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页

文 / 阿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六

    “嗯……”那绫已昏了,困惑地问:“你刚才问我什么?”

    他闻言放肆地笑,二话不说,将她打横抱起,走回客厅。

    他们刚落坐于沙发上,他就带着她亲热起来,他的手指修长似乎带静电,隔着一层衣物,抚遍她全身每一寸细胞,在短暂里麻醉了她的感官。他温存地吻着她,像在吻一朵绽放的花,吻她的期间里,他探蜜的手从来没停过,像群芳中的蜜蜂做重点式的停留,尤其他撩人的指沿着内衣下滑到她下腹,透过着一层棉料和她做亲密接触时,她知道自己就要体会到今生第一次的愉悦了。

    他似乎也知道她已处于极敏感的边缘,反而慢下动作,抓着她的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那绫不需要他指引,她以膜拜天神的心情来取悦他,从他悸动渗汗的额头与肩部看来,她的学习吸收力强到自己也吓一跳,突然间,他猝不及防地握住她的手要她停止。

    她猛地呆若木鸡,像被暴君剥夺一切自由的无辜黎民,敢想不敢问地瞪着他。

    他呼吸沉浊地问:“在哪里?”

    那绫楞了一下。“什么在哪里?”鞭子、手枪,还是藤条?对目前恋战的那绫来说,还有什么比中途撤兵这招来得更毒。

    “床。”

    反应过来后,她不怕人笑,也不管他有几颗蛀牙,毫不迟疑地往前一比,“走道左边那间!”她要他,也要他要她,明明白白且不后悔。他心领神会,二话不说把她走进房门,光将她搁在女性化的单人床上,除去自己的衣物,再卸下她的,他没象急色鬼直接往她身上压,反而屏气凝神地将她秀逸圆匀的胴体一点一点地纳入眼底。

    在他狩猎者般眼眸的注视下,一股被掠夺似的战栗随即在她心里风涌而起,她下意识地拱膝环住自己,却被他制止了。

    “你很美……美得叫人心痛……”那绫只见他动着唇却听不到他的声音。她感觉到他在压抑自己的感情,却在不设防时说溜了嘴。那绫像被他的心声催眠了,反射性地告诉他,“你也是……一个月前我在‘重庆森林’第一次看到你时,也是这么觉得。”

    他缓下动作,“我没有印象……”

    “你不可能有印象,我只是帮人造生日蛋糕,待不到五分钟就走了。”

    “嗯……听你一提,我隐约记起来了。我那天是作雅痞的打扮,跟今天完全不一样,但你却记得我。”他话里有着得意。

    “就象羚羊永远记得住猎豹一样。”

    他突然收敛狂妄,平静地说:“那么也许你该运用逃生本能的。”

    “试过了,没用。”仿佛怕自己的话听来太过依恋与怅然,她笑颜一展,快速补上一句。“也不过上床而已,又不是上断头台。总而言之,你很吸引人就是了,这点不用我再三强调你也知道……”

    他凝神看着她说话,几秒后,倾下头吃去她的话尾,深浓地吻着她的唇瓣,就象吻一朵待放的花蕊,从头到尾不再有疑问,那绫的热情逐渐在短短几秒间被他点燃。她已经没有脸红的权利,只能为他开放自己。她从来不知道欢愉可以是这么单方面的,她快乐得想哭,同时又笑自己所知有限,为两人的一夜情史而悲哀。

    帐然的失落感让她抗拒一波又一波追上来的高氵朝,但他似乎打定要见她悸动激情的氤氲眼眸,他吻她,技巧地伸指想探进她暖湖般的芳径里,却发现她紧得让人窒息,这让他更加地狂热起来。

    他吮吻着她的甜美,吸取她的灵秀,带她探索男女生命中最奔放狂妄的一段乐章,终于,那股高氵朝随着他源源不断传送的热情,直往上奔到她的脑门顶,他看着她美丽聪慧的额头渗出薄汗,像初阳下被晨露吻过的月见草,清新圆滑得让人想掬饮,他眼眸睁地着着她的瞳孔由绝望转为渴求,由不解转为惊惶失措,再从难以置信飘到远处综渺不定的仙乡,到达了那个他为她架筑的天堂,此时此刻,怀里美人如斯,他忘情沉醉得仿佛也得到了救赎。这是他活了三十一年第一次这样不满足,但却最有成就感。

    他打心里笑了,静静地看着他怀里的女子往上飞翔,就算是要他守一世纪,他也愿意等她坠落地面的那一刻,将她把在手上哄着。他等到了,当然没有一世纪那么久,不过有时刹那可成为永恒,这辈子他大概是忘不掉她可爱泛红的脸庞了。

    那绫从激情的余波回复过来,一双美丽的眼眸终于与他的再次相逢,看着英挺得让人目眩的他,不知话说什么,只好老实的陈述自己的心情。“我完全没有料想到会是这样的。”

    “我也是。”他学着她的口气说话,“你怎能如此热情却又娇憨得象个……不解世事的小孩?”

    那绫想告诉他,在生物学上她的确还是,心理学上却不是。没给她开口的机会,他的唇又吻了上来,轻拥着她,抚弄她的秀发。他在她身旁躺下,那绫知道他已准备妥当,她也准备去迎接他,但当他进入她时,她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起他才刚挺进一点,她便忍不住闷哼一声,他见状挤出一句“放轻松!你这样会伤了自己。”

    那绫咬着唇,手抵着他硕实漂亮的胸膛,说:“我已经尽量放轻松了。你感觉不到吗?还是觉得这样不好?”

    “当然……我的老天……好得不得了……但你……”他激亢得说不出话,只能如死士般地往前迫进,发现她不仅窄且幽深,想继续探芳采幽下去,却不期然地碰到一层多余的障碍。

    那绫再也忍不住痛,低喊出声。

    他突然煞住前进的动作,人呆了两秒,了解是啥东西碍了他的道后,慢慢挺起身子看着她,严肃地问:“这是你的第一次?”

    那绫呆躺在那里不知怎么答,想一想,便说:“就技术上来说,不是。”

    他眉拧在一起,不解地瞪着她。“你做过手术?

    “我不是指那种技术。”

    “但不可否认的是你的膜还在,如果我现在干掉那层膜,这就是你的第一次。”

    “但有人已先进来探路过了,所不同的是他没有‘突破’那层膜,所以这不是我的第一次。”那绫不知死活,竟还敢挤出一抹笑,拜托他,“还有,我知道你没有恶意,但可不可以请你下回斟酌一下,用字不要那么粗。”“这是哪门子的逻辑和笑话?”他虽用吼的,但还是接受了她的要求,“如果我今天没“突破”那层膜的话,你依旧还是处女。”

    “但在我自己心中,我早就不是了。我在大二时,试着把我的第一次交给我的男朋友,虽然他有始无终,但对我而言那是第一次,而你则是我的第二次。”

    他嘴一掀,夸张地讽刺道:“那可真抱歉,他还是没拿到,而我还在考虑中,因为你的那层膜顽固得象护城河一样。”他愈想愈不放心,尤其知道她还有男朋友,而他在她心里根本是候补的,心火就不停住上冒,说话更不节制了。“还有,告诉我,既然你的男朋友都己钻进钻出了,他为什么不一次搞定,非得三顾茅庐,还这么乌龟地留个烂摊子要人收?他死去哪里,任你在这里和我乱搞男女关系。”

    那绫呆若木鸡,无法相信他会翻脸说出这样绝情的话,他人都还在她体内哩!被蝎子蜇到也没这么教人心寒。

    “下去!”她寒着险,命令道。

    “可以,但等我捞到本。”说完,他出其不意地猛往前一挺,突破了顽固的屏障,然后将她把转过来,以减轻她的疼痛。“还是由你来控制。”

    “我不会。”那绫脸色苍白得象个鬼,她晕头转向,只觉得自己快被戳穿了。

    “你会,你只需要一点时间适应我罢了。 ( 恶质男人 http://www.xscun.com/1/112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