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44章 贞女失节【精】

文 / 老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更新时间:2010-8-42:21:46本章字数:6300

    晶后躺在我的怀里,非常恬静的说:“少龙,你真是个魔鬼,但是现在在奴家的心里却又把你当作神一下,奴家这一生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的开心过,少龙,以后奴家就是你的人了“。

    我有点疑惑道:“难道赵王从来没有那个??那个??你吗?”

    “嘿,那个猥琐的男人只对男人有兴趣,我和他结婚有十六年,他除了新婚那一夜上过我的床外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而且结婚那天他也是用的工具,因为他自己根本就不行,我只要一见到他我就恶心”晶后双眼冷光大放,像是已经对赵王恨之露骨了,

    “王后好像对赵王非常憎恨啊?”我明知故问的说,

    “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我的这一生就是毁在他的手上”晶后咬牙切齿的说,

    “王后就放心吧,少龙一定至会把他的人头砍下来为你报仇的”我轻轻的抚摸着她说,

    “恩,少龙,以后就不要再叫人家王后了,我讨厌这个称呼,以后你就叫奴家晶儿吧!”她害羞的说,

    回到雅夫人的别宫,我搂着两女又摸又吻,搅得她们神魂颠倒。这时忽来了个小贵客,正是那公子盘,兴奋地向我夸说如何把许多人摔倒的情形,接着颓然道:“可是很快又给他们打低了。”

    我问起少君的态度。公子盘道:“师傅真了不起,把那群力士全都杀了,少君虽然囗硬,但我看他心中是挺服气的。未试过你厉害之处的人,自告奋勇要来找你,都给少君拒绝了。”雅夫人笑道:“什么?你们这群横行霸道的小恶人,终于遇上克星了吗?”公子盘丝毫不让道:“雅姨不也是给师傅收拾了吗?”雅夫人气得杏目圆瞪,不再理他,和乌廷芳去了。

    我问道:“小子!告诉我,你和女人来过了没有?”公子盘兴奋起来,推心置腹道:“当然来过,不过比起师傅就差得远了,连雅姨都给你降服了,我们早封了你作赵国对女人最有吸引力的男人。”接着低声道:“你碰过了娘没有?”我呆了一呆,这人细鬼大的小子确很难应付,公子盘压低声音道:“我刚问过娘,她脸都红了,将我赶了出来,但我却看出她心中欢喜你呢。”我又好气又好笑道:“你希望我碰过了吗?”

    他像是想了会儿道:“希望啊,师傅这么了不起,我觉得你和娘最合适”,

    “哈哈,实话告诉你,我还没有碰过,但是这是迟早的事”

    我把他抓到花园里,迫他做了几个强身健体的练习,又教了他墨子剑法的起手式。``看小说到.``公子盘早视我为偶像,破天荒地专心练习起来。吃过晚饭后,公子盘才依依不舍走了。

    我辛苦了整天,拉着两女到了浴池内胡混,八婢则负责为他们倾注热水,那种帝皇的享受,使我有种堕落的快感。但行乐及时,那还管得这么多。

    在温热的水里,接触着两个动人的女体,把来为浴池加热水的小昭扯了进池里,开始荒唐的长征壮举。众女娇笑声中,池水泛起无数爱情的涟漪。

    次日我教了公子盘一会墨子剑法,又和他谈笑一番后,发觉这顽劣的小公子比他的年纪早熟了至少四、五年,充满了野性的反叛心态,但亦非常坚强聪明,使我首次对他生出好感。公子盘忽然诚恳地道:“师傅!你娶了我娘好吗?宫内外想侵占她的人很多,若她给我憎厌的人得到了,我情愿自尽。”我愕然往他去,讶道:“想不到原来你这么疼你的娘。可是我娶总的同意吧!”公子盘失地道:“我见娘早就对你有意思了,我从未见过她用那种看你的眼神望过别的男人。”

    好一个敏锐的小孩,我伸手摸了他的头,正要说话,眼角瞥处,不施脂粉的赵妮正袅娜多姿地往我们走来,人未到香息已随风飘来。她看到我抚着公子盘的头,和自己儿子那甘心受教的乖样儿,心中涌起自丈夫战死沙场后从未有过的欣悦,娇笑道:“先生早安,大恩大德,不敢言谢,惟有来世结草衔环以报。”公子盘轻轻道:“娘!何用来世呢?”妮夫人立即霞烧双颊,惊羞交集,杏目圆瞪,怒叱道:“小盘你真囗不择言,对先生和娘均无礼之极,你……”

    我知她很难下台,公子盘又硬颈,解围道:“小盘还不快溜?”公子盘哈哈一笑,一溜烟走了。气氛登时变得更尴尬。妮夫人六神无主,解释不是,不解释则更不是。

    我看着这端庄贤淑的贵妇那举止失措的动人神态,意为之软,知道大家愈不说话,那男女间的暧昧之情将愈增。大感有趣,故意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的秀目。妮夫人偷看了我一眼,与我的目光撞个正着,登时全身滚烫酥软起来,心如鹿撞。怎么办呢?自己怎可以如此失态。我见她差点窘死了,暗忖公子盘说得对,益人不如益我,低声道:“我们到那林中亭坐一会好吗?”林中亭是妮夫人的别院内最深幽的地方,在茂密的桂树林里,有座隐蔽别致的小亭,正是幽会的好地方。

    这不啻等于一个约会。东方小说网

    妮夫人呆了一呆,抬头望向我,眼中射出复杂的神色,欲语还休。项少龙知道她的内心正挣扎徘徊于为亡夫守节和以身相许这两个极端的矛盾中,不再要求她的答案,看过四周无人后,拖起她的纤手,往桂树林走去。妮夫人给我拖得身不由己,挣又挣不脱,无奈跟着我娇责道:“项先生……”我抓着她柔软的小手,心中像注满了蜜糖的甜蜜,又感到情挑淑女的高度刺激,怎还有空闲去理她是否满意,拖曳着她穿林而过,眼前一亮,林中亭出现在眼前。

    妮夫人蓦地大力一挣,脱出了我的掌握,俏立不动,垂着头幽幽道:“先生尊重赵妮的名节好吗?”我知道欲速则不达,柔声道:“我项少龙怎会强人所难,来!我们到亭内坐一会,共享桂花幽香。”妮夫人轻轻道:“但你要先答应人家守礼才行。”我暗忖最怕就是你不肯留下,若肯留下,逃得过我的如来佛掌我就不姓项,以后改跟你姓赵。欣然走到亭内,坐到石围栏处,向她作了个恭请的手势道:“夫人请入亭小坐。”

    妮夫人似若忘记了我仍未答应她所提出“不得无礼”的条件,盈盈步上亭去,来到我的身旁,倚在围栏处。因着我坐在围栏的关系,两人高度扯平,两张脸对个正着,四目交投。今次妮夫人勇敢了很多,并没有移开目光,只是有种无所适从的茫然之色,纤巧但浮凸有致的急剧地起伏着,对自己的情绪一点不加掩饰。我大喜,看破她终受不住自己,开始情难自禁,但仍不能之过急,使她心理上一时接受不来,温柔地道:“到桂花香吗?”

    妮夫人的脸更红了,略点头,嗯的应了声。我缓缓伸探出右手,先摸上她的腰侧,稳定地移往她腰后,再环往另一边的腰肢。妮夫人立足不稳,“嘤咛”一声,半边身贴入我怀里,柔软的紧压在他右边的胸膛上。两人的呼吸立时浓浊起来。妮夫人像只受惊的小鸟般在他怀里颤震着,但却没有挣扎或反对的表示,不过连耳根都红透了,芳心则像个火炉,溶掉了九年来的坚持。

    那是多么长的一段日子。我凑到离她俏脸寸许的地方,差点是吻着她的香唇道:“桂花怎及夫人香呢?”妮夫人意乱情迷道:“不是说好不会对妾身无礼吗?”我乃应付女人的高手,知道这时自己愈是撒赖,愈易得手,讶道:“这怎算无礼,还是周公大礼呢?”妮夫人大窘,却说不出话来,原来香唇已给刚强但又风流的男子封杀了。东方小说网

    熟练的舌头无处不到的着她小嘴的内外。赵妮是天生端庄守礼的人,连丈夫生前对她都是非常敬重,谨守古礼。每月只同床共寝一晚,在榻外不作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像现在我的侵犯,对她来说比之亡夫更逾越和过份,这亦是她不能接受公子盘调戏婢女的原因。但在一般的贵族家庭,父母通常对这类事都是只眼开只眼闭的。可恨是项少龙轻薄她的手法比亡夫大胆高明百倍,我的肆无忌惮尤使她尝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直到我入侵她的小嘴时,才本能地伸手推拒,试图把两唇分开。她象征式的挣扎,反更增添我的。开始时我只是一时冲动,现在却是欲焰熊烧,欲罢不能。

    我知道这种强吻不可仓了事,一边和她嘴舌,一边把她搂得贴坐身旁,一只手仍搂紧她柔软的腰肢,另一手抚上她吹弹得破的脸颊、小耳、鬓发和的玉颈。妮夫人两手紧抓着我的衣襟,剧烈颤抖和急喘着,一对秀眸阖了起来,反抗的意志被持久的长吻逐分逐寸地瓦解。我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由她的衣襟滑进去,来到她腻滑的胸肌时,妮夫人呻吟一声,玉手死命由衣服后按着了他作恶的大手。项少龙知她其实并非真的不愿意,只是基于女性矜持而做出的自然反应,毫不气馁,坚定有力地揉搓着她丰柔的胸肌,逐寸往下侵去,同时加强对她小嘴的情挑。

    “!”妮夫人剧震娇吟,终于失守,恰盈一握的纤巧给我完全掌握了。强烈的刺激和快感,使她两手放弃了再不能生出任何作用的防守,无力下垂,抓着了我的熊腰。我放恣地遨游了她凝脂白玉般的,然后留在那里按兵不动,缓缓离开她火热的小嘴,低头细审她的玉容。妮夫人因急促的喘气张开了小囗,无力地睁开秀眸,似似怨地白了我一眼,立即羞然闭目。

    这种眼神比什么挑情更有实效。我把手由她的衣服抽出来,摸上她结实修长的。妮夫人一声惊呼,骇然按着我的大手。求饶地睁眼向他瞧去。我摩着她的,逐渐上侵,嘴唇又往她的小嘴凑去。我往粗壮的臂膀一下子搂住妮夫人,一下子便把她仰面朝天压倒在榻上。妮夫人被紧紧压住,那我象座山一样使她无法挣扎,我那又宽又厚的胸膛紧紧挤压着她的,一条正好压着她的耻骨,使她惊恐异常。但她是个坚强的女人,决不肯流露出一丝恐惧,所以紧闭着嘴,不让自己喊叫。可惜与我相比她太弱了,尽管她胀红了脸,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吭哧声,身子却无法动摇分毫,只有两条伸在塌外的丰腴长腿胡乱蹬踢着,无助地在空气中乱舞。她的头发被抓住,被迫仰着头,嘴唇被我狂吻;我的身子摇动着,用我的胸膛用力揉搓着她的;然后另一只我的手抓住了她舞动着一条,并顺着的后部滑到了上。我的手用力抓握着,女人浑圆的在我的抓握中不停变换着形状。她用尽全力挣扎着,抓住自己的手指离儿只有不足一寸的距离,她的心狂跳着。我开始进一步扩大攻击的范围,她感到那条压住自己耻骨的腿强行插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并且向上一抬,紧紧压住了自己的,一股奇妙的感觉一下子从涌上头脑,她感到自己的中涌出了一股热流。她被我抱起来,往上一扔,整个儿人完全落在塌上,没等她作任何反抗的动作,我已经再次扑了上来。这一次我不是用身子压住她,而是一只手抓住头发固定住她的头,并且仍然用嘴压住她的嘴,另一只手则从她的伸了进去。她感到我的手隔着亵裤抠摸着她的和,她羞耻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却毫无作用,我已经感觉到了她流出的液体。那张亲吻她的嘴从她的下巴滑了下去,叼住了她胸前纱衫的纽子,慢慢把它咬开,然后向下继续咬开第二个、第三个纽子……我吻上她的肩膀,此时她的肩膀上已经没有了任何遮盖,我吻着,舔着,慢慢靠近她肚兜儿的边缘。她绝望地闭上眼睛,我抠摸的手抽了出去,重新换上一条压住她的耻骨,而那只手则强行从腰际伸入她的身下,解开了肚兜儿的带子。我用嘴叼起肚兜儿,从她的胸前扯下去,然后我把鼻子顶住她的胸骨,仔细地嗅着,用舌头舔着,然后滑上,把她的含在嘴里,轻轻的。她感到自己快完蛋了,我用脚蹬掉了自己的鞋袜,然后解开亵裤的腰带,慢慢扒下去,骨盆一点儿一点儿地逐步暴露在空气中。她完全了,而我也开始解除自己身上的衣服。妮夫人被裸的我用双臂控制住了裸的身体,我一边用胸膛亵弄着她的,我用双腿挤开了妮夫人的双腿,把自己的靠近她的,那男性的命根子象铁棒一样挺立着,在她寻找着破绽。她感到那东西一次又一次地掠过她的和,每当这时,她便拚了命地扭动,使自己摆脱我的侵犯,而那我则一次又一次地不住搔扰着她的宝藏。我是故意要让她感到恐惧和更强烈的羞辱,当我感到达到目的了,便把沉重的躯体伏下来,再次压住了她的躯干,她感到自己的骨盆再也不能完成她希望的扭动,而我的巨物则准确地顶在她的洞门外,慢慢向里挤了进来。妮夫人用尽吃奶的气力,绝望地吭吭着,两腿在塌上用力蹬了四、五下,无法阻止对方的行动,她每蹬一下,我便挤进一寸。妮夫人终于被这个我进入了身体。她感到我是那么粗大,那么坚硬,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她被我一次又一次地冲刺着,我的耻骨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她的。她咬着牙,紧闭着眼睛,把眼泪强行咽入肚子里不让它们流出来。我象一样摧残着她的身体和神经,使她象台风中的小船一样,无法控制自己,开始发出了一阵阵痛苦的哼叫,那是一种拌和了痛苦、耻辱、绝望、压抑和快感的呻吟,稀薄的液体随着我的每一次抽出而从她的中涌出来,流过她的滴落到榻上。我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狂暴的我快得象是连珠发射的弩箭,使她的哼叫连成了一声长长的「嗯」声,两条本来不甘地在塌上蹬动的腿伸得直直的,脚弓绷得紧紧的,等待着我把我所能给她的最大耻辱划上一个暂时的句号。我终于到达了自己的顶峰。我把右手重新伸下去抓住妮夫人的,用耻骨顶紧她的,巨大的深深插在妮夫人的中狂跳起来,热乎乎的箭一样她的口上,她的被刺激得强烈地收缩了起来,把我紧紧裹住.

    看小说还是选择 ( 无敌YY之猎艳后宫 http://www.xscun.com/1/1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