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96章 大战赢盈、鹿丹儿等百...

文 / 老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更新时间:2010-8-42:23:11本章字数:5403

    当下拥出了十多个嘻嘻哈哈的女孩子军,搬来长几酒,准备战场.

    安谷来到我身旁,笑道:“你的酒量如何?这妮子的酒量可不是说着玩的。”

    我奇道:“为什么要斗酒呢?”

    嬴盈踏前两步,兴奋地道:“凡你们男人自以为胜过我们女子的,我们都要和你拚个高低,明白了没有?”

    安谷发出一连串嘲弄的“啐啐”声,哂道:“神气什么?不过是想灌醉项统领后,再趁他醉时迫他比试,胜了便可到处宣扬了,这种诡计,我安谷大把的有得出卖。”

    鹿丹儿正心嗔安谷揭破了她旁失态的事,以令人恨得牙痒痒的挪揄神态笑嘻嘻道:“败军之将,何足言勇?那趟射箭比输了,不怪自己学艺不精,只懂赖在别人身上,真没有出息。”

    安谷向我苦笑道:“现在你该明白了。”

    我惟有以苦笑回报。

    嬴盈威风凛凛地指挥道:“除比试者外,其他人全给回席。”带头领着手下女儿兵们,返回席位去。

    昌平君在我耳旁道:“好自为之了!”与昌文君和安谷返席去也。

    鹿丹儿有点怕我的眼光,坐了下来,取起放在她那方的酒道:“我们先喝掉一酒,然后到后园在月色下比箭术,快点啊!究竟你是否男人,扭扭拧拧的!”

    女儿军那里立时爆出一阵哄笑,交头接耳,吵成一团。

    我蔑视性的看了众女一眼后道:“女娃儿这么没有耐性,只是这项,已输了给我。”故意狠狠盯了赢盈一眼,往独占一席的她走去,在她对面坐下.

    我心中奇怪,安谷乃好酒量的人,为何竟喝不过一个年轻女娃儿。

    忽地灵机一触,想起二十一世纪的酒吧女郎,喝的都是混了水的酒,既可避免喝醉,又可多赚点钱。

    想到这里,长身而起,回到“战场”处,在鹿丹儿对面坐了下来,顺手把身旁那酒拿起放到这刁蛮女身前几上,指了指她抱着的那道:“我喝你那酒,你喝我这!”

    全场立时变得鸦雀无声。

    鹿丹儿方寸大乱,娇嗔道:“那一都是一样,快给本小姐喝!”

    安谷哈哈大笑跳了起来,捧腹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我上趟竟比输了!”

    鹿丹儿气得俏脸通红,怨怼地横了我一眼,旋又“噗哧”娇笑,放下子,溜了开去。

    昌平君等一声欢呼,拥出来把我这大英雄迎回席内,比打了场胜仗更兴高采烈。

    众女全笑弯了腰,一点没有因被揭破奸谋感到羞愧。

    嬴盈盯着我道:“项少龙,算你厉害,来!我们现在比力气”,她这是未能见我出丑以报仇而大怒。

    我愕然道:“比力气!”,我心里道要么就是她疯了,要么就是她又有什么诡计在里面。

    嬴盈娇笑道:“当然什么都要比,你项少龙不是一向都这么神气吗?”言罢返回己方去。

    昌平君向我道:“千万不要轻敌,男婆子天生蛮力,咸阳城没有多少人斗得赢她。”

    要说这女孩儿那小小的胳膊里竟然蕴涵着神力,我打死也不相信,这时我看到对席走了个生得比男人还要粗壮的女子出来,另有人取出长索,又画地为界,显是要来一次拔河竞赛.

    我心中的奇怪越来越盛,无论女人生得如何粗壮,总受先天所限,或可胜过一般男人,但怎都不能压倒像昌平君这类武技强横之辈,不由朝她的鞋子望去,又见地上铺上了层滑粉一类的粉末状东西,登时心中有数,昂然步出场心,向男婆子道:“为了防范舞弊营私,我提议双方脱掉鞋子,才作比拚!”

    众娘子军静了下去,无不露出古怪神色。

    嬴盈像首次认识到我般,呆瞪了一回后,跺足嗔道:“又给你这家伙看破了,你是男人,就不能让让人家吗?”那种娇憨刁蛮的少女神态,连她两个兄长都看呆了眼。

    话尚未完,众女笑作一团,嘻哈绝倒,充满游戏的气氛。

    我啼笑皆非的回到席上,三位朋友早笑得东翻西倒。

    安谷喘着气辛苦地道:“今晚的宴会真是精彩,什么气都出了。”

    鹿丹儿在那边娇呼道:“不准笑!”

    双方依言静了下来。

    昌平君道:“看你们还有什么法宝?”

    我此刻才明白到这批女飞党,只是一群爱闹的少女,终日千方百计的去挫折男人的威风,其实并无恶意,故此人人都对她们爱怜备致,任她们胡为。

    鹿丹儿道:“假功夫比过了,算项少龙你赢,现在我们来比真功夫。”

    安谷哂道:“还有什么好比,你们能赢得王翦吗?少龙至少可与老翦平分秋色,你们还是省点功夫算了。来!丹儿先唱一曲我安大哥听听,看看有没有进步?”

    鹿丹儿扮了个鬼脸,不屑道:“我们刚才只是要试试项统领是否像你那般是个大蠢蛋吧!现在却是来真的。”

    安谷为之气结。

    我心里笑道,要是比功夫这赢盈众女早就知道我的功夫有多么的厉害,她现在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找我比试,用脚指头也想的出里面的伎俩,道:“比什么都可以,但题目要由我来出,否则拉倒算了。”

    鹿丹儿娇媚地道:“先说来听听!”

    嬴盈再不敢小觑我,扯了扯鹿丹儿的衣袖。

    鹿丹儿低声道:“不用怕他!”

    今次轮到安谷等爆出一阵哄笑,气氛热闹之极。

    我取起酒盅,喝了两大口,朝鹿丹儿道:“首先我要弄清楚,你们派何人出战,不过无论是谁,我都当她代表你们全体,输了就是你们全体输了,以后再不能来缠我比这比那的。”

    众女聚在一起,低声商议起来,对我再不敢掉以轻心。

    我向挤在他那席的三人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你们看着吧!”

    安子赞叹道:“少龙真行,为我们咸阳城受尽欺压的男儿汉吐气扬眉。”

    众女这时已有定计,嬴盈站了起来,挺起耸弹的,昂然道:“若是动手过招,由本小姐一应接过。不过你只可以设法打掉我的剑,不可以碰到我身体,免得伤了我时,你负担不起那罪责。”

    我早领教够了她们为求得胜,不讲道理和公平的蛮来手段,不以为怪道:“由你来与我动手过招吗?好极了!让我们先摔个跤玩儿看!”

    众女一起哗然。

    嬴盈气得脸也红了,怒道:“那有这般野蛮的。”

    昌平君等则鼓掌叫好。

    安谷显然与她们“怨隙甚深”,大笑道:“摔完跤后,盈妹子恐要退出女儿兵团,嫁入项家了,否则那么多不能碰的地方给人碰过,少龙不娶你,怕才真承担不起那罪责呢?”

    鹿丹儿“仗义执言”道:“若是征战沙场,自是刀来剑往,拚个死活,但眼前是席前比试,难道大伙儿互相厮扭摔角吗?当然要比别的哩!”

    众女哗然起,自然是帮着嬴盈,乱成一片,吵得比墟市更厉害。

    我一阵长笑,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后,从容道:“战场之上,无所不用其极,例如要擒下敌酋,有时自然要借助其他手段,难道告诉对方,指明不准摔跤才动手吗?”

    众女听得好笑,一时忘了敌我,哄堂娇笑,气得鹿丹儿跺脚娇嗔,才止住笑声,不过间中忍俊不住的“噗哧”失笑,却是在所难免。

    我步进迫道:“给我拿席子来,你们既说男人能做到的,你们女儿家都可做到,便莫要推三推四,徒教人笑掉牙齿。”

    嬴盈先忍不住笑了起来,白了我一眼道:“算你厉害,不过此事尚未完结,我们的帐以后再算,撤退!”

    在四人目定口呆中,众女转瞬走得一干二净,不过没有人泛上半点不愉之色,都是嘻嘻哈哈的,显是对我大感满意。

    四人大乐,把酒谈心。

    直至两更天,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欢聚.

    看小说还是选择 ( 无敌YY之猎艳后宫 http://www.xscun.com/1/1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