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37章 一男四女 大战春...

文 / 老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更新时间:2010-8-42:21:35本章字数:12275

    第二天一大早,陶方脸色凝重的来找我去见乌氏,显然发生了严重的事。

    我坐下后,乌氏道:“秦昭王死了!”

    我心想秦昭王又不是你老爹,死了有什么打紧的。

    陶方道:“继位的是孝文王,大丧期间,秦国会有一段时间不动兵戈。所以各国会利用这段空隙去进行各种先前因惧秦而搁下的计划,包括扩张和蚕食其他小国。”

    我恍然,道:“所以亦要担心赵王会加速对付我们乌家。”

    乌应元叹道:“这还不是我加们最担心的事。而是我一直和秦国的吕不韦有联系,此人家财既厚,又有手段,本为我们的大靠山,但现在新继位的秦孝文王,表面虽对这救回他儿子的大贾执礼甚恭,但始终忌他是韩人,只看吕不韦到秦后,只不过是食邑千户的客卿,毫无实权,便知是孝文从中弄鬼,现在他登上王位,吕不韦可能权势不保,亦断了我们与秦人的关系。”

    我恍然大悟,低声问道:“吕不韦是否想通过我们把嬴政弄回阳?”

    三人一起脸露惊容,呆瞪着我,像首次认识到我的样子。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后,乌氏的胖躯抖动了一下,深吸一囗气道:“少龙真是识见过人,一语中的。但此事千万不可泄漏半点出去,否则明天乌家城堡连一块完整的瓦片都留不下来。”

    乌应元道:“四大公子里,赵国的平原君已死,楚国的春申君黄歇一介庸才,可以不论齐国孟尝君则称病薛邑,现在只余魏国信陵君无忌,此人精通兵法,手下谋臣勇将,不胜计算。往日念在平原君夫人为其胞姊之情,所以对赵国颇为眷顾,现在平原君已死,恐亦变化难免。”

    乌氏点头道:“秦王之死,确使本已复杂的形势更为复杂,但对我们却是有利无害,因为赵国势必要借强秦息兵之机,大事扩张,无暇对付我们,致动摇根本,我们亦可偷得喘息之机,从容布置,真是天助我也。”

    陶方笑道:“燕人惨了!”

    乌应元亦摇头叹道:“他们这叫自作孽,不可活,赵王必乘势拿他们来开刀,好扩张领土。不过听说燕国的太子丹亦是个人材,最好能拖上赵国几年,我们便更有充裕的时间了。”

    我听了他们的说完后,笑了笑说:“这件事情远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先说赵王要对付我们吧,只要赵王一死,不但我们乌家便可在这邯郸只手遮天,而且,亦可随意的放出嬴政,你们觉得呢?我想那时候我们乌家的目标就不应当是自保,而是要在这个世界里争夺更大的权利和利益了,你们觉得呢?”

    我的话彻底把他们两个吓住了,陶方连说:“少龙,这事事关重大,千万不可为啊”,

    只见乌氏像是仔细的想了会儿说:“以少龙的剑术和身手杀赵王倒不是真的没有可能,只要好好的计划一番这个可能性倒是有的,只是即使杀了赵王得到权利好处的也轮不到我们乌家啊,像晶后和赵穆都绝不会看着这权利旁落到我们乌家的”

    “哈哈,堡主你仔细想想,我连赵王都可以杀了难道区区一个赵穆还是问题吗?至于晶后嘛,少龙自由办法对于她,保证她会服服帖帖的听命于我,这比杀了她来的更好,假如这一切都成功的话,两位以为少龙所说的会是不可为吗?”我又和他们两谈了会儿,其实我根本就不需和他们两商量,我在这个世界要做的事情谁都阻挡不了,也不需要任何人或者势力的帮助,但是他们两虽然当初只是阂交换利益但是说到底还是对我有恩,而且堡主也是乌廷芳的爷爷,所以我也想让乌家辉煌一下。

    我和她们又谈了一会,定下策略后,才各自散去。

    我回到我的隐龙居,四婢除了生得最白净的冬盈仍撑着眼皮等他外,众女均已酣入梦乡。

    冬盈服侍我沭浴更衣,我见她弄得衣衫尽湿,反侍候她起来,为她掉湿衣,又为她抹拭身体。

    冬盈又羞又喜又惊,但当然不会拗我,惟有让我拿着的布巾在她身上浑体揩擦,身颤心热时,涌起怜意,把她搂入怀里,又亲又摸,凑到她耳边道:“告诉你那三位好姊姊,今晚我要把你们一起品尝,让你们享受到男人的滋味。”暗想若陶方可一次御七女,自己练过这道心种魔的金枪不倒应付四个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冬盈喜翻了心儿,依依不舍回房去了。

    晚上,当我回房时,只见躺着四个少女,全都衣衫解开,我第一个找到春盈,

    我把身子压着她,不许她动弹,同时一双手肆意地在她身上揉动,揉呀揉的、捏呀

    捏的,她给我弄得整个人都发软下来,不止无法爬起身,而且全身在发抖,一双手紧紧抓住

    我的肩膀。

    "哎哟!啊……项爷!"她颤抖着说:

    我笑了笑,手还是在活动着。

    "呀!你真坏!我不依你!"她虽然这么说,但部仍然不动地在摆动。

    我晓得她已大动了,于是便加紧地刺激,她的有水流出,"哎唷!项爷!

    项爷!我要你……我要你……"她闭上眼睛,不停在呼叫。

    她突然发疯似的一下把我推倒,竟起身横跨在我的,急急忙忙的捏住我的,

    就去顶她那湿、稀疏、不住张吸的小便地方一下扣入,接着她便恩的一声痛哭,膜破了。接着,她就不住的急速起落,起来。

    我火热的立时如久旱逢甘雨,插在又温暖又滑腻的内,有说不出的舒服。她

    的头发披散,由于身体上下,两只也不住摇动,看得我心中火起,特别胀硬,

    恨不得一下挺进她的小肚子内。

    她突然先侧向移动,一腿跨在我,一腿跨在我股侧,又是一阵急烈。由

    于她体内的水越来越多,间,"滋滋"的怪响真像单调而有磁性的女低音在歌唱。

    她突然又转移方向,两腿仍分跨我的两腿侧边,却换了背对我的姿式。她把两手按在我

    双腿上,不住的套着、抛动着、旋转着,又肥又大的结实的圆圆上下耸动,由于高

    高掀起,而她身体微向前俯下,我的在她进出时的情形看得更清楚了。

    当她面对我时,只见到她那一团肉紧包住我的,挤进去时特别鼓起,她提起时,只

    存半截在里面,两片红红的也翻出一半,水汪汪的像个水筒。现在,她背对着我,当她

    提起时,她那从后面看来分八字形张开,红艳艳的扣人心弦;当她放下时,肉与肉紧贴

    一处,她的正对我眼中,紧凑得赛于前面那一条缝,十分。

    我真想她后面的内,性一起,不用力连挺起,她急忙加紧迎凑,鼻中内容来自妞妞基地

    "哎哎啊啊"不住娇喘着,呼吸急促得很。大概我的下下顶在她的上,她舒服极了,

    紧缩,好像要咬下我的东西,全部吞没在内。

    她的蠕动着,每一起一落间,我的就像被个一收一放的软腻夹着又放开。

    更奇妙的是上好像在顶住她一个地方,有如小孩子的嘴角含住,一吸一吸的;又像

    有只小手,张开五个指头,在我上一抓一抓的。我真是舒服极了,上一阵麻酥、

    一阵痒、一阵酸的,说不出的好过。

    我和她尽力了一百多下,我感到越是胀得难过,只有把她揪到下面,用我的尽

    力插抽才过瘾才痛快。我正想把她翻倒,她忽然"哎……呜……"叫了起来,猛的一

    沉坐在我的小肚子上,她全身一阵颤抖,阵阵热流浇在我的上,汹涌而出,一直向我的

    流下来,很像烧蜡烛油般流下来。

    我不大嘘了一口气,想,又被她压在肚皮上,她的整个身子全软在我肚皮了。

    我的仍直挺挺的更觉火热胀硬,我一欠身,双手拦腰一抱,两掌按住她的一阵搓

    弄。她吃吃的笑,伏在我的胸上娇喘着:"项爷……好舒服呀……"她的头发铺散在我胸上,

    痒丝丝的好难过。

    我吻着她的面颊,摸着她的腿说:"你舒服了……我却难过……"

    "等一下呀……哎……哎……项爷……项爷……!好……好得意呀!……唷……"她梦呓似的断断续续在叫着。

    她越是这样乱动乱叫,我就越发大感兴奋,这一种在的叫声,是最能使人蚀骨

    的了。我也觉得五脏如焚,便加强活动。

    "哎唷!我咬死你……咬死你……啊!"她咬牙切齿,果然在我的肩膀上深深地噬咬着。

    "哗!……"我给她噬得几乎整个人跳了起来:"嗳呀!你想谋杀我吗?"

    "唔!人家肉紧呀!我唔……项爷!你动啊!"她娇喘细细地说。

    "好的!但我不准你再咬我,否则我就会给你咬缩了的。"我有意为难似的说。

    "嗯!人家是不由自主的啊,你怎么可以怪人家呢?你也该原谅人家得意忘形的呀!"

    她幽幽的、面泛红霞的说。

    我没有答腔,只是以行动来表现,使她感到更满足,"哟!哥……哥……我快要……你

    跟我一起才好呀!……"她不由自主地呼叫着。察言观色,我便晓得她快要来临,为了使她尽情快乐,我便加紧进逼,务求插到她

    为止。

    "哎唷!快了!顶啊!我喜欢你用力撞啊……项爷!哟……啊……"她梦呓似的说。

    于是,我便疯狂地撞击她,无情地不断地,一阵使我裂顶而出,一股暖流直流内容来自妞妞基

    进她体内。

    "哎唷!项爷!我要死了!快活死我了!"她像一条八爪鱼似的紧紧地缠住我、夹着我。

    我拉过夏盈,

    夏盈迷迷糊糊地回应了一声:“项爷。”我轻手轻脚地掉夏盈的,爬上她的身子。的抵在夏盈的口上,轻轻一压。“唔!”夏盈有了反应,她搂著我的身子,双腿搭在我的上,细腰轻扭,迎合著我的。

    我在夏盈的上,正耕耘著夏盈白嫩间的柔嫩的肥田。我叼住夏盈的一只,大口大口地吸著、咬著,不停地上下起伏,在夏盈紧暖嫩滑的中进进出出,就像活塞一样,出入之间带出了夏盈晶莹的水。

    不知不觉中,我加大了的力度。木架床受不住这额外的冲击力,“吱┅┅吱┅┅”地发出了声响。和在快速的摩擦中都產生了强大的。我喘著粗气,身子上下起伏,狠狠地撞击著夏盈娇柔的身子。王夏盈在我的抽动下娇喘吁吁,小巧浑圆的迎合我,她已迷失在我带给她的之中了。在一百几十下的之后,夏盈达到了,水透过和的间隙流到外面,又滑过暗红的菊,滴在白色的床单上,湿湿的一片。

    我知道夏盈已经洩了,可我却还在兴头上,依然粗壮。夏盈在的刺激下已经迷迷糊糊的,瘫软昏睡下来。我看著夏盈疲倦的样子,我不再忍心去弄她。

    于是我看着秋盈,她此时正自摸自乐呢!翻天覆地,声大作,叫她哪睡得著啊?此时,她正自己找乐子呢。只见她一手自己的,一手伸入抠弄,脸上迷醉的模样让人看了心痒痒。忽然,她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她。睁眼一看,我正目不转睛地盯著她呢。一时间,她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伸在的手,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只有闭紧双眼假装看不到,那样子真是能迷死人了。

    我一把拉下了秋盈的。她的手还捂著自己那少女的重要部位,借著月光可看到她手指上晶莹的汁液。我轻轻拿开她的手,只见乌黑的被水浸得发亮,一缕缕地贴在上。

    “这丫头流了不少水啊!”我看到这糜的景象,坚翘的举起来。我也懒得做什么前戏了,老实不客气的爬到发情少女的间,双手架起秋盈的双腿,立马就把暴胀的了她早已润滑得足够了的中。“唔!”粗壮的带著热力进入了自己的体内,秋盈不住发出了一声。在同学我的面前露出这副荡样子,让她异常害羞,她抓过被头捂住自己的脸。

    水泛滥的和火热的告诉我:身下的这位美少女需要我有力的撞击!我跪在秋盈的,双手著她得比夏盈更好的,大幅度地前后运动,一下下有力地把那好像我夏盈一样的少女的中。

    “噢┅┅唔┅┅”秋盈扭动著细腰,一双无力地分在两边,的娇羞地迎合著我的冲撞。秋盈的比夏盈夏盈的要得好,夏盈的一手抓下去就全盖住了,而她的却无法用一手握住。,双手更是大力地搓捏起来。

    一会儿,我伏子,拿开她捂在脸上的被子,只见她已是香汗淋漓,一缕秀发粘在额头上,双眼微眯,一排贝齿紧咬著下唇,仿佛是想堵住那的声,可是那声音还是从不停张翕的鼻孔中钻了出来。

    我亲吻著秋盈,不,确切地应该说我舔著她的脸,吮著她的嘴,弄得她满脸都是我的口水。秋盈只觉得一股浓烈的男人味道扑面而来,强力的已使她迷茫了,迷失了,她饥渴万分,不由自住地张开小嘴寻找那琼浆玉露,贪婪万分地著我的口水。她已忘记了羞耻,双手紧紧抓著我的背脊,两腿夹在我的腰上,双脚不住乱蹭,小腰更是不停地扭动,迎接著我愈来愈猛的撞击。

    我著少女甘甜的汁液,结实的不停地上下起伏,进出间带出大量的,滑腻而火热的令我倍升,我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忽然,我感到身下的少女一阵,像小嘴一样不停我的,强力的顿时传遍了全身,我刹间停下了动作,喉咙传出低低的吼声。

    我就近爬上了冬盈的身上,坐在她的身边尽情欣赏她那充满青春气息的少女。的裹著的,同样的在她勒起一座迷人的三角形小山丘,中间湿了一大片。她的腿光滑而,在灯光下闪著迷人的光泽。由於刚才是在的缘故,她的脸红红的,尤如春天的海棠花,小巧可爱的鼻子下面那张殷红的小嘴此时正不安地颤抖著。

    冬盈才觉得床摇了一摇,紧接著就有一具男子气息很重的身子靠近了她。她心如鹿撞,屏息等待,可是情况和她想的有点不一样,对方迟迟不见行动,她几乎要睁眼去看了。忽然,一双粗糙的手解开她的,盖在了她的上。那手上的老茧擦过她娇嫩的,令她酥痒难当。这双手搓著她的,捏著她的,使她不住起来,她感到要被搓破了、捏爆了,可她又渴望著我那粗鲁的动作。

    一会儿,这双手从她的上移了下来,滑过平坦的,来到她的部,轻轻褪下了她的。冬盈一丝不掛地暴露在这位同学的我面前,她感到我好像停了一会儿,似乎被什么东西迷住了。但只是一会儿,一只粗糙的手便盖在她娇嫩的上,它轻轻地她的,手指滑过她的,在她的阴沟上下拨弄。“噢┅┅”冬盈低低地著。

    我低著头仔细欣赏著这个少女的,她的很有肉感,像个肉包子似的高高坟起,乌黑的已被水打湿,伏伏贴贴地粘在上面,她的很浓,把她的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紧夹一线密合的粉红。

    我仔细地拨开,找到那个红艷艷的,它就像一张婴儿的小嘴,正向外流著口水呢!我两次精的在这迷人的景色下又渐渐地翘了起来,瞬间已胀得铁硬。我压到冬盈的身上,借著水“滋”地一声直入她的中。“唔!┅┅”火热而粗壮的像烧红的铁棍,杵入了她的最深处,一下子填满了她所有的空虚。我轻轻地,让在她的中慢慢地来回抽动,我一手撑在,一手搓捏那的,一张嘴同时在少女的脸上乱舔乱啃。“

    呜┅┅呜┅┅”她轻轻地著,那根又粗又烫的棍子一下一下地入她的深处,点触她的敏感处,引得那水不住地往外流。又仿佛似人家手中的面粉团一样,不停地被捏圆搓扁。身上强壮的男人压得她无法动弹,她只有叉开双腿任人蹂躏了。一条白嫩的从床沿上掛下,不停地颤抖。

    我慢条斯理地著身下美丽的姑娘,我在享受著,享受那灵活的丁香小舌,享受那滑腻芬芳的,享受那温暖紧窄的,享受这一切带来的,二次精的异常耐久,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好好享受。过了一会儿,我抬起上半身,把冬盈的一双粉腿最大限度地分开,由於房内灯火通明,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在这位姑娘粉红的中一进一出,那源源不断的水被抽动的一拨一拨地带出了口,顺著股沟往下流,流到了早已水跡斑斑的凉席上。原本的被我捏得通红通红,突起,硬硬的一颗如同花生米。

    冬盈此时双颊生霞,香汗淋漓,殷红的小嘴娇艷欲滴,女大学生已成了一个欲焰高涨、春潮泛滥的美娇娘!我看著她这副的模样,很是受用,不知不觉地加快了的速度。“唔┅┅唔┅┅呜噢!┅┅噢┅┅噢┅┅”的感觉从冬盈的内心深处发出,通过她的小嘴和秀鼻发出了声音。她疯狂地扭动腰肢,迎合著我强而有力的撞击。我抱著冬盈的双腿,满是胡渣的粗脸在她光滑的小腿上磨蹭,快速地前后运动,狠狠地著身下的美娇娘,我的与她的碰撞时发出了富有肉感的“”声。

    我的特号粗长的在她那如洪水泛滥般的中进出,每一次的进入必定钻入她最深的地方,那是她的手和她自己的我都未曾到达过的地方,那深藏著她最强的。当然,我不知道这些,我只是一味地著她,一味把我的特号粗长尽量的侵入她的体内,碰撞她最深处的一团软肉。忽然,我感到她的强力地收缩起来,一股热流从她的深处涌出,包裹著我的。我看到了冬盈紧咬著下唇,美目紧闭,秀眉紧锁,全身如抽搐一般不停颤抖。她了。

    我又抽动了几十下,才从她的中退了出来。冬盈白嫩的双腿无力地分叉著,从她的被蹂躏过的间地流出。她全身酥软,瘫在,只有胸膛在不停地起伏,惹得那对的颤悠悠地抖动。我看了一眼被我干得奄奄一息的姑娘,心很是有种满足感,我把在她的上抹了抹,站起身来。我的依然,直愣愣地朝天翘起。冬盈的身子直称得上是粉雕玉啄,的在日光灯下如凝脂一般,全身上下找不出半点瑕疵,淡淡的蛾眉如远山上的一抹轻烟,一双美丽的单凤眼加上长而翘的眼睫毛,黑珍珠般的眼珠正闪著的光泽,小巧的鼻子有点儿挺,让人觉得很秀气,迷人的小嘴唇红齿白,还有那圆圆的脸蛋和小小的下巴,一切的一切都搭配得那么完美、和谐。

    当然,,我只觉得美!我觉得如果有仙女的话,那么这个美丽女孩就是掉落凡间的仙女。灯光下的张她温顺而美好,两只不加海绵的包著她引以為豪的,平坦光滑的,荡起一个小小的漩涡,一条白色纯棉的裹著她浑圆结实的,白嫩的静静地分叉著。我轻轻地这双嫩滑的,生怕自己粗糙的双手会擦破她那剥壳鸡蛋般的。

    她丰腴而不失苗条的身子不住地轻颤,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正幽幽地看著眼前这位强壮的农民伯伯。我慢慢地把手移到了那层薄薄的布片上,高高坟起的小丘似的很有弹性,这种弹性和著热力透过布片传到了我的手上,这热力还有上的水跡充分表露了她的需要,她需要一个男人。她需要,所以她配合,所以我就轻而易举地褪下了姑娘的上唯一的一块布片。

    我把她的双腿最大限度地分开,她的在灯光下毫发必现。她的相比冬盈要少得多,只在上有少量覆盖,但是分布很有致,甚至可以看清楚洁白上的青黑色毛根。乌黑的沾了水而发亮,柔顺贴在上面,两片肥厚的大上没有一根毛发,中间那道鲜红的沟子充满了晶莹的。

    这景色真是太了,我情不自地把头伏到她的两腿之间,一股醉人的幽香钻入我的鼻子,我大嘴一张,包住整个,舌头沿著沟子上下翻卷,疯狂地舔吸那蜂般的汁液。“啊!┅┅”小艺舒服极了,口的那条舌头像泥鳅一样地乱扭乱钻,舌头上的味蕾蹭过时那酥麻的感觉令她迭生,一股股热浪涌出了口。

    她白嫩滑腻的紧紧地夹住了我的头,部不停地扭动,让自己的娇嫩之处迎合我那舌苔很厚的舌头。我嘴巴忙活著,双手也并没有閒著,已被推到了小艺的脖子下面,那双粗糙的大手抓住了小艺的两只。而有弹性的在我手中变幻出各种形状,的从我的手指缝中绽出,粉红的在我手掌上的老茧的刺激下已经突起像花生米般的一粒。

    我的舌尖钻入她的口,一个劲地往顶,可是光靠舌头的力量无法顶开她的肌肉,我被挤了出来,只能在离口一点点深的地方卷一下,带出一股汁然后大口的咽下。也不知道咽了多少口了,我总算抬起了头。小艺紧夹的双腿让我有点呼吸困难,我大大地喘了一口气,抹去嘴唇边和鼻尖上的水,抬起小艺的丰,一手扶著使对准口儿,一挺,乌黑粗大的借著滑腻的,势如破竹般进入了的中。

    “哦┅┅”的声音从小艺的喉咙中传出,充实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我全身压在小艺身上,刚吻过她的大嘴此时包住了她的小嘴,胡乱地啃,宽阔黝黑的胸膛挤压在她的上,结实的来回做著运动,一下一下地杵入她的中。小艺的很紧,紧紧地裹著我的,两片肥厚的在我刺入抽出间不停翻动,由於水的滋润,我的大顺利地进出著。的小艺不自觉地伸出她的丁香小舌,任由我肆意的,同时又丝毫不觉恶心地咽下我的口水。她双手紧紧缠绕著我的脖子,双腿夹著我强壮有力的狼腰,又白又大不时地向上抬,迎合著我的。我从没想过自己能和这么美丽的姑娘,,就是乌漆抹黑的,哪会有这么白嫩又这么美丽的姑娘啊,我告诉自己,我要在她的体内,要她永远留有我的印记。我决定要好好玩弄身下这位小绵羊般的姑娘。

    一阵正面的结束后,我翻转她的身子,让她跪在,的圆高高翘起,粉红的肉眼从后面露出,那正流著晶莹的泉水。我对准了入口再次把刺入她的体内,我捧著她的雪卖力地著,撞在她片上发出“”的声音。她此时香汗淋漓,全身如发烧似的热力逼人,原本整齐的刘海凌乱不堪,她把脸埋在了枕头,不时发出呜呜的声。她全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要不是我提著她的部,她早就趴在了。

    这样的姿势干了一会儿后,我又让她仰躺著,提起她柔弱无力的双腿,往外分开,一直到达最大限度,使得她肥美的完全从腿间突了出来,我握著又一次。我特别喜欢这种姿势,因為这样不仅能够完全进入,而且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中进出的情景,这使我非常的兴奋。我低著头看著自己粗壮的在这个美丽的姑娘中进进出出,看著她那两片红红的不停翻动,看著那水从两人性具的缝隙中渗出。

    我享受著她的身体,欣赏著她的表情,双重的让我不停地加快速度。她已经魂飞九天了,她的意志已经模糊,只有双腿间传来的是她唯一的感觉,她的两只小白兔似的在我有力的碰击下不停跳动,她双颊绯红,星眼迷离,一副的样子。就快到了,我粗重的呼吸声,小她的声,快速进出所发出的“滋咕滋咕”的春声,还有我撞击她发出的“”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幅荡的画面。终於,在我重重的一记顶入后,两人都静了下来,我如愿以偿地把注入了她的体内,永远留有了我的印记.

    看小说还是选择 ( 无敌YY之猎艳后宫 http://www.xscun.com/1/1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