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章

文 / 桔子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桔子树奢侈品男人在线阅读全集:小说全文全集番外8-11章在飞往欧洲的飞机上,靳辰终于拿出了这一季的硬照广告,志皓甫一打开便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年头的时尚硬照为求感,早已是脱到不能再脱,做包包配饰的日子还好过点,大不了全真空上阵,用直接人皮做背景。只是苦了靳辰这种单做服装的,亚洲区还好糊弄,到底民风纯朴些,还有点发挥的余地,换了欧洲洲……靳辰每每头疼于如何让他的广告里可以尽可能多的出现他设计的衣服,而不是他挑选的皮肤。

    于是拍拍停停,停停拍拍,到最后的成品……志皓看那纤毫毕见的照片,脸上一层层的红出来。

    “怎么样?”靳辰靠在他肩膀上凑近了看,全然不管如此一来他的呼吸已经尽数撒在人家的耳根与脖颈处。

    “蛮好的……”志皓颇为艰难的挤出一句话,一时搞不清他的不自在究竟是来自于身上还是眼前的刺激。

    “没诚意!”靳辰略为失望,索把头在人家肩上压实了,一手取了果汁喝。

    志皓一张张的往下翻,越看越是觉得心潮澎湃,倒也不是非常暴露,可偏偏就是有种撩人的,令人狠不得要把手伸到纸里面去……

    靳辰悠哉哉的喝着他的果汁,冷不丁飞机遇上个小气流略震了下,一下子便被呛着了咳个不止,志皓正在心猿意马的当口,顿时被吓了一跳,抽出一叠纸巾正想帮他擦,却看到斯人刚刚止了咳,仰面倒在椅背上,眼睛微闭,睫毛一颤一颤的动,胸口起伏不定,几点水珠翻山越岭的滑下来,一路往深处走,没入衬衫里面,志皓炕到它们的归宿,便觉得心里像是蹲了几十只猫,百爪挠心。

    志皓忽然有了一种觉悟,原来越是俗的东西越有其吸引力。

    像这样俗烂的场境不要说是有点品的时捎志,就算是公子也不这么用了,可此刻看这般活生三d立体的呈现在眼前……志皓忽然觉得喉咙发紧,一伸手把纸巾塞进他怀里,扭头便进了洗手间。

    “哎……有气流……不要乱跑……”靳辰睁开眼,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人像逃命一样的走。

    靳辰当然不是故意的,志皓一向都十分的不自恋。

    所以这是一场误会!志皓握了拳,深呼吸,再回想一下广告硬照上的妖娆人体,顿时觉得心情平复了不少。

    唉……这年头,赚钱不易啊!他临走时又回一下头,在洗手间的镜子上看到一双哀怨的眼睛。

    潘瑞说在台湾再忙也是小意思,到了时装周上才知道什么叫忙到要死,但是志皓深感这话明显有保留,什么叫忙得要死,分明是忙到想死,死了一了百了,再不用起早摸黑。

    好几百场秀,什么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什么地点,什么品牌什么设计师,什么风格什么路数,谁来主秀,图片在哪里,评论在哪里……

    靳辰在工作上十分任,随便想到什么,抬手就想要,偏偏萧志皓也是工作狂人,从阑会埋怨老板刁难,只懊悔自己没隅想到,这两人倒是双剑合壁,只累得底下人作死作活。

    发布会的日子是一早定下的,服装也空运落地,但是怎样排序,哪件先出哪件后出,哪个系列是重点,哪个系列不值太多心思,开场主秀是谁,她穿成什门能先声夺人……种种问题都要靳辰现场来定。

    志皓在时尚圈是新手,但胜在勤快细心周到,学得极快,到最后靳辰一个眼神,他已经会意,相关资料私手上。靳辰在难得的空隙时向志皓竖起五个手指,志皓诧异,伏耳过去听,靳辰用中文大叫:“回去加你五成薪水。”志皓被震得耳中嗡鸣一片,哭笑不得。

    发布会的前一日,自然又是通宵,模特们要休息好,走出台步琅会稳,设计师然必,助手们更不必。会场要布置,衣服要再一次清点,靳辰事事亲为,一桩桩一件件都要看过,志皓则似他手脚的延伸,把他种种念头都化做现实。

    有助手斟了咖啡出来,靳辰喝下一口,忽然找人要方糖,一干子员工都讶异,靳辰从来最爱意式,每次喝三合一都抱怨连连,这次总算是留了心从外面订咖啡进来,他却又来要糖。好在知名的咖啡店连外卖都十分体贴,有人从袋子里翻出糖包来给他,他接到手,尽数倒进志皓的杯子里。

    志皓正在打电话,一时愣住,只听得对面着急追问,方才回过神来。

    发布会照例是顺利的,但成不成功却要看老天的脸,时尚编辑是这世上最难讨好之人,天晓得他们哪天对你没了感觉,从天贬你落地。靳辰仍是红人,穿一件银灰如水的西服,里面配贴身的黑圆领t-恤出来谢幕,这算是十分保险的搭配,但仍旧赢得喝彩,身材好,就是点占便宜。

    志皓第一次亲历这样的盛事,兴奋的整睡不着,第二天买了全城的时尚报纸捧到靳辰房里看新闻,把边边角角的消息都收起来,一条一条读给他听。靳辰初时睡眼朦胧,听完也醒了,喃喃道:“完了。”

    “怎么会,都在夸你啊!”

    “这种例行公事的夸奖最没意思,一转眼就没人记得,这场秀的确太平了点。”靳辰淡淡撇嘴。

    “哪有,很漂亮啊!”志皓对衣服一向敏锐感茄。

    “连你都说漂亮,可见是真的完了。”靳辰长叹,嘴巴十分恶毒。

    “那怎么办!”志皓顾不上替自己愤怒,只管忧虑,再看靳辰平静的脸,不由得心软:“靳辰,如果难过不必强压在心里。”

    “我为什么要难过?”

    “你这般辛苦,呕心沥血做出这一台秀,到头来反响平平……”

    “我这样辛苦,呕心沥血做出这一台秀,只因为那是我的,不是为了反响。”靳辰定定看他,琥珀双眸光彩璨然。

    志皓一愣,终于恍然,他事事亲为,不辞劳苦,连一枚胸针的位置都要自己比划,他这般辛劳,原不是为了给人看,他是在打造自己的作品,做好了,给你们看一下,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

    “忙完了,要及时行乐,来,我们出去逍遥。”靳辰笑容可掬,随手拿过外套,也不管志皓的反应,伸手拉了他奔出酒店。

    9.

    9.

    十月的伦敦街头,空气十分清爽,靳辰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在志皓面前倒退着走:“怎么样,有什么心水景点?我陪你去玩。”

    “我……之前没来过耶。”

    “耶?”靳辰一挑眉,瞪大眼睛。

    “我们家老板喜欢东南亚和日本,次次公司度假都在亚洲区。”志皓有点不好意思。

    “什么品味!?”靳辰痛心疾首:“来来,我带你去游泰晤士河,我们从最俗的地方走起。”

    从泰晤士河开始走,到伦敦塔桥上看风景,站在140米的高处俯看这都市,果然风味别具。靳辰好似这城市的土生儿,带着他东窜西窜,可以从最小的巷子里找到最老的店铺,买最味的食物,志皓一路跟着走完全不动脑筋,全然感觉不到已经超过24小时没睡。

    下午又溜进大英博物馆,志皓虽然一直自称文盲,但艺术品的欣赏有时根本不需要太多文化。他立即被古亚述的浮雕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指着当年王宫入口那两只巨大的斯芬克斯门桩,连连追问:这是四千年的古物?人类在四千年前已经可以做出这样的好东西……

    靳辰微微笑,一遍一遍回答不厌其烦。

    志皓留连往返,看到哪里都不肯走,临到关门也才看了几个小厅。

    从博物馆里走出来时,天已经擦黑,志皓有点不意思,正想开口请晚饭,靳辰做出一个手势,走到一边去接电话。是谁呢?志皓看他温柔神一时好奇,电光火石之间却又明了。

    还能有谁,萧志皓眼前浮现一张绝世面容,那金发小子,这季愈加大红,这年头大吹中风,他占尽天时,不光cd和gi这样的烟视媚行的牌子拿他当宝,就连boss,hermes这种正统品牌也邀他走台,明明同在一个都市,忙得居然连露面的机会都没有。自然做模特的不比做设计师,凯特摩丝的传奇不可复制,大部分人繁华就那么几年,光华最盛时要抓紧,江山代有人才出,说不定下一季你已经过期,人的脸又不像衣服料子,设计师还可以换风格,人要是过了时,只能一路跌下去。

    他还在想,靳辰已经收了线,笑得一脸透明,露出雪白牙齿:“走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志皓已经有点倦意,然好意思开口,只得一壁跟了他走。

    刚入的jazz吧里尚没有几个客人,舞台的一角有人在吹萨克斯风,大概也是在练习,吹吹停停。靳辰刚进门,就听到有声音在喊:这里。

    志皓顺着声音看过去,正看到那金发少年展颜一笑,果然蓬荜生辉啊……他心中感慨。

    靳辰笑嘻嘻走过去,将一本在博物馆里买的画册卷成筒来敲他的头,john笑着躲避,只是嘴里含了食物,笑到一半呛着,咳嗽不已。

    “吃什么?”

    john不答,直接把手里的东西递到靳辰嘴边去,靳辰咬下一口,略一嚼,马上皱眉:“什么东西?”

    志皓轻笑,这小子对食物极为挑剔计较,他今天也算是见识了,不过话说回来,他对什么东西不计较。

    靳辰挑挑眉,露出诡异笑容,从手中提的外套里拎出一只浸幽纸袋,john眼睛一亮,一把抢过去,笑逐颜开。志皓无力,这东西倒是不值钱,不过这保温的东西……有谁会拿件好几百金的名牌外套来做保温毯?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这衣服是他做的,千金卖佳人一笑,也算是值得。

    渐深,人也慢慢多起来,那支萨斯风终于吹起完整曲调,听来十分动人。

    志皓发现这间吧大约是模特的心水宝地,往来人士俱是十分颜,只得悲叹,在这圈子里混还真得要有强健心脏,否则看多了这般好造物,不是被刺激的自卑死,就审疲劳麻木死,决不会有第三条路走。忽然又想到这门口会不会有条如火车站卖票时的红线,男子身高少于180的不得入内,哦……这位体重过180了,对不起您也不得入内……他想得有趣,不由得轻笑出声。

    “你在想什么?”靳辰正转头看他,在暗的背景下,一双眼睛分外闪亮。

    “没什么!”志皓浅笑,这小子总算还有点良知,有当前,还不忘记照顾同僚。

    转回神又想起刚刚的话题,忽然想到自己离180cm尚有8cm绝大差距,顿时有点汗颜,做贼心虚的四下里望望,坐得更加边角。志皓只觉得自己像一个误闯水晶宫的无知少年,呆在一角,胡思乱想,自得其乐。其实这些人等,这几天早看得熟了,可那时是工作中,他就是这点好,工作时眼睛里炕到杂物。

    左晃右看,志皓眼前又是一亮,马上不由得感慨上帝何其慷慨,人何等众多,不过那也是正常的,时装周时,这世上最的人物,有半数都汇在这方寸地,一张报纸飘下来都能罩上三个绝代佳人。

    他只看到一名闪亮子往这桌走过来,一头白金短发,一双深海蓝的眸子,整个大西洋都在她眼睛里,轮廓流畅锐利,即有男子的清峻也有子的俏丽,皮肤极白,几乎不似真人。穿grunge风格的破毛衣加豹纹夹克,手上拎一个烟黄的皮质袋子,上面镶满铆钉与铜扣,搭配长长流苏,十分引人注目。他记得她,这也是本季大热的模特,名叫乔安娜,是本季prada的开场主秀。

    10.

    10.

    “sam……”乔安娜走近,浑然当这一圈人都是透明,只对靳辰打招呼,一只手放到他肩上,纤纤细指缓缓划过他的耳廓。这分明是在,志皓看得目瞪口呆,john的脸变得极为难看,怒道:“你干吗?”

    “sam。”她完全视而不见,在靳辰面前蹲下来,一双利眸平平直视过去:“我昨天去看你的秀了。”

    “是么,谢谢。”靳辰淡淡笑。

    “你没有看到我。”这句话很失望,但她的声音里却没有失望。

    “对不起。”

    “你要怎样才会看到我,只要一眼,就把我从人群中挑出来。”

    “我不知道。”

    “我已经比他红,比他成功,到走到什么样子,你眼睛里会炕到他,只看到我。”乔安娜十分平静,一句一句娓娓道来。

    志皓在一边听得狂汗不已,不由得不佩服当事人,在这么多锐利目光的穿刺之下他还可以稳定自若,笑容如常。

    “这,和红不红其实没有太大关系。”

    “那这和什么有关系?”

    “感觉。”靳辰笑一笑。

    “你对我有没有感觉。”

    “有一点。”

    “sam!”john闪身挡到这两人中间,冷冷道:“你可以走了。”

    “你在担心什么?”乔安娜缓缓站起,她本来就不矮,再加脚上四寸高跟鞋,足以傲然与他平视。

    “你可以走了。”天使的金长眉已经拧成了一个结。

    志皓在背后猛戳靳辰的脊梁,你这个混蛋你好出手了,让你的爱人这样没有安全感,你枉为男人……

    “呵……”乔忽然笑出声:“你就是这样,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志皓一愣。

    “我喜欢的,你全都要,连我穿的裙子你也要穿,你明知道我喜欢他,就抢先出手……”

    “你胡说什么!”天使失声怒吼,从天上掉下人间。

    “难道不是么。”乔眼中的大西洋潮起潮落。

    “sam你不要听她的。”john终于想到谁才是关键,伏下身来分辨。

    靳辰没有开口,只略略皱眉。

    “从小到大,你要的我什么东西不让给你,为什么……你这样子贪心……”乔安娜终于落泪,情绪失控。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他不喜欢你。”

    “都是你抢先一步……”

    志皓终于明白(看经典小说来——>http://www.shunong.com/

    http://www.shunong.com/书农书库)为何那么多,他偏偏对乔安娜这张脸记得最深,原来是像足故人,现在两个真人摆在面前仔细看,真是活脱脱一个模子印出来。不过眼下这两名天使正吵得翻天,场面纵然好看,却苦了当事人,志皓虽然是投身娱乐圈的,但私底下最不爱做众人中心,此刻整间吧的眼睛都往这里来,虽然不是看他,也让他觉得焦燥。

    再一错神,只听得一阵哗啦啦响,这两人已经打起来了,妈的……志皓心里暗骂,怎么这年头的人都这样火爆?

    靳辰静静坐在一旁,脸平静的炕出一点端倪,忽然站起身来,志皓以为他要走,马上跟过去,想不到这人竟是往里间去,走到舞台旁边的一架钢琴前停下来。

    竟然……是要弹琴?萧志皓惊的呆住。

    志皓之前是做歌手经济人的,对音乐的了解要远大过时尚流行,可是怎么听都只觉得熟,就是想不出是什么曲目,不是古典乐,好像也不是爵士,甚至听阑像钢琴曲,倒像是什么别的曲子现翻出来的。

    调子初时和缓,临到中途像是要配合那弟俩的肉膊战似的忽得一转,变做激烈,靳辰弹钢琴的手法十分奇突,志皓第一次听到钢琴居然也可以发出这样撕裂似的声音。在缤纷如雨的琴音中,斜刺里一个雪白透明的事物流星似的飞来,志皓刚刚来得及开口说出一声当心,靳辰下意识的头一偏,杯子砸碎在钢琴上,无数锋锐的玻璃碎片四下飞溅,靳辰躲避不及,脸颊上划出一道细细的血口。

    一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所有的声响都嘎然而止。

    john急匆匆的扑过来:“sam你没事吧!”神焦虑,看得出来是真的心疼。

    靳辰轻轻摇头,随手抹了一把,从他身前绕开去。

    “sam……”john大惊,急忙追上去,靳辰回身淡淡看他一眼,竟硬生生把人定在当场。

    “走吧!”靳辰拍拍志皓肩膀,志皓顿时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感动到哭泣,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他居然还记得自己是他的跟班,实在太过有良心。但也正是因为在如此的极端环境,他其实更想装作不认识这三个疯子,而不是跟着他走。

    “走吧!”志皓没有太多选择的机会,已经被人推了走。他下意识的转头时看那少年,华丽丽的矢车菊蓝眼睛,似朵一般凋谢。

    11.

    11.

    “你不要太难过……他们其实是爱你……”萧志皓一路说,一路鄙夷唾弃自己:你小子太没骨气了,明明是这家伙成,谋害心片片,你做什么还要同情他。就算他是老板也不能这样子纵容他啊,对,就算他是老板,萧氏志皓同学,响当当的正义人士也不会这样颠倒是非黑白的。

    但……看到靳辰一人沉默疾行时,却会。

    “爱我么?”靳辰忽然停住,手往前一指:“像爱这些一样么?”

    志皓定睛看,一位光鲜名媛正拎了精纸袋从巴黎世家的专卖店里出来,脸上陶醉痴迷的神情似曾相识。他心里咯的一声,顿时更软了几分,沉默了一会才道:“那也是你自作自受啊。”

    靳辰惊讶的抬头,瞪大一双眼睛。

    萧志皓最最心软,刹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已经决定要道歉,靳辰却是比他更先软下来,淡淡一笑:“你说得对,这是自己选的路,我不应该抱怨。”那笑容里有真正刻骨的悲凉。志皓悔得肠青,口没遮拦,这次真的伤到人了,要怎么办。

    “是我先把自己打扮成一只brikin包*,华丽、漂亮、全手工、还限量,于是一个人走过来说,他已经预约两年了,这只包他一定要带走,又一个人走过来,他说他是超级vip,他看中的东西可以越级先拿。”靳辰脸上始终有笑意,自嘲都可以嘲得这样贴切有创意,志皓想笑,又不敢。

    “可是人人都爱brikin啊。”靳辰缓缓在路边的台阶上坐下,把双膝抱在胸前:“做brikin多好,人人都追捧,他们会善待你,好好的做保养,装漂亮轻巧的东西,带着去晚会。”

    “但是brikin不可以自己挑选主人。”

    “我不在乎,我只是想有人对我好。”

    “他们都深爱你。”

    “他们一开始都是很好的,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长了就会有波折,于是人就会变得奇怪,他们会一天问三十遍:你爱不爱我;他们会吵闹关心无关紧要的事,不厌其烦的问,我们结婚好不好?你会不会一直都爱我,你会不会永远都爱我……”

    “是你让他们没有安全感。”

    “谁能保证安全?你可以吗?”靳辰斜斜看他一眼:“你可以现在保证你会一生一世永远爱你的朋友吗?”

    志皓被他呛得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老老实实的说:“我不能。”

    “看,连你都不能。”靳辰淡然一笑。

    “一个柏金包,太名贵了,人人都要,于是都搞不清是真的喜欢还是因为人人都想要……”志皓在他身边坐下来,试着要解释自己的想法,却发现他远没有靳辰的好口才,解释出一团乱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来,借你的肩膀给我靠一下。”

    “嗯。”志皓已经辞穷,他乐得闭上嘴。

    十月的伦敦,朗月清风,身后有匆匆的行人,穿调妥贴的衣服,说话的声音都很轻,空气湿润。

    靳辰有时候想,或者就是从那一刻起,他对这孩子有了一点心动,因为他有一付现代人几乎要绝迹的古道热肠,因为他可以这样安静的让他靠着,不问为什么,也不提任何要求。

    也不知坐了多久,靳辰忽然在志皓的耳边轻声说:“我想去度假。”

    可是在那电光火石的瞬间,志皓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感觉到一双柔软的唇划过自己耳廓,顿时耳根烧红,半个身子失去知觉。

    “哎,我说我想去度假!”靳辰看他没有反应,只大声再说一遍。

    “度假么?好的啊!”萧志皓集中全部注意力,迅速的冷静下来,是的潘瑞说过,每次做完一场秀他都要消失几天,但是眼下他的新欢旧爱战作一团,都华丽丽的成了炮灰,谁来陪他出游?

    “你一个人?”志皓疑惑的。

    “你陪我一起去吧,我请客。”靳辰笑得十分狡猾:“有没有很感动?那五成的薪水不加了。”

    “啊……”志皓顿时傻眼。

    *:brikinbag爱马仕家的招牌包款,以法国星珍-宝金(janebirkin)来命名,灵感来自一次飞机上的偶遇。当时的爱马仕主席兼行政总裁杜迈先生认识了初为人母的珍-宝金。在交谈的过程中,珍-宝金解释她不使用凯莉包是因为凯莉包的袋身较窄,让她无法把婴儿的尿布、奶瓶等杂物同时都能放进去。为此,杜迈先生灵机一动设计了容量较大的birkinbag柏金包。另外,由于birkinbag柏金包的容量大、易于放置文件,也有许多追求高品位的职业把它当作公文包使用。(所以靳辰说brikin是杂物袋子,不是晚装包,笑……)

    birkinbag柏金包有软包与硬包两种款式,共有三种不同大小的尺寸以供消费者选择。由于birkinbag柏金包和kellybag凯莉包同样是由马鞍袋演绎而来,因此外型有些相似。不过不难发现birkinbag柏金包的袋身较凯莉包宽且深,手提包的盖袋也修饰成潇洒利落的三片状,较凯莉包洒脱豪迈。

    birkinbag根据用料和大小的不同,价钱在几万人民币到几十万不等。 ( 奢侈品男人 http://www.xscun.com/1/1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