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41章 项少龙VS乌廷芳加...

文 / 老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更新时间:2010-8-42:21:41本章字数:6551

    我道:“你觉得是女人会不对我项少龙动心吗?”雅夫人道:“哈哈,有道理,我看这美人儿为丈夫守了九年贞节后,终于动了。唉!都是你不好。那天比剑表演得这么有男儿气概,谁能不为你倾倒。只想不到妮夫人这么有修养的人,亦不能例外。她亦是唯一够胆来和我争你的人,因为她是王兄最敬重的堂妹,而我则是他最宠纵的妹子。”接着娇媚一笑道:“要不要我穿针引线,让你与她能共度香宵,又或我们两人一起陪你?”我笑道:“夫人觉得我项少龙要女人还需要人来穿针引线吗?比如像夫人不就是主动送上项某的床上来的吗?”雅夫人笑得花枝乱颤,伏在他肩上喘气,我伸手搂着她香肩,进行了个充满性的长吻,待雅夫人彻底溶化时,雅夫人早给我吻得全身发软,意乱情迷,含糊地嗯的应了一声,钻入我怀里去,轻潆着我健壮的胸肌。这时小昭来报,说乌家有人来找我。我站了起来,雅夫人亦起立道:“对不起,我奉了王兄之命,要在旁听着才行。”接着媚笑道:“奴家当然什么都不敢泄漏的!”

    我潇洒地耸耸肩,摆了个毫不在的姿势。那漂亮的动作,看得雅夫人和小昭两女俏目放光时,才往外走去。事实上我的言谈举止,和这时代的人有很大的分别,那形成了我别树一格的风度和魅力。俊俏比我犹有过之的连晋在情场上败得一榻糊涂,并非偶然。刚步出厅外,一团火热夹着芳香撞入我怀里,并失声痛哭起来,当然是乌家的大美人廷芳小姐。

    陶方站在厅心,作了个无奈的姿态,另外尚有两名武士,捧着我的木剑和衣物包裹。雅夫人来到手足无措的我身边,伸手抚上乌廷芳的秀发,凑到她耳旁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比什么止哭灵丹更有效用。乌廷芳立即收止哭喊,由我肩上抬起俏脸,盈盈泪眼瞧着雅夫人道:“真的!”雅夫人肯定地点头,拖起这绝色娇娆,进入内宅去。我当然不知道雅夫人说了什么,但却猜到为了将来的融洽相处,赵雅自然要讨好乌廷芳。谁都想到若争风起来,我我定会站在乌廷芳的一边。

    陶方着武士放下木剑衣物,退出屋外,然后向我打了个询问的眼色,我忙把赴魏的事扼要说了出来。陶方听得眉头大皱,低声道:“信陵君这人智计过人,手下能人无数,绝不好惹,你要小心点才行。”顿了顿又道:“魏国也有我们的人,我回去安排一下,看可以怎样帮你的忙。”我道:“那倒不需要了,相信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够应付的”。

    雅夫人和欢天喜地的乌廷芳转了出来。乌廷芳笑道:“陶公自己回去好了,告诉婷姊不要担心,芳儿留在这里侍候项郎。”陶方如释重负,向雅夫人道谢后,欣然去了。可见他给乌廷芳缠得多么痛苦。我心情大隹,当即搂着乌廷芳进了房间,

    我掛著溫柔的微笑,趨前緩啊緩替乌廷芳寬衣解帶,乌廷芳羞愧的直覺反應想拒絕,不料卻覺得自己混身無力,連想閉下眼皮掩飾羞態都做不到;可是,說也奇怪,乌廷芳竟然還有力氣扭動身體,讓我更方便除去她身上的衣物。

    乌廷芳覺得雖然全身一絲不掛,但卻沒有一點涼意;反而覺得若身置熔爐中混身熱燙。當我冰冷的手掌接觸到乌廷芳的上時,乌廷芳彷彿聽到『嗤!』一聲,就像燒紅的鐵浸到水裡一般。乌廷芳微微一顫,靈台一陣清明,只覺得自己已化成無數的碎片,飄散在天地之間。

    乌廷芳覺得自己就飄浮在床的上方,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自己身無半縷的仰躺著;看著自己雪柔的肌膚、高聳的、白豐腴的、烏亮光澤的絨毛……還有坐在一旁的男子,他的手正輕柔的在撫摸著如潤玉般的的肌膚。

    乌廷芳看著自己美麗的曲線,再看到淡紅色的乳頭,看起來像畫一樣的漂亮,一圈混渾圓的乳暈,就在上逐漸隆起了;而乳暈的中心,上面有個突起可愛的小乳頭,周圍則呈現漂亮的粉紅色小凸點……

    當我的手指捏住乌廷芳的乳頭時,乌廷芳不由自主的「嚶!」一聲,離開軀殼的靈魂隨即歸位。乌廷芳不停的輕顫著,雙手緊禁箍抓著他的手臂,就像即將溺斃的人,在無意識中掙扎著,隨便抓個東西以求保命一般。

    乌廷芳的呼吸開始急促,腹部也開始翹起,那種撫摸的感覺使得乌廷芳閉上了眼睛,而耳朵理似乎迴盪著自己的心跳聲;以及子宮裡澎湃的浪潮聲。壁上有一種從未感受過的趐癢,彷彿有一條蠕動的肉蟲,從裡面正向外面爬行著。

    突然,乌廷芳覺得一陣濃郁的男性體味就在鼻子前,正想睜開眼睛時,就覺得有兩片熱熱的嘴唇貼在臉頰上磨挲著,熱熱的呼氣吹拂著臉龐,彷彿春風習習輕觸……乌廷芳無力的閉上眼皮,凝神灌注在享受這份熱情的纏綿。

    我的嘴唇、舌頭搜索般的在乌廷芳的臉上仔細的親吻每一個角落,然後慢慢移動到頸、肩、胸、腹……

    我在親過的肌膚上,一一留下濕漉漉的唾棄,當涼風輕拂,乌廷芳不禁一陣清涼的顫慄,但卻無法冷靜清醒。我輕輕的翻轉乌廷芳的身體,讓她趴俯著,同樣的用雙唇印著,乌廷芳肌膚微顫的背脊。乌廷芳覺得豐乳被自己的身體壓得向兩側擠,微顫的身體讓有被壓迫、揉捏的快感。乌廷芳訝異著自己從未發現這種親吻、撫摸、壓揉……的快感。

    當我的嘴唇移到股溝附近時,乌廷芳彷彿有默契的分開雙腿,雖然乌廷芳心中羞恥的想著,那裡是女性最寶貴、最神聖不可侵犯之地,但卻有一股冥冥中的力量,讓她不自主的張開,讓濕淋淋的毫無遮攔的呈現。我的舌頭從肛門口滑下到洞口,再用舌頭撥弄著鴻溝中凸出的蒂肉。

    「…喔!…」乌廷芳終於呻吟出聲音了!乌廷芳覺得這樣的呻吟,似乎可以宣洩一點即將脹爆全身的?丑c「…嗯!…」乌廷芳又覺得這樣的呻吟,似乎可以鼓勵或獎賞他再繼續。乌廷芳挺動著,提示我把舌頭伸到騷氧的裡,那男子會意的照做著……

    乌廷芳的身體有被翻動變成仰臥著,我俯臥在上方,低頭著乳頭。夏姬驚訝著有一個硬物抵頂著洞口;既不是他的手指、更不可能是他的舌頭,她有點茫茫然。但隨著我轉動,那硬物也跟著揉搓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趐癢、暢快,讓乌廷芳無心再去琢磨那是何物。

    乌廷芳的耳邊又傳來那種遙遠、輕晰的聲音︰「…你即將嘗到人世間至高無上的愉悅……」話聲中,乌廷芳覺得那硬物漸漸擠入裡,微微的刺痛感讓乌廷芳不禁又「嗯!」一聲。隨即乌廷芳覺得壁變得異常敏銳,很清楚的感覺到那硬物的熱度、浮筋、凹凸、、既柔順、又粗糙的搔括著趐癢的壁。

    當那硬物深抵著乌廷芳的子宮內壁時,我停了一下,乌廷芳覺得那硬物彷彿一直在膨漲著,不但塞滿整個,還繼續把撐得開擴許多,而且子宮裡還不停的滲出濕液,讓乌廷芳覺得全身不斷的在腫脹似的。

    我抬起,那硬物退到口,裡積蓄的濕液,如泉湧般的流出洞口,滴洩了大片床墊。一股空虛、惆悵湧上乌廷芳心頭,不禁挺起,企盼那硬物再度進入,充滿寂寞的。

    我在度進入後,不僅又深抵頂著子宮,還緩緩的進進出出的抽動著。肌膚的接觸、磨擦,讓乌廷芳慾逐漸升高;那硬物又彷彿一直在釋放電流般,趐麻麻的感覺讓,乌廷芳希望對方的動作加重、加快。

    乌廷芳也頻頻的扭動腰肢、挺著,使重重的擦撞著那根硬物,也因吃力的扭著,讓她已經香汗淋漓了!

    突然,我雙手緊箍著乌廷芳的腰,用力把乌廷芳的腰臀湊向挺動的,並且加快抽動的速度,每一次的進入都重重的頂到,而發出『滋!啪!滋!啪!』的肌肉拍打聲。

    陣陣的趐麻、爽快佈滿全身,乌廷芳使盡力氣的嘶喊著。隨著一陣急促、低沉的喘息聲,乌廷芳感到硬物前端射出一股強烈的激流,帶著高溫的熱度衝撞著子宮壁,乌廷芳叫出最後一聲吶喊,隨即陷入的暈眩中……

    乌廷芳的初夜就獻給這不知來歷男子,而且一連三天,我都在夜深人靜時悄然來到、悄然離開。

    而乌廷芳也從一個純真的少女,搖身一變,成為艷若桃李

    、蕩無度的女人,当然是只对我一人荡。我不停第赶着乌廷芳,直到两人沉沉睡去时我依然一柱擎天,这时雅夫人突然推门进来,东方小说网

    雅夫人因為慾攻心,輾轉難眠,最後把銀牙一咬,摸著黑進入我的房間。雅夫人除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壓俯在我的的身上,一手隔著褲子摸索著我的胯間,低頭送上朱唇香吻。

    熟睡中的我,朦朧中覺得一陣舒爽祡動,嘴裡有條柔軟的肉條到處觸弄著;也有手在抓握,而胸口……我睡眼惺忪一看,「喔!」壓俯在自己身上的人竟然是雅夫人,隨即又閉上眼,只想戏弄戏弄雅夫人,

    雅夫人感覺到我只略微一動,遂更大膽的把手伸進我的褲襠內,握住挺脹的火熱的把玩著;朱唇也向頸、胸移動。

    我覺得熱燙的,被一隻冰冷的手握住,冷熱相觸的刺激,讓他覺得似乎變得很敏感,一波一波的快感從下體湧出,從脊椎直貫腦門,。

    我可說是完全清醒了,我的手接觸到雅夫人柔嫩的肌膚時,只覺得心神一陣蕩漾,不自主地改推拒為撫摸。

    我覺得上衣被解開了!雅夫人濕熱的雙唇印在胸膛;柔軟的舌頭挑弄著小乳頭;滑嫩的臉頰摩挲著……我竟像重病似的呻吟起來,雙手撫摸著夏姬的背脊,我感覺到雅夫人的肌膚是細嫩柔滑又有彈性的。

    雅夫人很滿意我的反應,輕輕的解開我的腰帶;褪下褲子,把挺脹的解放出來。雅夫人睨視著我的,高翹挺舉、青筋乍現、腥紅,還挑釁似的彈跳著。雅夫人先把臉頰靠著磨擦幾下,接著分開櫻唇含住龜頭輕輕著,舌尖還不停在頂端上緩緩的纏繞著。只覺得一陣強烈的刺激,突如其來的從下體溢入腦中,似乎無止境的在膨漲,而緊繃到極點。我悶哼幾聲,勉強的挺著,讓在雅夫人的嘴裡幾下,一陣一陣濃郁的液體,便從龜頭衝出直入她的嘴裡。

    雅夫人一面吞食我射出的;一面用手握著上下搓動,讓受到更猛烈更持久的刺激。我全身的感觀神經幾乎完全集中在上,全神灌注的去體會著時的趐、麻、酸、癢。雅夫人露出一副滿意的笑容,仰起頭來把口裡的吞下,然後緊貼在我旁側身躺下。

    我在?井贗物寣a內心不禁又泛起罪惡、歉疚與疑惑,正想開口詢問,雅夫人彷彿有預感我會問似的,一面用朱唇封住他的嘴;一面牽他的手貼在豐腴的上……我話才到嘴邊,又吞下去了!

    我感受著雅夫人香甜的朱唇,還有交雜在雅夫人嘴裡芬芳口氣中的腥味──一種令人激發?我貼在上的手漸漸地動了!先是輕輕移

    動的撫摸著,隨著?丹a度高漲而變成揉捏;垂死邊緣的又漸漸甦醒過來了!

    我翻身壓住雅夫人的身體,雙手一邊一個的揉捏著,還將臉埋入她的内容来自

    乳溝,然後將她的靠到雙頰上,讓臉部的肌肉去感受這美妙的觸感,深深的呼吸著發自上陣陣濃郁的。

    雅夫人隨著呼吸胸口上下的起伏著,雪白的半球形攤開在我的眼前,粉紅色的乳頭挺立在乳暈上,似乎還在輕微的暫動著。我用手指頭撥弄幾下發硬的乳頭,隨後就張嘴含著它輕吮、輕咬。

    雅夫人的被我著,只覺得蕩的?丹p急症攻心,勢不可擋。夏姬摸索著我的,發覺我的又充脹挺硬,已在待命狀況了,遂一翻身,分腿跨騎在我的胯上,扶著他的抵住潮濕的,頂著開放的洞口。

    雅夫人有點迫不及待的沉腰,『噗滋!』我挺硬的,肆無忌憚似的滑入,雅夫人蕩的「嗯!」滿意的呻吟著。

    我覺得雅夫人的裡有一種黏滑的感覺,而有被緊握的壓迫感,還有一種溫熱度的包容。我覺得這比以往的春夢,更強上千萬倍舒爽。我瞇著眼看著起伏運動中的雅夫人,在昏暗的月光下,她臉漲成了粉紅色,隨著朱唇微張的喘息,而發出模模糊糊的春情囈語。

    雅夫人忘情的加快臀起身落的速度,讓豐滿的雙乳肆意的跳動著;讓每次的深入,都能使的頂端重重的撞擊子宮壁。飽滿的充實快感,讓雅夫人不停的顫抖、甩頭,散亂的秀髮讓紅潤的臉龐忽隱忽現,彷彿朝露、譬如曇花!

    我覺得又是一股趐酸,從的根部沿著脊椎直上腦門,急欲宣洩的欲,讓我不由自主的用力捏住雅夫人的,借力般的努力挺高,讓能更深入她的體內。

    雅夫人感覺到我的又要來了,也盡情地扭擺腰臀,運用女人生理上的優勢配合著。在一陣「嗯哼」的嘶喊聲中水融,讓兩人的皆享受到天地間至高的快感。

    激情的最高點已過,癱軟的身體仍然緊密的貼著,彼此的下體也依依不捨的連著,雅夫人的裡還在著最後一滴;而我卻閉著眼,忘神的享受這種後的餘震………沈沈的睡去.

    看小说还是选择 ( 无敌YY之猎艳后宫 http://www.xscun.com/1/1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