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49章 痛干雅夫人

文 / 老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更新时间:2010-8-42:21:57本章字数:12953

    我回到住处时,成胥迎上来道:“乌家有人来找你。”

    我大讶,在成胥陪同下,来到幽静的偏厅里。

    一个黝黑清、年约三十五、六的男子,背上交叉挂着两支精铁打制的连,像一把出了鞘的剑般,高挺笔直卓立厅中,两眼精芒闪烁,自有一股

    迫人的气势。

    这对连长约五尺,形状介矛和戟之间,只是短了大半。

    那人见到我,两眼掠过异芒意,跪了下来道:“乌卓拜见孙姑爷。”

    我大喜,这个就是乌卓啊,日后对我忠心不二的乌卓,我知道他现在乃乌家秘密子弟兵团的领袖,忙抢前把他扶起。成胥识趣地告退。

    坐下后,乌卓道:“我们奉主人之命,为孙姑爷作先头部队探路,果然有了收获。”

    我见他神色凝重,心中檩然,难道真有什么意外?

    乌卓压低声音续道:“不知是谁放出消息,魏赵境内几股最凶悍的马贼,都知道孙姑爷你带着珍宝和赵国最动人的美女,前赴大梁,形势对孙

    姑爷非常不利。”

    我随即释怀,我当是什么事呢?不就是灰胡那魏王秘密潜派的马贼吗,我在还没有修炼过武功之前就把他打的屁滚流何况现在,但还是对乌

    卓道:“魏人不会坐视不理吧?”

    乌卓道:“魏国有人向我们暗通消息,安厘王不但不会派人保护你们,还供应马匹兵器给其中最大一股叫灰胡的马贼,暗遣他们攻击你们的马

    队。”

    我笑道:“这么说来那灰胡其实就是魏王秘密潜派的马贼”

    乌卓道:“姑爷英明,一直以来,我们怀疑赵境内的几股马贼,都有魏王在背后支持,好削弱赵国国力,所以他们每遇形势危急时,都会逃进

    魏境避难,现在更证实了这想法。”

    我对乌卓说:“没事,你把你带来的人给我带回去,这里有我就足以了,你回去告诉陶也和主公,要他们放心,另外你回去后把这些兄弟全都

    安排在小姐们身边,我怀疑我一走会有人对她们不利,你记住,不管是谁要冒犯我的女人,只要他敢来你就给我杀,有什么事情全都算在我的

    身上,等我回邯郸了再来和他们算账,知道了吗?”

    乌卓道:“明白了,孙姑爷,只要我乌卓还没有死就绝不容任何人侮辱小姐们,只是我奉主公的命令来增援姑爷,这样回去我交不了差不说,

    姑爷你也有危险啊”

    “没事,你就把我刚刚对你说的话对主公说一遍就成了,去吧!”

    乌卓去后,我收拾心情,朝内院走去。

    小昭、小玉等八女全在厅内,正兴高采烈地缝制给他装载铁针的束腰内甲。

    众人见我来到,一窝蜂的围着了我,七手八脚为他脱掉沉重的甲胄,把用两块生牛皮缝在一起、满布小长袋的内甲,用绳在他腰间分上中下三

    排个结实。

    我心情极隹,和众婢调笑一番后,往雅夫人的寝室走去。

    寝室内雅夫人芳渺然。

    我顺步寻去,只见雅夫人背着我站在内轩一扇窗前,看着外面的园林景色,若有所思。

    赵雅换了飘着两条连理丝带的衣袍,外披一件鲜丽夺目裁剪适体的广袖合欢衣,头上梳了个双鬟髻,与纤细的腰肢、洁白的相得益彰,妩

    媚动人之极。

    我暗叹这确是天生,难怪能迷倒这么多男人,成了赵国最著名的荡女。不由放轻了脚步,蹑足来到她身后,大手抓上她香肩,并把贴

    往她耸挺有致的隆臀去。

    刚叫了句“夫人”,那赵雅全身剧震,猛力一挣。

    我吓了一跳,放开双手。

    那赵雅脱身开去,转过身来,一脸怒容,原来赫然是金枝玉叶的三公主赵倩。

    我心知要糟,这可是有吃豆腐的嫌疑啊。

    赵倩见是w,怒容敛去。代之而起是两朵娇艳夺目的红晕,一跺脚,逃了出去。

    外面传来赵雅呼唤她的声音,但显然没有把她拦着。

    我站了起来,身上仍留有她的芳香,心脏急剧跳动着。她并没有开口数落我,看来是早已对我动心。

    雅夫人走了进来,脸带不悦之色,瞪了我一眼,来到我旁,冷冷道:“少龙!你对赵倩干了什么好事?”

    我对她的语气神态大为不满,老子何须向你解释。冷哼一声,往门外走去。

    雅夫人始终是颐指气使惯的人,虽说爱极我,一来恼我去碰这个她认为绝不可碰的三公主,更因受不得这种脸色,怒叱道:“给我站着!”

    我停下步来,不舒服之极,想我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谁人敢这样对我说话过,没想到第一个便是我的女人。两眼厉芒一闪,冷冷看着她道:“

    夫人有什么吩咐。”

    雅夫人给我看得芳心一寒,软化下来,移到我面前,有点惶恐地道

    “你难道不知绝不可以惹赵倩吗?”

    我对她语气的转变毫不领情,淡淡道:“卑职以后不敢了,可以告退了吗?”

    雅夫人自问没有怪错我,那受得起我这种对待,跺足道:“好!项少龙,给我立即滚出去。”

    我冷哼一声,大步离去。难道我项少龙还怕没有女人吗?。

    我回到房里,心里极度的不舒服,暗忖今晚将难有一觉好睡,又想起赵倩,心道这少原君怎么还不见动静啊,不行我的去看看,

    我借着黑暗的掩护,展开看家本领,腾空而起,迅捷无声地往平原夫人居住那院落奔去。

    当那座独立的院落进入视野时,只见守卫森严,除非能化身为鸟,否则休想潜进去。厅内灯火通明,隐有人声传出。

    然我的技术却并不比鸟差,一个飞身便翻过墙来到平原夫人的房顶上,

    接着我伏来,取出一个两边通风、边宽边窄的小圆铁筒。宽的一端按紧瓦背,耳朵则贴着窄的筒囗处,就像现代医生的听筒般,立时把屋

    内扩大了的声音,传入耳朵里。

    只听少原君气恼地道:“孩儿受不了了,不杀了项少龙孩儿誓不为人”

    平原夫人再道:“你不要再去惹项少龙了,这人对你舅父有极大的利用价值。”

    少原君怒道:“他对孩儿如此可恶,我怎下得这囗气,除非娘清楚说出你会怎样对付他,否则我定要和他过不去。”接着又软语求道:“娘!

    孩儿大了,应可以为你和舅父分担心事吧!”

    我笑了笑,好戏开始了。

    平原夫人溺纵儿子,受不住他再三催促,道:“你知否为何舅父会一力促成赵魏两国间这场婚事,又故意把《鲁公》的秘密泄给赵人知道?”

    项少龙听得遍体生寒,原来连《鲁公》亦是阴谋的一部分,于此可见这战国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多么厉害。

    少原君央求道:“娘!快点说吧!”

    平原夫人道:“这事乃天大秘密,除你我外,绝不可给第三个人知道,明白吗?”

    少原君连声应诺。

    平原夫人默然半晌后道:“我也是不得不说给你知,因为尚要由你配合舅父派来的高手,进行这项重要的任务。”

    少原君拍胸道:“这个包在我身上。”

    平原夫人道:“赵人为了偷取《鲁公》,必然会派出他们最好的高手赴魏,现在他们派了项少龙,这人心计剑术均非常厉害,正合我们心

    意。”

    少原君亦非愚蠢之人,愕然道:“舅父想招纳他吗?可是他和孩儿??”

    平原夫人打断他的话寒声道:“放心吧!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我定会教他死无葬身之地。”

    少原君大喜道:“那真好极了。”

    屋顶上偷听的我怒从心上起,真想扑下去,每人赏他一剑,但是想了想,杀便杀少原君足以,这平原夫人,呵呵,玩玩也不错。

    原来平原夫人一直对我不安好心。

    这么狠毒的女人,确是这适者生存时代的特产。

    平原夫人压低声音道:“只要收买了这蠢蛋,我们便可安排他行刺魏国那昏君,有你舅父的协助,兼之这傻瓜又武功高强,定能成功。”

    原君打了个哆嗦,失声道:“什么?”

    平原夫人闷哼道:“看你惊成那样子,只要项少龙得手,你舅父的人便会当场把他杀死,落个死无对证,然后把责任全推在赵人身上,那时你

    舅父便可名正言顺藉出兵讨伐赵人,把军权拿到手里,魏国还不是他囊中之物吗?”

    项少龙听得出了一身冷汗,这时才明白平原夫人为何说少原君可得到赵倩和赵雅了。

    少原君喜道:“这果是天衣无缝的妙计,可是项少龙绝非愚笨之辈,最怕他阳奉阴违,到魏王处告我们一状,那便糟了。”

    平原夫人冷笑道:“不要小看我和你舅父,当年娘嫁给你爹,就是希望他能坐上王位,岂知他不成大器,死得又早,否则你早成赵国之主了。

    我们亦想好了对付项少龙的方法,就是要迫得他走投无路,只好投靠我们。”

    我听得眉头大皱,暗忖你有什么方法可迫得我走投无路呢?

    少原君当然亦猜不到,追问平原夫人。

    这外貌雍容,内心却毒如蛇的贵妇沉声道:“只要能破了赵倩的处子之躯,那时他还能到那里去呢?”

    我暗道两个傻蛋,这赵倩是我的女人,谁敢动!

    第二天,在丁守和瓦车的护送下,车马渡过了漳水,进入魏境的无人荒野。雅夫人知我余怒未消,躲在车内,没有再来烦我,小昭诸女自是一

    脸幽怨凄楚,但因雅夫人下有严令,亦不敢和我说话。少原君则摆明一不合作的态度,故意落后,拖慢了行程。我胸有成竹,亦不在意,心道

    再给你一天的命。到黄昏时,才走了二十多里路。

    这时我的心神全放到随时会出现的敌人身上,拣了个背靠石山的高地,设营立寨。我把自己的帅营和雅夫人与赵倩的营帐设在中间靠山处,五

    百战士分为三组营帐,置于右翼。而少原君的营帐则置于左翼,变成泾渭分明的局面。我自然知他会弄什么鬼,因为今晚信陵君派来的高手,

    将会由他那一方潜入赵倩的营地,再施放迷烟,好潜入赵倩的鸾帐,把她污辱,而刀者正是自告奋勇的少原君。若非项少龙悉破他们的阴谋

    ,他们确有成功的机会。谁会提防这样的内贼呢?

    我此时挺立山顶高处,眺望四周丘陵起伏的山势,暗忖难怪信陵君的人会选择这地方下手,因为即管潜到近处,亦很难察觉,少原君就是知道

    这秘密,才故意拖慢行程。成胥这时来到他身旁道:“想不到兵卫对布营这么在行,连自认高手的查元裕亦赞大人阵法方便灵活,折服不己。

    我心想我多了你们二千年的布营心得,自是高明,囗上却谦让一番。成胥压低声音道:“我派了亲信与贵仆乌卓联络,教他暂时不要到营地来。嘿!我看大人似有点什么预感哩!”我心道这不是预感,而是“明知”。今晚要对付的是少原君,他不想乌卓的人卷入此事里,免致弄得事

    情复杂起来。此时负责安营的查元裕过来向两人报告完成了的工作。

    我虽知无论是与他有旧仇的灰胡,又或是由齐国来的嚣魏牟杀手集团,都会待我深入魏境后才会来犯,教我不能逃回赵国去,仍吩咐查元裕把

    四十辆骡车,在解开骡子后,一辆辆联阵排在外围处,形成一道可抵御敌人矢石或冲锋的前线壁垒,使查元裕对他更有信心,欣然照办去了。

    成胥见我如此深有法度,更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沉吟半晌,低声道:“我有至关紧要的事吩咐你做,但却不许询问原因,你给我找一批好膂力

    的士兵,准备好掘壕坑的工具,听候我的命令,但却要瞒过其他人,特别是少原君,明白吗!”成胥还以为他要在营地四周设陷坑一类的布置

    ,依言去了。我踌躇了好一会,叹了一囗气,硬着头皮去找雅夫人。为了对付少原君,惟有与她讲和。

    士兵们都在生火造饭,见到我,都发自真心地向这主帅敬礼。我心中欢喜,知道计杀徐海的事绩,已深印在他们的脑海里,以后指挥起他们来

    ,将容易多了。把营地与其他营帐分隔开的布慢映入眼帘。赵大等三人正和几名赵倩的亲兵在闲聊,见到我肃然起敬。我含笑和他们打过招呼

    后,进入这营地的里。里面共有四个营帐,雅夫人和赵倩住的是特大的方帐。小昭等诸女正在空地处弄晚饭,见到我来都喜出外,小昭和

    小美两人更委屈得低头哭了起来。我以微笑回报,迳自走进雅夫人的私帐内。赵雅正呆坐一角,两眼红肿,显是刚哭过一。我心中再叹,亦开

    始明白是自己愈来愈爱她。赵雅见我进来,惊喜交集站了起来,不能相信地叫道:“少龙!”我笑道:“不准哭,一哭我掉头就走。”赵雅勉

    强忍着眼泪,狂喊一声,不顾一切投进我怀里去,香肩不住抽,却死也不敢哭出声来,我的襟头自然全湿了。我抚着她的腰背,柔声道:“以

    后还敢不敢不听话?”赵雅拼命摇头,驯若羔羊。我搂着她坐了下来,为她拭去泪痕,淡笑道:“现在我先试你听话的程度,给我立即去找赵

    倩,告诉她今晚我要这里所有女人,全躲到我隔的帐内去。这事必须保持机密。”赵雅愕然向他,旋又惟恐开罪了他的不住点头,那样儿真的

    又乖又可怜,动人之极。我心中不忍,凑到她耳边道:“我怕今晚会有人潜来对她不利哩!”赵雅见他语气温和,胆子大了起来,试探地吻了

    他一囗,道:“你真的肯原谅人家。”项少龙含笑点头。赵雅偷看着他道:“真的半点都不再摆在心上。”项少龙叹道:“有什么法子?谁叫

    我爱得你那么不能自拔呢!”赵雅一声欢呼,送上香吻。

    良久后,赵雅委屈地道:“人家差点给你吓死了,你再那样对人家,雅儿只好死给你看。”言罢俏目又红了起来。我心生怜惜,安慰了她一顿

    后,大力打了一下她的粉臀,命令道:“还不给我去办事?”赵雅欣然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道:“假若赵倩间起我,项少龙怎知有人来袭她

    的营,赵雅应怎样答她呢?”我知她芳心安定下来后,回复了平日的机智,借赵倩绣了个弯来问他,笑道:“放心吧!她会完全信任我,你依

    言而行好了。”赵雅惶然道:“少龙!人家不是不信任你哩!只是好奇罢了。还要这样治人家。”我见她媚态横生,升起,

    雅夫人用尽所有气力拥抱着我,轻轻的献上了一个短吻,叹道:“一山怎能容二虎,这个道理多么简单,总有一天你会和赵穆正面冲突,赵雅这么有用的小兵,少龙怎可不欣然笑纳。”

    我失声道:“原来离了赵穆后,赵雅可变得如此厉害,本人决定将就点,就收了你这件正货。”

    雅夫人狂喜道:“记着是正而不是偏,离开邯郸后我要成为你的正妻之一。”

    我愕然道:“离开邯郸?”

    雅夫人离开了我,凄然往窗外,点头道:“那是我们唯一的活路,否则不出一年,你黑家将无一人能活命。”

    我笑了笑道:“夫人多虑了,一个赵穆还不能把我怎么样,他最好是不要惹我,要不然他的死期马上就会来临”

    雅夫人焦急的说:“少龙。赵穆在邯郸的势力不是你能想象的”

    我看着她在说话时不断起伏的,知她内心正激荡着情火,说道:“如果赵穆死了你觉得他还有什么势力吗?雅儿的呼吸时真美。”

    雅夫人听得个郎赞美她的,喜孜孜转过来道:“继续赞吧!雅儿最爱给项郎逗哄。”

    项我暗叫厉害,真想和她立即欢好,可是这处绝非适宜的地方,拉起她道:“去你处还是我处?”

    雅夫人荡的说:“当然是去我处了”。

    到了赵雅的住处我了没多久赵雅就开始感觉全身热腾腾的、尤其里像滚动着一股岩浆般的热流,更如同蒸笼里的馒头,是如此清晰地可以感受到它的热汽与膨胀,这时候她只想尽快地将体内那份难熬的闷热出去,所以当身上的束缚一卸!灼烫的接触到冰凉的空气时,那种舒畅的感觉使得赵雅放弃了挣扎的念头,反而将的身子更加四肢大张地袒示在我面前。

    然而急需冷却的却在我紧接下来的、舔吻中变得更加滚烫,所有的热能在这一刻急遽地转化为的火苗,点燃了体内沉寂已久的。

    只见她开始扭动着蛇一样柔软的身段,似逃避实逢迎的配合着我在她上肆虐的双手,有时更主动揽着我的颈项凑上自己饱耸的,有时又紧按着我的手掌揉磨着她火辣的,从小嘴里更是发出甜腻的娇喘声浪,那星眸半睁半閤,衬着美艳如花的娇容流露出迷人的冶荡表情来。我似乎也被她妖嬝主动的媚态所刺激,一张口便含住赵雅搓脂滴粉般白嫩的、拿上下两排牙齿叼嗑着那红肿的和硬挺的,一手则握着她另一边的不住地挤捏,而那只在雪股肥间游移的手掌更是一下便绕过赵雅丰腴的,直接按向她冒着水的嫩红缝,将中指往下一弯!「唧」的一声便没入那紧滑的花径里去,的抠挖起来……。

    赵雅在一片火热朦胧间感到自己像一片云似的飘了起来,整个人彷彿悬在半空中、四边都不着力,只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好像沸开的壶,不断流淌出黏热的汁,上一阵阵的痛痒刺激得也起了节奏般的蠕动,层层叠叠的皱褶争先恐后的吸纳着中的手指,彷彿怕它离开、又彷彿嫌它过于细短,搔不着痒处的难受使得她想放声大叫。

    然而就在赵雅迷迷糊糊张开小口时,所发出来的也只是断断续续的「喔」「啊」之声。与此同时我突然抽离了身子,恍惚间好像见他奔出了卧室,只把个赵雅难过得弓起了身子,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手指戳进下面的里,聊胜于无的弥补那突然而来的空虚……。

    宽大的牙赵雅蠕动、翻滚着她的,纤秀的玉手在胸前白耸的和腿根湿漉的处不停的着,彷彿想扑去那漫开的,然而却适得其反的将她更进一步的推往需求的极巅,愈发的感到周身痒无可忍、体内有如火焚一般……

    这时就如同在茫茫大海中发现了一根浮木,赵雅一声嘤咛便将我紧紧的抱住,同时焦灼的撕扯着我的衣服,在挣扎拉扯间我彷彿说了些什么,但转而便屈服在赵雅的暴力下,也或许是被她那具活色生香的媚所迷惑吧!两条的肉虫很快的便纠缠在一起。

    充满期待的赵雅不停的推扯着在她上流连的我,她抓扯着他的头发、啃咬着他的肩颈,同时不停的往上挺着自己的,然而想像中的充实并没有进来,还好这时她已把我的头颅推到了下缘,女性浓郁的气味很快的将他吸引住,只见他像渴水的马匹般伸长了舌头、就着的肉便撩开那两片肥厚密合的蚌唇,迳往那的裂缝中去吸啜汁。

    异样的顿时传遍了赵雅全身,使得她不由自主的僵起身子、像打摆子般抖了起来,并且很快的就来了一次,在她一声似哭似笑的娇啼声中,灼热的像喷泉般从涌出,将身下的我糊了个满脸,只见他匆匆爬了起来抓起衣物便下床离去,兴许是抹脸去了吧!赵雅则舒服的瘫躺在,满头的乌云散乱、粉颊滟红似火,短暂的满足让她迷人的嘴角漾开了醉人的笑意。

    然而体内的和那尚未消退的醉酒使得赵雅依旧打转在与晕眩中,令她不时的翻转着身子并发出不知所云的呢喃呓语。

    也不知经过多久,正当她昏昏沉沉的将要入睡时,在朦胧中却感到那个我又回来了,接着她的压上一具沉重的身躯,丰盈柔软的同时被用力的握住,突如其来的疼痛令赵雅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小口,但立时便被一张大嘴封住了她干裂的,湿热的气息马上勾起她酒后干渴的感觉,于是主动的伸出、贪婪的着我嘴里的唾液。

    这时她光洁的已被大大的分开,一根粗硕的硬物顶在春水氾滥的,稍一挺突便划开直接刺进那紧窄湿滑的里去,并且快速的起来。

    饱胀般的充实与剧烈的冲突使得赵雅不得不将四肢紧紧的盘在我的腰颈上,那种颠簸的感觉令她在迷糊的中浮现出牧场里不时可见的畜生的画面,想像着我的巨阳就像公马那尺长的肉鞭般正紧锣密鼓的在自己幼嫰的里冲刺着,真实与幻想的结合让赵雅一次又一次的攀上从未有过的….

    看小说还是选择 ( 无敌YY之猎艳后宫 http://www.xscun.com/1/1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