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9章

文 / 桔子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桔子树奢侈品男人在线阅读全集:小说全文全集番外25-29章“你人在这里,杨怡佳怎么办?”志皓不想继续原来的话题,但话说完才发现,这话题更烂,为何要提及,是不甘心么?

    “我累了,反正她一个人也顶得住。”

    “你和她,是真的么?”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靳辰忽然笑:“唷,小子,退步了哦,到现在才来教训我……”

    “她不是真的爱你!”

    电光火石之际,志皓忽然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他在介意什么,原来他不是恼怒靳辰心草率不负责任,他生气的是,那个人她未付真心。

    真是没救了啊,萧志皓,你不是一向最厌恶没羽任感的男人吗,当年那个男人在你还没有出生时就抛弃子,间接累死你母亲,害你十七岁就沦为孤儿,寂寞伶仃。

    萧志皓,你的童年梦想呢?

    你的人生原则呢?

    你分明是对这人格外宽容,实行双重标准!

    “她爱不爱我,你干吗要这么激动?再说了……”靳辰莫明其妙:“不是真的爱我,不是更好吗?是你教训的啊,不要乱对人好,不要随便说开始,不要害了人,现在她不是真的爱我,那多好,我就不会害人了啊。”

    “她借你扬名。”

    “那又怎样?我又没损失什么,她很体贴,对我十分在意,处处考虑我的想法,让我觉得被需要重视。”靳辰一顿,看到志皓缓缓转过头来,定眉定眼,竟莫名觉得的有点心虚:“你是不是又觉得我在诡辩?算了……不过……你能了解吗,一个电话打出,被拒绝,身体被风吹冷……”

    “你只是寂寞了需要一个人来陪吗?”志皓被自己的声音吓一跳,嘶哑黯沉,像是由另一个人发出:“那么你觉得我怎么样?”

    真是奇怪,他只觉心跳得极缓,声音亦是平到没有一点起伏,他像个旁观者,听人说着与完全与自己无关的话。

    靳辰一脸诧异,静静的看他。

    直到此时志皓才开始担心,怕那人忽然笑开,拍拍他肩膀说:阿皓,你真是幽默。

    又或者,斜斜瞄他一眼,说:你可有腹肌六块?

    又或者,叹口气:你可知道,他们的貌令人愉悦

    又或者……

    志皓终于确定,自己真是在发疯,他有无穷选择,个个条件都优过自己。

    但他并无后悔,就在方才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他毕竟不是靳辰,他不可以看着自己爱的人恋爱结婚生子而完全无动于衷,既然如此,既然还有底线,既然还有要求,那就不得不放弃了。

    他想听一声拒绝,如此才能放手,再无遗憾。

    但是靳辰说:“你玩不起。”

    “你怎么知道?”志皓心里一震,喉头咯咯响:“既然是玩,又有什么玩不起的。”

    “你与我不是一个路数,你应该早早结婚,生一圈小孩。”靳辰笑容淡淡,眼前忽得一暗,一阵温润的呼吸喷到脸上,后脑被一只手锁住,另一只手放在他颈边,然后,便是唇,重重的压过来,不留后路。

    唇与舌都有自己的灵魂,遇到同类,一触即发,缠绵纠结。

    靳辰失却先机,但他是中个高手,更擅长后发制人。

    志皓只觉得一股火辣的气息从头上烧下来,全身的皮肤都在滋滋作响,令他忘了呼吸,当靳辰的唇移开,他吸一口气,几乎被呛到,喘息不已。

    “你的身体对我有感觉。”志皓牢牢的逼视他,眼睛幽黑闪亮。

    靳辰忽然笑开来,露出雪白牙齿:“对,但你的脸,红得更厉害。”于是轻轻伏下身去,舌尖从已经湿润的唇上划过,轻轻咬住他的耳垂……

    “你随时都可以离开。”他在他耳边轻轻吐出这句话。

    志皓本以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应该会很悲哀,但不是的,实事上那种感觉,更接近于轻松,释然……

    就像,当你要吸毒,有人说你放心,随时都可以戒掉。

    当你看中某件珍宝,有人说先拿走,随时都可以还回来。

    你随时都可以离开,没有损失,不必负责,退路完,所以大胆前行……原来,这,才是靳辰魔咒最重要的一环。

    ————————————————————

    桔子:咬牙ing切齿ing

    进展慢进展慢……这下行了吧!表白了,定情了……

    唉,为什么一直要觉得我在欺负阿皓呢?阿皓这种人是可以随便欺负的吗?

    靳辰固然是bh的,但是阿皓也不弱啊,他就是实在啊,那么实心眼的孩子。

    另外……他其实没什么计划的,他其实真的就是很单纯的觉得:我怎么着也比杨怡佳好……所噎…就上了……

    他也没想着能成,他就最想靳辰能当面拒绝了他,然后他就米啥遗憾了,他有表白情结,他不做会留遗憾的事。

    但是……居然,成了……

    继续正文~~26.

    26.

    人生的际遇常常在几分钟内做出重大的转折,有时候快到连当事人都反应不及,志皓重新回到会场,躲进角落里看人群,靳辰消失了一阵又重新出现,自然被人围得更紧。他只觉越看越是恍惚,几乎要怀疑刚才那惊人之举究竟是真是假,是否只是黄粱一梦。

    “萧先生你很热么?”

    “热?没有啊……你觉得热吗?”志皓直觉反应是要找酒店管理员来看空调温度。

    “我不觉得啊,不过萧先生你脸好红,都在出汗。”

    ……志皓静下心,果然全身湿腻腻,只能强笑着打哈哈:“还好,还好……”

    天,志皓忽然想到一个严重问题,他勇气惊人,一举按下play键,但是却忘记先看游戏规则,颈是没有结果的游戏吧,那么需要阶段的忠诚吗?是否可以一脚踏两只船?

    就算是槟,喝多了也会挂,好在一个身高达到174cm的人再瘦弱也有点子小力量,杨怡佳步步相随,恰到好处的扶住靳辰,志皓冷眼旁观,一时搞不清楚自己是否有权利郁闷,越发郁闷无双。

    晚宴闹到凌晨才散,志皓是工作人员,悲惨的留下来打扫战场,等收拾妥当回到车里,却发现已经有大宗行李趴在后座。

    “你怎么进来的?”志皓大吃一惊。

    “我让车童帮我开的门。”靳辰的神单纯无辜如天使。

    宴会开场时分外忙碌,志皓让人停好车后忘记拿回钥匙,顿时心中怒骂,妈的,见忘义,看老子明天不去投诉你们。

    “哼!”他气哼哼的坐进车里。

    “去你家还是我家?”靳辰的头从背后伸过来,趴在驾驶坐的椅背上。

    “啊……”志皓大惊。

    “噫?”靳辰眼中露出怀疑的光:“某人不会是忘记刚刚自己说过什么了吧?”

    志皓大窘。

    靳辰然放过他,伸手戳戳他肩膀:“哎,你到底知不知道做人男朋友要干点什么?”

    志皓全身一震,一脚刹车到底,靳辰一头撞在车顶上,抱怨连连:“萧志皓,你谋杀亲夫!”

    这……志皓,只觉自己是一台古董286电脑,指令超标,内存满溢,cpu当机……

    这,这,这……为何完全不是他心目中应该的样子,那种充满了绝望的末日爱情,怎能是这个样子的。

    “你不会告诉我,你活了二十八年,还没有经验吧?”靳辰眯起眼睛。

    “当然不!”志皓脱口而出。

    靳辰扬眉,微笑……

    “那现在可否由我来开车,我有点信不过你!”

    “不行,你刚刚喝了那么多洒。”

    “不过是槟而已……”靳辰探头过去,吻住志皓的耳垂,志皓全身僵硬,任那温润的舌尖往下移缠绵到颈子上,一只灵活的手从扭扣的空隙里探进去……

    他又忘记了呼吸,只看到眼前金红一片。

    “现在呢?你不觉得以你现在这种状态开车,实在有点危险吗?”

    废话,当然危险,都是你的错……志皓怒目而视。

    “乖!”靳辰循循善的让他交出驾驶权。

    由靳辰同学掌舵,那方向自然也只有靳宅,志皓一脚踏进门,不由得感慨万端,当日就是粹里开始,他的命运被全盘改变,从此自平安大道上离开,走进未知领域

    “要不要喝咖啡?”

    志皓摇头,坐进沙发上他原来的位子里:“可不可以关灯?”

    明月依旧,星依旧,人也仍旧,可惜心境终究已是不同。

    靳辰在他身边坐下,沉默良久,忽而轻声道:“不如先睡一觉,明早醒来,忘记今晚所有事。”

    “为什么!”志皓跳起来,眼睛闪闪发亮。

    “我怕你后悔。”

    “你又不是我!”

    靳辰无奈一笑,将手自他衣领间伸进去,志皓顿时僵硬起来。

    “看,你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靳辰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我先去洗澡,你自己找客房睡。”

    淋开到最大,水温开到最低,一路冲下来,靳辰有点郁卒,这小子说祷错,这身体对他有反应,可惜了……

    他不会个好对像,那样认真的孩子,他怕他最后会难过。

    冰水狂流,靳辰忽然觉得背后有风吹过来,一转身,竟是志皓唬着脸站在外面。

    “老兄!”靳辰脾气再好也会生气:“你是要免费参观祼男么?”——

    写h是要动力的^

    所噎…

    求评^求长评短评一切评^

    哈哈,俺就是趁火打劫的^扭动……

    继续正文~~27.

    27.

    “那我赔给你好了!”志皓一脚踏进去,双手开始解衬衫纽扣。

    冰凉的水浇在炽热的肌肤上,几乎可以看到白的水气,志皓瞬间被打湿,水滴从头发上流下来,眼前一片模糊。

    “你会后悔的。”靳辰微笑,伸手抚摸他的脸。

    “或许吧!但不会是现在。”志皓轻叹一声,直觉向着最温暖而柔软的地方靠去:“所以,不要给我机会后悔。”

    海明威说,当你和一个你爱的人的时候,会看得到地平线在移动。

    但志皓觉得这话明显没有道理,因为,假如你正在和一个你爱的人,又怎么会去观察到地平线?

    你会掉进一个异度空间,满眼都是离奇彩的星,唯一的实物,只有那人的笑容和汗水。

    像是在燃烧,会不会就此烧光?他有点担心,然害怕。

    唇齿相叠,炽烈的吻,炽热的律动。

    这一切突如其来,是完全陌生的体验,一个陌生的东西在自己体内进出,带来满眼眩目的光,但,因为知道那是靳辰,所以只觉得快乐。是一种拥有,失去一些,又填回一些。

    疼突并鲜明,极乐却分外鲜明。每一次插入都会让人难以自制,让人忍不住要尖叫,可是声音一出来,又会淹没在他的口中。

    再多的羞耻都抛开,那一刻不需要理智,只想用尽全力包容他,搂紧他,恨不得融在一起。

    稍微疲惫了,靳辰放慢动作,轻吻如羽毛,细致地舔遍他的唇,耳垂,锁骨每一寸皮肤。手指灵巧的滑动,像抚摸丝绸般的轻柔,却又有真实的触感。撩拨起层层火焰。

    然后又是疯狂。心贴着心,失速地跳动,他从不知会有这样的极乐,只能全然的沉溺。

    志皓努力的睁眼去看,看他的脸,半睁的眼,紧锁的眉,眸中有闪烁的水光,被牙齿咬紧的下唇,红到妖。就是这张脸,随着快节奏起伏,在空气中留下悠长的残影。

    火焰在体内燃烧,深而重的撞击。无法思考,窒息的快感。

    然后便听到自己断断续续的呻吟,混合着靳辰的喘息与轻语。

    一次次深入,一次次交织,重叠的身躯,溺死的快感。

    这个时刻是多么奇妙,他从未想过竟有这么疯狂的一日。幸福到害怕,好像一手抓空,已陷入深渊。

    最后几次快速深插,动作异常到位,那是前所未有的冲击,志皓忍不住尖叫,一起冲上顶峰。

    这一次不是因为光过敏,但志皓仍然早醒,靳辰的睡相十分糟糕,喜欢抓所有抓得到的东西,枕头,被子,或者,人。

    志皓被胸前的手臂压醒,呼吸有点吃力,然想搬开它。

    真是离奇啊……居然……做了?

    志皓只觉得不可思议,他一直都是安份守礼的好好先生,历任的友里,感情进展到可以的,也只有一人,而封清因为是从死党好友发展出来,更是连kiss的次数都不多。

    一直都觉得如果没有结婚的打算,就不能随便解开友的衣服,做男人,要懂得负责。

    当然,对靳辰不用负责,反正他们也没有婚好结。

    是真的,他迷恋这个男人的身体,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他的脸让他心动,他的嘴唇令他战栗。

    是真的,理智有时会模糊,但身体最清楚,什么是你渴望的人,它会明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白告诉你。

    “又醒这么早!”看来清醒的靳辰睡相更差,连整个人都想靠过来。

    “那个,杨怡佳呢?你打算,把她……”这句话,他本不想问,但是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我们从来没有开始过。”

    一语定,多么可怜,作好作歹那么久,费诸多心思,连演多场好戏,却被人一句话抹煞。志皓压抑不住唇亡齿寒的恐惧,咬牙,问出最不想听答案的话:“那么我们算不算是开始了。”

    “你说呢?”靳辰淡淡看他一眼,志皓心头一凉,正下意识的要愉笑来保护自己,想不到靳辰大爷先人一步,快人一拍,作出狰狞面目:“你以为,是什么人都能上老子的吗?”

    哦?啊?!

    “切,你小子,分明当我是牛郎!”靳辰十分受伤。

    “哪有!”志皓着急分辩,回头一想,嘲道:“难道你不是……”

    “太过份了……萧志皓……”靳辰佯怒,七手八脚的推,志皓一时发怔,一个不当心竟真的被踢下去,靳辰等了许久也不见人张牙舞爪的杀上来,顿时慌了起来,当心的探出一只眼睛:“怎么了?要不要我道歉。”

    “没事!”志皓笑一笑,没有办法告诉他,就在那个瞬间,他忽然觉得如此快乐,快乐到开始梦想未来,不过,是不能和这个人说未来的,问他要未来,就没有现在。

    未儡远,但现在很近——

    非常不免俗的淖隽苏信芧活活

    可惜这招牌用不了几次……伤心ing,俺的脑细胞不足

    8过啊8过……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阿皓算不是算是耽史上第一位在初那天早上被小攻踢下的小受啊……

    默……

    皓啊……为娘的对不起你……

    一地番茄、烂菜叶的下……巡展结束,最重的重头告一段落,虽然还是有很多例行的杂务要理,但是对于志皓来说,生活已经轻闲得像休假一样。不过也幸亏如此,最近的大脑时时有当机的状态,就像一直要到靳辰对他毛手毛脚了三天之后,才醒悟过来要约法三章。

    第一、不得向媒体公开关系。

    第二、不得公共场合做出暧昧举止。

    第三、坚持遵守以上二条。

    可怜他说得急火攻心,另一位也只是一脸玩味的笑,眼神温润随和:“随便你想怎么样都好。”

    不过似乎每一次由志皓挖下的坑,最后都会自己先跌进去,靳辰有时会在别人炕到的角落里咬住他耳朵,轻啮慢咬,成功的看他身体瞬间僵硬,然后无奈的在他面前摆摆手,说:唉,不能在公共场合亲热……转身扬长而去,背后留下一个抓狂的男人。

    如是再三,志皓终于暴怒,尾随了他进办公室,拉上窗帘,关门落锁,然后扑上去泄火。

    可怜的人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牺牲自己,冲动的结果是拿着冰袋敷自己嘴唇,要不然如何出门见人。

    靳辰同学仍然到处放电依旧,无数狗仔靠他开工放粮,志皓开始还应个景在意一下,到后来发现实在吃不消,一周换两任,他连名字都记不住。

    靳辰,看来当你是牛郎的也不止我一个人呢,志皓只觉十分出气。

    志皓不是粘情的人,很奇怪的靳辰也不是,都是有工作的人,办公室就要占去一半生命,剩下那些,吃吃睡睡又要耗去大半,晚上还有大耗体力的余兴节目。

    便觉得这样的状态也很好,白天在宽大的工作室里,靳辰忙着想衣服,而他则坐在布料堆上看文件。

    志皓一向都是平耗,虽然偶而会急躁些但心态一直很平,可是那天早上当他接完一个电话之后,他却是真真正正的着急起来了,在那通电话里,封妈妈零零总总的说了一大堆,但重点只有一句,第一句,她说:“冯坤回来了……”

    当时志皓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了头顶,硬生生的把一句三字经拦死在嘴里,没有长辈面前骂出来。

    封妈妈在电话里戚戚哀哀:唉……他怎么又回来了呢?唉……你说他到底想干什么……唉……小清这孩子你也知道的……唉,她又不说……唉……我担心啊……唉……你去劝劝她啊……唉……不要什么委屈都自己担着,唉……唉……唉……

    事关封清,志皓的神经本来就有点紧,再被封妈妈这一韵三叹,唉唉唉的一串唉下去,再坚强的心脏也跳着七零八落,几乎立马就想冲过去问个究竟才好。

    偏偏志皓又不算是个多藏得住事的人,心里发慌脸上就乱,靳辰看在眼里,便笑道:“你背上着火了吗?”

    志皓狠狠瞪他一眼,默不作声。

    他不说,靳辰也不问,悠悠然的等着,手上转着铅笔头,有一搭没一搭的画着稿。临了,当然还是志皓先忍不住,红着脸开口:“阿清有麻烦,我要去看看她。”

    “唔?严重吗?”靳辰倒有些诧异,能让这死工作狂急到要翘班,可见绝不是一般的麻烦。

    “很严重……”志皓铁青着脸,转身就走,临到门口了终于忍不住,把早上没骂完的一句国骂发泄出来:“他妈的狗杂种!”

    噫?靳辰一挑眉,不是封清有麻烦吗?怎么这小子搞得像是要去打架一样。

    不过他的这种疑惑并没有维持到三分钟,三分钟后志皓又铁青着脸严肃的开门进来:“你等下要干吗?”

    “哦……”靳辰扬一扬手里的铅笔。

    “明天再画成吗?”志皓心虚,所以表情越发严肃郑重的紧。

    “行啊!”靳辰倒有些被唬住了。

    “那好,跟我走。”志皓转过身,紧绷绷的脸松下来,满是心虚和无奈。

    “为什么要拉上我?”靳辰坐上车,眼看着志皓的脸臭得一塌糊涂,饶是他阵脚再稳,也不免有了几分好奇。

    “去帮忙?”

    “到底什么事啊?”靳辰诧异。

    “你等下就知道了!”志皓顿一顿:“你一定可以帮上忙的,这是你最大的专长。”

    哦?靳辰一头雾水,难道封清没衣服穿了?

    因为封妈妈说封清这几天在家里避风头,志皓便直接带着人杀上了门。

    封清在猫眼里只看到一个人,便苦笑着开了门,却冷不防看到志皓背后探出的那半张笑脸,眉眼弯弯,伸手摇一摇算是在打招呼,却浑然看起来就像一只正在招财的猫,封清一时没忍住,噗哧一声便笑开了。

    “你把他带过来干吗?”封清奇道。

    “这种事我们两个都没什么经验,只有他是高手。”志皓心急口躁,自己先去厨房倒水喝。

    封清一怔,转而又回过神,笑得说不出话来。

    靳辰眼睁睁看着这俩人拿自己打哑谜,心里的好奇越加发酵,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笑弯的眉眼皱起来,一副委曲样:“什么事啊,什么事啊……你们都不告诉我!”

    封清看惯了电视上那个高大英俊斯文的靳辰靳大帅哥,一时间(超多小说阅读-书农在线书库)愣是无法接受这莫大的落差,怔怔的呆在了当场。

    靳辰看她不言语,越发作张作致:“喏,阿皓他不说,你也不说,我人都被拐来了,你们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封清手足无措,求救似的看着厨房门口,志皓刚好端了两杯水出来,顿时一脸黑线的大喝一声:“靳辰,不要对着我的人撒娇!”

    靳辰闻言缩了手,扁起嘴缩到沙发里面去,颇为哀怨的一回眸,眼中一脉无辜受伤之。

    封清嘴里发干,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志皓虽然明知道这小子是借墙上树,到底还是忍不下心肠不去哄,只得佯佯的走过去,手一伸:“要不要喝水。”

    “哦!”靳辰很没骨气的接过水,很有骨气的继续转过头。

    “哎,我又不是故意要瞒你,我……也不晓得怎么说嘛!”志皓坐到他身边,苦恼的抓头。

    哦?封清眼中火光一跳,闪过一丝讶。“简单来说就是最近有个人在追求我。”封清心思转得快,开口为志皓解围。

    “不喜欢?”靳辰倒也不搭架子,自觉自愿的进入了状态。

    “嗯!”封清苦笑。

    “拒绝不了?”

    “嗯。”封清点头,和聪明人说话真是舒服:“此人有道德洁癖。”

    “哦?”靳辰一挑眉。

    “凡是与他的道德观不相符的必然是脏的,都要努力清除之。”封清颇有点嘻笑怒骂的意思,只是眼中的无奈之抹不去。

    “哗!”靳辰赞叹:“这人简直想做皇帝,怎么会活到今天?”

    “不幸的是他只想做我的皇帝,因为他看得起我。”

    哈,靳辰一愣神,也笑出几分无奈。

    他想一想,忽然眼睛一亮:“噫,对了!”

    那两人精神大振,心想高手就是高手,一转眼就有主意,然想靳辰一脸困顿:“不是说让锡来帮一个我很擅长的忙吗?”

    两人呆了半晌,面面相觑,志皓只得呐呐道:“打发追求者,本来……就……”

    靳辰恍然大悟似的眼睛眨一眨,居然老脸一红。

    “咳……”封清适时的咳嗽一声:“这个,我们先聊一下重点吧。”

    嗯,靳辰倒也不以为意,做一个手势示意她细说从前。

    所有落有意流水无情的故事在开始的时候都是相似的,封清当年毕业留校,冯坤恰巧是她科室里的副主任,是老资格的前辈师兄,封清为人灵俐又是新人,在科中一干前辈面前自然有心讨好,两人相处甚欢,当年也得他不少照顾。

    后来冯某人私下表白,封清怎么看都觉得自己与他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于是百转千回的寻了个理由拒绝了事。

    所有落有意流水无情的故事到这里便会产生一个分野,有些落离了流水嫁于东风,有些落随波逐流无悔追随,而冯坤他选了一条新路子,他不走,他不要做落,他要做堤坝。

    “他有一个习惯就是向所有认识我的人打听对我的印象,基本上好话他是不会记得的,凡是恶言于他有利的便全部收集起来,告诉我听!”

    “他那时只要看到我身边有男人出现就要发飚,而且绝对不会就事论事,绝对要找实验和工作上的漏洞借题发挥。他的理由是因为他还在追我,无论我拒绝几次不管,他反正是在追,那么,如果还有别的男人在追我,就是应该要告诉他。而且,将来如果我找了男朋友,那个男人一定要能让他看得爽,要能服气。”

    “然后呢?你如何让他死心?”靳辰失笑。

    “然后么?”封清浅笑,却拿眼睛看志皓,志皓一径的红了脸期期艾艾:“然后么,我就和阿皓好上了,带着他镇场子,到学校里走了一圈。”

    “他还不死心?”靳辰诧异。

    “死心了,不过死心之后,愤怒难消,人前人后骂我水杨,对他初乱终弃。我自问从没给过他半点错误的提示,最多不过吃了他三顿饭,后来他问我讨那三顿饭钱,说是既然不打算做他朋友就不要让男人付帐,让嗡着点人的尊严。”故事到此已经彻底演化为天方谭,封清自己也忍不住嘴角边满是笑,只是带了三分苦涩。

    “哗!”靳辰以手扶额,骇笑不已:“阿皓,快,快来给我一拳,让我确定自己是否还在人间。”

    志皓自然不动,瞪他一眼。

    “封,我建议你把钱还给他,同时问他讨要你来回油费,汽车折旧,化妆品损耗,误工费,以及与一个恶心人共材精神损失……”

    封清大笑:“我让他去开单子,进出条目列清,算个总帐,我核对好之后签字画押,多退少补,然后复印一百份全校分发,公告众人让大家知道我已经不欠他钱……”

    封清还没说完,靳辰已经笑倒,整个人伏在沙发沿上,笑得口齿不清:“然后呢……他照做了?”

    “没有!”封清十分惋惜。

    “那么然后呢?”对于此人,靳辰已经放弃大众思维,浑当是在听个传奇故事。

    “继续纠缠,十天半个月的发一次飚,手机,msn,当面……利用一切联络的手段,他要逼我认错,逼我承认辜负了他,不依不饶不死不休差不多一年,直到后来,他有机会去国参与一个合作项目。”这仍旧上天方谭,但因为全应在自己自己身上,所以笑不出来。

    “你竟会与他纠缠这么久?”靳辰也收敛了嘻:“你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

    “有!”封清重重点头,神间有一丝黯然:“我要做完人,我不想有任何错处,我希望世人都会认可我,我带着一种可笑的知识分子的酸劲,我以为这世上的道理是可以辨调白的。”

    志皓心疼道:“阿清,你不要胡说,分明是那个混蛋脑子不好,你又算有什么错?”

    “不,我当然有错。”封清苦笑:“我若是一开始就不给他半分好脸,他也不会我。若是我可以在他向我表白之初就看清楚他的为人,毅然断绝和他一切可能的联系,那么他也不会有机会纠缠我。但是很多事都是回头看,才可以看得这么明白(看经典小说来——&gt;<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

    <a href="http://www.shunong.com/" target="_blank">http://www.shunong.com/</a>书农书库),在最初,我们都奢望事情会很快的了结,都会希望牺牲和损失越少越好,结果便成了这样……”

    “这不是你的错!”靳辰笑一笑,封清脸上露出惊讶的神:“他一天一口慢慢的啃,痛感就会麻木,这是正常的,你没错。”

    “真的吗?”封清一怔,眼中隐现水光。

    “当然,你只是没有成为一个手腕高明的玩家,这不算是错。”靳辰的眸是沉褐的,当他牢牢凝视你,温柔如水一般流荡,封清心头一暖,神情又柔和下来。 ( 奢侈品男人 http://www.xscun.com/1/1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