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页

文 / 阿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十七

    “我在想、如果我人在台湾,你现在一定不会穿得整整齐齐地和我聊天。”他的语气沙哑轻薄,像含有大量动情激素的贺尔蒙,通常能让女伴在瞬间发情。但是,今天似乎不管用,也许是越洋线,临场感较低,不够身厉声。

    那绫体会不到他挑逗的暗示,口气尖锐地质问:“你在暗示我,你是ab型吗?”言下之意,她根本没把“他在想”的那一段听进耳里。

    “我以为自己已经说得够明确了。”他所出她口中的敌意,问:“怎么了?你不喜欢吗?”

    “何止不喜欢,简直就是犯冲!我小时候时常被ab型的人整,第一个是国小三年级的风纪股长,小小年纪就阴森森地,ab得可厉害了,我连打哈欠都会被他诬控成上课讲话,睡午觉流口水都会被他指控在偷吃东西,那个小兔崽子是第一个跟我结怨的ab型人。第二个是国中二年级的班长,早自习迟到二十秒被她记旷课不打紧,才质疑她的权威一句,就又被她记上课讲话。高一时更惨,隔班一个女同学和国文女老师交恶,我因为跟女同学交情好,连带也被国文老师记恨,没事就出难题要我回答,若我答不出来,她一脸像作战胜利在望的模样,恨不得活埋了我这个假想敌。”“不用说,那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国文老师一定是ab型的。”

    “没错。ab型的人一掌权,整个天下就会被他们玩弄于股掌间,是死是活全都把在他们手里。”

    “你未免以偏概全了点。”

    “我宁愿以偏概全,也不愿再吃亏。”那绫沉浸在幼时不愉快的回忆里,咬牙切齿地说:“我所碰到过的ab型大都很会吃人。”

    “喔,是吗?刚才不知道是谁说过‘爱人是一件美好的事’的?”

    “那句话不适用在我所碰到过的ab型人身上,他们对我来说是食人兽。”

    齐放有点不是滋味地说:“别忘了你正在跟一个你假想的食人兽讲电话,甚至更惨的是,你在不知不觉中和他发生过亲密关系。”他想把她的情绪导回来,聊一些“有色彩”但“没营养”的话题。譬如她是不是和他一样,一直对那夜念念不忘。

    但那绫心上的旧疾复发,根本无心同他抬价,“对不起,我要挂电话了,不挂的话,一定会得罪你。”

    “等等,别急着挂电话!”他没想到自己的血型会这么困扰她,心里顿起了挖探的念头。

    “你那么开朗乐观的人,竟为了统计学上的预测而生闷气,这样跟自己过不去,你白浪费自己的脑细胞了。”

    那绫不说话。

    他在那头怂恿着,“我们别理血型了,你刚才不是问我星座吗?也许我们的星座有互补也不一定。你是什么星座的。”

    那绫口气很强势,因为头一回碰到一个肯当场退步跟她和解的ab型人。

    “先报你的。”

    “嗯,我不太清楚。”基本上是一点概念也没有。

    “几月几号生的?”

    他考虑了一下,勉为其难地报了一个概括的日期。“一月初。”死性难改,回话总是要留一手资料。

    那绫没好气地说:“你是天蝎座的。”

    “哇,你会算,这么厉害。我这样随口报出,你就算出来了?”他难得有这么巴结人的时候。

    可惜她也是难得有不领情的时候。“十二星座对没男朋友的女生来说是常识,请你拍马屁时不要拍到马腿上。”

    他厚着脸皮问:“好,照这种天文常识来判断,我跟你到底合不合啊。”生物学上,他个人浅见是觉得合到“天衣无缝”了。

    “照以前问过的理论是很合,但现在我自己发现,也许骨子里永远都要犯冲。”

    “怎么说?”

    “因为天蝎座的ab型人永远都不会好奇。你是哪一个星座的,除非对己身有益。”她才不管星座图怎么解,她此刻解的是自己对他的心情。

    齐放不是傻子,经她一点就通。“我刚才有问过你的星座的,是你闹别扭不答,不过既然你要我再问,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现在,请仁慈的小姐告诉我,你是什么座的?”

    那绫气还没消,不想那么快告诉他,冷冷地说:“我是肉做的,你想怎么样?”

    他闻言起初不说话,片刻后噗哧一声,最后隐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好一个肉做的,如果我跟你坦白,我想吃了你的话,你又会怎么样?”

    “我会挂电话。”那绫不给任何预警,冲动之下便挂了他的电话,身子赶忙往另一端缩去,忽地收抬起两腿。整个人蜷缩在沙发另一头,防备似地呆瞪着静悄悄的电话,好象它是只会咬人的怪物。

    那绫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搞的。这两个多月来,她即使没想他到疯狂的地步,也快到废寝忘食的阶段了,能接到他的来电,理该是大旱望云霓,高兴得跟个跪地朝天狂拜的农女才是。如今只为了一个血型的芝麻小问题,她竟挂他电话。她挂他电话!

    那绫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后,不可置信地捂嘴瞪大眼怨自己。毁了!他要记恨了,以后恐怕连你的电话都不会接,更遑论再打来我你,除非算帐。

    才刚这么想,电话铃马上在瞬间乍响起来。

    那绫抿着嘴,任铃声响了九次后,才爬过去接电话,电话筒一事,只敢俏俏地应一声,“喂!”

    连“喂”的尾音都还没来得及收,他马上咆哮,“搞什么鬼?你高兴时说打,不高兴时说挂,你当我是什么?苍蝇拍子吗?”

    那绫下意识她用抬头塞住耳朵,电话拿离耳洞一尺远,愧疚地回答,“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

    “我是ab型的事实让你那么困扰吗?”声音冷漠到可把那绫的心冻僵了。

    那绫支吾了半天,才承认,“也不是,是害怕。”他不说话,想来是被她反常的举止气爆了,但他还是将心中的不满沉淀到心底。

    那绫想取得他的谅解,只好深呼吸一下,解释,“我从小就怕ab型的人,总拿他们没撤。或许我该说,我从小就很崇拜ab型的同学,觉得他们很有能力,想跟他们做朋友,但也许是我自己太不懂得做人,过分讨好的结果,反而让他们对我的感觉很不屑一顾,甚至认为我是个虚有其表的多嘴婆。碰了两三次的钉子后,我只好学着武装自己,先去排斥这一型的人,甚至跟自己发誓绝对不交ab型的男朋友。”他还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态度。“我只是跟你上床一次而已,没打算和你维持长久关系,你也还没破誓,穷紧张什么?”

    那绫听了他无情的话后,心顿时碎成万片,痛楚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想哭,却哭不出来,只能紧张地笑,最后听起来竟有点像小老鼠在吱吱叫。好久,她稳住气息,哑着声音说:“既然这样……我想……我们还是讲到这里就好。”这大概是命,天生开朗的她一碰到ab型的人注定要吃哑巴亏。“再见。”

    “等一等,你在哭吗?” ( 恶质男人 http://www.xscun.com/1/112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