他瞧来道:“幸好你不是我敌人,还是我的未来女婿。”

    我岂听不出他言下之意就是若非如此,我定要把你除去,待要说话,乌廷芳走了回来,娇笑道:“爹从没有和人谈得这么投契的,少龙真有本领。”

    乌应元仰天长笑道:“爹还要去看账目,芳儿陪少龙四处走走吧!”拍马去了。

    我跳下马来。

    乌廷芳嫣媚一笑,白他一眼道:“爹看来很喜欢你呢?少龙何时向他提亲,那芳儿可整天磨在你身旁了,到时不要讨厌人家才好。”

    我对天立誓绝不会稍有变心后,拉着两匹健马并肩漫步道:“待我胜过连晋,有了身份地位,立即提亲娶你,怕只怕过不得你爷爷那一关。”

    乌廷芳两眼一红道:“若爷爷不许,芳儿便死给他看。”

    我骇然道:“万万不可,最多我和你远走高飞,教他们寻找不着。”

    乌廷芳欢喜地扯着他衣袖,雀跃道:“大丈夫一诺千金,将来绝不能为了舍不得荣华富贵或另有新宠而反悔,芳儿连身体都交了给你,你要一生一世好好珍惜人家!”我连忙说出她听之永不厌倦的保证。心内怜意大盛,这美女的喜乐完全纵在自己手内了,自己怎可令她不开心。想不到自己真能广纳妻妾,

    不过要养活她们,尤其像乌廷芳这种被人服侍惯享受惯的千金小姐,真不是易事,想起当日在武安身无分文的滋味,便有余悸。

    乌廷芳忽道:“你小心点连晋,他真的很厉害,而且我看他虽或不敢杀你,但至少会把你弄成残废才肯罢休。”

    我哈哈一笑道:“放心吧!若连他都斗不赢,那有资格娶你这天之骄女为妻。”

    赵宫在邯郸城的中心,四周城墙环护,城河既深且阔,俨若城中之城。

    晚宴在宫内的祥瑞大殿举行。

    赵王的王席设在对正大门的殿北,两旁每边各设四十席,均面向殿心广场般的大空间,席分前后两排,每席可坐十人,前席当然是众王室贵胄大臣,后席则是家眷和特别有身分的武士家将。

    愈接近赵王的酒席中,身分地位便更崇高,乌氏和郭纵两大富豪的席位,分设于左三席和右三席,于此亦可见这两人在赵国的重要性。

    众宾客入殿后,分别坐入自己的酒席,谈话时都是交头接耳,不敢喧哗,气氛紧张严肃。

    乌氏与穿上华服体态绰约的乌廷芳黑廷威进场时,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来自是因为乌廷芳超尘俗的美丽,更因为今晚比武的两人都是来自他乌府的剑手。

    本已入席的郭纵起身迎来,说了两句客气后,凑到他耳旁低声道:“听说项少龙剑法是不错,但是他会是连晋的对手吗?我看今晚必败无疑。”

    这郭纵身材中等,年纪在四十许间,脸白无须,但脸目精明,说起话时表情丰富,乍看似是漫无心机的人,但认识他的人无不知他笑里藏刀的厉害。

    无论身高体型均比他最少大了两个码的乌氏心中暗怒郭纵暗指他有眼无珠,荐错了人与无敌的连晋比试,惟有皮笑肉不笑地道:“你郭家手下能人众多,不若找个人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两人唇枪舌剑时,左脸颊有道由耳根斜下至囗角的剑疤的赵穆,和美艳如花,但容色略带倦意的雅夫人,在几名武士的簇拥中双双抵达,众公卿大臣忙向他问好敬礼,显出他特别的身分。

    赵穆挺拔笔直,肩膀宽阔,脸上的刀疤不但没有使他变成丑男子,还加添了他男性的魅力,事实上他虽年过三十,但仍保养得很好,长相俊伟,眉毛特别粗浓,鼻梁略作鹰勾,配以细长但精光闪闪的眼神,使人感到他绝不好惹。

    他见到乌氏旁的乌廷芳,眼睛立时亮了起来,趋前道:“廷芳小姐,久违了。”

    乌廷芳见礼后,冷淡地道:“侯爷你好!”

    乌氏和郭纵不敢失礼,也转过来和他施礼招呼。

    这时近门处一阵哄动,原来是武黑陪着一身武士服,轩昂俊俏的连晋来了。

    只见连晋神采飞扬,洋洋得意,含笑和各人打招呼,又不时用眼神场中美女。

    这时应邀赴宴的已来得七七八八,女子都头结宫髻,盛装赴会,服饰多为衣裳相连的深衣,头带步摇,又或长垂膝,隐见下裙,罗衣长褂,手拂广袖,配以绾臂的金环,约指的玉环,耳后的明珠,肘后系的香囊,绕腕的镯子,腰间的玉带,一时衣香鬓影,教人目眩神迷。

    男仕们则头顶冠冕,长衣夹袍,后襟裁剪成燕尾之状,亦款摆生姿,与女仕们相映成趣。

    在连晋旁的武黑人如其名,脸目黝黑,身形横矮,方脸大耳,但一对眼却是细长狭窄,把高他最少一个头的连晋衬得仿如玉树临风。

    连晋先向赵穆、乌氏和郭纵三人施礼,眼光移到乌廷芳号夫人处,闪过奇异复杂的神色。

    这时又有几位大臣名将加入他们这圈子里,气氛更热闹起来。

    连晋正想溜过去逗弄两女,赵穆忽道:“乌老板若同意,本侯想请连晋坐到我那一席去。”

    众人同感愕然,赵穆这样说,等若向乌氏公开要人,要把连晋纳归旗下。

    连晋想不到他有此一着,亦感意外。武黑亦为之色变,若连晋答应的话,他休想再在乌家混下去。

    乌氏心中暗怒,表面却笑道:“若连晋欢喜,老夫怎会不同意。”摆明要连晋作出选择。

    连晋心中暗咒赵穆,要知这时的人最重主仆情义,作食客者必须对主子尽忠,终生不渝,现在赵穆迫自己表态,若他点头的话,必会受其他人鄙夷。变成他只有投靠赵穆,才能有生存空间了。

    不过他亦是势成骑虎,猛一咬牙道:“多谢侯爷赏识,连某怎敢不从命。”

    众人都静默下来,看着乌氏。

    乌氏毕竟见惯风浪,哈哈大笑道:“连晋你今晚定要尽力为侯爷争光,许胜不许败!”言下之意自是若你败了,你也不用再在邯郸混了。

    连晋和赵穆对望一眼,齐声笑了起来。

    乌氏和郭纵都是人老成精,一听他们笑声里透露出来的得意之情,立知其中另有玄虚,同时向低垂絷首的雅夫人望去。

    雅夫人自然明白两人为何笑得这么开怀,心中突然涌起无尽的悔意,想起待会我受辱人前的可悲情景,急步往左边第二席避去。

    “当!”

    钟声响起,提醒众人入席。

    乌氏对我更不满,又暗骂陶方黑应元两人,为何仍未来到。

    近千王亲国戚,公卿贵胄,纷纷入席,两旁八十席人头涌涌,准备开始自燕人退兵的厌功宴后,最盛大的宫廷晚宴。

    众人刚坐定,赵王还未驾临前,我在陶方黑应元夹护下,腰配木剑,从容淡雅,步入祥瑞殿。

    赵穆和身旁的连晋交换个眼色,都暗笑此时的我外强中干,好看不好用。

    雅夫人忍不住偷眼看,芳心暗许,

    乌氏见我仍步履稳定,放下点心来,呵呵笑道:“少龙过来!”

    我忙朝他走去。

    我在乌廷芳旁坐下,她忙凑过去关心道:“少龙你没事吧!人家担心死了,现在才来。”狠狠在席底捏了我一把。

    我看着长几上的精美酒食,伸手过去摸着她低笑道:“放心吧!相信你的未来丈夫好了!”.

    看小说还是选择 ( 无敌YY之猎艳后宫 http://www.xscun.com/1/1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